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4, 2019

到底你有多中庸?

最近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在書局買了一本英巫雙語撰寫的書。這本書在今年一月才正式面世。題目是《The Ten Principles of Moderate Malaysians》,意即《中庸馬來西亞人的十個原則》,作者就是著名作家兼企業家Anas Zubedy。

Anas刻畫出的十道原則如下:

1. 我願意承擔責任。在弘揚中庸價值觀上,我不等待別人先踏出第一步。我是改變的經紀,我會主動出擊推動中庸之道。
2. 我心存感恩。與其一直埋怨,我會以手上的資源解決問題。雖然我擁有的不多,但是誠意十足是足以推動我前進。
3. 我不存貪念。我不抱怨為何他人比我富有,反而我更關心身旁比我貧困的人。
4. 我心存正念正能量。我把所有問題看成是機遇。如果有人說話傷害我,我會嘗試從他內心深處理解他曾經經歷過的痛苦。
5. 我嚴待自己以及本身的族群。如果我是穆斯林,我會先批評穆斯林的過失。如果我是基督徒,我會先批評基督徒的過失,以此類推。
6. 我誠實對待每一個人,不當偽君子。
7. 我執行黃金原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8. 我擁抱多元價值和互相包容。我承認多元價值是上蒼給人類最大的禮物和啟示。
9. 我會為所有我認識的人、參與的事務、場合和組織增值
10. 我會寬恕他人。我會很快地原諒和忘記他人的過失。我會永遠給和解一個機會。

讀了這十道原則,大家不要以為這是哪一間直銷公司的宣傳口號,因為Anas羅列出來的十個原則,剛好為當下馬來西亞提供許多啟示。

Thursday, August 08, 2019

Menjawab Asyraf Wajdi Dusuki dalam isu seni khat.

Kenyataan Media ADN Banting (DAP) Lau Weng San pada 8 Ogos 2019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Gambar Datuk Dr. Asyraf Wajdi Dusuki (AWD) mengiring anaknya untuk melaporkan diri ke sebuah 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SJKC) pada tahun lepas kuat tular di media sosial. Ramai yang bertanya-tanya kenapa anak kepada mantan Menteri dan Ketua Pemuda UMNO Malaysia tidak menghantar anaknya ke Sekolah Kebangsaan (SK), tetapi memilih SJKC pula?

Kita sedia maklum bahawa Datuk Dr AWD telah mengulas bahawa tujuannya adalah untuk mendedahkan anak saya agar mampu bergaul mesra dengan pelajar berbangsa Cina di SJKC yang masih berpaksikan Sistem Pendidikan Kebangsaan. Beliau juga mempertahankan tindakannya ini sebagai menunjukkan bahawa beliau bukan seorang rasis.

Semalam di suratkhabar Sinar Harian, beliau menulis dan mempertikaikan kewajaran pihak-pihak tertentu menentang pengenalan seni khat dalam mata pelajaran Darjah Empat tahun depan dengan memainkan sentimen perkauman, agama dan cauvinisme di kalangan rakyat sehingga menimbulkan kekeliruan.

Memang tidak boleh dinafikan bahawa terdapat kekeliruan antara pembelajaran tulisan Jawi dengan seni khat kerana apa yang cuba diperkenalkan oleh Kementerian Pendidikan bukanlah pembelajaran tulisan Jawi tetapi hanya penghayatan dan apresiasi seni khat sahaja.

Biarpun begitu, saya jangka Datuk Dr AWD sebagai bapa kepada seorang anak yang belajar di SJKC, pastinya beliau faham akan beban dan tanggungan pembelajaran yang dihadapi oleh anaknya di sekolah.

落實教改刻不容緩

“鑑賞爪夷書法”事件爆發後,許多網民和政治人物在媒體發表立場,一時之間報紙變成洛陽紙貴,人人每天追踪最新新聞。社交媒體的討論變得異常炙熱,人人忙著需找各自情緒的符號來表達感受。這是難免的,畢竟在這個民主但分化的多元國家,舉凡涉及宗教、種族、皇權和華小的新聞,都是能夠賺錢賣廣告的新聞。

不管大家看法和立場如何,我感謝那些真誠留言的網民和朋友,因為大家的留言,讓我更加努力去聯絡各造搜尋資料,更加接近真相。

對我來說,所謂的民意,就是這群在前線掌校多年的校長、執教鞭多年的教師以及多年管理不同源流學校需求的教育局官員。大家在媒體讀到這麼多,到底有多少次讀到他們的真心話?礙於公務員身份,他們不可胡亂對外發言,但是他們的經驗往往是最真實、最切身以及最實際的。

教育局官員表示,教育部提供的指示是,學生只是學習簡單的字帖,然後以拼圖的方式(menekap)來拼馬來文字和諺語。這個過程沒有考試和功課。官員給我看各源流學校國語老師(包括華小的華裔老師)在會上學寫爪夷文字的照片。

我在選區的書局買了幾本幼兒園的爪夷文作業簿,發現教育局的課程綱要比這類學前作業還要容易。當然官員也提到,一旦課程回到各自校園後,效果可能會不一樣。

我過後和一群華小校長會面,言談之間發現他們非常直接。與其擔心伊斯蘭化或華小變質,他們反而更擔心學生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學習。

即便是英文趣味教學的Cursive Writing,在不同的學校也有不同收效。有些學校資源不足,因此這個單元幾乎沒教過。即便是華文的中楷毛筆字,學生的握筆技巧也未必掌握好。


Wednesday, July 31, 2019

鑑賞爪夷書法得出的三問

上週四,《星洲日報》從檳城報導一則新聞,再配了一個相當醒目的標題:“小四起須鑑賞爪夷文,傳華淡小國文科增新單元”,吸引眾多讀者的眼球。一時之間議論紛紛,華教界人士紛紛起哄要求教育部進一步說明。

可是,由國陣執掌的彭亨州政府在去年3月通過決議,要求所有商店招牌增設爪夷文。這項決定在今年4月開始推行,彭亨州的商家必須在8月前更換招牌。雖然這只不過一個東海岸州政府的決定,但是彭亨州畢竟還是一個比較多元族群的州屬,而且西彭城市如文冬和金馬崙高原等地距離吉隆坡和怡保只不過一小時車程。

彭亨州政府的這個決定的和現在的“小四上爪夷書法鑑賞課事件”在程度上可謂不遑多讓。為何新聞處理如此南轅北轍,這個問題只有媒體的編輯才能回答。這是我第一個疑問。

無論如何,我綜合網絡和媒體上出現的不同看法。反對者理由有下:擔憂這是伊斯蘭化的徵兆、剝奪華小上課時間和本來就已經匱乏的資源、爪夷文沒有實用和經濟價值、有者認為華淡小學習爪夷文書法,那麼也應該要國淡小學生學習中華書法。

Thursday, July 25, 2019

實時監察根治河流污染

雪州水供公司最近因為數次水供中斷而犯眾怒。這次事件乃因為雪河上游發現水供發現異味,導致四座濾水站,即雪河一號、二號、三號以及Rantau Panjang濾水站被迫停止運作,導致州內超過百萬用戶面對缺水危機。

沒料到的是,當水供尚未完全恢復之際,雪州水供公司又發現雪河上游某部分發現柴油傾倒入雪蘭莪河,導致這四所濾水站被迫再一次停止運作,間接延長制水期。

在這兩次毫無預警的制水前,雪州水供公司本來打算在7月23號制水三天以提升雪河一至三號這三座濾水站的陳舊設備,並已經在數個星期前告訴用戶。

直至去年之前,這三座濾水站的管理權不落在雪州水供公司的身上,反之是基建公司金務大掌控的SPLASH。濾水站主權的課題也是雪州水供重組計劃在過去十年無法解決的導因之一,事關雪州水供公司以及金務大一直在收購價格上談不攏。

