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2, 2018

政府必須提供更多關於第三國產車的詳情

希盟民主行動黨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8月12日在萬津所發表的文告:

政府必須針對第三國產車計劃必須讓各成員黨領袖能夠充分了解其計劃的詳情和內容,以便能夠在希盟內部取得更多共識,確保這項計劃是全新的國產車計劃,甚至是脫胎換骨的國產汽車工業計劃。

如是新國產車計劃是私人領域投資,並不涉及政府資金。這樣,國產車計劃不再是政府的投資計劃,反而虧盈由私人企業承擔,看來並問題不大。

國人必須知道的是,馬來西亞的收入來源迄今還是以石油棕油等支撐。這是相當不健康的,因為製造業只是佔國家總收入四分之一左右。

希盟政府要提升國家整體收入,製造業務必成為國家的經濟命脈之一,尤其是當下許多工業國家已經紛紛轉型為工業4.0(即把製造業和人工智慧結合),因此不能完全忽略製造業的重要性。

雖然先進國家如德國、日本和英國等經濟體的知識經濟和服務業對國民生產總值的貢獻已有所提升,但是製造業依然還是這些國家經濟命脈。

Sunday, August 05, 2018

冀房地部透露地方選舉要花多少錢?

希盟民主行動黨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8月5日在萬津所發表的文告:

聯邦房地部部長朱萊達於7月31號在國會下議院回答問題時表示聯邦政府鑑於必須動用大筆資金,因此在未來三年不會進行任何地方政府選舉。我對部長的答案表示密切關注。

朱萊達的答案分為兩個部分:第一、即聯邦政府必須研究相關法令,以掃除推行地方政府選舉所可能面對的法律障礙。第二、即由於目前聯邦政府入不敷出,況且推動地方政府選舉預計需要消耗大筆資金,因此在未來三年都無法推行地方政府選舉。

對於法律障礙,部長或許有必要更詳細地告訴國人,除了廢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地15條文以及或許恢復《1960年地方政府選舉法令》以外,聯邦政府和州政府還必須跨越什麼主要法律障礙才能推行地方政府選舉?

How much do we need to spend to conduct a nationwide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s?

Media statement by PH-DAP ADUN for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on 5th August 2018 in Banting:

I am concerned with the parliamentary replies given by the Minister for Housing and Local Government, YB Zuraidah Kamaruddin on 31st July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will not conduct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s for the next three years in view of the huge expenses that may be incurred.

Zuraidah’s reply was separated into two, first there was a reply that the government needs further studies on all related legal provisions on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 in order to facilitate and remove all hindrances to the smooth operation of it. Secondly, that the government could not conduct such elections in three years to come in view of the huge expenses likely to be incurred at times whe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s facing financial difficulties.

Perhaps it will be good if the Minister can explain that besides the abolishing s.15 of the 1976 Local Government Act and reviving the 1960 Local Government Election Acts, what other major legal hindrances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must overcome in order to conduct such elections

Wednesday, August 01, 2018

詳讀希盟宣言

網絡和社交媒體曾經一度充斥大量的垃圾假新聞,嚴重破壞媒體生態環境。孰不知,在標題黨和速食新聞大行其道的年代,這等無需邏輯思考消化的“新聞”已逐漸成為主流,危害真實新聞的傳播。

當許多鍵盤戰士熱衷於未經仔細研究就轉發大量假新聞甚至是以假亂真的過時新聞之際,本文要稍微解讀的就是一直成為輿論熱烈討論的對象——《希盟競選宣言》,即以下爭議性的課題:

(一)承認獨中統考文憑、
(二)提高石油生產州石油稅收至20吧仙、
(三)暫時豁免畢業生償還PTPTN高教貸款、

Wednesday, July 25, 2018

關注洋垃圾問題


今年年初,中國禁止從歐美國家入口塑料垃圾。西方國家的塑料垃圾沒有去處,最後漂流到馬來西亞,造成雪州瓜拉冷岳縣和巴生縣一帶的非法工廠充斥和囤積著大包小包的塑料垃圾,俗稱“洋垃圾”。

這些垃圾大多屯放在縣內的非法工廠。這些工廠過去數十年設廠在農業地,享有政府的水電供應,在過去不外是進行一些輕工業的生產活動,如木廠、小型汽車維修工廠、或者是出租給羅里公司停放羅里等等,並沒有對環境造成太大的污染。

如今這些工廠夜間秘密運作,少數合法工廠擁有完整的執照,大部分的在不同程度上違反各個政府部門所管轄的法令。例如《土地法典》、《環境素質法令》、《商業執照地方法令》、《工業安全與衛生法令》。其中最令人關注的就是《環境素質法令》。

這樣的非法工廠並沒有符合衛生安全的作業標準,尤其是在加熱處理洋垃圾方面,廠家在過程中所釋放的有毒異味直接排放如空中,影響附近居民健康。

Wednesday, July 18, 2018

議會改革始於議長


在眾人期盼下,新一屆的國會下議院會議終於順利在星期一召開了。開會的第一個議程就是遴選新一屆議會的正副議長。新任馬來西亞奉行英國西敏斯特議會民主制度,因此下議院議長在職權上的重要性本來不遜於行政單位。

