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巫统转型”须先于“国阵转型”

正当巫统领导层讨论如何把国阵转型为一个容纳更多支持国阵的成员党、个人和非政府组织的时刻,许多人或许已经忽略问题的核心——巫统转型。

虽然我们说308政治大海啸乃是因国阵长期实行霸权政治,以致国阵在这场政治大海啸痛失国会3分之2大多数议席及失去四个州政权,但基本上国阵龙头巫统的老大地位尚未动摇。国阵其他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国大党已经人民进步党则兵败如山倒,所胜议席寥寥可数。

巫统虽然可以通过开放国阵成员籍给外来团体、但是这并没有解决国阵本身问题的症结——巫统。

难道308政治大海啸也不是因为巫统趋向极端保守所导致的吗?308之后的巫统肯定是有所痛定思痛,可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行动有是否能够反映出他们改过自新呢?

我们所看到的现象是非常混淆的。虽然首相一方面提倡"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可是他的随从和跟班,已经他所领导的巫统基层领袖似乎并不怎么买他的账。

许多组织保护土著特权的示威游行其实是由巫统基层领袖所组织的,他们的言行和"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不仅相差甚远,甚至与之相违。

现在巫统领袖还扬言要拉拢这些极端组织进入国阵。

如果这是国阵的转型计划,那么这并不仅是马华、民政、国大党以及进步党的悲哀,也是全马来西亚国民的悲哀。

他们悲哀的是,原来国阵和民联竞争的基础并不是在政策上一比高低,而是在种族主义上采取更极端的手段。

这令我想起一段历史往事。巫统第一任主席拿督翁惹化曾经在巫统创党出席提出开放巫统党员籍给非马来人,以让巫统(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成为马来(西)亚人统一机构(United Malayans National Organisation)。

结果马来人不买拿督翁惹化的账,拿督翁惹化唯有失意地离开巫统。由于当时大环境并不允许多元种族政党生存,拿督翁惹化尔后创办的马来亚独立党(Independence of Malaya Party)和国家党(Parti Negara)无法获得国内各族群的支持。

当时,现在的马来西亚已经和五六十年代的马来(西)亚大不相同。国阵的转型计划成功与否,取决于巫统是否能够成功转型成为一个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民的政党。

巫统是否愿意落实一股拿督翁惹化在创党初期的呼吁,开放党员籍给所有马来西亚公民?如果巫统愿意这么做,我想马华、民政、国大党、进步党以及砂沙两州的国阵成员党已经没有存在价值了。他们大可解散各自政党加入United Malaysians National Organisation(或马来西亚人全国统一机构,简称马统)。

问题在于,一直垄断国内政经资源的巫统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改变?

