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9, 2019

採取行動讓棕油升值

我的選區位於雪州瓜拉冷岳縣,是一個主要以務農為主的選區。雖然瓜冷縣位於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及巴生港口的毗鄰,縣內也有數個規模不小的重工業區,加上最近各類地產活動發展蓬勃,有望升格為市,但是遙望瓜冷縣,大多都是綠油油的油棕園。

這些油棕園有屬於大財團的,亦有各個小園主的油棕芭。雖然規模和管理方式不一,但是大家最近愁雲滿布,因為國際棕油價格在過去數個月都是徘徊在每噸RM2100到RM2200之間。

為何棕油價格一直無法向上進取?熟悉棕油價格市場的分析員認為其中主因是馬來西亞棕油庫存偏高。另外歐盟開始實行歧視棕油的政策,例如只有歐盟認證的棕油才能進口到歐盟。

此外,歐盟也打算在2021議決不把以棕油生產的生物柴油列為綠色燃料。雖然生物柴油為棕油開發多一個出路,無奈歐盟國家一直質疑棕油的生產過程是否符合環保條規。由於這類歧視性政策,棕油價格一直無法上升。



歐盟此舉被外界視為是為了保護歐盟本土使用菜籽油(Rapeseed)由於棕油是唯一一個需要各類認證的食用油,反之其他食用油則可以在歐盟市場通行無阻,因此這被批為偽善之舉,也違反自由貿易原則。

除了馬來西亞之外,印尼身為全球最大的棕油生產國也面對同樣的危機。既然已經把問題詮釋清楚。兩國政府應該採用什麼招數提升棕油價格?

馬印兩國首先必須防止歐盟國會議員對棕油的偏見和歧視蔓延至其他消費國。因此,宣導正確資訊是兩國政府的重任。

印度是馬來西亞棕油的最大市場,依序是歐盟、中國、巴基斯坦、菲律賓、土耳其、越南和美國。這些市場馬印兩國須寸土必爭,絕不能錯過任何推銷棕油的好機會。

另一方面,我們必須傾全力使用所有國際平台以及所有正式或非官方場合糾正任何對馬來西亞棕油的誤解。這方面亦防亦攻。攻的方面,我們要質問為何歐盟議會要開反自貿、嚴待棕油寬待其他食油的倒車?為何歐盟國會議員選擇相信不正確的數據等等?

第三,馬來西亞棕油局應高努力推動可持續性棕油的認證(RSPO),讓全球市場都知道馬來西亞生產的棕油無論在管理透明度、環境生態保護、員工福利、職業安全與衛生健康以及遵照法律要求等重要指標都符合最嚴厲的標準,甚至比歐盟的標準更高。

第四、加強研究和開發。棕油產品雖然是原產品,但是強勁的研發活動能讓油棕樹不同的部分物盡其用,加工生產成為有市場價值的產品出口到海外。

我認為既然歐盟國家認為棕油不環保,因此議決禁止使用棕油生產的生物燃油,那麼為何馬來西亞不開發使用回鍋油或地溝油來生產生物燃油?

這類食用油本質上還是以棕油為主,經過高熱烹煮之後,油質已經改變。一般家用回鍋油都是直接倒掉,但是由於數量不多,因此對環境影響不大。

對於酒樓餐館、咖啡店、小販中心,地方政府一般設定條例必須裝置濾油器,以阻止這類食油流入水溝。若不這麼做,回鍋油會破壞溝渠以及污染環境。如果馬來西亞能夠為這類食用油多開一條出路,相信這能解決河流污染,也能夠堵住歐盟議員的嘴巴。

第五,既然歐盟歧視棕油,馬印兩國除了採取報復性行動,也應該考慮通過歐盟食品公司和燃油企業以及消費者協會等遊說團體推銷可持續性棕油的市場。

另外,就在英國脫歐之際,馬來西亞應該重新定位她在英聯邦國家的貿易地位,如果英聯邦國家和英國(除印度和巴基斯坦以外)能夠成為馬來西亞棕油的消費市場之一,我相信這能抵消歐盟的歧視政策。

劉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