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19

豬事吉祥,百無禁忌

古晉輝盛花園有一頭豬,西馬的仁嘉隆東禪寺也有豬燈籠,此外吉隆坡茨廠街也有一副長約120尺,以《街.年味節》為主題再加上豬、大紅花和牡丹花圖像的水墨畫向各位拜年。

根據媒體報導,今年的氣氛與往年不同,除了獲得官方放行封路之外,警方也允準燃放爆竹。難得可貴的是可在活動上使用被視為敏感的「豬」,包括活動總策劃張吉安本身也是以豬八戒的造型粉墨登場,為年味節增色不少。

兩位書畫家郭溫和與鄭英傑更是攜手呈現「富碩足跡」己亥年畫展,在茨廠街鄉音館二樓匯集28幅以豬為主題的水墨畫進行為期35天的展覽。

如此一來,之後年馬來西亞的己亥農曆新年可謂是豬事吉祥百無禁忌。

Thursday, January 24, 2019

法官也是人

最近社交媒體流傳一則短片,裡面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聯邦首席大法官理查瑪拉尊以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等人在晚宴舞臺上歡樂共舞。 這支影片相信是攝於本月初在沙巴亞庇舉行的2019年司法年會(Opening of Legal Year 2019)。如果我的預測準確,司法年會每年都會在東西馬兩地分別召開。這項為期一天活動是延續英聯邦司法制度的傳統。 白天的活動相對公式化,大約就是所有司法界的重量級人物,包括大法官、總檢察長以及法律事務部長、律師公會主席、其他律師和法官將會遊行到法庭,然後進行主題演說。 晚上則一般會有晚宴(Majlis Santapan)招待來自全馬各地區的法律界同事,因此它是相對輕鬆,一般的歌舞表演的確少不了。 因此,法官們、部長、總檢察長以及律師公會的頭頭出席這樣的活動有礙司法公正嗎?對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來說,他們認為會。他們隱隱約約之間企圖把發生在國陣執政時期的林甘短片事件相提並論,還有當初大法官尤索夫晉(Eusoff Chin)和法官把臂同遊國外。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就會認為他們的指控太過遙遠。《2009年法官操守行為準則》第8(2)條文規定:“法官必須避免與律師有個人親密關係,尤其是該律師有參與該法官聆審的案件,以避免引起懷疑或偏袒。”(節譯) 大家必須留意的是這項條文的重點是“個人親密關係”。什麼是“個人親密關係”?這點並沒有一個普世標準,但是諸如林甘短片事件中法官與律師的關係,以及尤索夫晉與律師同遊國外,那種關係一般被認為是超越“個人親密關係”。 此次聯邦大法官丹斯理理查馬蘭尊、法律部長劉偉強、總價查長湯米湯姆斯出席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在台上載歌載舞一首曲子而已,其實並無觸犯第8(2)條文,因為這並非是私人約會,也不是律師約法官私底下尋歡作樂。這項場合是配合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這是一項正式官方活動裡面的娛興節目而已,因此妨礙司法公正之說根本無從談起。 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Asyraf)和一些親國陣人士挑起這個課題,無疑是在見縫插針。現在正值巫統失去領導方向,他們只能緊緊抓住他們的救生圈。對他們來說,他們的救生圈就是3R,即種族(Race)、宗教(Religion)和皇室(Royal),如果把砂朥越GPS的區域政治(Region)也列入的話,那就是4R政治。 對他們來說,所有非巫裔、非穆斯林和非東馬的高官和政治人物都是他們現成的獵物。我不擔心他們的存在,因為憲法賦予他們政治權利,我只是遺憾的是,509迄今這類4R政治依然還可以大行其道。不知道我們還需要多少場選舉才能夠把這類4R政治徹底埋葬? 劉永山