馬華精英加速流向全球異鄉綻放異彩

摘自《亚洲周刊》林友順、蕭偉基
馬來西亞最近短短十八個月內,就有逾三十萬人移居國外,而這還不包括在新加坡工作的龐大馬國人群體。大馬獨立五十幾年來,估計超過一百萬人才外流。政策的不公平、發展空間的窒礙,以及近年的政治風波,加速以華人為主的馬國人才外移。從潘健成、謝清海、雲惟彬,到蔡明亮、楊紫瓊、梁靜茹、戴佩妮,具多元文化優勢的馬華精英,在全球的異鄉大放異彩。
從噗浪(Plurk)創辦人雲惟彬到創作女歌手戴佩妮,從為英國王室成員設計鞋子的周仰傑到率先研發隨身碟的潘健成,從香港繳稅最高的基金經理謝清海到國際名導演蔡明亮,他們都有一個共同身份——旅居海外的馬來西亞人。多年來,馬國背景的各領域精英遍布世界各地,他們為了追求更大的發展空間、更美好的將來,於是在海外打拚,背後的其中一項重要原因,是馬國政策的缺失,留不住人才,導致馬國獨立五十幾年來,已有逾百萬的人才流失。
蘇小湄是一名小學教師,年約三十歲的她最近冒起移民海外的念頭,且越來越強烈。她多次對朋友說:「我若有經濟能力,我一定會移民。」澳洲是她首選的移民國家。蘇小湄很羡慕她多名同學多年前到海外留學後就成為當地的移民,她們之中五人在澳洲,英國、香港及中國大陸各有一人。事實上蘇小湄不是唯一具有移民海外念頭的人,不少人與她一樣由於各種原因無法移民。與許多人一樣,蘇小湄欲移民的理由很簡單,因她對馬來西亞當前出現的情況很有意見,這種情況並未因零八年在野黨強大後有所改善,這讓她失落、失望、沮喪。
就如許多發展中國家那樣,每一年馬國許多專才因各種原因流向國外。從一九五七年獨立至今共有多少國民移民海外,政府從來沒有公布,不過外交部副部長柯希蘭日前在國會回答議員的詢問時露出端倪。他指出,從零八年三月至零九年八月短短十八個月內,就有逾三十萬名馬國人移居海外,不過,這個數目只是在海外工作及有向馬國駐當地大使館登記的馬國人。而在這兩年裏,也有五千八百國民放棄馬國國籍,成為外國公民。柯希蘭也透露,在零九年首九個月內,就有高達二十一萬人移居海外,這其中,約一半是專業人士。此外,另有五萬名馬國人在海外留學。
柯希蘭公布的資料讓馬國人對人口只有二千八百萬的馬國人才流失的速度與比率感到震驚。資深在野黨領袖林吉祥相信,馬國自五七年獨立至今,估計有一百萬人才流失。首相署部長納茲里在零七年對國會說,馬國建國五十年裏,估計一百萬至二百萬人才外流,他指這些人是「向錢看」而移民,一旦賺夠錢後,他們就會返國。執政黨國陣總協調蔡細歷則估計,目前在外國工作的馬國技術和專業人才達九十萬人;他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目,其主因在於一九七零年開始推行的扶持馬來人的新經濟政策和行政偏差。
學者普遍認為,外流人才華人為多。前人力資源部長馮鎮安日前透露,政府成功吸引回國的數百名人才,八成是華人。而從人口學的資料來看,華人移居海外的人數龐大,對目前只有六百多萬的華人人口而言也是很高的比例。華社研究中心主任文平強在《馬來西亞華人人口比例下降:事實與回應》的論文中指出,從五七年獨立至九一年,華人人口的自然增長是三百三十八萬人,不過在同時期華人的淨遷移率是一百一十萬人。他也指出,華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移民情況嚴重,在那個年代,增長的華人人口就有一半(三十九萬人)離開馬國。他說,若華人沒有移民海外,華人人口應可保留在總人口的三分一。目前華人佔總人口約百分之二十五。
早期華人是從中國移民而來,不過在一九五七年馬國獨立後,政府關閉移民大門,中國人再也不能移民馬國,華人人口基本上是依賴自然增長。從獨立至今,華人移民大潮基本分三個時期,七十年代因種族衝突、政府推行扶持馬來人的新經濟政策,這導致許多不滿不公平政策者決定移民海外,其中許多人是為了孩子的教育。在當時,政府對國立大學的錄取採取配額制,五成五大學學額必須保留給土著,這使到許多華人子弟無法進入大學,而在外國,尤其是澳洲,永久居民的孩子可以享用免費教育,因而吸引許多家境不錯的家庭移民,確保孩子得以享有接受高深教育的機會。
八十年代馬國經歷嚴重的經濟蕭條,馬國的主要經濟命脈之一的錫礦場也因國際錫價暴跌而紛紛倒閉,許多華裔子弟冒險遠走他鄉,日台、英美及紐澳等先進經濟體成為華裔子弟淘金的天堂,在當地非法工作以賺錢養家。
九十年代馬國經濟起飛,政府也實行經濟與教育開放政策,在海外非法工作的華裔子弟紛紛回返;私立學院的設立也使華裔子弟擁有更多深造的機會,華人移民的情況明顯的緩和。許多在當時移民海外者是因在海外留學後留下工作。
掌握多語成為優勢
零一年至零九年馬國進入政治不穩定期,前首相馬哈迪零三年退位後,人們一度寄望接任者阿都拉能為馬國帶來希望,不過,缺乏魄力的阿都拉不僅不能為馬國經濟帶領另一次的起飛,他也因無法壓制執政黨巫統黨內右派勢力的抬頭而使種族主義言論大行其道,傷害許多人民的心。地球村的出現加上中國及越南等國家的崛起令許多外資把資金從馬國撤離,海外充滿就業機會,國界不再是人們遠行的障礙。
雪蘭莪及吉隆坡中華大會堂會長陳友信表示,馬國移民在近年來有增加的趨勢,這主要是國內的推力及國際的引力加大使然。他指出,由於國內政治不穩定、經濟發展緩慢,加上中國的崛起,許多跨國公司需要懂得英語及華語的人才派駐中國,這使到同時掌握多種語文的馬國華人成為跨國公司吸收的目標,促使許多華人流往海外。
也是私立英迪大學理事會主席的陳友信表示,在零八年三月大選在野黨打破執政黨壟斷地位後曾讓人們對這個國家充滿希望,許多有意移民的人也擱置移民計劃,可是經過一年的演變,人們對朝野政黨的表現感到失望,也對兩線制(兩黨制)的形成不抱樂觀,人們再次以雙腳表達不滿,離開這個國家。他認為人才流動在全球化時代是一種趨勢,沒有人可以阻擋。
執政黨國陣青年團幕僚長符策勤指出,人們移民很多時候是出於無奈;他說,過去兩年來馬國政治沒有太大改變、經濟沒有改善、外資萎縮一半,導致人們出走。他表示,政府必須有所行動,阻止人才的大量流失,否則國家將面對災難,變成一個落後的國家。他認為,政府應該整頓行政體系,推行公平及透明的政策。他也批評當前行政體系的不足是因幹訓局(灌輸公務員愛國思想的機構)長期灌輸種族思維所致,以致政府欲推行開放政策時面對諸多行政阻擾。
代表官方思維的外交部副部長柯希蘭認為,馬國人移民海外的原因主要是教育、就業及結婚。相對於新加坡、港台及歐美等國,馬國的勞力市場薪酬遠遠不如人。由於匯率的差異,馬國人在新加坡工作,其收入相等於在國內的二倍至五倍之間。不過,學者普遍認為,收入不是人們移民所考慮的一切,工作環境、前途、成就感也是移民們的考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林德宜表示,薪酬是馬國人移民的其中一個因素,其他因素包括孩子的教育及前景、國家社會與經濟政策及對行政體系,如警方及司法信心不足。成績卓越的陳彩玲在馬國從事研究工作十年後決定離開家鄉,到新加坡從事研究工作,因她認為,「在馬來西亞,我感到窒息」。她指出,現在的研究團隊,六成的成員是馬國人。
澳洲是移民首選地
根據柯希蘭向國會提供的資料,在零八年至零九年間,澳洲是馬國人移居的首選地,高達二十七萬人,而移居美國也有三萬一千人,台灣是馬國人移居第三多的地區,共有約一萬四千人。政府顯然沒有把在鄰國新加坡工作及定居的馬國人視為移民,若這個數目統計在內,其人數會更大。在野黨行動黨主席卡巴星數年前到新加坡接受治療時,前往新加坡醫院探訪他的行動黨顧問林吉祥發現,為他提供治療的醫生大部分是馬國人。檳城首席部長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則指出,他在零九年到新加坡招商時驚訝發現,在新加坡政府醫院工作的專科醫生,四成是馬國人。
另外,根據香港入境處數字,去年十二月,有一萬四千三百九十五名馬國人居住在香港。已在香港發展的馬國背景精英,包括企業家郭鶴年、「打工皇帝」惠理基金創辦人謝清海、前衛生福利局長楊永強、大律師清洪、演藝經紀人陳自強、舞蹈家王榮祿、男高音柯大衛、教授林幸謙、「反高鐵」等社運組織者之一科大助理教授陳允中等。
賴安洲是台灣成功大學畢業的馬國僑生,在成大考獲碩士學位後,於美國普渡大學攻讀電腦工程博士,學成後在英特爾工作了三年,零五年到香港科技大學任教,零八年離開教職轉戰金融業,目前是萬福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市場推廣董事。他表示,本身比較鍾情於中華文化,加上中國的崛起,所以很早就有到中國人地方發展的念頭。
賴安洲也曾想過回馬發展,但他坦承「不欣賞大馬的不公平」,且沒有從事學術研究的空間,所以雖然父母在大馬,但他還是選擇到其他地方發展,「父母也不希望我浪費生命」,而選擇香港的其中一個原因正是「離家較近」。
但值得一提的是,馬國外流人才絕大部分仍保留馬國國籍(只成為外國永久居民,不是公民),儘管他們當中有許多人配偶是外國籍,子女也在外國出生,但會盡量為其子女也保留馬國籍。這當中家庭因素很重要,因父母及兄弟姐妹等仍在馬國,所以他們認為「根」仍在馬國。
馬國人才外移原因,除了外國收入較高、留學生已習慣外國生活、配合外籍配偶之外,也和某些領域在馬國發揮空間較小有關,例如講求創作自由的電影,出生馬國的台灣導演蔡明亮,零七年第一次在馬國拍的電影《黑眼圈》,就因為被指呈現過多馬國的醜陋一面而被禁。另外,在中文文學及中文音樂領域,在馬國都被排除於主流之外,且市場不大,台灣於是成了馬國中文創作及音樂人才的發展重鎮。
行政偏差及不公平政策也許是過去人們移民的主要原因,而治安敗壞、希望享有更大的個人自由似乎成為當前人們流向國外的原因。在馬國大學馬來亞大學畢業的鍾慧娟表示,她在數年前在新加坡當文員時曾獲馬國教育部錄取為教師,可是其馬六甲家人要她留在新加坡工作,不要她回來,理由是馬國治安不好。現年二十八歲的鄭凱玲擁有人力資源碩士學位,她最近決定移民澳洲,理由非常簡單,因她認為澳洲的犯罪率較低,夜間行走不用擔心意外發生。政府明顯了解治安對國家經濟及社會產生的衝擊,警方最近也積極展開防範罪案行動,在市區裏的社區設立警亭、社區主要公路設立檢查站,以求在一年內把國內的犯罪率降低兩成。
馬來裔中產階級也移民
激進宗教思維的抬頭也讓人們對馬國社會是否會趨向保守感到憂慮。在為移民與否而掙扎的女工程師納達莎指出,她越來越感到行動不自由,她不能自由地與異性上街,因這將引起人們的負面看法。這種行動不自在感對曾在海外留學的馬來知識分子尤其強烈,並導致他們移民。海鷗集團董事經理陳凱希指出,目前不僅是華人移民,馬來人移民也有增加的趨勢。前人力資源部長馮鎮安就表示,過往移民海外的人才是華人,現在馬來人也越來越多。他指出,僅僅在英國就有約二千名馬來人才,他們大部分在資訊科技、金融及醫療領域。公司設在吉隆坡的移民顧問羅伯特透露,近年來前來該公司詢問移民澳洲情況的馬來中產階級明顯的增加。他說:「這都是受高等教育的馬來人,他們把馬國與外國對比,他們對馬國的行政體系感到沮喪。」擁有三十年處理移民申請經驗的羅伯特表示,馬來人移民海外在五年前是罕見的,不過現在是越來越多。他認為,馬來人移民除了是國內因素造成,也因全球化所帶來的國際人力市場大流動所致。他指出,現在的年輕人所追逐的是有更多機會的地方,他們不想在一個無望及停滯不前的社會呆一輩子。
在人才嚴重流失之際,馬國卻收容了逾百萬名低技能外勞。前任首相馬哈迪諷刺說,馬國喜歡把一些「無腦」的人引進來,卻把一些「有腦」的人送出去。政府非常清楚人才流失的嚴重性,二千年時任首相馬哈迪雄心勃勃訂下二零二零年打造馬國為先進國目標時,宣布一系列配套以求吸引在海外的馬國人才回流,政府希望該計劃能每年吸引五千名專才回返,以解決馬國人才不足的問題。不過,執政成員黨馬華公會署理總會長蔡細歷指該計劃徹底失敗;他指出,至二零零七年,申請返國服務的專才約千人,當局只批准約六百人的申請,而最後回返者只有約四百人。他認為此計劃失敗的原因在於行政體系繁文縟節及沒有就業保障。
事實上,許多「自我流放」在海外的馬國專才都有意返國服務,只是行政偏差、移民政策保守及官員僵硬的思維導致這些人返國無門。在海外居住、從事醫學研究工作近二十年的陳毅一直想回家,無奈他所從事的高端醫學研究在馬國還沒有這種需求,也沒有這種設備。為了回返家鄉陪伴年邁的媽媽,擁有博士學歷的他在二千年馬國推行招收海外專才回國計劃時,決定放棄在美國費城大學高薪研究員工作,降低自己的要求,申請到馬國國立大學偏遠的吉蘭丹分院當一名講師,可是當局卻以他持有的「印度大學文憑並不受政府承認」為由拒絕錄取,讓他感到不可思議及百般無奈。在申請失敗後,他轉向較靠近家鄉的新加坡國立大學申請研究員的工作,他的印度大學文憑並沒有成為任何障礙,他毫不考慮地舉家搬到新加坡工作與居住,使他有更多機會與居住在吉隆坡的年邁媽媽相聚。
陳毅只是馬國逾百萬移居海外的專才之一,他的情況也是許多馬國海外移民的遭遇,文憑不受承認、返國不受歡迎、回來後無法發揮,因此只好無奈的繼續離鄉背井,為其他國家作出貢獻。家,對他們來說是那麼近,可也是那麼遙遠;他們一心想為國家作出貢獻,可是國家似乎並不歡迎他們回來,結果得益的是那些對他們張開雙手、給予一切便利、懂得惜才的國家。
在全球化的年代,世界各地都在爭奪人才,但馬國在這場人才爭奪戰中,卻背道而馳,不僅無法吸引外國人才,連本國人才都無法留住,如何矯正這長期以來的不當政策,留住人才貢獻所長,考驗政府的智慧。■