就在上週,聯邦政府就宣布委任歷史上第一位來自東馬沙巴州的聯邦法院法官為聯邦首席大法官,再創希盟上台以來另一項“第一個”的記錄。

馬哈迪1.0是議會大權旁落,行政獨攬大權的時代。經過509政治海嘯,馬哈迪2.0領導的希盟政府除了在行政體系上推陳出席,其在司法和立法這另外兩大權予以改革。

在2013年,希盟的前身民聯也曾經推動議長選舉。當時民聯提名前聯邦法院法官拿督阿都卡迪蘇萊曼為下議院議長候選人。安華當時表示,議長一職須由獨立、無黨派立場且有能力資格任職的人任命。雖然國陣候選人班迪卡已經辭掉黨職,只保留普通巫統黨員籍,但是後來所發生的事情證明班迪卡並非是一名真正超越黨派的議長。

Thursday, July 12, 2018

Masalah perkhidmatan bas awam Cityliner dan masalah wabak HFMD di Banting


Kenyataan Media ADUN DAP Kawasan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pada 12 Julai 2018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Saya berpeluang bertemu wakil Suruhanjaya Pengangkutan Awam Darat (SPAD) dan wakil Syarikat Kenderaan Klang Banting Berhad (KKBB) pagi tadi di ibu pejabat Majlis Daerah Kuala Luangat (MDKL) berkenaan dengan notis pemberitahuan penamatan perkhidmatan beberapa enam laluan bas seperti yang berikut:

1. 734, Banting - Pasar Seni KL
2. 730, Banting - Klang
3. T730, Banting - Sri Cheeding
4. 732, Banting - KLIA
5. 731, Banting - Putrajaya
6. 733, Banting - Tanjung Sepat

Mesyuarat ini berikutan aduan daripada orang awam dan laporan media semalam tentang berita tergempar ini. Selaku ADUN Banting, saya telah memaklumkan perkara ini juga kepada Menteri Pengangkutan.

Wakil KKBB telah memaklumkan bahawa mereka telah menghadapi kesulitan kewangan sejak tahun 2017 berikutan bayaran subsidi yang tidak menentu masa dan seterusnya ketiadaan pembyaaran langsung selepas pembayaran diambil alih oleh Kementerian Kewangan. 

Maka punca kepada keputusan ini adalah disebabkan pengurusan kewangan Kerajaan Persekutuan yang tidak stabil sehingga para penumpang bas awam di Banting menhadapi kesukaran.

Wednesday, July 11, 2018

承認統考是希盟必須及格的必修課


教育部長馬智禮日前表示政府在全面承認統考文憑之前必須確保此舉不會影響國民團結以及不會影響馬來西亞語作為國語的地位。

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在同一個時候也表示政府將會見董教總。馬智禮則表示他的部門將會見各團體組織,以及確保部門聆聽所有團體的意見。

教育部在做任何決定之前當然可以諮詢任何團體。雖然如此,教育部高官必須認清的事實是,承認統考文憑已經不再是一個選項,而是一項必須及格的必修課。諮詢的前提不再是承認與否,而是範疇和時間的問題。

Wednesday, July 04, 2018

沒當官的議員,你們的工作還不輕

昨天希盟聯邦政府36名正副部長正式出爐,不管坊間對新的內閣陣容又如何評價,也不管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是否應該依據各政黨推薦名當向最高元首推薦正副部長職位,這個陣容已經是最後陣容,往後如有變數,或僅以委任上議員的方式出任副部長。由於副部長不是內閣成員,因此對行政團隊並不會造成任何變動。

可是為何坊間、政黨人士和媒體對行政團隊的整容如此關心?行政團隊一定就是要各政黨最頂尖的領袖或議員出任嗎?出現這種現象,不外是國陣在過去六十多年來長期讓行政權過度膨脹、長期抑制立法權作為監督行政權,以致馬來西亞的國州議會變成橡皮膠。

行動黨一名國會公章會的同僚就曾經跟我們投訴,他想要通過公章會拷問方式向1MDB獲取相關的資料,簡直難如登天。為何?你國會公章會在國陣之下,只不過是一個橡皮膠之中的橡皮膠而已,尊嚴何來?

其實,行政團隊雖然掌握行政資源,但是其合法性是來自立法權。行政團隊必須向立法權交代和負責。

Friday, June 22, 2018

國產交通工業

首相敦馬哈迪醫生上星期在日本進行官式訪問時首度表示將重新研究開發新國產車的建議。此建議頓時引起坊間一片嘩然,後來希盟其他盟黨領袖出面評論。交通部長陸兆福表示政府重點依然還是提升國家公共交通領域使用率,財政部長林冠英也表示國庫現在沒有多餘的撥款注資另一個國家汽車工業計劃。

大家的反應其實不難理解。十六年前,當我還在馬大念化工三年級的時候,我曾經在《南洋商報》撰寫一則批評政府只顧提供關稅保護和優惠給寶騰(前稱“普騰”),間接造成寶騰過於依賴政府保護而無法像其他汽車工業一樣茁壯成長。著名經濟評論家Joe Studwell後來在他的書《成與敗: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中也有做出類似評論。

Thursday, June 14, 2018

Masalah kerakyatan kanak-kanak kecil dan warga emas perlu diatasi segera



Kenyataan Media ADUN DAP Kawasan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pada 14 Jun 2018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Saya telah emel pihak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pada pagi ini untuk memohon supaya diadakan satu perbincangan mengenai perkara di atas dan agar masalah ini diberi perhatian segera oleh Kerajaan Persekutuan.