法官也是人

最近社交媒體流傳一則短片,裡面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聯邦首席大法官理查瑪拉尊以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等人在晚宴舞臺上歡樂共舞。 這支影片相信是攝於本月初在沙巴亞庇舉行的2019年司法年會(Opening of Legal Year 2019)。如果我的預測準確,司法年會每年都會在東西馬兩地分別召開。這項為期一天活動是延續英聯邦司法制度的傳統。 白天的活動相對公式化,大約就是所有司法界的重量級人物,包括大法官、總檢察長以及法律事務部長、律師公會主席、其他律師和法官將會遊行到法庭,然後進行主題演說。 晚上則一般會有晚宴(Majlis Santapan)招待來自全馬各地區的法律界同事,因此它是相對輕鬆,一般的歌舞表演的確少不了。 因此,法官們、部長、總檢察長以及律師公會的頭頭出席這樣的活動有礙司法公正嗎?對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來說,他們認為會。他們隱隱約約之間企圖把發生在國陣執政時期的林甘短片事件相提並論,還有當初大法官尤索夫晉(Eusoff Chin)和法官把臂同遊國外。 如果我們仔細研究,就會認為他們的指控太過遙遠。《2009年法官操守行為準則》第8(2)條文規定:“法官必須避免與律師有個人親密關係,尤其是該律師有參與該法官聆審的案件,以避免引起懷疑或偏袒。”(節譯) 大家必須留意的是這項條文的重點是“個人親密關係”。什麼是“個人親密關係”?這點並沒有一個普世標準,但是諸如林甘短片事件中法官與律師的關係,以及尤索夫晉與律師同遊國外,那種關係一般被認為是超越“個人親密關係”。 此次聯邦大法官丹斯理理查馬蘭尊、法律部長劉偉強、總價查長湯米湯姆斯出席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在台上載歌載舞一首曲子而已,其實並無觸犯第8(2)條文,因為這並非是私人約會,也不是律師約法官私底下尋歡作樂。這項場合是配合東馬司法年會的晚宴,這是一項正式官方活動裡面的娛興節目而已,因此妨礙司法公正之說根本無從談起。 巫青團團長阿斯拉夫(Asyraf)和一些親國陣人士挑起這個課題,無疑是在見縫插針。現在正值巫統失去領導方向,他們只能緊緊抓住他們的救生圈。對他們來說,他們的救生圈就是3R,即種族(Race)、宗教(Religion)和皇室(Royal),如果把砂朥越GPS的區域政治(Region)也列入的話,那就是4R政治。 對他們來說,所有非巫裔、非穆斯林和非東馬的高官和政治人物都是他們現成的獵物。我不擔心他們的存在,因為憲法賦予他們政治權利,我只是遺憾的是,509迄今這類4R政治依然還可以大行其道。不知道我們還需要多少場選舉才能夠把這類4R政治徹底埋葬?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16, 2019

對西馬的刻板印象

上星期六,我載著一位來自東馬沙巴的議員級領袖一同上山,共赴金馬崙高原,為出戰補選的馬諾佳然同志打氣。

我們於凌晨五點驅車離開都城,一開始攝入眼簾的就是上下一共十條車道的南北大道。離開打巴收費站後,我們直接進入59號聯邦公路。

因為天色未亮,加上這條59號聯邦公路一路十拐八彎、四處都是峭壁,加上有一部分道路發生土崩,因此要打醒精神開車。霹靂州屬於山腳的部分道路可以看到多處“補衣服”。我的友人似乎不大習慣這樣的道路。

我告訴他:“這條馬路比我上次從亞庇開車去Kundasang的22號聯邦公路還要難駛。如果我們開的不是四輪驅動車,要在一片漆黑征服這樣的道路,恐怕相當吃力。”

後來下山時就聊到,他不曾想過西馬的聯邦公路還有比東馬更難行。我回他說,西馬位於鄉區的聯邦道路一般都是這樣,一些地方確實和東馬沒什麼差別。

我說:“像這條59號聯邦公路,它的路面情況肯定比AH150古晉—西連的泛婆大道還要糟糕。”