新加坡全面網羅馬國人才

摘自《亚洲周刊》
沒有資源的新加坡以人才打造國家,與新加坡一水之隔、擁有相似文化的馬國公民成為新加坡網羅人才的首選地。每一年,新加坡的「獵頭族」走遍馬國各地,從小學到中學,獵取馬國最佳人才,以補充該國發展人才之需。因此,新加坡各領域幾乎都能找到馬國人才,最常讓人提及的就是現任衛生部長許文遠、兩名執政黨議員伍碧虹及李美花、為新加坡解決食水問題的企業家林愛蓮等。
從吉隆坡開往新加坡的長途巴士上,一名年僅十三歲的男孩孤單的坐在巴士上,神情落寞,似有很多的不捨,隻身前往新加坡求學。男孩是名華裔,他是眾多獲得新加坡發出的亞細安(東盟、東協)獎學金的馬國學生,前往新加坡編織未來的夢。在新加坡求學初期,男孩幾乎每天都與媽媽通電話,表露不習慣新加坡的生活;男孩在電話中哭著對媽媽說想家、想家鄉的親人與朋友,在電話另一端陪著男孩哭泣的媽媽不斷安慰男孩,要男孩為了將來咬緊牙根挺下去。
頒發給東南亞國家中小學生的亞細安獎學金是新加坡獵取馬國人才的工具之一,新加坡獵頭族會走訪馬國中小學,挑選優異學生到該國繼續深造。巴士上的男孩就是其中一個被獵走的優異生,剛剛獲得新加坡女狀元的賴凱柔情況與男孩一樣。賴凱柔回憶當年初到新加坡求學的情況時說:「我剛到新加坡時舉目無親,十分不習慣,多次因想家而哭泣,英文成績也不好,過了很久才逐漸習慣離家的生活。」賴凱柔與男孩的情況反映出這些學生年紀小小就得遠離家鄉與親人,為了受更好教育及追逐更好前景而踏上艱苦路程。
根據新加坡教育部最近公布的高中O水準(O Level,全國公開試)成績榜,來自馬國雪蘭莪州的賴凱柔以十一科A1的優異成績被評為「二零零九年O水準狀元」。在零八年O水準考試中,狀元也是來自馬國的侯舒恒,以致新加坡報章標題也要特別強調「O水準狀元又是馬國女生」。 賴凱柔與侯舒恒同樣來自雪蘭莪州力行華文小學,她們皆是獲得新加坡獎學金而到該國接受中學教育。從零零年至零九年,該校共有七十一名優異學生獲得新加坡獎學金而到該國求學。力行華小副董事長邱有年表示,多所新加坡中學每年都到該校挑選人才,成功通過考試及面試的學生就可獲得獎學金,到該國著名中學就讀。
新加坡不僅到馬國獵取人才,他們也到世界各地獵取人才,而在世界各地求學的馬國學生是他們的最愛。一名媽媽日前投函英文電子新聞網站《馬來西亞局內人》,指她的女兒在新西蘭就讀醫學系最後一年時,一批來自新加坡的獵頭族會見當地馬國學生,把聘請書交給這些學生,讓她們在畢業後可以即刻到新加坡工作。這名醫學系的學生在新西蘭求學的馬國學姐在畢業後也到新加坡當實習醫生,最終落腳在新加坡。
無論新加坡或馬國都沒有公布在新加坡工作的馬國人才真正數目,馬國僱主公會估計,約有七十八萬五千名馬國人才在海外工作,其中三分之二是專業人士,而四成四海外馬國專才是在新加坡工作,另有兩成八的專才在亞洲其他地區工作,餘者遍布世界各地。
獅城完整配套留才
新加坡成為馬國人才的流落重鎮一方面是該國的高素質教育讓馬國人羡慕,而高薪酬及高匯率也成為很強的吸引力把馬國人才吸走。新加坡吸引人才之所以能成功在於它提供一個完整的配套留才。馬國一名華裔企業家透露,他的女兒在中學獲得亞細安獎學金到新加坡就讀大學預科班,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即刻獲得新加坡政府的獻議,願意繼續給她獎學金直到念完博士學位,不過條件是她在完成博士學位後必須成為新加坡永久居民及在新加坡工作五年。(林友順)■

專訪:創作歌手戴佩妮 創作才女的寶島奇緣

摘自《亚洲周刊》童清峰
台灣民歌熱潮開啟戴佩妮創作歌曲之路,十年前赴台發展,以傻勁和熱誠發展音樂事業,作品融入不同文化風格,曾奪台灣金曲獎。
創作歌手戴佩妮曾就讀馬來西亞寬柔中學和南方學院,於九九年從馬國到台灣發展,出道十年來的所有專輯,幾乎都一手包辦詞曲,曾奪台灣金曲獎最佳作曲獎,而且近年還跨足MV導演,本身也有舞蹈底子,堪稱「才女」。人在菲律賓長灘島當「同鄉」好友梁靜茹婚禮伴娘的戴佩妮,二月二日晚間在Discovery Shores Hotel接受亞洲週刊的越洋電話訪問,以下是內容摘要:

參加梁靜茹的婚禮後有何感想?
這是我看過最浪漫的婚禮,像電影般,這樣的婚禮在國外比較多,我這輩子第一次有機會參加這樣的婚禮,很浪漫,覺得她很幸福。

什麼樣的因緣際會讓妳選擇台灣做為發展基地?
當初我並沒有選擇,念完中文系後我有兩條路可以選擇,念舞蹈系或做音樂的部分,剛好有馬來西亞跟台灣的合約,台灣的合約談得比較融洽,可以創作音樂的空間比較多,主要就是唱我自己的歌嘛,那時候並沒有特定要到台灣發展,如果香港也有類似的條件,說不定我會有不同的選擇,所以我認為這是緣份。

馬來西亞和台灣對於妳的音樂事業分別有哪些影響?
我認識所謂的創作是在馬來西亞沒有錯,大馬整個音樂創作的風氣是因為很多留台學生把一些民歌創作帶回馬來西亞,開了很多民歌餐廳,又舉辦了很多創作的活動,所以就讓馬來西亞整個創作氛圍變得非常濃烈,開始讓我對創作歌曲很好奇,雖然我身在馬來西亞,但當時所接觸的創作歌曲以台灣的居多,要不就是香港的許冠傑、羅文、梅艷芳那個時期的東西,所以可以說台灣教我知道什麼是創作音樂,音樂是可以依著自己的生命、依著自己想要的步調去創作出來的,但是馬來西亞確實給我這樣的環境去感染這樣的氛圍,那時候並沒有想到創作一定非要到台灣感染,其實在馬來西亞整個創作環境的當下就非常開心快樂了。

除了創作歌曲歌詞及製作唱片外,近年妳亦跨足MV導演,也是一名舞蹈者,等於是全能創作人,……?
沒有,沒有,應該是比較多事而已。

這是在妳的生涯規劃嗎?還是受了什麼啟發?
我的生涯規劃對我過去的經歷影響很大,就覺得一個人興趣上的成就一定會比事業上的成就更大,主要原因是熱誠這件事情,我覺得自己比較幸運的是,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視為興趣,每一次在接觸的過程中,都抱持一股傻勁,我並沒有任何的基礎,像我接觸音樂時,我不懂樂譜、也不會彈吉他,什麼都不會,但到了現在,接觸了攝影等影像的工作,同樣我還是從零開始,我就是抱著一個學習的態度跟對那件事情的熱誠,我不曉得為什麼每次都會有幸運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自己在摸索當中,就會有其他人邀約,做一些新的嘗試。

在不同的文化和環境中成長和生活,對妳的作品有哪些影響?
有很大的影響,因為畢竟我生長的環境是多元種族的國家,我在大專時候寫過一篇論文,就是「多元文化是不是一種特色?」因為我們有太多的文化,不像某些地方只有一種特色,在那麼多不同文化薰陶之下,我們怎麼去拿捏所謂的文化,後來我慢慢了解多元文化其實可以是一種特色的,就慢慢嘗試各種東西,我文字的部分比較傳統,我看起來好像是滿開放的女生,其實我是非常傳統的女生,在編曲部分,我受西洋音樂影響很大,我把中西合併,視為自己特色的出發點,一直在做這樣的事情,甚至希望把更多印度音樂或者印尼、菲律賓、東南亞的東西融入在自己的編曲當中,我一直保有自己是一個永遠長不大女生的心態,在房間裏去寫一些我對小市民的心聲。

對於將來,有何規劃?會繼續留在台灣或會回馬發展?
我在這三年有很大改變,我不太想談未來,我覺得活在當下是很重要的,三年前的我,一直都是開著車往回望的人,路是在前面,我必須回想過去很多情景跟心境去創作,但往往會把自己處在解不開的狀態,一直活在不開心的日子裏,這幾年我接觸了一些新朋友,就是心靈輔導的老師,我發現自己浪費太多時間在眷戀過去,我希望自己可以活在當下,我也發現好多人浪費時間在規劃未來,並沒有珍惜當下,如果真要我想,我只能想到這五個月或這一年我能做什麼,世事難料,活在當下專心是非常重要的,只要你專心,不要一直期待太多東西,就可以把握現在所擁有的東西,這是最珍貴的。■

專訪:Plurk(噗浪)創辦人雲惟彬 實現夢想甚於追求利潤 .張殿文

摘自《亚洲周刊》
二十五歲的馬來西亞華人雲惟彬,與兩名伙伴在加拿大創辦微博客Plurk(噗浪),目前全球有四百萬會員,在台灣大受歡迎。
二零零九年二月,總部位在加拿大渥太華的Plurk(台灣稱為「噗浪」)創辦人暨介面總設計師雲惟彬(Alvin Woon),發現位於太平洋西岸的台灣使用噗浪的用戶成長快速,比其他國家地區快上幾倍。雲惟彬是馬來西亞人,一九八五年生於砂勞越州,從來沒有到過台灣,於是他決定到這個素未謀面的市場考察,沒想到卻「愛上」了台灣!
「我覺得台灣科技發展很不錯,更重要是台灣很有人情味」,今年才二十五歲的雲惟彬,卻和加拿大籍的Kan與丹麥籍的Amir Salihefendic共同創立「微博客」(台灣稱微網誌),目前全球擁有四百萬名會員,雖然和目前最大的微博客「推特」(Twitter)還有一大段差距,卻已是華文世界最大的微博客。
隨著手機上網的環境越來越成熟,噗浪也被視為重要的「殺手級應用」之一,主要是因為噗浪有一百四十字的限制,非常適合手機介面的閱讀,另一方面,噗浪也已經引起許多創投者的興趣,對這家上線不到兩年的公司提出了併購計劃,噗浪從來沒有證實過實際收購金額,但據了解至少兩千萬美元以上,只不過這群才二十幾歲的創辦人目前仍不為所動,主要理由是「還有太多的事還沒有做」。以下是專訪內容:

全公司只有九位正式員工,而且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你們甚至沒有CEO,要如何管理這個跨國界的生意?
全世界有許多國家和地區,但是面對的是同一個網路,只要連上網路,我們就可以快速交換訊息,現在噗浪有三十四個國家版本,但是我們不需要在每一個國家都有服務人員,甚至連不同國家版本上的噗浪語言,都是當地噗友義務幫我們翻譯的,這也是我們這個網際網路世代,和比爾蓋茲等個人電腦世代最大的不同,過去用電腦軟體主要是靠光碟片來驅動、儲存程式,一個想法還要靠光碟來完成,但現在我們利用雲端運算,所有的想法都直接丟在網路上去實驗,馬上也有不同的人回應,所有人都同時可以參與,這樣一來,九個人其實可以做很多的事,而且一開始創業時我們三人就已講好,每個人負責不同領域,只要其中有人有不同意見,都要充份討論和同意才能執行,所以不需要設CEO。

你才二十五歲,為什麼會這麼快走上創業之路?
我在馬來西亞念完中學,前來內布斯加大學念電腦,當時對人性介面就很有興趣,念書時就有接一些公司外包的顧問案,包括另一位創辦人Kan所投資的公司顧問案,我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Kan,二十一歲畢業之後,我也是先到一般公司上班、做了兩個工作,有一天Kan找我,透露他有一個微博客的想法,希望能一起來試一試,我聽了他的構想之後覺得兩個人還不夠,Kan就找了負責程式工程的Amir,我當時的想法是,我在結婚之前應該要趕快尋求創業的挑戰,否則未來風險更大。