Wednesday, July 17, 2019

給年輕人指引,不是指示

昨天(星期一),三位來自拉曼大學媒體系的學生前來我的服務中心採訪洋垃圾議題。言談之間大家也談起即將重新在國會提呈的修憲案,即把合法投票和參選年齡從21歲調低至18歲以及達18歲自動成為選民的修憲案。

不久前,國會也通過一條議案,調低青年的法定年齡詮釋,即從之前的35歲下調至30歲。

雖然他們已經二十來歲,已經不再是18歲的少年,但是對他們來說,政府的這個決定讓他們感到雀躍萬分。雖然到截稿為止,我們還不確定在野黨會否支持這個修憲案,但是我告訴這群年驚人,現在真的是時候把投票年齡降低至18歲。

雖說如此,伴隨着權利的是責任與義務。18歲的年輕人要享有投票權,也必須承擔義務和責任。社會中或有人質疑到底18歲的年輕人心智是否成熟?這個問題如果交由年輕人回答,對他們來說也是過於苛刻。難道社會中的各個先輩沒有責任打造一個讓年輕人安身立命,發揮個人潛能的社會環境?更何況,社會上也有許多長者幹出種種心智不成熟的怪事,幹逆天下之大罪,闖滔天之大禍。可見心智成熟與年齡並不成正比。

Tuesday, July 16, 2019

大馬人不知的香港己亥事變

我於7月5日刊登在《南洋商報》言論版,題為“港人對前途豈能不憂心?”的文章引起廣評論。支持、批評、揶揄者皆有。有一位論者,筆名瑜夫索性直接在標題點名直問我反些什麼?

質疑或反對我言論的都提出許多看法。我不敢說我的看法一定正確,也不認為我反中。至於批評我的是“左膠”或“大中華膠”與否,則有大家評論,但是我願意和大家分享我掌握的客觀事實與資訊,然後解釋為何我會得出相關的主觀立場。

其實不管是六四事件、佔中事件、雨傘革命、銅鑼灣書店事件、旺角事件、還是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香港某些輿論甚至把所有相關的事件成為新己亥事變),這些和我們沒有直接關係。

既然不相關,為何評論?這是第一個問題。

其實,我針對這個課題前後發表了兩篇文章。第一篇則是刊登在6月19號的《中國報》,題為“香港《逃犯條例》引發信心危機”。第二篇則刊登在《南洋商報》,亦是議論較多的文章。這兩則文章必須同讀,尤其是我在第一則文章最後一段文字如下:

“如果大陸政權和特區政府無法守諾,真正貫徹“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精神,東南亞各國政府及其他和大陸有經貿關係的外商企業,包括各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進行的國與國協議,大陸政權和特區政府又如何取信於他們?”

這段文字,巧好回答以上第一個問題。中國即要成為大國,必須承擔大國的責任和風範。套用一位立場親中的香港時事評論家劉夢熊的說法,中國共產黨必須從強調目標公義、忽略手段正當性、罔顧程序公義,過渡成為一個注重法治、尊重民權以及弘揚程序正義的執政黨。只有這樣,中國共產黨一黨獨大領導的大陸政權才能在世界舞台成為中外各國尊敬的泱泱大國。

有論者問我,到底我這個毫無相關的馬來西亞人,到底不滿香港《逃犯條例修訂案》裡面的什麼東西?這是第二個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我在第一則刊登於《中國報》的文章就稍微提到。我在這裡稍加回應,反對該修訂案的香港群眾不只是一般年輕學生,甚至香港各階層工商金融界人士,包括許多親中人士。無奈港府態度強硬,引發一連串的示威遊行,導致社會嚴重撕裂。

誠如香港才子陶傑所言,《修訂案》並沒有設下追溯期。因此香港工商金融界人士,如果過去任何時期在大陸投資設廠有行賄官員、或在娛樂場所尋歡作樂,或因此冒犯某些人,爾後有人報公安,倘若港府通過《修訂案》,那麼大陸執法單位是可以通過一系列的法律程序把這些人士引渡上大陸受審。

大家亦不能忽略,香港《基本法》第158條款授權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基本法》擁有最後法律解釋權,意味著港府在《基本法》下修訂的任何法律,其最終詮釋權歸人大常委會。大陸的司法是否獨立,大陸是否是一個法制國家,大家心中有數。再加上銅鑼灣書店事件的陰影籠罩下,港府強行推動修例,豈能不激怒港人?

Monday, July 15, 2019

邀請油棕園主與原產業部祕書長有關申請永續棕油認證(MSPO)交流會 

致各油棕小園主,

邀請油棕園主與原產業部祕書長有關申請永續棕油認證(MSPO)交流會 

1. 大馬是世界第二大棕油生產國,歐盟是大馬主要棕油出口市場之一,爲配合歐盟要求標準安全的產品品牌,大馬油棕局要求所有棕油業者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獲得大馬永續棕油證書(簡稱MSPO認證),這項規定旨在提升棕油產能,達到國際標準,方便銷售到海外 ,進一步提高棕油價格。

2. 鑑此,大馬棕油局將主辦一項申請永續棕油認證交流會,屆時大馬原產部祕書長拿督陳耀宗將蒞臨與小園主互相交流。

3. 爲了方便油棕局官員協助園主申請認證,園主只需提供以下複印本文件:
·身份證
·地契
·園主棕油執照。

呼籲油棕園主踊躍出席!謝謝。
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03-31804704(Pejabat MPOB Kuala Langat)
日期:22/07/2019(星期一)
時間:早上8.30分
地點:丹絨士拔三馬路情人橋宴會廳

Wednesday, July 10, 2019

雙語路牌害了誰?

最近雙語路牌又惹上麻煩。雙語路牌,指的是國文(馬來西亞語)以外,多加一排以更小字母排列的華文或爪夷文翻譯的路牌。

除了少數公共工程局維修的道路之外,國內絕大部分的路牌,其設計、安裝和維修都是由各地地方政府負責,因此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國內嫌少看到雙語路牌,尤其是國華雙語路牌。即便是國文配爪夷文的路牌也只是在特定縣市議會看到。

除了路牌,哪裡還看到雙語的告示呢?有,看看國能的電供轉駁站,其“危險”和“閒人免入”的告示牌甚至以四語書寫。

雪州政府這次遵循蘇丹禦令,要求各地地方政府的雙語路牌換上國文路牌,做法奇怪。這些雙語路牌都是政府花錢裝上,好好地在地方上存在着數個年頭,今天卻還要花錢把它們全數拆除,難道不奇怪嗎?我相信這個並不是雪州政府的意思。

Friday, July 05, 2019

港人對前途豈能不憂心?

香港整個六月都是籠罩在一片《反送中條例》抗議活動的陰影之中。本來只屬香港內部事務,卻引發一整個月的大型示威抗議活動,最終一群香港年輕人在7月1日衝擊佔領立法會。

事情的發生並非偶然的。2019年6月9日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有103萬香港市民上街抗議林鄭月娥強行通過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要求她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及立刻下台。大約200萬市民在三天後進行第二次的抗議活動。

當天港府態度依舊強硬,宣布如期在6月12日在立法會大會二讀草案。其後在6月12日條例二讀當天發生包圍立法會行動。6月12日和13日,香港立法會秘書處連日兩天宣布當日不舉行會議。

林鄭月娥在6月15日宣布暫緩條例的二讀,但拒絕撤回,並將反逃犯條例示威定性為“暴動”。她這兩段話,尤其是第二段話引發在6月16日的「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更多市民上街抗議,這次遊行有200萬人上街,提出五大訴求,即:
一、 反對林鄭僅以暫緩而非撤回條例,
二、 譴責警方暴力鎮壓,
三、 要求撤消暴動定性,
四、 釋放被捕示威者,及
五、 要求林鄭下台。

Wednesday, July 03, 2019

小園主還有什麼選擇?