Dalam pilihanraya umum ke-14 yang lepas, Pakatan Harapan dalam manifesto di mana Janji 45 adalah bertajuk "Membela nasib penduduk luar bandar dan kawasan pedalaman", di mana saya memetik perenggan kedua yang berbunyi seperti berikut:

"Kerajaan Pakatan Harapan akan mempermudah dan mengurangkan birokrasi dalam proses pendaftaran anak dan individu warga Malaysia yang sehingga kini masih tiada kerakyatan sah. Kami juga akan menyelesaikan masalah kesilapan nama, alamat dan butiran peribadi lain yang begitu berleluasa."

Wednesday, June 13, 2018

議會專責委員會


希盟聯邦政府執政一個多月,首相敦馬哈迪及其內閣大刀闊斧、雷厲風行的改革手腕,普遍上獲得媒體大眾的一片好評。由於媒體鬆綁,加上國陣現處頻臨崩潰之際,制衡無力,因此輿論都投放到內閣會議,以了解行政權將推行哪一方面的新政。

就此,議會的監督權力更顯重要。雖然目前議員們都還沒有宣誓,議會也還沒有選出下一任的議長,但是現在把焦點投放在希盟掌權後的議會,包括各州州議會會有什麼新的氣象也無妨。

《希盟競選宣言》其實就有多處提到這點。基本上,議會的角色和權力是要制衡行政權以及司法權。本文就是要特別提到議會專責委員會如何能夠加強議會監督行政權。

議會專責委員會源自近代英國國會的產物。英國政府根據1976年成立的程序專責委員會的建議,於1979年成立了部門專責委員會,它建議任命一系列專責委員會,涵蓋所有主要部門,具有廣泛的職權範圍,並有權任命專家顧問。它還建議委員會成員的選擇應獨立於黨鞭,而由遴選委員會選擇。於是在1980年,英國國會變成立了14個專責委員會,監督行政權。

針對這點,《宣言》內的許多篇章都有提到這點。例如在宣言的第49頁就提到要加強國會的監督能力,平衡首相和行政權。《宣言》的第51頁,希盟建議把反貪污委員會列為憲法承認的委員會,以及規定該委員會直接向國會負責,而不再是向首相負責。

《宣言》同時也提到遴選反貪會專員的責任落在國會的身上。《宣言》的第16項承諾就是恢復議會體制的尊嚴,其中希盟還倡議恢復《1963年國會服務法令》,以達三權分立。此外,國會上下議院議長一旦上任不能涉足政黨政治。

《宣言》的第56頁特別提到要設立一套完整的專責委員會系統,同時必須為委員會提供強大後援,支援委員會監督各個部門。此外,行政機構各個委員會的成員,如人權委員會、選舉委員會、反貪污委員會以及司法委任委員會都必須經過國會專責委員會的審核後才能獲得委任。

《宣言》的第60頁也提到要成立一個檢討選舉程序的國會專責委員會,以檢討和加強馬來西亞選舉制度的透明度。《宣言》的第70頁提到要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以檢討官聯公司在海外的投資活動。

內閣推陳出新,人民肯定歡迎,但是施政力度和成效到底如何,則必須依靠議會制衡與監督。要承載這項重擔,國會和各州州議會都必須對現有的體制架構進行大整頓。雪州在2008年已經在這方面下了許多苦工,國會和其他州屬大可參考雪州的模式為起點,若要持之以恆雪州的模式並不足以推行《宣言》裡面的種種承諾,因此在推行健全的議會民主以及強化專責委員會方面,全馬14個議會未來肯定還有更多工作要完成。媒體作為第四權,可以在這方面多加留意和報導。

劉永山

Thursday, June 07, 2018

Apa yang ditulis A. Kadir Jasin?

Penulis terjulung Sdr A. Kadir Jasin dalam blognya mengundang kita untuk meneliti apa yang ditulisnya di sini.

Ini ialah apa yang ditulisnya:

"Dalam proses penyiasatan dua kes rasuah terbesar dalam sejarah negara itu, peranan raja-raja menarik minat ramai. Ketua Pesuruhjaya SPRM yang baharu, Datuk Seri Mohd Shukri Abdull, mendakwa ‘SPRM hampa’ dalam usaha mendapatkan campur tangan Majlis Raja-raja. Beliau membuat dakwaan itu dalam sidang akhbar 22 Mei.

“Sejak itu, Majlis Raja-raja telah mengeluarkan kenyataan menyangkal dakwaan berkenaan. Saya tidak berani mengatakan sejauh mana percubaan meminta bantuan raja-raja itu telah dibuat. Yang saya masih ingat ialah pada 5 Oktober 2015 Raja-raja telah mengeluarkan kenyataan meminta kerajaan mempercepatkan siasatan kes 1MDB dan mengambil tindakan wajar ke atas pihak-pihak yang terbabit.

“Saya tidak tahu sejauh mana titah itu dipedulikan. Yang kita tahu ialah tidak sampai empat bulan kemudian, Peguam Negara baharu ketika itu, Tan Sri Mohamed Apandi Ali mengisytiharkan tidak ada kes jenayah melibatkan 1MDB. Mohd Shukri mendakwa SPRM menemui Majlis Raja-raja dua kali untuk memaklumkan mengenai siasatan 1MDB/SRC yang melibatkan Mohd Najib.

“Dalam konteks yang lebih luas, mungkin baik kita menilai semula tindak balas raja-raja terhadap aduan berkenaan 1MDB, khususnya dan hal-hal lain yang melibatkan institusi raja kerana negara kini ditadbir oleh kerajaan baharu.