從零八年六月上線以來,不到兩年時間你們就有四百萬以上用戶,據了解也不乏風險投資者前來洽談收購,這算是出售的最佳時機,你們為什麼遲遲不願被收購?
儘管外傳有各種不同的收購金額,但我們不能透露這些數字,事實上我們三個人都共同決定,回絕了之前的收購要求,主要是因為噗浪還有很多的事情還沒有做,我們如果被別人收購了,當初很多想法都沒有辦法完成,對我們來說這才是無法估算的價值,只要是三十五歲之前我都會想辦法實現自己的夢想,就我個人而言,從小父母就教我金錢買不到全部,這件事情我體會很深,我剛畢業時就因為寫幫別人程式、做顧問賺了很多錢,我馬上去買了當時最流行的車子、手機等等,但是當我擁有那些東西時,卻是最孤獨的時候,比不上和同事朋友一起研究發展程式的成就感和充實感,所以在我們沒有充份實現自己的夢想之前,噗浪是不會輕易被併購的,至於有人認為我們才創業一年多就可以賣掉,應該理性的獲利了結,但是從另一方面來想,我們拒絕了別人提出的收購,代表我們的責任更重了,未來的結果必需自己負責。

噗浪未來最大挑戰為何?
從Google開始,科技界重視使用者的介面,如何提供更人性化的使用方式,這也是我每天花最多時間研究的議題,如何設計比較方便的頁面,更利於傳播和互動,從頁面上Link的顏色到位置,從功能到搜尋,我可以每天觀察到使用者的變化,一旦放錯地方,效果就大打折扣。我認為一項服務未來要有價值,最重要的是幫使用者解決問題。■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RON95汽油价格若上涨至RM1.90,人们还能相信国阵政府吗?

RON95汽油价格若上涨至RM1.90,国阵政府的公信力将扫地。
昨日《星洲日报》封面报道财政部消息人士的消息,即在今年3月公布的新燃油机制时将宣布RON95燃油和柴油每公升起价10仙。
这样一来,RON95汽油的价格将于每公升1令吉90仙出售。财政部消息人士指出这是因为国阵国阵政府已经不能承担越来越沉重的汽油津贴,因此决定调高油价。
这对许多种下阶层收入的民众来说肯定是一项坏消息。
如果我们比较国际燃油价格和我国RON97汽油价格变动的历史,我们就能够知道调涨燃油价格是非常不合理的决定。
现在的国际原油价格处于每桶70到80美元之间。2005年的国际原油价格平均来说也是处于这个水平之间,当时我国出售的RON97汽油售价是1令吉52仙以及1令吉62仙。如今在同样的国际原油价格水平之中,国阵政府却还要把燃油素质比当时RON97还要低的RON95燃油价格调涨10仙至每公升1令吉90仙,那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如果国阵政府依然要调涨RON95价格,那么我呼吁国阵政府重新推出价格更加低廉的RON92燃油,供消费者选择。
更甚的是,国阵政府在拟定新的燃油机制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状况。主要因为国阵政府的津贴制度已经严重过时,因为国阵政府实行的津贴制度并不是针对需求来进行。
现在的制度不管穷富都可获得燃油津贴。可是这实际吗?
这当然不实际?但是国阵政府是否有制度性地解决马来西亚经济制度的缺陷,以解决问题?这可说是完全没有,即使有我们也无法将看到其成效。
国阵政府无法提高马来西亚人的薪金,并让马来西亚人的薪金在过去10年中停滞不前。举例来说,马来西亚刚毕业的法律学生过去10年来的起薪都是停留在每月1800令吉到2000令吉之间;而在新加坡,他们的起薪已经从新币2000调高到新币4000。
国阵政府之前提出要建立进步、现代化以及先进科技建设的知识型经济早就已经烟消云散。
石油价格上升将是一把双刃剑,马来西亚人需要感到庆幸的是,在接下来几年我们还是净石油进口国。然而,政府迫切需要采取必要的步骤来重组国家经济,同时照顾低下阶层及中收入阶层人民的困境。
当城郊的人民因为高商品价格就好象油棕、橡胶、椰子还有可可而受益时,那些因此而接收到一些利益的中低下阶层却也首当其冲的面对了通膨压力。
所以,政府需要采取必要的步骤来均分高油价所获取的利润。
行动党曾经在308政治大海啸前提议让每月赚取少于3000令吉的雇员被分配高达3000令吉的“马来西亚人花红”,以减轻百物涨价所带来的生活压力,实现政府与民共享经济资源的远景。
只可惜,国阵政府当时不但无法实行这项政策,反之还批评行动党“讲的就讲”。现在当行动党和民联执政州政府,善用州政府资源逐步实现这个远景之后,国阵政府依然想走回老路,提高汽油价格,实让人觉得国阵政府毫无威信可言。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Perkasa加入国阵,非巫统成员党应推出国阵

国阵非巫统成员党应该坚决反对“马来土著权威组织”或“Perkasa”申请加入国阵,要不然,他们应该立即和巫统脱离关系,推出国阵!

副首相慕尤丁日前表示国阵最高理事会将会决定是否接纳Perkasa加入国阵。这是随着国阵准备修改国阵章程,以容纳亲国阵的组织或议员加入国阵。

Perkasa在过去数个月一直在雪兰莪州兴风作浪。这个作风极端右倾的组织曾经在雪州主办和参与多场含有极端种族和宗教色彩的示威游行。

如果Perkasa最终被接纳成为国阵的一分子,那么这表示巫统为了讨好极端分子而愿意把其他国阵成员党的感受放在一边。这些国阵成员党的脸面该放在哪里?

如果Perkasa成为国阵的一部分,这意味着马华民政、国大党、进步党以及其他沙砂两州的国阵成员党如砂人联党、砂民进党、砂土保党、沙团结党、沙自民党等等政党也支持由马来土著主宰的极端政治理念。

Perkasa若加入国阵,这最终让人看清首相“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只不过是用来欺骗人民的障眼术。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拜访老人院

双溪威老人院和平融洗肾中心移交拨款申请书给刘永山。
刘永山答应分别拨款5千令吉给双溪威老人院和平融洗肾中心

刘永山分派50令吉红包、红包花生以及芦柑给双溪威老人院老人。

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今天中午带领全体八打灵市议员、双溪威新村村委会等人前往双溪威老人院拜年。

刘永山在现场派发61封50令吉的红包给现场的老人和老人院工作人员。此外,刘永山也宣布从甘榜东姑选区拨款分别拨出5000令吉给双溪威老人院和平融洗肾中心,以协助这两桌福利机构。

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Pemuda UMNO Tidak Faham Fungsi Si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Negara Komanwel

Demontrasi yang dianjurkan oleh Pemuda UMNO semalam sekali lagi menunjukkan kejahilan mereka terhadap fungsi sy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yang diamalkan oleh negara-negara komanwel termasuk Malaysia dan Australia.

Kira-kira seminggu selepas lebih 50 Ahli Parlimen Australia membuat desakan supaya menggugur pertuduhan konspirasi kedua terhadap Datuk Seri Anwar Ibrahim.

Pengerusi Jawatankuasa Kecil Hal Ehwal Luar Negeri untuk Parlimen Australia, Michael Danby menyerahkan surat itu kepada Pesuruhjaya Tinggi Malaysia di Canberra Salman Ahmad dan mereka mengatakan bahawa adalah perlu untuk dimaklumkan kepada kerajaan Malaysia bahawa pandangan terhadap Malaysia akan terjejas dengan tuduhan-tuduhan ke atas Anwar ini.

