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5, 2020

辦好DLP勝於恢復英化數理

英文教導數理科目(PPSMI簡稱英化數理)在上一載是馬來西亞教育界一個失敗的實驗。如果聯邦政府欲重新推行這個計劃,首先要認真和誠實面對的問題就是為何這個政策會失敗。

失敗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我認為最大的導因是這個政策在非常倉促的情況之下推行。許多鄉區國小當初適應不來,當局在資源虧缺的情況下,只好老鼠拉龜,最終以失敗告終。

第二個導因就是英化數理無法獲得母語教育人士和團體的支持。這裡的母語教育組織不僅是華社一般熟悉的董教總,也包括馬來文的團體和組織。

他們把這個政策視為侵蝕母語教育,即當局為了達到所謂的最終目的,先從數理科下手,然後慢慢消滅母語教育。

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武漢肺炎――勿把喪事當喜事來辦

武漢肺炎事件從去年12月初爆發,時至今日已經發生將近兩個月,然而大陸當局遲至今年接近農曆新年才正式對外公佈疫情,甚至採取緊急措施,把災區武漢封城。

如此大規模隔離一個擁有超過1100萬市民的城市,以方便當局控制疫病,歷史上不曾發生,因此很難斷定效果之成敗。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要無所不用其極,則必須確保其越早推行越好。現在疫情已經發生將近兩個月,世界各地都已經發生人傳人事件,現在封城還有效嗎?

在馬來西亞,有網民呼籲政府完全禁止中國遊客入境。可是大家想想,現在整個大陸乃至全世界都已經發生確診案例,意即病菌已經擴散到國外,加上這個病毒可以人傳人,甚至其超級傳播者可以一個人傳給十多個人,試問如此現在行此重典能否完全杜絕病毒的擴散?

目前各國採取的措施多為檢測和隔離懷疑病者,有的實施階段性地阻止大陸遊客入境,有的派遣轉機前往武漢撤僑。同時各國政府加強宣導,確保市場上的醫療配備如口罩、消毒液體等等貨源充足。

這些措施也是國際衛生組織針對疫情的輕重向各國提出的勸告和合理的因對措施。可是我們如何斷定疫情的嚴重性?這還不取決於當事國(大陸)所提供的資訊嗎?

Wednesday, January 22, 2020

華團領導不該倒果為因

最近一位從事華教工作的華團領導人在社交媒體對希盟領袖調侃。他說:“給華教、華團撥款固然重要。可是每天拿人民的錢到處移交撥款,就以為作了巨大貢獻,給華社大恩大澤,對重大課題噤若寒蟬、對華社反對的議題卻去護航!無怪乎,補選接二連三失利,重蹈前朝的覆轍仍不自覺!”

這則帖文剛好就在希盟在沙巴的友黨-民興黨在金馬利國會議席補選失利之後貼上。如果有讀者讀了這則帖文,我敢肯定十之八九都不會反對。所謂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大家在台上聽到政治人物宣布撥款,肯定知道這是人民的錢。我們政治人物只不過是得到人民的委託,有法律權利去決定如何使用和分配人民的錢。

只是……這位領導在前一天受邀出席馬華與華團領袖的新春晚宴,會上高度讚揚馬華領導當場捐出十萬令吉給這位華團領袖所領導的團體。

這下子我就不明白了。為何希盟政府為華文教育提供制度化撥款可以被批評為“每天拿人民的錢到處移交撥款”,可是馬華領導1MDB醜聞挪用人民的錢,迄今甚至還不願意償還這筆錢給人民,為何這些華教團體的領導由始至終視若無睹,噤若寒蟬,甚至袖手旁觀?現在家底雄厚,坐擁上億家產的馬華要給撥款,這些領導看來也非常願意配合和愉快地接過這筆撥款。這是什麼邏輯?

Monday, January 20, 2020

加速解決紅登記問題


希盟在上屆大選競選宣言在最後部分特別為國內印裔社群而劃出的一個特別的章節,第一個承諾就是要在100天之內解決無國籍印裔社群的問題。

馬來西亞無國籍人士,簡稱“紅登記”持有者的人數雖然不多,但是這個問題不只是印裔社群的問題而已。在東馬沙巴,這個課題也是一個嚴重的政治和社會問題,在砂州和半島內陸地區,也有一部分原住民沒有藍色身份證。

我在過去一年去前往國民登記局視察,發現即使是馬來人也面對同樣的問題。我曾經有一次驅前詢問一位Pakcik、一位Makcik以及一位娶馬來西亞馬來人的外籍丈夫,他們異口同聲地表示他們和華人申請者一樣,同樣申請馬來西亞公民權好多年,也曾經被拒絕好多次。他們的故事和許多紅登記親友的遭遇一樣,只不過媒體不常報導,導致華裔以為這個問題只有華裔才面對。

在華裔當中,許多長者因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國家處於動盪不安時出生,無法證明本身出生資料,因此無法獲得一張藍色身份證。與此同時,由於各類官僚程序,他們多處奔跑數十年皆無功而返,最終只能成為紅色身份證持有者,即馬來西亞永久居民。

另外也有一組人也是紅登記持有者,即無國籍兒童。無國籍兒童可以說是最無辜的一群。他們可能是人口販賣集團的受害者,也可能是親生母親是外籍人士,目前已經離開孩子,父母兩人沒有妥善處理兩人的婚姻關係,以致孩子生下後要不就是無法獲得報生紙,甚至沒有辦理報生程序。

Wednesday, January 08, 2020

需要説真話幹實事的教長


馬智禮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宣佈辭去教育部長一職,在各族群之間議論紛紛。他在辭職前一個星期,還通過媒體刊登教育部過去一年的工作報告。甚至是在辭職當天,馬智禮還是照常出席開學活動。

華印裔社群大部分對馬智禮的政策嗤之以鼻。大家對他的觀感無疑還是停留在黑鞋白鞋、大學固打制以及爪夷文教學等等負面課題。《當今大馬》為全體内閣部長打分,馬智禮毫無意外地成爲得分最低的部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