“Kerajaan Harapan mungkin dituduh gagal dalam tugasnya menyelamatkan negara dan menyejahterakan rakyat jelata kalau institusi raja tidak dikaji dan difahami. Ini adalah kerana raja berperlembagaan adalah antara institusi utama negara.

“Dalam kempennya, Harapan mendakwa kerajaan pimpinan Mohd Najib telah menodai dan merosakkan banyak institusi utama negara lantas berjanji melakukan reformasi institusi (institutional reforms). Maka wajarlah institusi raja dikaji dan, jika perlu, direformasi.

“Hal ini sangat relevan kerana majoriti yang mengundi Harapan adalah generasi muda dan ramai daripada mereka tidak begitu memahami institusi raja. Kata pepatah, tidak kenal maka tidak cinta.

“Raja-raja kita adalah raja-raja berperlembagaan. Kuasa dan kegiatan mereka tertakluk kepada perlembagaan. Lebih daripada itu, sumpah jawatan mereka dibuat dengan nama ALLAH. Mereka adalah ketua agama Islam.

“Mereka dibayar gaji oleh rakyat jelata dan segala keperluan rasmi mereka ditanggung oleh kerajaan. Dalam keadaan di mana hidup rakyat susah dan kewangan negara sempit, kerajaan tidak boleh sekali-kali membazirkan wang untuk sesiapa pun. Biarlah saya kata macam ini: Istana-istana yang ada itu sudah mewah.

“Raja-raja juga tidak kekal. Yang di-Pertuan Agong misalnya boleh disingkirkan oleh Majlis Raja-raja dengan lima daripada sembilan Raja-raja Melayu menyokong ketetapan berkaitan dengannya.

“Dalam usaha kerajaan baharu mempertahankan hak rakyat jelata dan melindungi institusi negara daripada sebarang bentuk pencabulan maka adalah penting diambil tahu pembabitan raja atau istana dalam kegiatan-kegiatan tidak rasmi seperti perniagaan dan sosial.

“Kalau perlu kita kaji semula perlembagaan dan kontrak sosial bagi mengambil kira suasana dan realiti yang ada pada hari ini bagi mengharmonikan perjanjian antara raja dan rakyat jelata.

“Wallahuaklam.

“*Penulis ialah Tokoh Wartawan Negara dan kandungan kolum ini adalah pendapat peribadi beliau semata-mata”

Friday, May 04, 2018

劉永山再挑戰黃淑華公布聯邦撥款在萬津發放詳情



希望聯盟行動黨萬津州議席候選人劉永山於2018年5月4 日在萬津所發出之新闻稿:

繼早前挑戰馬華對手黃淑華拿出當瓜拉冷岳縣議員時在地方民生建設的服務紀錄,希望聯盟行動黨萬津州議席候選人劉永山再次挑戰黃淑華公布出任直落拿督聯邦選區協調官以來在萬津所發放聯邦政府撥款的詳情。

“黃淑華作為聯邦選區協調官是有權力去決定用在地方民生建設的選區撥款,黃淑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本地人,那麼是否可以告訴我們她為地方做過什麼貢獻?”劉永山提出質問。

也是原任八打靈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是在希望聯盟民主行動黨於5月3日在仁嘉隆所舉行政治座談會上,在現場3000多位民眾面前第二度向黃淑華作出挑戰。

Tuesday, May 01, 2018

公務界乃龐大勞動群體,為國家應響應改變趨勢

希望聯盟行動黨萬津州議席候選人劉永山於2018年5月1日在萬津所發表之文告:

勞動節是慶祝各階層勞工朋友為社會進步以及經濟所作出奉獻的重要日子,尤其是落在全國大選選舉期間更具其意義,因為我國均賴大馬各族群勞動者在技術、學識、思想、文化以及宗教上的世代傳承,才能走到今日。

遺憾的是,人民在發展大馬所投入的寶貴功勞而建立的成就,卻被自立國就執政的國陣政府給白白浪費了。每年總計察報告一再揭發極為匪夷所思的舞弊問題,還有讓人咋舌的國債數目,都一再顯示這個國家正被不負責任的政府帶往一條經濟即將崩塌的不歸路。

我國從1957年獨立至與砂沙參組馬來西亞到今日,國家的社會架構及經濟進步都是由來自各勞工階層的國民所奉獻的血汗智慧而建立起來的,因此,每個世代的勞動者通過貢獻本身的技術、知識及勞力來建立及發展國家的功勞是功不可抹的,而這些付出者也包括公務人員。

國陣政府為了掩飾自己的施政失敗,一再派送不少選舉糖果,尤其向公務員承諾在今次選後的7月享受加薪,還有公積金派息,以及調漲退休公務員的退休金。這些看似華麗的政治承諾,實際上只是海市蜃樓,所換來的卻是國債高攀、赤字增加、政府削減國民醫教開支等問題,而這些問題若再不制止,毫無疑問將成為所有國民下一世代子孫的沈重負擔。

Thursday, April 26, 2018

轉戰萬津


當各位看到這則文章,相信大家已經知道我將在來屆大選離開八打靈再也甘榜東姑,轉戰瓜冷萬津州議席。

萬津州議席的前身是直落拿督州議席。民主行動黨是在2008年首次以偉差多數票贏得這個議席,接著在2013年成功以5000多票守土。此次經過選區劃分,選委會把多個以華裔選民為主的地區從鄰近的毛利州議席(Morib)和昔江亢州議席(Sijangkang)劃入這個州議席,在把部分非華裔地區從原有的直落拿督州議席劃去昔江亢州議席,因此這個州選區的華裔選民比例增加至60巴仙。

雖說如此,雪州馬華把此區列為四個可以取得零的突破的其中一個州議席,另外三個就是適耕莊、新古毛以及雙溪比力。奈何經過選區劃分後,現稱為萬津州議席會成為灰區?