Selain itu, Pengerusi Jawatankuasa Hubungan Luar Senat Amerika Syarikat, John Kerry pula mahu perbicaraan itu dijalankan dengan adil dan saksama.

John Kerry meminta kerajaan Malaysia memastikan perbicaraan yang adil dan saksama terhadap Anwar dan menyediakan perlindungan perundangan sewajarnya sebagaimana yang patut diperoleh rakyat mahupun Ahli Parlimen.

Dalam sy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Jawatankuasa Kecil atau Jawatankuasa Parlimen (Parliament Select Committee) merupakan jawatankuasa yang ditubuhkan oleh Parlimen dan dianggotai oleh Ahli-Ahli Parlimen sendiri yang tidak memegang apa-apa portfolio dan jawatan di dalam pentadbiran kerajaan atau eksekutif.

Selalunya, jawatankuasa-jawatankuasa ini ditubuhkan berdasarkan isu-isu atau portfolio-portfolio pentadbiran sesebuah kerajaan itu dan berfungsi sebagai satu cabang untuk memantau dasar dan pelaksanaan dasar oleh eksekutif selaras dengan semangat pengasingan kuasa antara legislatif (parlimen), eksekutif (pentadbiran) dan judisiari (kehakiman).

Malahan dalam si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yang matang, jawatankuasa ini juga bertanggungjawab untuk meneliti sesuatu akta yang dibentangkan oleh eksekutif sebelum ianya diluluskan oleh Parlimen. Oleh itu, dalam si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yang matang, adalah tidak ganjil jikalau parlimennya mempunyai berpuluh-puluh jawatankuasa sebegini. Maka berdasarkan prinsip ini juga, Jawatankuasa Pilihan tentang Hal Ehwal Luar Negara juga ditubuhkan oleh Parlimen.

Tugas mereka termasuk menilai dan menegur dasar-dasar luar negeri yang diamalkan oleh kerajaan. Apa yang dilakukan oleh ahli-ahli Parlimen dari Australia dan Amerika Syarikat ini merupakan tugas mereka sebagai Ahli dan Pengerusi kepada Jawatankuasa Pilihan Khas / Kecil parlimen mereka tentang hal ehwal luar negeri.

Malangnya, walaupun Malaysia merupakan sebuah negara yang mengamalkan sistem demokrasi berparlimen dan mewarisi tradisi parlimen ala-Westminster, Malaysia jarang-jarang menubuhkan jawatankuasa pilihan khas untuk memantau hal ehwal pentadbiran kerajaan.

Apa yang pernah dilakukan oleh Parlimen Malaysia yang berkaitan dengan hal ehawal luar negeri ialah penubuhan Kokus Parlimen Malaysia terhadap Myanmar dengan tujuannya untuk mencari jalan penyelesaian terhadap kemelut politik di Myanmar. Maka adalah tidak tepat jikalau hendak dikatakan bahawa Malaysia mengamalkan dasar tidak campur tangan di mana dalam kes Myanmar ini, terbukti bahawa Malaysia pernah melakukan sesuatu di peringkat Parlimen terhadap Myanmar.

Adakah ini dituduh sebagai mencampuri hal ehwal sesebuah Negara berdaulat? Jika ya, maka Malaysia juga pernah melakukannya dan tindakan Malaysia menubuhkan Kokus Parlimen Malaysia terhadap Myanmar adalah betul kerana keadaan Myanmar yang tidak stabil telah mengugat kestabilan politik serta ekonomi serantau.

Justeru itu, saya menyeru Pemuda UMNO dan pertubuhan-pertubuhan lain yang menyertai demonstrasi di hadapan Pejabat Pesuruhjaya Tertinggi Australia ke Malaysia untuk meneliti fakta-fakta sejarah yang saya terangkan di atas agar tidak tertembak sendiri.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市廳建議數地段供選擇,東南亞花園居協快有會所

《中国报》報導:吳志遠,攝影:李慶偉
(八打靈再也17日訊)自1年前租賃地段合約屆滿后,八打靈再也廿一區東南亞花園居協面對會所“居無定處”窘境,隨著八打靈再也市政廳亮綠燈后,預料問題可于本月18日獲得解決!
東南亞花園居協主席顏文凱指出,八打靈再也市長拿督莫哈末羅斯蘭于本月9日,在其辦公室召見居協代表,就此事進行磋商,尋出解決對策。
他說,市長在對話會上,向他們建議6個位于輕快鐵軌道一帶的地點,並決定于本月18日再度召開會議,商討6個地段的利與弊。
“不過,市長告訴我們,上述6個地段,只供短時期置放會所,一旦市政廳能找到更好的地點,會興建一座民眾會堂,讓居民使用。”
民眾會堂後方最理想
他說,市長在會議上表明,相信只有將居協會所置放在阿曼花園民眾會堂后方(靠近化糞池)是最理想的地段。
他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時,希望市長能在已定下的日期,解決該會所落腳處問題,以免問題再度拖延下去。
顏文凱指出,一旦居協獲得“落腳處”后,將繼續主辦各項拉近居民聯繫的活動。
“這一年來,我們被迫淪落到沒會所辦活動地步,或需要租借場地,情況悽涼萬分。”
他說,居協重新投入服務后,居民將有管道投訴民生問題,如此一來,將有助降低當地民生問題。
新聞背景:居無定所1年
八打靈再也廿一區東南亞花園居協會所,1年前開始面對“居無定所”窘境。
該花園居協原本是向發展商租用空地為居民服務,但較后不獲續約,被迫搬到在21/27路小草場,惟遭斯里阿曼組屋居民投訴,指居協貨櫃箱阻擋組屋居民視線,容易發生罪案,結果貨櫃箱多次遭不明人士破壞。
居協委員較后尋求八打靈再也市議員及該區州議協助,最終居協成功與市政廳進行對話,市政廳同意另尋他地安置會所,但事隔3個多月仍未有回應。
會所居無定所后,該協被迫取消各項節慶活動,居民更以為居協已解散,令居協委員苦惱不已。

贪污案交总检察署决定下一步行动——总检察长应尽快交代


新上任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布卡欣在2月初接受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时事评论员KJ约翰及总编辑颜重庆的非正式会谈时表示,该会曾经建议提控前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拉菲达阿兹,但是副检察司却因为证据不足而不提控拉菲达。


阿布卡欣这番话虽然不能根除公众人士对反贪污委员会的负面印象——即反贪污委员会无法公正不阿地调查贪污案件,但是这番话也说明在反贪污的过程之中,总检察署所扮演的角色也是非常重要。


一宗贪污案件是否能够在反贪污委员会完成调查之后提交到法庭审理,决定权落在总检察署的身上,不是反贪污委员会。


和警察部队一样,警方针对任何刑事案件完成调查之后将会把调查报告和所获得证据交给总检察署审核。如果证据足够,总检察署将会把案件带上法庭审理。问题在于,一个案件的证据是否充足完全由总检察署来决定。


根据联邦宪法第145章第3条款,除了在回教法庭、土著法庭和军事法庭的案件外,总检察署有权利把任何案件带上法庭进行审理的程序,或者是停止任何案件的审理。而总检察署的权利是"discretionary power/budi bicara",意即这是总检察署的个人权利。


我们要知道,到底在过去,尤其是在反贪污局时代(反贪污委员会的前身)所处理的多宗涉及大鱼的贪污案件,有多少宗是已经交到总检察署的办公桌上,但是完全不受理会,也没有带上法庭审理?