一般東馬人對西馬的刻板印象就是,西馬等同於吉隆坡。或許他們不曾想過,真正的西馬分為東西海岸。從玻璃市到新山,從巴生到關丹,整個西馬半島除了吉隆坡以外,還有許多二三線的小城鎮。其淳樸的風土人情,絕對不亞於東馬。即使大部分居民口操粵語,可是吉隆坡、怡保與芙蓉三地民情各異。

因此,除了西馬人對東馬有著一定的刻板印象,東馬人對西馬的觀感也是一樣。

就以人均收入來說,上星期福利部在一個匯報會提供給我的數據顯示2016年砂州人均收入是每人RM44,379,而雪州則是RM44,652,相去不遠。毗鄰雪州的森美蘭只有RM38,545,霹靂州更糟糕,只有RM27,285。反之沙巴卻只有RM21,086,可是這個數字卻比吉打和吉蘭丹來的高。這樣來看,砂朥越的表現似乎還不錯,而沙巴也不是全馬最貧窮的州屬。

再以種族融合度來說,不久前紙媒在封面刊登一張金豬賀年的照片,原來這是古晉輝盛花園某間咖啡店老闆為了配合農曆新年搞的噱頭。一經媒體刊登,這張封面照片成為砂州各族和睦相處的最佳寫照。有者甚至以“東馬不一樣”、“砂朥越果然不一樣”為圖解標題。

砂州的種族融合度確實不容置疑,但是如果我們細心觀察,古晉輝盛花園的居民幾乎全是非穆斯林,因此置放這樣的擺設品也是無可厚非,就如這次仁嘉隆新村東禪寺在農曆新年要擺設多個以豬為模型的大型花燈一樣。

這類刻板印象也很容易被東馬的GPS政客操弄成為過度的本土或區域主義,以圖掩蓋甚至轉移本身自1963年以來和巫統同流合污的弱點,甚至否定了“馬來西亞”作為團結全民的最大公約數!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09, 2019

採取行動讓棕油升值

我的選區位於雪州瓜拉冷岳縣,是一個主要以務農為主的選區。雖然瓜冷縣位於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及巴生港口的毗鄰,縣內也有數個規模不小的重工業區,加上最近各類地產活動發展蓬勃,有望升格為市,但是遙望瓜冷縣,大多都是綠油油的油棕園。

這些油棕園有屬於大財團的,亦有各個小園主的油棕芭。雖然規模和管理方式不一,但是大家最近愁雲滿布,因為國際棕油價格在過去數個月都是徘徊在每噸RM2100到RM2200之間。

為何棕油價格一直無法向上進取?熟悉棕油價格市場的分析員認為其中主因是馬來西亞棕油庫存偏高。另外歐盟開始實行歧視棕油的政策,例如只有歐盟認證的棕油才能進口到歐盟。

此外,歐盟也打算在2021議決不把以棕油生產的生物柴油列為綠色燃料。雖然生物柴油為棕油開發多一個出路,無奈歐盟國家一直質疑棕油的生產過程是否符合環保條規。由於這類歧視性政策,棕油價格一直無法上升。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8

如何處置退出巫統的議員?

就在上個星期我們還未地方選舉和簽署ICERD議題議論紛紛之際,沙巴州巫統爆發退黨潮。事情演變才一個星期,巫統即從一個擁有54個國會議席的第一大黨淪為只剩下37個議席的政黨,成為下議院第三大政黨,情況非常難堪。

許多政治分析家認為,巫統現在岌岌可危,隨時因為退黨潮而瓦解。巫統是否瓦解是其次,但是為什麼巫統議員要退黨?