各位如果使用中環大道去雪邦國際機場,出了收費站後往雙溪比力的方向,沿著五號聯邦公路一路北上丹絨士拔、摩立、萬津、仁嘉隆、嘉里島(Carey Island),一定會看到一片又一片綠油油的油棕園坵,以及數個規模龐大的棕油提煉廠。

大家駕車經過的這些地方就是土地肥沃的瓜拉冷岳縣。上世紀獨立前這個地方曾經是雪州主要咖啡生產地。現在這個地方也種出高品質的番薯和黃薑。著名茶葉商Boh在馬來西亞唯一一個平原茶園就是坐落在瓜拉冷岳茶山(Cheeding)。

近數十年以來,瓜冷許多農業地地主紛紛把本身的農業地改種油棕樹。當棕油價格達到每公噸2500令吉以上,許多小圓主賺得盤滿缽滿。

可惜好景不長在。過去數十年,西方國家開始出現許多針對棕油的雜音,例如棕油危害健康、第三世界國家開發園地破壞熱帶雨林,導致人猿棲息地逐漸減少。

更有組織宣稱大集團在執法鬆懈的國家大肆燒芭、過度釋放溫室氣體、僱用非法移工以及妄顧職業安全。因此他們號召抵制棕油,甚至要求使用棕油作為原料的品牌必須在貼上棕油標貼。有些地方政府甚至下令超市必須把這類產品分開銷售。歐盟甚至立法規定不把以棕油生產的生物柴油列為綠色燃料。就是這一連串的打擊導致棕油在國際市場的受歡迎度大挫。

Wednesday, June 26, 2019

拉蒂花的第一把火

拉蒂花這個月初在受爭議的情況下受委成為反貪污委員會主席,不出一個月就以新官身份點了第一把火,矛頭直接對準41個機構、團體、基金會、政黨、個人和公司,以《2001年反洗黑錢法令》或俗稱AMLA向他們通過民事訴訟追討總值超過2億7000萬令吉的資金。這筆資金據說是從一馬發展公司醜聞中流入前首相納吉的私人銀行戶口,再從該戶口轉入這41機構、團體、基金會、政黨、個人和公司的戶口。

當然在這41造當中,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巫統、馬華、砂朥越人聯黨、沙巴人民團結黨以及沙巴自民黨,因為國陣成員黨所獲取的資金超過四分之三。

巫統收取的資金更是排在榜首,高達2億2286萬令吉,其中2億1297萬令吉流入巫統總部。至於馬華,我在2017年與新古毛州議員李繼香曾經多次向警方舉報雪州馬華非法收取這筆資金,因為網絡媒體《砂朥越報告》當時曾經在網絡刊登相關記錄。

該網站甚至在2016年獲得兩張納吉分別發給砂朥越人聯黨的支票副本。其實如果根據該網站的報導,還有許多國陣成員黨從納吉的私人戶口中獲得資金,惟這次反貪會並沒有公佈這些資料,或許拉蒂花還有兩把火還沒有點燃之故。

正如拉蒂花在記者會說,這2億7000萬令吉只是當局要追討資金的一部分而已,有一些已經開始歸還他們非法收取的資金。巫統馬華這兩個政黨的回應似乎毫無懺悔之意。巫統代主席莫哈末哈山表示這只不過是反貪會根據法律所採取的行動,而他們也將會依照法律賦予他們的權利上庭抗辯。馬華則一貫地表示他們對這些資金“毫不知情”。

Sunday, June 23, 2019

When UMNO and MCA claimed trial and innocence to the forfeiture suit, it shows that the two parties have no intention to repent from their previous mistakes and to turn over a new leaf

Media statement by PH-DAP ADUN for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on 22nd June 2019 in Banting:

It was a delightful announcement from the newly minted MACC Chief Latheefa Koya yesterday when she announced that the MACC has initiated forfeiture suits against 41 respondents or recipients including political parties like UMNO, MCA, SUPP and PBRS for money amounting to RM270 million under Anti-Money Laundering, Anti-Terrorism Financing and Proceeds of Unlawful Activities Act 2001 (AMLA).

Although it was not mentioned under which section of the Act was used to file the suit, section 56 of AMLA allows forfeiture of property where there is no prosecution, where in respect of any property seized under AMLA there is no prosecution or conviction, the Public Prosecutor may, 
(1) before the expiration of twelve months from the date of the seizure, or
(2) where there is a freezing order, twelve months from the date of the freezing,
apply to a judge of the High Court for an order of forfeiture of that property if he is satisfied that such property is—
(a) the subject-matter or evidence relating to the commission of such offence;
(b) terrorist property;
(c) the proceeds of an unlawful activity; or
(d) the instrumentalities of an offence.
Almost immediately yesterday after the MACC’s announcement, UMNO’s acting President Dato Mohamad Hasan commented that UMNO will contest the forfeiture suit. Wanita MCA and Pahang MCA State Liaison Committee claimed innocence that they were not informed about the incoming funds from the then Prime Minister before the 13th General Election.

Other political parties named are Sarawak United People’s Party, Parti Bersatu Rakyat Sabah and 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of Sabah. We have not heard any of leaders of the above parties commenting on such forfeiture suit so far.

When UMNO and MCA claimed trial and innocence to the forfeiture suit, it shows that the two parties have no intention to repent from their previous mistakes and to turn over a new leaf. 

Thursday, June 20, 2019

香港《逃犯條例》引發信心危機

香港特區政府最近惹上風波,事關特區政府府要修改《逃犯條例》,讓特區政府能夠向中國內地、澳門和台灣等司法管轄區(jurisdictions)移交嫌疑人。此提案源於潘曉穎命案,因犯案的香港人在台灣犯案後離開台灣,導致台灣當局無法向特區政府申請引渡犯人回台受審。

現時香港特區法律無法向台灣、澳門和大陸當局移交疑犯,因而特區政府要制定該條例。若獲通過,涉案者如在台灣、澳門和大陸犯案,如果相關控罪在香港也是罪案(除謀殺罪及誤殺罪,但涵蓋賄賂、欺詐、出入境、強姦等三十多項可判監七年或以上之的控罪),犯案者若過後抵達香港,台灣、澳門和大陸當局皆可以通過此條例向特區政府申請引渡該涉案者,特區政府亦可協助凍結和沒收在犯案者在香港的財產。

特區政府推出這項修例建議後,普遍引起港人與國際社會的批評與輿論壓力,事關這樣會嚴重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都會的特別地位,也嚴重侵蝕香港自回歸大陸以來貫徹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精神。

雖說各國或各地區之間的引渡法律並不是新鮮事,加上特區政府重申《逃犯條例》並不涉及政治犯,但是外人一般對大陸的司法制度和司法獨立不予以信心,而且《基本法》第158條款授權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基本法》擁有最後法律解釋權。

Wednesday, June 12, 2019

拉蒂花的任務

上週佳節期間,聯邦政府宣布委任著名人權律師拉蒂花柯亞(Latheefa Koya)為新一任的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反貪會)主席。