Wednesday, April 18, 2018

Eric See-To must advocate to abolish GST for procurements and service provided by both state and local governments

Media statement by incumbent DAP ADUN for Kampung Tunku Lau Weng San on 18th April 2018 in Petaling Jaya:

Since BN 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deputy director Eric See-To has the cheek to claim that it is senseless fo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collect Goods and Services Tax (GST) on the East Coast Rail Link (ECRL) project, as the government would have to pay GST back to itself, then he should also advocate fo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abolish or waive GST on all procurements related and services provided by all thirteen state governments and hundreds of local governments in Malaysia.

This is even more pertinent and relevant when local councils in Selangor particularly, have been faithfully and diligently paying their fair share of their GST, only to find themselves dwelling into another yet long waiting list for their refunds, something that unnecessarily affects the operation of local councils in Malaysia.

A question by DAP ADUN for Balakong Eddie Ng Tien Chee on 9th November 2017 in the Selangor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y revealed that all local councils in Selangor paid more than RM6.16 million as GST output taxes to the Inland Revenue Board (IRB) from 1st April 2014 till July 2017.

However, the amount of GST waiting to be refunded by IRB to all 12 local councils in Selangor amounts to more than RM36 million within the same period. While we are not supplied with the latest information as of today, but such a RM30 million “deficit”, which is wholly unnecessary and manmade in nature, is certainly the last thing any government on earth will desire.

Wednesday, April 11, 2018

希盟的共同標誌——藍眼


希盟上週六正式宣布在來屆大選後正式使用藍眼標誌後,馬華立即鋪天蓋地,大舉攻擊行動黨。昨天馬華總會長廖中萊甚至以“老馬重現,火箭不見”取笑行動黨,意指行動黨為了權力,放棄使用本身黨徽。

這次大選,希望聯盟四黨在年初即已經議決在來屆大選使用共同標誌。此決定一出,秘書處就已經趕緊向社團註冊局申請註冊希望聯盟及其標誌。無奈社團註冊局最終以各種理由拒絕。

直至上週五,社團註冊局發出臨時解散令給希盟其中一個成員黨——團結黨。我相信,這可能與希盟或以團結黨的大紅花標誌參選有關。如是這樣,這必定在馬來選區為巫統和國陣帶來巨大的壓力。現在團結黨已遭臨時解散,意味大紅花標誌無法成為希盟的共同標誌。

Wednesday, April 04, 2018

期待大馬旅遊業展翅高飛


馬來西亞去年1月至9月吸引1944萬名外國遊客,比2016年同時期減少1.5%。馬來西亞是眾多東盟國家之中唯一展現負數的國家,其他東盟國家在同一時期都獲得增長。尤其是東盟旅遊業老大泰國,其同時期的遊客人數高達2610萬,增長率高達5.1巴仙。鄰國新加坡雖然同時期只吸引1305萬名外國遊客,但是增長率卻高達5.1巴仙。

馬來西亞遊客來源國之中,其中新加坡、印尼、印度和日本都呈現附屬增長。雖然訪馬中國遊客高達170萬人次,增加8.8巴仙,但是鄰國泰國僅僅在2016年就吸引了887萬名遊客卻吸引了

這些數據令人質問,馬來西亞半島地位位置介於泰國和新加坡之間,另有東馬沙巴和砂朥越,到底我們的旅遊業還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好?馬來西亞華裔人口佔25巴仙,華語普及率絕對比東盟任何一個國家高,為何中國遊客偏愛泰國?

Thursday, March 29, 2018

馬華民政抗議選委會重劃靈北選區乃粉飾櫥窗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3月29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馬華八打靈再也北區區會以及民政黨武吉欄章分部曾經高調宣布,即他們將和靈北及武吉欄章選民一起抗議選委會重畫靈北和梳邦國席的選區邊界。隨著昨天國會下議院以129票對80票通過這份重畫選區之後,靈北區的邊界被選委會無理撐大幾乎成為事實。由於投票贊成也包括馬華僅有的國會議員以及前座部長如廖中萊、魏家祥和黃家泉以及民政黨的馬修強,這意味著馬華靈北區的抗議,只不過是粉飾櫥窗。馬華面對巫統的政治霸權,依舊毫無招架之力。

選委會在今年年初曾經為新建議劃分新國會選區——白沙羅國會選區——進行新選區劃分聽證會。會上領軍出席的有馬華和民政黨基層領袖和前州議員,即馬華前任甘榜東姑州議員拿督黃世豪醫生以及民政黨前雪州武吉欄章州議員兼前行政議員拿督林永強工程師。

Tuesday, March 27, 2018

Kecenderungan ADUN BN melalaikan tugas di DUN semakin “terserlah”


Kenyataan Media ADUN DAP Kawasan Kampung Tunku, Selangor, Lau Weng San pada 27 Mac 2018 di Petaling Jaya: 

Kecenderungan ADUN-ADUN BN Selangor untuk kurang mengambil bahagian dalam perbahasan DUN dan sekaligus lalai dalam menjalankan tugas mereka sebagai wakil rakyat tetapi teramat cekal untuk berucap melalui sidang media sekali lagi “terserlah” semalam apabila mereka tidak sabar untuk mengadakan sidang media semasa Majlis Perasmian Sidang DUN Penggal ke-enam masih berjalan, iaitu sekitar pukul 11:30 pagi semalam, barangkali pada waktu di mana Tuanku DYMM masih belum berangkat pulang.