我赞成阿布卡欣所讲的话。总检察署若不能尽早针对这些案件作出决定,甚至以"证据不足"为理由把案件推回给反贪污委员会,这将会打击公众人士对反贪污委员会的形象。


因此,当我们努力打击贪污的同时,我们也必须严格监督总检察署的表现,并要求总检察署加强他们的行政透明,让公众人士定期了解他们的工作表现。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破坏份子新年前夕破坏八打灵再也SS3区14路有盖篮球场




八打灵再也SS3区14路有盖篮球场前日晚上遭不负责任人士以汽油焚烧球场表面覆盖蓄意破坏!
我是在除夕早上接获居民投诉之后便直接前往现场巡视破坏程度,并立即通过市议员通知市议会以及向警方报案。
这座篮球场已不是第一次遭不负责任人士破坏。数个月前,这座有盖篮球场的六根柱子也遭人蓄意涂鸦。
在这一次的破坏中,我们现场发现这群破坏份子以汽油焚烧篮球场的表面覆盖的一部分,并且还发现厕纸粘帖焚烧的部分。破坏份子似乎尝试要在球场表面覆盖以汽油焚烧的方式写出“LUV U”字眼。
我不排除这是不负责任情侣为配合2月14号情人节而选择在这座有盖篮球场的表面覆盖以汽油焚烧拼字眼的方式向情人示爱。
我严厉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这座篮球场是SS3居民运动的好场所。平时除了年轻男女在这里打篮球之外,乐龄人士和妇女也在早上和傍晚在这里排舞。
目前市议会尚未确定损失情况,相信如果要修理篮球场损坏的表面覆盖,轻则购买相同的表面覆盖漆料重新为整个篮球场油漆,重则必须必须花费巨额,重新以有塑胶地坪、沥青(混合石子)表面、橡胶、磨石子水泥地面等材料重新铺设该篮球场表面覆盖材料。
我强力谴责这群破坏份子把个人的快乐建立在其他人士痛苦之上。警方将会在2月24日在同样地点举行警民对话,我届时将呼吁警方能够多加人手解决SS3的治安问题。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拒绝极端政治,打造幸福和谐


再过两天就是华人社会庆祝农历新年的大好日子,本人谨此趁此良机恭祝各界人士虎年“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马来西亚人民在过去一年经历许多敌人沮丧的事件。在政治上,我国处于新旧交替的时代。新首相纳吉上任尚未一年,国内政坛却持续爆发许多令人混淆的政治乱相。从霹雳州国阵违宪夺权开始,到年中的赵明福事件,乃至后来的阿拉风波,这一连串的负面新闻已经严重破坏我国的国运。
更甚的是,国内一小撮极端分子为了达致他们的政治利益,公然公开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严重破坏我们本来已经非常脆弱的国民团结和社会和谐。
由于政治上的不稳定,再加上国际经济大萧条,因此我国今年的经济走下坡。在经济走下坡之际,国内的社会和治安问题却变本加厉。再加上依靠大量廉价劳工的外资大幅度撤离我国,我国的社会问题更为棘手。
雪州民联州政府自308政治大海啸执政以来,一直正面面对这些挑战。虽然我们承认这些挑战的存在,再加上联邦政府处处与州政府搞对抗,我们一直咬紧牙根,以我们的智慧、方法和资源协助州内的子民,尤其是弱势群体来面对这些挑战。
虽然当初许多人士不看好雪州民联政府,更对我们的政策,如提供免费自来水、提供抚恤金和奖学金给初生婴儿和贫穷大专生等政策嗤之以鼻,但是民联政府在风雨摇摆之中依然推出许多计划利惠雪州子民。
我们无惧当局有意无意对民联议员所做出的骚扰,但政治对手之间的竞争不应付诸于旁门左道,而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通过政策的较量来一比高低。
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农历庚寅年,热爱和平的各族同胞能够增进智慧,拒绝极端份子操弄的极端政治。

Kemalangan YB Ng Suee Lim - Mohd Bakri tidak harus dipolitikkan

Laman-laman blog pro-UMNO sekali lagi cuba mengungkit-ungkitkan sentiment perkauman apabila mereka menulis tentang kemalangan yang melibatkan ADUN Sekinchan, YB Ng Suee Lim dengan seorang mahasiswa UiTM bernama Mohd Bakri, 20 tahun di Seksyen 7, Shah Alam pada 7 Februari 2010.
Semalam, Suee Lim telah melawat Mohd Bakri di Hospital Hospital Tengku Ampuan Rahimah, Klang (HTAR) pagi semalam dan telah bertemu dengan bapanya, Encik Mohd Bazli dan dilaporkan bahawa keadaan Sdr Mohd Bakri telah semakin pulih tetapi masih perlu menerima rawatan di Hospital sebelum keadaannya kembali stabil.
Suee Lim juga telah membuat laporan polis dan tuduhan bahawa Suee Lim melarikan diri selepas terlanggar Sdr Mohd Bakri adalah tidak benar dan tidak berasas sama sekali.
Malahan semasa Suee Lim membuat laporan polis, polis telah merangkam keteranganya dan polis yang perlu menentukan sama ada beliau perlu manjalankan ujian nafas alcohol dan ujian-ujian yang lain mengikut pertimbangan polis.
Saya ingin memaklumkan kepada semua bahawa kemalangan-kemalangan yang melibatkan wakil-wakil rakyat bukanlah perkara yang baru, lebih-lebih lagi untuk wakil-wakil rakyat Pakatan Rakyat yang selalunya memandu sendiri dan jarang-jarang ada yang mengupah pemandu peribadi atas sebab kekurangan dana.
Saya sendiri yang memandu kereta Proton Wira 1.5 Manual juga pernah terlibat dalam dua kemalangan kecil yang melibatkan penunggang motosikal berketurunan Melayu. Yang pertama berlaku di Shah Alam apabila penunggang motosikal meluru keluar dari satu persimpangan jalan dengan lampu isyaratnya gagal berfungsi pada waktu kejadian.
Yang kedua di kawasan saya di mana penunggang motosikal di belakang kereta saya terjatuh apabila beliau menunggang terlalu dekat dengan kereta saya apabila saya memperlahankan kereta saya untuk membelok ke kanan. Tidak ada pelanggaran dalam insiden ini.
Saya telah membuat laporan polis untuk kedua-dua kes ini dan dalam kes yang pertama saya telah membayar penuh kos pembaikan motosikal penunggang Melayu yang berasal daripada Kampung Padang Jawa, Klang.
Apa yang mengesalkan, perkara seperti ini pun juga diguna oleh penulis-penulis blog pro-UMNO untuk memainkan sentiment-sentimen perkauman. Saya mengecam sepenuhnya tindakan yang tidak bertanggungjawab ini.

RM513,000 lesap dalam 16 hari? Zainal Abidin Sakom perlu beri penjelasan

Saya difahamkan bahawa Pengerusi Yayasan Basmi Kemiskinan (YBK), Datuk Zainal Abidin Sakom yang merupakan mantan ADUN Batang Kali telah menghabiskan peruntukan kawasannya pada tahun 2008 dalam masa kurang daripada tiga bulan dan jumlah yang beliau habiskan ialah RM512,000, iaitu RM12,000 lebih banyak daripada jumpah peruntukan tahunan yang diperuntukkan oleh kerajaan negeri kepada setiap DUN.
Kita sedia maklum bahawa hampir kesemua ADUN-ADUN BN di Selangor telah menghabiskan peruntukan RM500,000 dalam tempoh beberapa minggu sebelum pilihan raya Mac 2008.
Jika dibuat pertandingan, Pengerusi YBK, Datuk Zainal Abidin Sakom boleh dinobatkan sebagai juara di mana beliau hanya mengambil masa 16 hari sahaja untuk menghabiskan keseluruhan peruntukan RM500,000. Malah bukan itu sahaja, beliau telah membelanjakan jumlah besar sebanyak RM513,000 dan ini telah melampaui had maksima bajet yang dibenarkan.
Ini juga telah dibongkarkan dan diterangkan dengan lebih lanjut dalam laman web www.tawanmalaysia.com dan www.tvselangor.com dan saya merasakan beliau selaku Pengerusi YBK yang pada masa sekarang tengah bertikam lidah dengan kerajaan negeri berkenaan dengan cukai tanah seluas 88.4 hektar milik YBK di Serendah yang dirancang untuk pembangunan kampus baru Universiti Teknologi MARA (UiTM) perlu membuat penjelasan segera dengan sikap beliau yang boros itu.
Ini mungkin antara sebab mengapa kerajaan Selangor di bawah Pakatan Rakyat kurang yakin dengan kepimpinan beliau di dalam YBK dan mengenakan syarat-syarat yang ketat terhadap YBK.