拉蒂花曾經是一名活躍的人民黨領袖。當人民黨和國民公正黨合併成為人民公正黨以後,拉蒂花轉換平台,繼續以人民公正黨的平台施展她的抱負。

既然是一名政黨人物,拉蒂花此次受委固然備受爭議。雖然如此,但縱觀所有議論,似乎人民公正黨內部的議論和批評聲浪似乎比較激烈。

拉蒂花不僅曾經多次和黨內同志鬧意見,甚至曾經多次在社交媒體和推特和民主行動黨的領袖和議員公開鬧意見,可見拉蒂花本身十足一個鐵娘子。

Wednesday, June 05, 2019

選區撥款不足的解囊妙計

上週《星洲日報》大都會社區報封面報導雪州州選區撥款機制在今年有變,導致各區州議員被迫開源節流,因為撥款因為各選區選民人數不一而受到減少。

根據這項新的指示,全雪州56個州議席之中,選民人數選民3萬以下的共有13個、選民3萬至4萬5000名則有14個、選民4萬5000至6萬名的一共24個以及選民6萬以上的有5個。

選民人數超過6萬以上的選區,我稱之為超級巨無霸選區,因為這些選區本來就和一般的國會選區人數無異。這五個超級巨無霸選區就是八打靈縣的金鑾鎮、武吉欄章、首邦市以及烏魯冷岳縣的加影和無拉港。

雪州政府的最新分配機制是,這類超級巨無霸選區今年獲得88萬令吉的選區撥款,比起往年增建88萬令吉。另外24個選民人數4萬5000至6萬名的選區,則獲增三萬令吉,至83萬令吉。換言之,選民人數超過4萬5000名以上的都會獲得額外撥款。

選民人數三萬名以下的撥款則減少7萬令吉,至73萬令吉。選民人數介於3萬至4萬5000名之間的則獲得78萬令吉而已,稍微削減了兩萬令吉。

這事情的導因,全因為選舉委員會在去年的選區劃分不公,導致雪州56個州選區的邊界大更換至於,也造成一些選區變得超級大,另一些選區則變得超級小。

Wednesday, May 29, 2019

不要反鎖在刻板印象中

在2017年,當時還是國陣執掌聯邦政府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

衛生部當時要求所以申請成為政府醫院的實習醫生或駐院醫生必須考獲SPM國語及格,原因是這兩個職位屬於公務員。根據條規,所有公務員必須考獲SPM文憑,其中國語必須及格。衛生總監也提到這項決定符合聯邦憲法中提到關於馬來語作為聯邦官方語文的地位。

這則新聞一出街,馬上觸動華社和中文媒體的神經線。許多朝野領袖社團人士紛紛發文告表示不認同衛生總監的做法。大家的看法是,雖然這兩個職位是公務員,但是許多醫生已經在政府醫院工作多年。如果政府突然要求他們重回校園,為的就是考取那麼一張SPM國語考卷,恐怕有點不近人情,也不符合現實環境。

大家都知道醫生這門行業是專業行業,其工作語言大多以英語為主。此外,醫生必須和病人和家屬溝通,因此如果某位醫生能夠掌握更多語言,包括方言,這是百利無一害的。

前衛生部長蔡細歷也提到過去他執掌衛生部時也面對同樣的問題,後來他和其他部門設立一個特別的考試,讓沒有具備SPM文憑的醫生也能夠參與。

蔡細歷當時認為當局應該放寬制度,畢竟馬來西亞公務員體系必須吸引更多外國專才回流馬來西亞服務。這些馬來西亞籍醫生在國外行醫數十年,後來因不同因素願意回來馬來西亞服務,甚至是回來馬來西亞的政府醫院服務。為何政府不為他們打開方便之門,反而還設立路障?

大家不要誤會這則文章要寫的是這個課題。不是!

Wednesday, May 22, 2019

要對話,不要對立

今年2月,青年及體育部部長賽沙迪在彭亨州甘孟出席一個青年對話會時,席間有一位技職學院生投訴遭歧視,即某些企業規定應徵者必須能夠掌握華語,而拒絕許多不諳華語的應徵者。

部長開始時並沒有詳細追查就直接回應贊成,引起軒然大波。這是因為雇主有權利按照工作性質和要求,把語言掌握能力列入考慮範圍之內。就好比許多跨國企業規定應徵者必須掌握一定程度的英語一樣。

部長隨後的補充才比較貼近現實。他說如果相關職位確實需要使用華語,那麼把華語列為條件之一並不屬於歧視。如果是一般的技術工作,語言一般都不是重要條件,因此雇主沒有理由地把它列入考慮範圍之內。

教育部長馬智禮最近也捲入同樣的風波。由於編幅有限,笔者無法在此一一羅列。據說馬智禮是馬來西亞華裔穆斯林協會的顧問,如果馬智禮有此誤解,其他的馬來朝野議員甚至是街上的馬來同胞更不用說。

到底私人公司在聘請員工時是否有看膚色,歧視特定族群?許多華裔主管紛紛在網絡否認。實施是不是這樣,恐怕只有主管和應徵者才知道。

有人以激烈的方式在網路草擬備忘錄給首相,要求擱除馬智禮。我則認為這根本達不到效果,反而會被有心人炒作,製造對抗。更何況這個方式只不過是同溫層宣洩。而且,該備忘錄內容完全沒有提到承認統考或改革預科班。

Wednesday, May 15, 2019

山打根的及時雨


希盟在今年年初連續三場補選吃下敗仗,終於在第四場補選——山打根國會議席補選迎來首次勝利。

眾所周知,希盟民主行動黨在這次補選以本身的火箭招牌出戰,候選人就是已故黃天發的幼女黃詩怡。黃詩怡在過去十個月協助黃天發處理各項事務,山打根選民對她印象並非完全陌生。

另外一點值得留意的是,是次補選雖投票率不高,但是黃詩怡卻以更高的多數票打敗沙巴團結黨的候選人,甚至能夠在土著為主的投票區打敗對手。這點讓人始料不及。

這讓我想起當初行動黨在敲定候選人後,一些酸民抨擊行動黨搞家族生意。我回應道:不管黄詩怡是不是黃天發的女兒,只要她有一定的能力,黨不能不予以考慮。難道議員家屬從政都必須肩負一定程度的“原罪”?

不能否定的是,黄詩怡在過去一段日子曾經協助黃天發處理事務,因此她並非一般新人。再加上希盟連續三場補選都吃敗仗,因此是次補選,行動黨調兵遣將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必須考慮到地方因素。

Tuesday, May 14, 2019

執政一年沒忘初心

明天就是希望聯盟政府上台執政一週年。民主行動黨剛巧在上週日主辦希盟執政中央以後的首個全國會議。媒體紛紛為希盟執政一周年的成績單打分數。不知你會打多少分?

在眾多的大分數活動中,最讓我感興趣的是一些媒體所進行的民意調查。這些民意調查不問你得分多少、不問你哪一位部長表現如何,只問你自己能回答的切身問題,例如過去一年您的個人或家庭收入、開銷、年尾花紅、個人或家庭儲蓄等等是增加還是減少?

或者是在過去一年你出國旅遊的數次比前年增加還是減少?你是否有比前一年有更多的存款消費在奢侈品?

我很有興趣知道這個民意調查的結果,畢竟感觀是主觀的,可是自己口袋裡的錢是多還是少,大家摸摸就知道,因為這是最實際,也是最科學的評估方式。無論如何,我必須提醒大家的就是,希盟部長在第一個內閣會議為了與民共赴國難,議決自我減薪十巴仙。這點大家不能忘記。

然而,希盟政府執政一年,前路依舊荊棘滿途。到底希盟要為下一代的福祉做對的事情,還是為了下一屆大選做對的東西?如果是前者,肯定現在的選民必須吃一頓苦藥,因而得罪選民。如果是後者,則希盟政府最終將無法根治馬來西亞的結構性問題,最終禍留子孫。


Thursday, April 25, 2019

大學預科班或STPM?

