Sunday, September 20, 2015

“改變世界一起來”

以下文章刊登在2015年9月號的《思想戰線》。除了通過各州社青團索取《思想戰線》,有興趣的民眾也可以在辦公時間,聯絡民主行動黨政治教育局執行秘書張玉剛(電話:03-9200 5000)了解詳情,或到雪隆區內的各大中文書局如學林、商務及上海書局免費索取,也可以按此下載PDF版

--

201412月,民主行動黨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上通過修改黨章的議決案,保留30%中央執行委員會的固打給女性領袖。民主行動黨霹靂州太平後廊區州議員廖泰義同志當時對此議決案表達異見。

他認為弱勢群體真正需要的是特別的協助,不是固打製的保障,同時固打製一直以來被定型為國陣推行的種族固打製政策。若行動黨推行同樣的固打製,恐怕會步上國陣的後塵。

民主行動黨全國婦女組總秘書張念群同志在題為《為何需要女性固打?》的文章中提出一個很有力的論點:“基於社會的傳統分工,男女對各課題的感受和影響都不一樣。職場托兒所、夫妻離婚後孩子的贍養費、女性在職場上遭受的性別歧視和性騷擾、哺乳媽媽所需要的支持,這些課題一直沒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國內女聲薄弱很有關聯。”

念群甚至反問廖泰義同志當上議員後,在州議會的發言和辯論所關注和強大的議題,有多少和女性有關?

雪州社青團政治教育局主任張玉剛在其文《女性參政:數據看不見的挑戰》中提到:“總體來說,民主行動黨給予婦女參政議政的機會及平台是非常多的,但是實際參與的比例和程度仍不足以影響公共決策的製定。”

社青團全國政治教育局主任沈志強在其文《我支持女性固打製的理由》中提到:“當我們提出30%時,我們是在談所謂的決定性少數(critical mass),這個科學概念談的是,少數必須累積到一定的數量,才能達到改變遊戲的轉折點。”

我綜合各造意見,認為作為一個民主社會主義政黨,行動黨推行類似的扶弱固打製並非壞事,但是黨也必須要有一套機制來衡量固打製的有效性,意即固打製只能是短暫措施,一旦目標達到,必須廢除固打製。這些機制包括以下幾點,即:

一、女性參政和議政的機會是否相應提高?如何衡量呢?我們該問:女性議員的數量是否有所提升?出任政府高官和行政官員的女性是否已經相應提高了?
二、女性議員和高層決策者在數量上的提升,是否已經轉變到質量上的提升?女性議題在各級政府機構的重要性是否獲得提升?

第二點其實是符合沈志強同志提出的決定性少數概念,因為要改變遊戲規則,姐妹們就必須要擁有一定程度的發聲權,才能讓大家聽到她們的聲音。

但是,我更關心的問題是,姐妹們的心聲是否一定要由姐妹們帶頭發聲?為何男性議員就一定不能強打這些課題?


任何一個少數或弱勢群體的社會運動,必須依靠喚醒另一部分的人士,才會可能改變。這些例子多得不勝枚舉,例如美國的民權運動,如果該運動只在黑人圈子發酵,白人沒有參與,那是不會成功的。南非要廢除種族隔離政策,若無迪科勒(de Klerk)領導的白人政權讓步配合,事情肯定事倍功半。美國同性戀合法化一事,若議題僅在同性戀群體發酵,無法爭取非同性戀人士的支持,合法化同性戀依然還是個夢。

我認為,而我本身亦身體力行,如果男士議員連性別平等也不屑一顧,那麼我們還有什麼政治道德大談其他大道理?男士議員強打和帶出女性議題,就是男士們尊重性別平等,為下一代打拼其中一個最佳途徑。性別平等,不單是為女性提供平等的機會和平台,也包括社會不應以一個人的性別或性取向來衡量一個人的能力,簡稱為性別定型(gender stereotyping)。

簡單來說,就是當我看見念群或楊巧雙時,我看到的不只是兩位已經有兩個女兒的年輕媽媽、或者是當我看見楊美盈或黃書琪,我看到的不只是兩位才貌兼具的美女議員而已、或者當我看見章瑛或郭素沁,我看到的不只是兩位賢良睿智的大姐型議員,就好比我們看一般的男性議員,我們不應該看到的不是一些鏗鏘有力,衝鋒陷陣勇士而已。我們看到的應該都是一群願意為下一代犧牲和打拼的馬來西亞人。

眾意媒體編輯楊潔在題為《女性固打製的兩難與差異政治》中說到:“她們傾向模糊或迴避自己“身為女性”這個身份與女性氣質,以證明女人也可以具備與男人一樣的能力,或者證明能力差異與性別無關。女人爭取與獲得了機會,往往卻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力氣去證明是“夠格”擔任那個職位。”

這和行動黨婦女組全國主席章瑛的論點一樣。他說,“女政治人物在黨內縱使再有本事,你還是需獲得黨員的支持才能脫穎而出。為了獲得男性黨員或領袖的認同,女黨員無可避免就要關注男黨員所重視的議程,久而久之自己就被他們同化了。就連女性的強項也必須‘像男人’才能受男性讚賞,但同時這些‘強項’又惹人非議。例如在商界,女人要談生意就要會喝酒和抽煙。若不喝酒,別人會笑你不懂得應酬,憑甚麼談生意;要是很能喝,又會因為不符合女性形象而被人說閒話。”

我在雪州行動黨基層幹部之間奔跑,許多擁有投票權的職位,從支部主席到查賬,大多都以男性為主,有時甚至發生支部婦女事務秘書一職懸空,因為沒有女性黨員願意出任。女性認為政治是男性的場合,男性黨員一般的應酬活動,女性大多不感興趣,但是礙於政治現實,而必須做出調整。個中原因和矛盾就如上所言,男女議員都陷入一定程度的性別定型(gender stereotyping)。這急需我們去糾正。如何糾正這些問題,就成為我們這一代人的功課。

要如何交出一份好功課,我並沒有完整的答案,但是章瑛同志的一本書名——《改變世界一起來》——可成為最重要的一堂課。

劉永山

雪州甘榜東姑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