Wednesday, February 10, 2010

Keadaan Jenayah Di Taman Bahagia, SS3 Petaling Jaya Serious


Pusat Khidmat ADUN Kampung Tunku, YB Lau Weng San akan mengadakan pelbagai langkah untuk mempertingkatkan keselamatan di Taman Bahagian SS3/59, Petaling Jaya.
Saya telah melawat ke Taman Bahagia SS3/59 yang terletak berhampiran dengan stesyen LRT Taman Bahagia, Petaling Jaya dan sempat bertemuramah dengan beberapa orang penduduk di Taman Bahagian tentang keadaan jenayah yang semakin parah di kawasan ini.
Ini adalah kerana saya telah menerima panggilan telefon daripada beberapa orang penduduk di Taman Bahagia ini dalam beberapa minggu yang lepas dan kekerapan kejadian jenayah yang meningkat secara mendadak ini menunjukkan keselamatan di Taman Bahagia telah bertambah serious khususnya apabila musim perayaan mula menjelang tiba.
Penduduk yang ditemui rata-rata mengatakan bahawa kebanyakkan penjenayah ialah penumpang motosikal dalam lingkungan umur 14 hingga 30 yang selalu memecah masuk ke dalam rumah, meragut dan memecah kereta.
Kes yang terbaru ialah satu insiden yang melibatkan sebuah kereta Toyota Celica yang dicuri kesemua empat tayar dengan sport-rimnya serta sterling pemandu kereta.
Kejadian jenayah yang semakin serious menyebabkan penduduk-penduduk di Taman Bahagian SS3/59 takut untuk keluar daripada rumah mereka kerana mereka takut mereka akan menjadi mangsa terhadap penjenayah-penjenayah ini.
Mereka juga mengesyaki bahawa penjenayah-penjenayah ini merupakan penyenayah berulang dan cara mereka melakukan jenayah adalah amat pantas.
Seorang penduduk bernama Teo Li Cheng, yang juga merupakan anggota Rukun Tetangga SS3 mengatakan bahawa beg tangan beliau telah diragut semasa keluar dari rumah.
“Sudah beberapa tahun saya tinggal di sini, saya rasa keselamatan saya semakin diancam dengan kegiatan jenayah ini”
Komuniti harus sedar untuk menjaga keselamatan sendiri demi kesejahteraan bersama.
Kes jenayah sering berlaku di kawasan persekitaran Taman Bahagia .Menurut kata penduduk Taman Bahagia,. Tayar kereta juga selalu dijadikan target dan dicuri.
Salah seorang penduduk bernama Fong Chek Seng berkata terdapat seorang penduduk wanita kini mempunyai forbia semasa keluar dari rumah kerana dia pernah dirompak oleh dua orang penjenayah yang menggunakan parang.
Semasa saya meninjau keadaan di Taman Bahagia, saya telah memberitahu pemberita-pemberita bahawa sebagai langkah permulaan saya akan menyumbang lebih 200 wisel keselamatan kepada penduduk-penduduk di sini sebagai langkah berjaga-jaga.
Selain itu, saya akan menulis kepada MBPJ, PDRM, TNB dan Prasarana untuk membincangkan cara-cara untuk mempertingkatkan aspek-aspek keselamatan di kawasan itu khususnya menambahbaik system lampu jalan pada waktu malam.
Ketiga, saya akan meminta kepada PDRM Daerah Petaling dan Balai Polis Sungai Way untuk mempertingkatkan rondaan di kawasan ini.
Selain itu, saya turut menyeru pihak PDRM di Bukit Aman untuk mempercepatkan permohonan MBPJ untuk mengadakan pasukan Polis Bantuan MBPJ yang terdiri daripada 100 orang anggota penguatkuasa MBPJ untuk menjalankan tugas-tugas rondaan keselamatan demi mengatasi masalah kekurangan tenaga polis di Petaling Jaya.
Saya telah memaklumkan perkara ini kepada Ketua Balai Polis Sungai Way, Inspektor Ravi melalui pesanan ringkas (SMS) dan maklum balas daripada Inspektor Ravi ialah beliau akan mengarahkan anggota-anggotanya untuk menjalankan rondaan yang perisikan di kawasan ini. Selain itu, beliau telah bertemu dengan tuanpunya-tuanpunya kedai di Taman Bahagia ini dan meminta mereka untuk memaklumkan kepadanya dengan cepat melalui telefon bimbit jikalau mereka ternampak sesiapa yang mencurigai di kawasan mereka.
Selain itu, satu pertemuan di antara penduduk dengan Ketua Polis Daerah Petaling akan diadakan pada akhir bulan ini untuk mencari jalan penyelesaian bagi mengatasi masalah jenayah di SS3, Petaling Jaya.

Monday, February 01, 2010

Allow public access to minutes, MBPJ urged

Monday February 1, 2010
Allow public access to minutes, MBPJ urged
By TAN KARR WEI (The Star)
karrwei@thestar.com
THE Petaling Jaya City Council (MBPJ) can declassify the minutes of its full board meetings.
During the council’s full board meeting on Friday, Kampung Tunku assemblyman Lau Weng San said it was time for the council to make the minutes open to public scrutiny, in line with th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s policy to promot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The Kuala Langat District Council has taken the word Sulit (confidential) out of its minutes and even distributes the document to reporters during its full board meeting,” Lau said.
He said there were provisions in the Local Government Act to allow minutes of meetings to be scrutinised by any councillor, ratepayer, state officer or federal officer unless a local council decided otherwise.
Councillor Derek Fernandez said the council’s full board minutes had always been available for inspection and he agreed with Lau’s call to remove the word Sulit from the minutes.
However, the sub-committee meetings had been classified under the Official Secrets Act under the previous administration and the full board would have to call for the minutes to be declassified.
Once approved, the officer with the power to declassify the documents can then do so.
Lau said he had suggested this to the mentri besar, who had agreed to the proposal in principle.
Councillor Selvarajan Rathinam raised the issue of billboards springing up at several locations in the city even though the billboard site inspection committee had not approved the sites.
“There is even one billboard in Taman Mayang that was put up although we have not even visited the site,” he said.
Petaling Jaya mayor Datuk Mohamad Roslan Sakiman called for action to be taken against those who put up billboards without permission while councillor Tiew Way Keng said the errant operators should also be blacklisted.
She also wanted the council to make it mandatory for developers to put in place the infrastructure for the area concerned before they were allowed to start on their development.
“The developer will be required to submit infrastructure plans when they apply for a development order,” said Tiew.
Dur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held after the meeting, Mohamad Roslan said the demolition of the former Jaya Supermarket had started.
“All the compounds have been settled and we have lifted the stop-work order,” he s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