許多在大馬教育文憑考試(SPM)考獲佳績的優異生申請報讀預科班被拒,成爲課題。這個問題可説是過去十多年懸而未決的課題。

大學預科班本來是土著學生升讀本地國立大專的主要途徑。在數年前,政府才決定把大學預科班十巴仙的學額保留給非土著學生申請。

前朝政府去年給予印裔學生2200個大學預科班名額,以及希盟政府在2018年大選后給予B40群體華裔生1000個額外名額。無奈這只是一次性舉措,乃因當時符合資格的土著學生名額未被填滿。

這讓我想起1997年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情。當時我也和其他SPM學生一樣申請報讀大學。當時非土著學生還不能夠申請大學預科班,因此我的選擇只有馬來西亞工藝大學,因爲在衆多國立大專之中,只有工大的學士學位課程開放給SPM學生申請。當時工大的學士學位課程一讀就是五年,反之其他只接受STPM或同等資格的國立大學只不過需修讀三年的學士課程就可以畢業,可見工大首兩年修讀的是預科班課程。

結果是我申請失敗。失敗原因不詳,我有一些同學,雖然同是非土著學生,家境和我一樣,成績比我還差卻被錄取。當時的我確實曾經問爲什麽會這樣呢?後來我也很快回過來,因爲只是一間大學而已,學額肯定不夠,而且STPM文憑持有者的出路更廣。

爲何大家一窩蜂申請預科班,反而輕STPM?家境稍有能力的寧願選擇把孩子送入私立學院報讀預科班,也不選擇STPM。爲什麽會這樣?是否預科班的畢業生比STPM畢業生出路更廣,更容易被本地大專吸納?

Wednesday, April 17, 2019

我們需要WTE嗎?

雪州州政府計劃在瓜拉雪蘭莪的而蘭(Jeram)開設州內第一座垃圾轉能源廠,別稱Waste To Energy (WTE)。

州政府通過子公司Worldwide Holdings Berhad在去年12月和一家中國公司簽署合約,在Worldwide本身位於而蘭的垃圾土埋場承建這座耗資5億令吉的WTE厰。

一般民衆對WTE並不大瞭解,可是如果說這就是焚化爐的別稱,那麽大家或許就不會陌生。雖然如此,一座WTE厰處理固體廢料的技術并非僅僅垃圾焚化爐。顧名思義,這座工廠的目的是要把垃圾轉換成能源,即把垃圾成爲發電的原料。焚化爐只是其中一種技術而已。

雖然如此,嚴格的執法與監督以及資訊公開與透明才是關鍵。我本身首先不會排除WTE的功效,也不會一口否定垃圾焚化爐的功能。一所管理健全的垃圾焚化爐不僅能夠有效解決地方上的垃圾問題,也能夠把污染排放量控制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内,一舉兩得。

Wednesday, April 10, 2019

東馬非希盟政客價值混亂


希盟聯邦政府上周四在國會下議院提呈修改《聯邦憲法》的草案,修改《聯邦憲法》第1(2)條文,以恢復東馬二州,即沙巴和砂朥越與半島的平等地位。

這次的修憲案本意是要把第1(2)條修回到1963年成立馬來西亞聯邦時期的内容,意義非凡。雖説如此,來自東馬的非希盟議員,尤其是來自前砂州國陣成員黨的國會議員竟然在一讀時百般阻擾。

雖然這是好事一樁,但是部分媒體在處理這個新聞時把顯著版位讓給攔路者,反之開路者的理由卻低調處理。東馬部分民衆和基層政客的更是謬論百出。當然他們可以懷疑到底修憲后是否真正保護砂沙兩州權益,但是難道這允許他們針對修憲草案玩弄字眼嗎?

Wednesday, April 03, 2019

雙管齊下控制污染

環境議題在國内開始受到廣大關注。雖然這個議題在過去不曾是大選主軸,但是我預料在未來的日子,環境議題將會成爲政治議題。

在上個月結束的雪州州議會,我隔壁選區的伊黨州議員拿督阿末尤努斯醫生在州議會多次提起環境議題,包括非法塑料垃圾工廠所引起的空氣污染問題,以及當局如何監督瓜冷區重工業工廠的環境保護工作。

只可惜,雖然他在州議會偉論連篇,但是翌日當負責總結外資事務的行政議員拿督鄧章欽負責回答時,他本人卻患上了國陣議員的毛病——失蹤了。

阿末尤努斯醫生本人自雪州民聯政府時代就代表伊斯蘭黨出任瓜冷區的州議員兼州行政議員。雖然伊斯蘭黨在2016年宣佈結束和行動黨和公正黨的合作關係,但是當時雪州伊黨上從行政議員,下至村長縣議員沒有一人有勇氣作真正的切割,辭官告退。因此,他本人身爲三届州議員兼行政議員,下面有他伊黨的縣議員和村長,現在卻在州議會質問瓜冷區各個大型工業投資的相關資料,這點不令人覺得奇怪嗎?

Tuesday, April 02, 2019

Western media should highlight the hypocrisy of their governments back in their own country for their failure in regulating and monitoring how they treat their domestic plastic waste.

Media statement by PH-DAP ADUN for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on 2nd April 2019 in Banting:

When I was first elected on 9th May 2018 as the Selangor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yman for the constituency of Banting, of which the small village of Sungai Jarom, a close-knit town of 30,000 people, is also part of the constituency, the first immediate major issue that I needed to tackle was the air pollution caused by countless illegal plastic recycling plants operating from within and outside Sungai Jarom. I am still keeping the first email I received from the residents sometimes in June 2018.

The locals, including members and leaders of the Sungai Jarom Village Committee, who were amongst the first to release the information to me, demanded that the local council, Kuala Langat District Council (MDKL) alone, to take stern action on the illegal recyclers. 

In my first press conference held on 8th June 2018 in the iconic local landmark Dong Zen Temple, I share my years of experience as an elected representative from the ruling authority both at state and federal level, that while MDKL has all the rights and legal powers to take action on these illegal recyclers, they lack the technical know-how and will be severely disadvantaged if they were to act alone. 

Wednesday, March 27, 2019

勇敢面對和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本次雪州州議會進行為期六天后終於在星期一休會。此次會議相隔上一次財政預算案的會議相隔四個月,因此會議針對許多熱門議題進行辯論。其中一個獲得朝野議員關注的議題就是環境議題。

尤其是在上個星期之前,柔佛州巴西古當工業區發生駭人的空污事件,導致該縣多所學校關閉,因此舉凡洋垃圾、塑膠廢料、河流污染、非法焚燒垃圾和油棕芭到空污等等,這些議題都在議會得到相當大幅度的報導。

環境污染的問題似乎有越來越嚴重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馬來西亞環境污染在過去數十年都是屬於相當嚴重。不同的是,現任希盟政府實事求是,與其掩耳盜鈴,反之勇敢正視問題。其結果媒體和群眾比以往獲得更多資訊,也讓人誤以為希盟政府執政不力,無法解決問題。

巫統烏魯柏南區州議員在州議會第二天就企圖乘機向希盟政府發難。這位議員和我同時期中選成為州議員,可是過去三屆在議會表現乏善可陳,甚至曾經有一次污衊中文媒體破壞國民團結。這次州議會卻當急先鋒批評希盟政府無法妥善處理巴西古當的污染問題。

我起立打岔拿出媒體報導指正她,因為這條稱為金金河的河流在過去十年就已經成為不法人士傾倒化學污染物的熱門地點。既然希盟是當今政府,那麼就必須捲起袖子著手處理問題。

其實,要減少非法工廠或不法人士污染環境,執法單位必須依靠居民提供的情報,才能事半功倍。我在瓜冷縣處理非法塑料工廠是最能體會這個道理。

縣議會和地方執法單位孤掌難鳴,反而必須依靠擁有專業知識的環境局、國能、水務公司。甚至移民廳和警察部隊方能有效執法。缺乏這些機構的協助,地方政府只能進行一般的巡邏工作,或發現工廠違規運作開罰單而已。