Para ADUN Umno yang diketuai ADUN Batang Kali, Datuk Mat Nadzari Ahmad Dahlan semalam menyenaraikan dakwaan sepuluh kegagalan kerajaan negeri pimpinan Pakatan Harapan, sedangkan beliau sendiri tidak hadir ke sidang DUN pada hari ini untuk membawa soalan lisannya yang telah dijadualkan sebagai soalan ke-lapan hari ini berkenaan dengan “pelaburan keluar” di Selangor. 

Isu berkenaan iklim pelaburan sememangnya merupakan isu kegemaran ADUN Batang Kali sejak sekian lama. Maka sekiranya beliau ikhlas terhadap isu yang begitu dekat dengan hatinya, maka saya tidak nampak sebab beliau lalai menjalankan tugasnya di DUN Selangor melainkan beliau hanya berminat untuk mempolitikkan isu ini untuk kepentingannya.

Lau Weng San
ADUN Kampung Tunku

Wednesday, March 14, 2018

收購SPLASH困擾重重


這篇文章見報時,相信長達一個星期的雪州制水問題已經暫告段落。

此次制水並非涉及整個雪蘭莪州,筆者的選區剛好沒有收到波及,但是許多選民的親朋戚友居住在“災區”,所以在制水期間,大家守望相助,住在“災區”的親戚朋友或許會前往非災區的親戚朋友取水或短住,以避開制水的影響。

筆者說暫告段落,因為我們不知道下一次制水會在什麼時候發生。幾位朋友談起這事,戲弄我們,說下次制水或許發生在大選期間,這樣國陣就可以順勢巧奪雪州政權。當然這只不過是戲言,但是我們畢竟不能馬虎。雪州州議會將於本月最後一個星期召開,相信所有州議員必定會把水供課題帶上州議會。

這次制水事關雪河公司(SPLASH)位於八丁燕帶的濾水站因為在維修期間出現事故,導致水供中斷被迫延長至一個星期所致。這個濾水站本來在今年年初就要進行大整修,無奈正直農曆新年,家家戶戶必須用水清洗屋子,只好把整修期延後至三月。

維修期間所發生的事情,相信讀者已經從媒體略知一二,筆者無需在此重複,但是濾水站損壞程度如此嚴重,可見經營者SPLASH長期疏於維修。經過這事,SPLASH還能夠堅持它之前的收購價嗎?如果雪州政府花錢收購後還得再花錢進行大量維修,期間可能還會造成水供中斷,SPLASH還能夠堅持就有的價格嗎?

是的,SPLASH是雪州水供公司(Air Selangor)尚未全面收購的水供公司。雪州政府計劃和聯邦政府屬下的機構PAAB以聯合方式全面收購這家公司。雪州水供公司過後將全面接管雪州境內的水供事務,PAAB則負責管理所有水供事務的資產,如水管、水泵等等。

Wednesday, March 07, 2018

拿命的捷運工程


國內大型基本建設項目之一——捷運工程又再傳出死亡意外!這次不幸身亡的不再是孟籍外勞,而是一名年齡41歲的本地工程師。此外,另一名受傷的員工也是馬來西亞公民。此次意外事故又是正在施工的起重機吊梁(Launching Girder)在深夜斷開滑落,釀一死一傷的慘劇!

建築工地發生意外在許多人眼中並非新鮮事,可就是因為大家對工業意外麻痺了,所以屢見不怪!

Wednesday, February 28, 2018

善用位智改善路洞問題


補路洞摩托車隊“兄弟會”(Brotherhood)創始人南多扎瓦威(Lando Zawawi)日前通過記者會表示,雪州的路洞問題最嚴重。兄弟會更投訴,由於繁文縟節,一些路洞要至少六個月才能修補。

華裔讀者可能對南多感到陌生,但是在馬來媒體和社交圈子之中,南多本人以及他的組織“Brotherhood”(兄弟會)稍有名氣。大家不要聽了它的名字,再看看南多本人的照片,以為他們是一般的流氓或黑色會組織。

不是的,事因兄弟會大多都是摩托騎士,加上大部分騎士都是低下階層的馬來民眾,他們長期關注騎士們在馬路的人身安全,因此對國內各大小公路的路面情況非常敏感,尤討厭害人不淺的路洞。

由於我本身也是一名摩托騎士,我在多年前通過市議員穿針引線下有機會和南多和他的車隊在我的選區會面,以了解他的車隊在發現和填補路洞時所面對的官僚問題。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雪州巫統的窘境


首先本人在此恭祝各界讀者在戊戌年“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政壇令人咧嘴爆笑的笑料似乎從不曾中斷。最新的笑料來自雪州國陣,這次是前雪州在野黨領袖兼前斯理沙登區州議員沙甸迪曼(Satim Diman)在烏魯冷岳公開演講時表示如果來屆大選國陣重新執政雪州,新任雪州政府將會取消民眾付費20仙購買塑膠袋的政策。

沙甸更建議現任雪州政府應該自設工廠製造塑膠袋,免費供應給全雪州的商民,減輕人民“負擔”,即無須繳付每個塑膠袋20仙的財政“負擔”,出門亦無須攜帶環保袋的“負擔”,同時新設的工廠可提供“就業機會”給雪州子民。

現在沙甸位居雪州國陣宣傳主任,他的言論或多或少都代表雪州國陣的正式立場。世界潮流邁向無塑料的生活方式,沙甸膽敢反其道而行,不僅凸顯他對環境保護的無知,更現實他只不過是一名混飯吃的政棍。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18

投給誰,你定了沒?



