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8, 2019

回應《八點最熱報》兩則關於仁村塑料垃圾問題的新聞報導

希盟民主行動黨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於2019年9月8日在萬津發表的文告:

本人要針對9月6日和5日通過寰宇電視台《八點最熱報》所播放的兩則新聞片段做出回應,以正視聽。兩則新聞短片的標題是“仁嘉隆幸福村不再幸福,非法洋垃圾廠遍地”以及“投訴洋垃圾被官員當球踢,仁嘉隆居民群起自救”。

事關這兩則報導讓觀眾誤以為仁嘉隆新村的非法塑料工廠問題懸而未決或者是死灰復燃,重新回到原來嚴重的面貌,因此我要以此文告糾正視聽。

Wednesday, September 04, 2019

什麼是馬來西亞人的媒體?

最近我在網絡媒體《當今大馬》讀了一則專題報導,題為《國民融合不再?新世代如何在種族泡泡成長》。這則專題報導的前言就提到教育課題總會輕易地挑起大馬人的敏感神經線。

這則報導讓我想起過去數月各語文媒體在處理教育課題編採政策。這些議題包括:爪夷文/爪夷書法議題、柔佛豐盛港某華中校長不諳華語、“探討”設立單一源流學校以及學校誦讀《可蘭經》等等議題。

當現在許多媒體的封面新聞以雙頭條或多頭條新聞來吸引讀者眼球之際,某些報章選擇以這類課題作為封面唯一的頭條新聞,足見媒體編輯的議程設定。

議程設定是媒體學的一個理論。該理論認為媒體往往不能決定人們對某一事件或意見的具體看法,但可以通過所提供的信息和處理方式來左右讀者應該關註哪些課題和意見以及談論的先後順序。媒體可能無法影響讀者的想法,卻可以影響和引導讀者怎麼去思考。因此,議程設定是媒體影響社會的重要方式。

我的同僚劉鎮東在《東風破》系列訪談中有一則題為《告別種族媒體》的視頻,內容提到馬來西亞人的媒體。劉鎮東詮釋所謂的馬來西亞人的媒體是以各語文在各自語文的媒體以馬來西亞人自居,寫馬來西亞人的角度。換句話說,這就是馬來西亞人媒體的議程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