其次,政府必須修改過時的法律。其中一個法律就是《電供法令》,該法令闡明電能供應公司如國能只能在特定條件下切斷用戶的電力供應,例如從事非法賭博或有傷風化的商業活動或者是拖欠不繳付電費。因此,如果政府要切斷污染環境的非法工廠,國能接到地方政府的投訴後,必須獲得能源委員會的批准,才能切斷電供。如此繁文縟節,肯定事倍功半。

第三,政府必須加強使用科技來執行法律和監督。例如針對非法焚燒和空污投訴,政府免不了必須使用衛星監控儀器和圖像,甚至是最簡單的無人機來確認事發地點以及調動人員撲滅林火。

這些工作,並非一時三刻就能夠解決,反之如果政府加強決心,官民緊密合作,實事求是,要根治環境污染並非是不可能的。

劉永山

Tuesday, March 26, 2019

Siapa selamat kalau Malaysia binasa kerana dijangkiti politik toksik?

Surat ini telah diemel kepada Sidang Pengarang Akhbar Sinar Harian tetapi tidak diterbitkan. Maka ianya diterbitkan di dunia maya untuk bacaan pembaca sekalian:

Surat kepada Pengarang Akhbar Sinar Harian oleh ADN Banting, Lau Weng San pada 11 Mac 2019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Siapa selamat kalau Malaysia binasa kerana dijangkiti politik toksik?

Pertama sekali saya ingin mengucapkan terima kasih kepada pengarang Sinar Harian kerana sudi menerbitkan tulisan saya ini.

Barangkali ada di kalangan rakyat Malaysia akan menganggap tindakan menulis rencana kepada sebuah akhbar Melayu harian oleh seorang pembaca bukan Melayu, lebih-lebih lagi wakil rakyat bukan Melayu, sebagai sesuatu yang agak luar biasa, lebih-lebih lagi ini berlaku pada masa sekarang apabila wakil rakyat berturunan Cina daripada Parti Tindakan Demokratik   (DAP) dilihat sebagai penghalang, kalau bukan “musuh”, kepada perpaduan ummah yang diketengahkan oleh gabungan politik PAS dan UMNO.

Peristiwa berbangkit pasca PRK Semenyih memperlihatkan UMNO dan PAS akhirnya berganding bahu membentuk satu gabungan politik yang berteraskan Melayu dan Islam. Sama ada kedua-dua parti ini akan bergabung menggunakan satu logo yang sama atau tidak, atau sama ada kedua-dua parti akan berkongsi kuasa di keempat-empat buah kerajaan negeri yang dimenangi mereka masing-masing, adalah soalan sekunder. Yang primer ialah kedua-duanya memang telah bergabung.

Memang tidak boleh dinafikan bahawa kedua-dua parti ini mempunyai kebebasan untuk bergabung atau bercerai. Tetapi yang lebih penting bagi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adalah untuk menganalisi punca kagagalan kami di kedua-dua PRK terbaru ini. Ya, kami mengaku kalah tetapi kami tidak menyerahkan diri kepada politik toksik.

Seperti apa yang selalu dilakukan oleh pemimpin korporat yang berdepan dengan prestasi syarikat yang menjunam, apa yang perlu dilakukan ialah menakrif masalah yang dihadapi dan kemudiannya mencari cara penyelesaian yang relevan.

Perkara itu bukan mudah tetapi ianya mesti dilakukan supaya pisang tidak berbuah dua kali. Apa yang pasti ialah secara keseluruhannya, rakyat berbilang kaum masih mahu Pakatan Harapan mempercepatkan langkahnya untuk menunaikan janji-janji pilihanraya seperti yang termaktub dalam Buku Harapan, khususnya sepuluh janji utama yang harus dilaksanakan dalam tempoh seratus hari selepas PRU14.  Malahan mantan Perdana Menteri Najib Razak juga pernah berkata cara yang paling baik ialah untuk menunaikan janji-janji pilihanraya.

Friday, March 22, 2019

不對第三國產車有偏見


談起第三國產車計劃,相信許多選民,尤其是華裔選民一定會嗤之以鼻,這是因爲大部分認爲有了第一次國產車汽車——寶騰(前稱普騰)的慘痛經驗,馬來西亞政府應該把錢花在正確的地方。

隨著敦馬哈迪醫生去年成功登上首相寶座之後,再加上前朝政府把寶騰49.9吧仙的股權脫售給大陸浙江吉利汽車集團,敦馬任相後積極籌組另一個汽車工業計劃的消息隨之傳開。

上周末敦馬在雪邦還說許多批評國產車的人士不懂汽車工業。他現場就以70輛寶騰賽佳的GT跑車爲例,證明寶騰汽車已經達到世界水平,甚至能夠參加國際賽事。

新聞見報後,許多朋友紛紛向我表示不滿,即爲何希盟政府還是要把錢砸在這個虧錢的領域?

政府的立場已經非常清楚,即第三國產車是一項私人推動的領域,並不涉及公帑。這意味這項計劃的方式不會像第一和第二國產車計劃獲得政府注資成立公司、撥地設廠、成立生產綫、或行銷等等。

Tuesday, March 19, 2019

Ucapan Perbahasan Menjunjung Kasih Titah Ucapan Tuanku Sultan Selangor oleh Lau Weng San


Yang sejati perlu diraikan,
Yang abadi perlu dikekalkan;
Yang biasa perlu dibetulkan,
Yang betul perlu dibiasakan.

Tuan Speaker, begitulah tajuk ucapan saya untuk menyokong usul yang dibawa oleh Bukit Lanjan. 

Politik rasuah politik toksik, Siapa Selamat Kalau Malaysia Binasa?

Semua pemimpin Malaysia perlu membanteras rasuah habis-habisan dan agenda seterusnya memperjuangkan nasib orang Malaysia agar tidak ada lagi keluarga yang hidup miskin tanpa papa kedana. 

Begitulah jiwa kami di Pakatan Harapan. Pakatan Harapan membina, politik toksik di sebelah sana membinasa.

Berjuanglah untuk menjadikan negara kita ini makmur dan hidup aman damai dan pastikan semua rakyat menikmati dengan sama rata kekayaan negara. 

Mana-mana pemimpin yang cuba memecahkan perpaduan rakyat dengan politik toksik perlu ditolak. Bulat air kerana pembentang, bulat manusia kerana muafakat. 

Muafakat antara kaum yang ditonjolkan oleh Pakatan Harapan inilah yang mampu melonjak Malaysia ke persada dunia kerana berbanding dengan naratif sempit yang berlandaskan politik toksik.

Politik toksik yang di sebelah sana dimeterai selepas PRU tetapi Pakatan Harapan ditubuhkan dua tahun sebelum PRU dan berdasarkan Buku Harapan yang merupakan tunjang dan tonggak kepada naratif nasional Malaysia. 

Sejarah membuktikan politik toksik yang berlandaskan satu-satu kaum dan agama tidak akan berkekalan. Malahan PAS tidak pernah menang di Sabah dan Sarawak. UMNO tidak pernah bertapak di Sarawak. UMNO Sabah pun sudah berterus-terang tidak akan bekerjasama dengan PAS. Sekiranya politik toksik ini sah ditolak rakyat daripada Sabah dan Sarawak, nescaya mereka boleh pegang kerajaan Persekutuan.

Muafakat antara Kerajaan Persekutuan dan Selangor akhirnya membantu rakyat Selangor. Contohnya, kemelut penstrukturan semula industri air di Selangor akhirnya berjaya diselesaikan selepas lebih sedekad ianya membelenggu kita semua. 