本欄上期大談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高層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總統朱瑪(Jacob Zuma)拒絕下台的問題。時隔一個星期,朱瑪未見下台,可是該黨上下已經非常焦急,事關朱瑪已經失去民心,導致黨內上下不看好朱瑪能夠繼續領導執政黨,甚至蟬聯明年的總統選舉。黨內現在已經謠傳要通過國會投總統不信任票,以公開的方式迫使總統下台。

南非執政黨和人民,就好像津巴布韋執政黨ZANU—PF和人民一樣,同樣不滿前總統穆加貝,希望能夠通過黨內程序向穆加貝逼宮。最後逼宮不成,才鬧了一場軍人和黨內第二號人物軟禁總統,要求總統下台,才順利更換領導人。剛巧ZANU-PF也是在2008年第一次在國會失去大多數議席。

這種情況,大致上和馬來西亞有許多雷同之處。不同在於,面對黨領袖貪污濫權的醜聞,除了離開出走的黨員和領袖之外,現在巫統黨內普遍未見黨員向黨主席嗆聲逼宮。這點讓我們匪夷所思,相比較南非的ANC和津巴布韋ZANU-PF,難道巫統現在難道已經失去最基本的自我反省能力?

Thursday, February 08, 2018

南非的1MDB醜聞

納吉和朱瑪——不同的人,同樣的醜聞。

本欄這期不談馬來西亞,反而談南非。事關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英文簡稱ANC)高層將於2月5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總統朱瑪(Jacob Zuma)拒絕下台的問題。

南非總統朱瑪和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同是在2009年上任。由於朱瑪在執政期間涉及多項貪污、濫權甚至是性醜聞,目前陷入四面楚歌,各界包括執政黨黨內多次出現聲音要求他下台,以致他在去年12月決定把黨魁一職交由副手接掌。

目前ANC擔心,如果朱瑪繼續擔任總統,這可能會影響ANC在明年大選的勝算。就在該黨高層在商討如何解決朱瑪去留的問題,在野黨“經濟自由鬥士黨”(EFF)以及“民主聯盟”(DA)目前已經在南非各地加強力度強逼朱瑪下台。

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向#MeToo戰士們起敬


美國《時代》周刊雜誌因此遴選“#MeToo”運動代表人物——“打破沉默者”——為2017年風雲人物。封面人物分別是為受性騷擾農業女工發聲的摘草莓女農工帕斯夸爾、發起聯署呼籲關注性騷擾問題的女說客伊伍以及Uber前女工程師福勒,女歌手泰勒絲以及好萊塢女演員艾絲莉茱爾。

自#MeToo這個主題標籤在去年十月流傳以來,全球多國的職場女性挺身揭發本身的經歷。美國華裔運輸部長趙小蘭表示本身曾經在職場上遭受性騷擾。社交媒體面子書營運總監桑伯格也透露曾經遭人在會議桌子下摸腿、深夜被猛敲酒店房門騷擾,並指出騷擾他的男性皆比他更有權勢。就在上週媒體就報導了多位馬來西亞女性新聞從業員在採訪線上也面對朝野政治人物的種種性騷擾。

Thursday, January 18, 2018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https://goo.gl/QP2A4G)

馬來西亞的柴油在過去數十年一直比汽油便宜。但是自2018年以降,柴油零售價格首次高於RON95汽油價格,引起坊間和運輸業者諸多不解,甚至不滿。

馬來西亞的柴油並非由純石油提煉而成,而是加入7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Biodiesel。聯邦政府是在2011年開始採用B5—即加入5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繼而在2014年推出B7。目前業界還在討論B10生物柴油的可行性。此外,某些石油公司也出售符合歐盟EURO5規格的綠色柴油,其售價比一般的生物柴油每公升貴十仙,但是其成分還是生物柴油。

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喜見雪州NRW下跌


無效益用水(Non-revenue Water)一直是馬來西亞各州州政府最為頭疼的事,因為一州如何有效管理水供,除了通過價格來斷定之外,很多時候也取決於該州如何降低無效益用水率。

無效益用水簡單說就是水供公司從濾水廠到用戶中間所流失的自來水。最為普遍的流失方式就是水管破裂。另一個方式就是不負責任用戶進行非法接駁,盜用自來水。

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希盟已經準備好


希望聯盟在數天前的大會終於做出一項令人期待已久宣布,那就是誰才會是希盟在14屆全國大選勝出後出任首相的人選。毋庸置疑,該人選就是敦馬哈迪醫生本人。希盟能夠在最後一分鐘達致協議,誠屬不易。

除此以外,希盟也公佈副首相人選——公正黨全國主席旺姐,以及接替馬哈迪的第八任首相人選——安華,前提是敦馬哈迪上任後必須啟動赦免安華的法律程序,以為安華接任鋪路。

馬旺配是否行,坊間褒貶皆有。無論如何,此次希盟能夠在正副首相人選,甚至是半島各州國會議席談判達致協議,實際上希盟已經突破在野黨的局限。

希盟如果要突破以往民聯、替代陣線、人民陣線甚至是六十年代社會主義陣線不足之處,就必須在以下三點有所突破:
第一、 到底希盟四黨是否願意在同一標誌下出征大選?
第二、 到底希盟四黨會否提呈一個大家共同推舉的首相人選?
第三、 到底希盟四黨能夠成立影子內閣,制衡國陣?