巫統議員幾乎全數來自鄉區。鄉區議員一般認為他們必須成為執政黨議員,才能獲得政府的資源協助選民。對他們來說,在野黨議員監督和制衡政府的概念和角色是不實際且不存在的。

放大來看,這也凸顯主流馬來社會對政黨輪替,以及在野黨必須時刻制衡政府的概念完全摸不著頭腦。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8

恢復地方選舉須凝聚共識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昨日在布城舉辦一項研討會,討論如何強化地方政府的運作。開幕人敦馬哈迪醫生在記者會表示,地方政府選舉將可能涉及種族因素而無法進行。

敦馬哈迪在面對記者的問題時表示:“地方政府選舉可能會造成錯誤的政績,城市不同,鄉村也不同,兩者可能會有衝突。”

敦馬的這句話,足以顯示他對地方選舉的刻板印象還是停留在五六十年代。他或許意味在那個年代人們常因為地方選舉爭得頭破血流。其實五六十年代本來就是政治動盪的年代,馬來西亞(馬來亞)作為國際社會的一部份,自然無法倖免。

Wednesday, December 05, 2018

你對ICERD了解多深?

當馬來媒體和社群出現輿論討論簽署《消除一切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一事,我發現華裔社會和媒體僅僅出現一些表面文章和評論感到不解。這證明不僅馬來社群不明白ICERD為何事,甚至其他族群也不甚明白。

從大原則來說,簽署該國際公約以消除種族歧視、維護各族群合法權利與和睦生活是乃天下潮流。因此,如果馬來西亞政府不簽署,這肯定影響我們的國際形象。

然而,不簽署該公約不代表馬來西亞不能落實公約裡面的精神。該國際公約的最為有力的訴求就是強制要求簽約國制定法律和相關司法程序來維護宗教與族群和諧,推動國家和諧團結、和解融合,以制止種族衝突,消弭日益緊張的種族關係。倘若有簽約國違反承諾,該簽約國或可被帶上國際刑事法庭。

針對此事,馬來西亞《刑事法典》第295至298A條文敲好發揮功效,因為這些條文都是用以對付任何引發種族和及宗教騷亂的條文。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8

教育必須和政黨政治切割

教育必須和政黨政治切割,這是由古至今不變的真理。如果過去60年政黨政治往往和教育,尤其是大專教育緊緊地連在一起,那麼現在是時候一點點地把它糾正過來。 馬華公會總會長魏家祥抨擊希盟政府減少對拉曼大學學院的行政撥款,並以上世紀70年代馬華和巫統的協議來要求現在的希盟政府繼續兌現40多年前的協議,實為強人所難。 到底政府應否繼續資助拉曼大學學院?是,政府還是會繼續資助該學院,只不過以550萬令吉的發展撥款來取代去年3000萬令吉的行政撥款。 在這樣的情況下,拉曼大學學院是否有理由調漲學費?沒有!2017年拉曼大學學院教育基金的財務狀況顯示,即使扣除政府的3000萬令吉撥款,該學府依舊有1550萬令吉的盈餘。如果不把折舊計算在內,則拉曼大學學院坐擁3910萬令吉的盈餘。 該基金甚至擁有超過5億令吉的現金與銀行存款。魏家祥在社交媒體公開抨擊聯邦政府,其實是倒果為因,無視前朝政府在眾多經濟醜聞所造下的罪孽和業障。 魏家祥難道不知道,由於財經管理不當,國庫通黨庫,導致聯邦政府負載累累? 難道魏家祥不知道聯邦政府在策劃2019年財政預算案時須謹慎行事、步步為營、量入而出,因為稍有差錯,隨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雖然拉曼大學學院作為一所私立大專院校,自成立迄今為國家培養棟樑、造就各領域人才,且學費廉宜。然而當聯邦政府資源有限下,我們難道可以打腫臉皮充胖子嗎? 其實,當拉曼學院於2012年提升為拉曼大學學院時,當時的國陣聯邦政府就改為以高教部的行政管理開銷,為拉曼學院提供最高6000萬令吉的撥款。換句話說,魏家祥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元對一元”已經蕩然無存。可是當時該學院並沒有提到要調漲學費。 如果校方能夠善用明年政府提供的550萬發展撥款,其每一分每一豪所帶來的翻倍效應(Multiplier effect)足以超越行政撥款,因為發展撥款都是用在發展和研究開銷,或是為教職學術人員提供更舒適的教學設備,或是為莘莘學子提供更優良學習環境。更何況,財政部長已經公開表明,如果拉曼學院果真需要更多撥款,校方明年還是可以向政府陳情申請。 不管拉曼大學學院最終是否是一所學術自由的學府,政黨除了要和生意切割之外,政黨本來就沒有必要涉足教育。如果聯邦政府繼續資助拉曼大學學院,這也意味這聯邦政府也必須資助其他政黨創辦的私立高等教育學府,如民政黨的宏願開放大學、國大黨的MIED或TAFE College? 如果希盟政府繼續撥款給拉曼大學學院這樣一所“民辦學府”,這是否意味著希盟政府也應該撥款給其他民辦私立學府,如南方大學學院、韓江傳媒大學學院以及新紀元大學學院? 不管是現在已經蕩然無存的“一元對一元”政策,還是過後的6000萬令吉行政撥款到現在550萬令吉的發展撥款,拉曼大學學院本身絕對有能力承擔和吸納額外的費用,無須拿莘莘學子或其父母的荷包來開刀! 劉永山