Tiga minggu yang lepas, kita disajikan berita baik bahawa konsesi lebuhraya bertol akan ditamatkan secara berperingkat dan ianya akan bermula dengan lebuhraya yang dimiliki oleh gergasi infrastruktur seperti Gamuda. Sedikit demi sedikit, akhirnya jadi bukit. Begitulah cara kita hendak melaksanakan manifesto kita.

Thursday, March 07, 2019

希盟的馬來人論述在哪裡?

一個月前,我在拙作《士毛月補選的重要性》提到到底依黨黨員和支持者在依黨領袖被傳收取巫統9000零吉醜聞傳開後會否被在這場補選繼續盲從黨高層指示,把票投給巫統。

答案顯而易見,他們似乎對這個醜聞無動於衷。巫依兩黨繼續在補選聯手合作,成功從希盟手中把士毛月州議席這個傳統強區搶過來。

許多非穆斯林同胞對士毛月補選成績深表憂慮,因為他們擔心巫依結盟會導致國內的馬來人政治越趨保守,轉而侵蝕非穆斯林的基本權益。他們會有這番看法是好事,因為不久之前,他們不明白為何希盟領袖為何終日把“馬來人”掛在嘴邊。

對我來說,士毛月和金馬崙高原補選希盟必須承認失敗,但是希盟絕對不能向巫依兩黨的保守政治投降,因為向他們投降表示承認希盟的政策比他們差,這是我絕對不會接受的。

Wednesday, February 27, 2019

廢除過路費的方向

最近大家都再談過路費這個老掉牙的課題。本欄也免不了觸及這個課題。可是這個課題要從何談起?我認為就應該從11年前的那場選舉開始。

當年的308政治海嘯首都讓全馬五州變天,國陣亦首次失去國會三分之二多數議席。雖然它僅以過半議席維持聯邦執政權,但是當時在野黨能夠在全國大選拿下這麼多議席,執政這麼多個州屬,堪稱史無前例,讓人民最終看到兩線製的希望以及選票的力量。

我依稀記得2008年年尾,媒體民眾以及民聯執政的州屬和議員多番向當時還是首相的拉伯施壓,要求首相公佈大道合約的內容,即到底政府和這些私人公司簽下什麼合約,以致這些公司幾乎穩賺無賠?

就在2009年元月,時任工程部長莫哈默辛逢內閣命令開放所有合約給公眾人士和媒體參閱。我和數位新科議員有機會到公共工程局總部閱讀合約摘錄重點。那時候,工程部每次只允許五人士進入圖書館閱讀各類合約副本兩個小時,期間不能拍攝,每一位拜訪者只能帶一支筆和一些紙張進入閱讀和做筆記。

Wednesday, February 20, 2019

政治是長跑項目

希盟執政超過九個月,坊間對希盟政府的支持開始下滑,一般民調也顯示同樣的趨勢。有論者認為政治是印象分(politics is about perception),因此這是不能否定的事實,但也是我們必須經歷和正視的事實。

這是必須經歷的事實,因為許多夾著高人氣和強大民意基礎上任的政治人物在短期之內大多無法落實競選宣言,導致民調下滑。最近例子的就有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高雄市長韓國瑜以及南韓總統文再寅。甚至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夾著高人氣入主白宮後,亦表示需時間糾正白宮內外的工作步伐,以落實他的承諾。

這或許是因為在野時未必能夠掌握完整的數據和真實的情況,以致在選舉後要落實承諾面都障礙,引起民間詬病。

Wednesday, February 13, 2019

士毛月補選的重要性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且讓我在此恭祝所有讀者幸福快樂、諸事吉祥。

新的一年一定有新的願望,我期望馬來西亞在新的一年能夠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對我們來說,今年雖然是不容易的一年,但是我相信憑著馬來西亞政治在過去十年逐漸成熟,我國在未來的一年只要集中精神拼經濟、搞好名生和法制,馬來西亞今年必定絕地反擊,走向正確的復甦之路。

雖然如此,這條復甦之路並非是康莊大道。金馬崙高原國席補選就是最好的例子。與其說這場補選成績是希盟的一記號警鐘,倒不如說它也是全體國民的警鐘,尤其是那些在509大選投給希盟的選民。

我們本來以為,既然509巫統和依黨詭計被挫敗之後,隸屬極端宗教和種族主義的極右派將會全面崩盤,泄不成軍,但是事實剛好相反,巫統和伊斯蘭黨公開在補選期間互相為對方站台,終於在一片“打倒異教徒”聲勢之中擊退希盟行動黨的候選人。

Wednesday, January 30, 2019

豬事吉祥,百無禁忌

古晉輝盛花園有一頭豬,西馬的仁嘉隆東禪寺也有豬燈籠,此外吉隆坡茨廠街也有一副長約120尺,以《街.年味節》為主題再加上豬、大紅花和牡丹花圖像的水墨畫向各位拜年。

根據媒體報導,今年的氣氛與往年不同,除了獲得官方放行封路之外,警方也允準燃放爆竹。難得可貴的是可在活動上使用被視為敏感的「豬」,包括活動總策劃張吉安本身也是以豬八戒的造型粉墨登場,為年味節增色不少。

兩位書畫家郭溫和與鄭英傑更是攜手呈現「富碩足跡」己亥年畫展,在茨廠街鄉音館二樓匯集28幅以豬為主題的水墨畫進行為期35天的展覽。

如此一來,之後年馬來西亞的己亥農曆新年可謂是豬事吉祥百無禁忌。

Thursday, January 24, 2019

法官也是人

最近社交媒體流傳一則短片,裡面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聯邦首席大法官理查瑪拉尊以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等人在晚宴舞臺上歡樂共舞。 這支影片相信是攝於本月初在沙巴亞庇舉行的2019年司法年會(Opening of Legal Year 2019)。如果我的預測準確,司法年會每年都會在東西馬兩地分別召開。這項為期一天活動是延續英聯邦司法制度的傳統。 白天的活動相對公式化,大約就是所有司法界的重量級人物,包括大法官、總檢察長以及法律事務部長、律師公會主席、其他律師和法官將會遊行到法庭,然後進行主題演說。 晚上則一般會有晚宴(Majlis Santapan)招待來自全馬各地區的法律界同事,因此它是相對輕鬆,一般的歌舞表演的確少不了。 因此,法官們、部長、總檢察長以及律師公會的頭頭出席這樣的活動有礙司法公正嗎?對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來說,他們認為會。他們隱隱約約之間企圖把發生在國陣執政時期的林甘短片事件相提並論,還有當初大法官尤索夫晉(Eusoff Chin)和法官把臂同遊國外。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就會認為他們的指控太過遙遠。《2009年法官操守行為準則》第8(2)條文規定:“法官必須避免與律師有個人親密關係,尤其是該律師有參與該法官聆審的案件,以避免引起懷疑或偏袒。”(節譯) 大家必須留意的是這項條文的重點是“個人親密關係”。什麼是“個人親密關係”?這點並沒有一個普世標準,但是諸如林甘短片事件中法官與律師的關係,以及尤索夫晉與律師同遊國外,那種關係一般被認為是超越“個人親密關係”。 此次聯邦大法官丹斯理理查馬蘭尊、法律部長劉偉強、總價查長湯米湯姆斯出席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在台上載歌載舞一首曲子而已,其實並無觸犯第8(2)條文,因為這並非是私人約會,也不是律師約法官私底下尋歡作樂。這項場合是配合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這是一項正式官方活動裡面的娛興節目而已,因此妨礙司法公正之說根本無從談起。 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Asyraf)和一些親國陣人士挑起這個課題,無疑是在見縫插針。現在正值巫統失去領導方向,他們只能緊緊抓住他們的救生圈。對他們來說,他們的救生圈就是3R,即種族(Race)、宗教(Religion)和皇室(Royal),如果把砂朥越GPS的區域政治(Region)也列入的話,那就是4R政治。 對他們來說,所有非巫裔、非穆斯林和非東馬的高官和政治人物都是他們現成的獵物。我不擔心他們的存在,因為憲法賦予他們政治權利,我只是遺憾的是,509迄今這類4R政治依然還可以大行其道。不知道我們還需要多少場選舉才能夠把這類4R政治徹底埋葬? 劉永山

