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3, 2017

Aduan terhadap Dato Mohammad Razin bin Abdullah, Ketua Pengarah Jabatan Pendaftaran Pertubuhan Malaysia



12 Julai 2017

Dato' Sri Zainal Rahim bin Seman,
Ketua Pengarah Perkhidmatan Awam,
Blok C1-C3, Kompleks C, 
Pusat Pentadbiran Kerajaan Persekutuan,
62510 W.P Putrajaya, Malaysia.
Tel: 03-88853011, Emel: zainalrahim@jpa.gov.my Tanpa Prejudis

Yang Berbahagia Dato' Sri,

Aduan terhadap Dato Mohammad Razin bin Abdullah, Ketua Pengarah Jabatan Pendaftaran Pertubuhan Malaysia

Dengan segala hormatnya saya merujuk kepada perkara di atas dan memohon pihak Jabatan Perkhidmatan Awam untuk menjalankan prosiding disiplin dan tatatertib terhadap Dato’ Mohammad Razin bin Abdullah, Ketua Pengarah Jabatan Pendaftaran Pertubuhan (RoS) Malaysia kerana gagal mematuhi Piagam Pelanggan RoS dalam isu pemilihan Parti Tindakan Demokratik (DAP Malaysia)

2. Menurut lampiran kepada surat ini, iaitu Piagam Pelanggan yang dicetak daripada laman web rasmi RoS, telah dimaktub bahawa tempoh diperlukan untuk “menyiasat dan membuat keputusan terhadap aduan pertubuhan (tidak termasuk bagi kes pendakwaan)” adalah maksimum 179 hari.

Wednesday, July 12, 2017

要替納吉解圍?先答這些問題!

兩個星期前,我在本欄寫了一則題為《為何不敢把馬哈迪控上庭?》一文,內容針對當時內閣考慮設立皇家調查委員會,以進一步調查國家銀行在上世紀90年代炒外匯蒙受嚴重虧損一事。

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內閣的這個決定,表示他們準備把矛頭對準當時的首相馬哈迪。其政治意圖,自然不言而喻。

我在文章中提到一點:“質問既然內閣奉行集體負責,納吉身為當時其中一名內閣部長是否也應該承擔部分責任,或至少一起出庭作證?”

沒想到這則文章成了某中文電子媒體早晨評論的頭條報導。當然提出相同質問的絕非本人一人。昨天青體部部長凱里正式針對這項指責在推特作出回應。他說,由前聯邦政府首席秘書系迪領導的特工隊已經向內閣報告,認為當時的內閣被誤導,確實虧損的數額也被有心人掩蓋,導致內閣無法獲知真相。凱里以這論點為理由替首相納吉解圍,認為他當時雖然貴為內閣成員之一,但無需負責。

凱里畢業於英國牛津大學。以他的才智和學歷,雖然凱里的政治光譜隸屬保守右派,但是他理應不會發表諸如以上如此荒腔走板的論述。

Tuesday, July 11, 2017

為何馬華領袖無法在24小時之內譴責丹絨士拔縱火案?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7年7月10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雪州民主行動黨譴責丹絨士拔情人橋承包商挖土機造人縱火一事,同時質問為何馬華領袖和律師在事發超過24小時不敢做出正式澄清此事與馬華無關!


我們要質問為何馬華領袖和律師不敢在24小時之內譴責這起縱火事件。馬華領袖在縱火事件發生超過24小時後依舊無動於衷,讓人懷疑馬華是否有涉及有關事件。

我們呼籲馬華各造必須嚴格遵守國家的法律,不能把法律操縱在本身的手中,甚至罔顧法律的運作。尤其是在這事件中,馬華領袖在法律上已經多次犯上多次錯誤。

馬華應當得知土地權限乃州政府權限。馬來西亞的土地法律、土地法典以及各個案例(Case law)已經證明州政府在土地權限上擁有最後的決定權。

《國家土地法典》第48條文聲明任何人士都不能非法佔據政府土地,佔據者更不能因為長期佔據政府地而認為它可以合法擁有所佔據的土地。土地法典第425條文更是清楚表明任何非法佔據政府土地的人士一概犯上刑事罪。1982年Sidek & Ors v. The Government of Perak的案例就是最好的例子。

Monday, July 03, 2017

丹絨士拔情人橋風波—— 馬華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 當有人把事情做好,馬華才抽水插一腳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7年7月3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丹絨士拔情人橋風波再次證明馬華公會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當有人把大小事一併做好,馬華公會才來抽水插一腳。以下是我對馬華領袖的提問:

第一、馬華法律局 律師應當得知土地權限乃州政府權限。馬來西亞的土地法律、土地法典以及各個案例(Case law)已經證明州政府在土地權限上擁有最後的決定權。當州政府多次通知兩家參觀業者必須及早讓路給情人橋碼頭、橋身和防浪堤重建工程,為何馬華法律局依舊慫恿業者把毫無勝算的訴訟帶上法庭?

第二、《國家土地法典》第48條文聲明任何人士都不能非法佔據政府土地,佔據者更不能因為長期佔據政府地而認為它可以合法擁有所佔據的土地。土地法典第425條文更是清楚表明任何非法佔據政府土地的人士一概犯上刑事罪。1982年Sidek & Ors v. The Government of Perak的案例就是最好的例子。不管馬華法律局受否收取律師費,敢問到底他們是提供怎樣的專業法律諮詢?

第三、高庭最終在2017年4月21號判決州政府勝訴。翻查過去的土地法律案例,高庭的這項判決並不意外。惟馬華對外表示將會針對高庭的判決上訴至上訴庭。爾後,馬華批評雪州政府在上訴庭還沒有決定之前就拆除兩位業主的攤位。問題是,馬華法律局是否有在高庭判決之後的十四天正式向上訴庭提出上訴申請?上訴庭是否已經批准馬華法律局的上訴(Leave)?馬華法律局是否有向高庭申請禁令(injunction),禁止雪州政府在上訴期間採取任何行動,諸如拆除業者攤位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