Thursday, November 22, 2018

政府該如何開源?

我在上星期寫到該如何花政府的錢才能達到財政預算案的目標?本週提到政府可以在不增新課稅或調高現有稅率下增加收入來源。

我覺得這點一樣重要。令人遺憾的是,媒體和一般大眾的討論僅僅把目標放在政府如何花錢,以及政府提供什麼優惠,卻沒有人關心,這些的前提就是政府必須收取足夠的賦稅,才會有足夠的資金花錢。

首個必須提到的就是國內的地下經濟活動。據說這類經濟活動佔據國家生產總值的三十吧仙。如何把這些地下經濟活動“浮上檯面”,再讓稅收局向這些經濟活動徵收本來應該收取的稅收。

地下經濟活動一般是指逃避政府的管制、稅收和監察,未向政府申報和納稅,其產值和收入未納入國民生產總值的所有經濟活動。

政黨應和生意切割,政黨也應該和教育切割

希盟民主行動黨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11月22日在萬津所發表的文告:

魏家祥在社交媒體公開抨擊聯邦政府明年提供550萬令吉撥款予拉曼大學學院充作發展開銷,其實是倒果為因,無視前朝政府在眾多經濟醜聞所造下的罪孽和業障。

由於財經管理不當,國庫通黨庫,導致國家承當巨額貸款,聯邦政府在策劃2019年財政預算案必須謹慎行事、步步為營、量入而出,因為稍有差錯,隨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在這樣的情況下,拉曼大學學院作為一所私立大專院校,自成立迄今為國家培養棟樑、造就各領域人才,且學費廉宜,但是在聯邦政府資源有限下,我們肯定無法打腫臉皮充胖子!

其實,當2012年拉曼學院提升為拉曼大學學院時,當時的國陣聯邦政府就改為以高教部的行政管理開銷,為拉曼學院提供最高6000萬令吉的撥款。換句話說,魏家祥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元對一元”已經蕩然無存。為何當時魏家祥以及馬華諸公啞口無言?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8

該如何花公款?

一般的財政預算案聚焦的只有兩個問題:錢從哪裡來以及錢該往哪裡花?我將會在下星期的文章提到前者。今天則簡略討論錢該往哪里花。

此次財政預算案讓我最為關心的問題就是,當聯邦政府必須開源節流,實行尊結措施之際,現任政府也會否如前朝政府一樣猛砍教育和醫療開銷?

這兩者的開銷對國家和人民的福祉影響至深,如果政府持續削減這兩大方面的開銷,肯定嚴重影響人民的生活。不僅如此,如果聯邦政府有這樣的打算,雪州政府就必須調整其2019年州政府財政預算案,或者必須保留州政府在這兩大方面的撥款,雖然州政府的撥款只不過杯水車薪。

所幸的是,聯邦政府並沒有減少醫療保健和教育開銷。維持甚至增加這兩大方面的開銷將有助於中低收入群體,即所謂的B40群體,升級為M40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