法官也是人

最近社交媒體流傳一則短片,裡面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聯邦首席大法官理查瑪拉尊以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等人在晚宴舞臺上歡樂共舞。 這支影片相信是攝於本月初在沙巴亞庇舉行的2019年司法年會(Opening of Legal Year 2019)。如果我的預測準確,司法年會每年都會在東西馬兩地分別召開。這項為期一天活動是延續英聯邦司法制度的傳統。 白天的活動相對公式化,大約就是所有司法界的重量級人物,包括大法官、總檢察長以及法律事務部長、律師公會主席、其他律師和法官將會遊行到法庭,然後進行主題演說。 晚上則一般會有晚宴(Majlis Santapan)招待來自全馬各地區的法律界同事,因此它是相對輕鬆,一般的歌舞表演的確少不了。 因此,法官們、部長、總檢察長以及律師公會的頭頭出席這樣的活動有礙司法公正嗎?對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來說,他們認為會。他們隱隱約約之間企圖把發生在國陣執政時期的林甘短片事件相提並論,還有當初大法官尤索夫晉(Eusoff Chin)和法官把臂同遊國外。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就會認為他們的指控太過遙遠。《2009年法官操守行為準則》第8(2)條文規定:“法官必須避免與律師有個人親密關係,尤其是該律師有參與該法官聆審的案件,以避免引起懷疑或偏袒。”(節譯) 大家必須留意的是這項條文的重點是“個人親密關係”。什麼是“個人親密關係”?這點並沒有一個普世標準,但是諸如林甘短片事件中法官與律師的關係,以及尤索夫晉與律師同遊國外,那種關係一般被認為是超越“個人親密關係”。 此次聯邦大法官丹斯理理查馬蘭尊、法律部長劉偉強、總價查長湯米湯姆斯出席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在台上載歌載舞一首曲子而已,其實並無觸犯第8(2)條文,因為這並非是私人約會,也不是律師約法官私底下尋歡作樂。這項場合是配合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這是一項正式官方活動裡面的娛興節目而已,因此妨礙司法公正之說根本無從談起。 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Asyraf)和一些親國陣人士挑起這個課題,無疑是在見縫插針。現在正值巫統失去領導方向,他們只能緊緊抓住他們的救生圈。對他們來說,他們的救生圈就是3R,即種族(Race)、宗教(Religion)和皇室(Royal),如果把砂朥越GPS的區域政治(Region)也列入的話,那就是4R政治。 對他們來說,所有非巫裔、非穆斯林和非東馬的高官和政治人物都是他們現成的獵物。我不擔心他們的存在,因為憲法賦予他們政治權利,我只是遺憾的是,509迄今這類4R政治依然還可以大行其道。不知道我們還需要多少場選舉才能夠把這類4R政治徹底埋葬?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16, 2019

對西馬的刻板印象

上星期六,我載著一位來自東馬沙巴的議員級領袖一同上山,共赴金馬崙高原,為出戰補選的馬諾佳然同志打氣。

我們於凌晨五點驅車離開都城,一開始攝入眼簾的就是上下一共十條車道的南北大道。離開打巴收費站後,我們直接進入59號聯邦公路。

因為天色未亮,加上這條59號聯邦公路一路十拐八彎、四處都是峭壁,加上有一部分道路發生土崩,因此要打醒精神開車。霹靂州屬於山腳的部分道路可以看到多處“補衣服”。我的友人似乎不大習慣這樣的道路。

我告訴他:“這條馬路比我上次從亞庇開車去Kundasang的22號聯邦公路還要難駛。如果我們開的不是四輪驅動車,要在一片漆黑征服這樣的道路,恐怕相當吃力。”

後來下山時就聊到,他不曾想過西馬的聯邦公路還有比東馬更難行。我回他說,西馬位於鄉區的聯邦道路一般都是這樣,一些地方確實和東馬沒什麼差別。

我說:“像這條59號聯邦公路,它的路面情況肯定比AH150古晉—西連的泛婆大道還要糟糕。”

一般東馬人對西馬的刻板印象就是,西馬等同於吉隆坡。或許他們不曾想過,真正的西馬分為東西海岸。從玻璃市到新山,從巴生到關丹,整個西馬半島除了吉隆坡以外,還有許多二三線的小城鎮。其淳樸的風土人情,絕對不亞於東馬。即使大部分居民口操粵語,可是吉隆坡、怡保與芙蓉三地民情各異。

因此,除了西馬人對東馬有著一定的刻板印象,東馬人對西馬的觀感也是一樣。

就以人均收入來說,上星期福利部在一個匯報會提供給我的數據顯示2016年砂州人均收入是每人RM44,379,而雪州則是RM44,652,相去不遠。毗鄰雪州的森美蘭只有RM38,545,霹靂州更糟糕,只有RM27,285。反之沙巴卻只有RM21,086,可是這個數字卻比吉打和吉蘭丹來的高。這樣來看,砂朥越的表現似乎還不錯,而沙巴也不是全馬最貧窮的州屬。

再以種族融合度來說,不久前紙媒在封面刊登一張金豬賀年的照片,原來這是古晉輝盛花園某間咖啡店老闆為了配合農曆新年搞的噱頭。一經媒體刊登,這張封面照片成為砂州各族和睦相處的最佳寫照。有者甚至以“東馬不一樣”、“砂朥越果然不一樣”為圖解標題。

砂州的種族融合度確實不容置疑,但是如果我們細心觀察,古晉輝盛花園的居民幾乎全是非穆斯林,因此置放這樣的擺設品也是無可厚非,就如這次仁嘉隆新村東禪寺在農曆新年要擺設多個以豬為模型的大型花燈一樣。

這類刻板印象也很容易被東馬的GPS政客操弄成為過度的本土或區域主義,以圖掩蓋甚至轉移本身自1963年以來和巫統同流合污的弱點,甚至否定了“馬來西亞”作為團結全民的最大公約數!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09, 2019

採取行動讓棕油升值

我的選區位於雪州瓜拉冷岳縣,是一個主要以務農為主的選區。雖然瓜冷縣位於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及巴生港口的毗鄰,縣內也有數個規模不小的重工業區,加上最近各類地產活動發展蓬勃,有望升格為市,但是遙望瓜冷縣,大多都是綠油油的油棕園。

這些油棕園有屬於大財團的,亦有各個小園主的油棕芭。雖然規模和管理方式不一,但是大家最近愁雲滿布,因為國際棕油價格在過去數個月都是徘徊在每噸RM2100到RM2200之間。

為何棕油價格一直無法向上進取?熟悉棕油價格市場的分析員認為其中主因是馬來西亞棕油庫存偏高。另外歐盟開始實行歧視棕油的政策,例如只有歐盟認證的棕油才能進口到歐盟。

此外,歐盟也打算在2021議決不把以棕油生產的生物柴油列為綠色燃料。雖然生物柴油為棕油開發多一個出路,無奈歐盟國家一直質疑棕油的生產過程是否符合環保條規。由於這類歧視性政策,棕油價格一直無法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