Thursday, January 04, 2018

馬華民政抗議選委會選區劃分只不過是粉飾櫥窗?MCA and PGRM objecting to EC’s proposed redelineation exercises are mere window-dressing exercises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1月3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馬華和民政黨會否通過他們在內閣的代表反對選舉委員會不公平劃分半島選區,尤其是在雪州國州議席的選區重新劃分?兩黨又是否會下令他們的國會議員針對選委會如此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投下反對票?

Wednesday, January 03, 2018

敦馬道歉解心病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103/y-b-%E5%8A%89%E6%B0%B8%E5%B1%B1%EF%BC%9A%E6%95%A6%E9%A6%AC%E9%81%93%E6%AD%89%E8%A7%A3%E5%BF%83%E7%97%85/

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日前在土著團結黨代表大會上公開針對從政數十年所犯上的錯誤表示道歉。就在許多人認為政治人物一向不懂道歉之際,92歲的敦馬突然這麼做,我相信他此舉並非一時三刻即興之作,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所做出的宣布。

大家試想想:要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家針對他的錯誤道歉已經是難如登天,更何況是一位九十歲的老人家?

馬哈迪醫生“道歉”不過一天而已,首相納吉便立即反擊,可見其對巫統和國陣所造成的傷害是不容忽視的。雖然敦馬過後表示道歉並不代表認錯,但是這對許多希盟而言顯然是一股強心劑。

事故部分希盟支持者和領袖一向以來對是否應該和敦馬聯手合作抗衡巫統有很大的意見。他們之中許多針對敦馬掌政期間所犯上的錯誤迄今無法釋懷。

Monday, January 01, 2018

應調高百萬房產印花稅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101/%E5%BA%94%E8%B0%83%E9%AB%98%E7%99%BE%E4%B8%87%E6%88%BF%E4%BA%A7%E5%8D%B0%E8%8A%B1%E7%A8%8E%E5%88%98%E6%B0%B8%E5%B1%B1/
聯邦政府日前宣布明年起一百萬令吉房產以上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在這之前,聯邦政府宣布這類產業的印花稅將在明年調高至4巴仙。消息一出,地產界業者無不對此表示高興。

雖然大部分發展商手上超過百萬令吉的產業並不多,這類產業也不一定是公司的主要產業,但是政府這個宣布確實讓國內滯銷的房地產暫時鬆一口氣。

無論如何,這個政策未必能夠讓低下階層人民直接或間接受惠,因為這類購屋者需要的是更多更廉宜的房地產。倘若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抽取更高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便沒有理由降低低端產業的賦稅。對低下階層人民來說,這看似影響不大,但肯定不是好消息。

目前的房地產印花稅為:10萬令吉或以下的產業徵收1巴仙印花稅、10萬1令吉至50萬令吉的產業徵收2巴仙印花稅以及50萬1令吉以上的產業徵收印花稅3巴仙。

一般政府的賦稅原則是有抽也有放,即調高某些物品賦稅之際,也降低部分商品的賦稅,避免過重的賦稅加重人民的經濟負擔,也避免市場無法適應過重的賦稅而萎縮。既然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獲取而外的收入,其也自然無法降低其他產業的賦稅。

因此在國外有人認為這是竊窮濟富!因為一旦聯邦政府宣布把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富人即刻可以夠節省一筆可觀的賦稅,反之一般老百姓無法享有更低賦稅至於,也必須承擔同樣的賦稅。

為什麼這麼做?本來政府希望通過這樣的政策能夠讓富人把財富留在國內,為國內的經濟注入活水,進而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和財富給中下階層人民。這種做法有一個名稱,即滴漏效應(Trickling-down effect)。可是這種做法未必時刻都行得通,而且其造惠中下階層的速度不比其讓上層階級人民受惠得快。

目前國內市場,不管是在哪一個地區州屬或城鎮,中下階層人民急需價格20萬至30萬令吉左右的房產,尤其是剛剛踏入社會或剛剛成家立業的年輕夫妻。如果政府無法調高高端房產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鼓勵發展商把有限的土地發展為高端房產,反之同樣大小的土地卻能夠建築數量更多的中低端房產,造惠更多中下階層人民。

更甚的是,當聯邦政府無法降低賦稅之餘,更無法從額外的賦稅進行經濟資源重整。所謂的經濟資源重整,就是一旦國庫充裕,聯邦政府即可建造更多公共設施,造福人民。

早在2014年,聯邦政府為了抑制炒屋風氣,嚴打房價,把產業盈利稅定在15至30巴仙之間。再加上聯邦政府其他措施,去年迄今我國各大地區城市的房價已經逐漸回穩。雖然許多購屋者無法獲得銀行批准貸款,以及部分高檔產業有價無市而滯銷,但是整體來說屋價已經開始回穩。

因此,這個決定顯然和聯邦政府過去數年嚴打房價,抑制炒樓歪風有開倒車之嫌。政府也沒有在文告中交代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此朝三暮四的政策,實為劣政之最壞示範。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