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雪州巫統的窘境


首先本人在此恭祝各界讀者在戊戌年“新年快樂,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政壇令人咧嘴爆笑的笑料似乎從不曾中斷。最新的笑料來自雪州國陣,這次是前雪州在野黨領袖兼前斯理沙登區州議員沙甸迪曼(Satim Diman)在烏魯冷岳公開演講時表示如果來屆大選國陣重新執政雪州,新任雪州政府將會取消民眾付費20仙購買塑膠袋的政策。

沙甸更建議現任雪州政府應該自設工廠製造塑膠袋,免費供應給全雪州的商民,減輕人民“負擔”,即無須繳付每個塑膠袋20仙的財政“負擔”,出門亦無須攜帶環保袋的“負擔”,同時新設的工廠可提供“就業機會”給雪州子民。

現在沙甸位居雪州國陣宣傳主任,他的言論或多或少都代表雪州國陣的正式立場。世界潮流邁向無塑料的生活方式,沙甸膽敢反其道而行,不僅凸顯他對環境保護的無知,更現實他只不過是一名混飯吃的政棍。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18

投給誰,你定了沒?



本欄上期大談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高層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總統朱瑪(Jacob Zuma)拒絕下台的問題。時隔一個星期,朱瑪未見下台,可是該黨上下已經非常焦急,事關朱瑪已經失去民心,導致黨內上下不看好朱瑪能夠繼續領導執政黨,甚至蟬聯明年的總統選舉。黨內現在已經謠傳要通過國會投總統不信任票,以公開的方式迫使總統下台。

南非執政黨和人民,就好像津巴布韋執政黨ZANU—PF和人民一樣,同樣不滿前總統穆加貝,希望能夠通過黨內程序向穆加貝逼宮。最後逼宮不成,才鬧了一場軍人和黨內第二號人物軟禁總統,要求總統下台,才順利更換領導人。剛巧ZANU-PF也是在2008年第一次在國會失去大多數議席。

這種情況,大致上和馬來西亞有許多雷同之處。不同在於,面對黨領袖貪污濫權的醜聞,除了離開出走的黨員和領袖之外,現在巫統黨內普遍未見黨員向黨主席嗆聲逼宮。這點讓我們匪夷所思,相比較南非的ANC和津巴布韋ZANU-PF,難道巫統現在難道已經失去最基本的自我反省能力?

Thursday, February 08, 2018

南非的1MDB醜聞

納吉和朱瑪——不同的人,同樣的醜聞。

本欄這期不談馬來西亞,反而談南非。事關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英文簡稱ANC)高層將於2月5日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總統朱瑪(Jacob Zuma)拒絕下台的問題。

南非總統朱瑪和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同是在2009年上任。由於朱瑪在執政期間涉及多項貪污、濫權甚至是性醜聞,目前陷入四面楚歌,各界包括執政黨黨內多次出現聲音要求他下台,以致他在去年12月決定把黨魁一職交由副手接掌。

目前ANC擔心,如果朱瑪繼續擔任總統,這可能會影響ANC在明年大選的勝算。就在該黨高層在商討如何解決朱瑪去留的問題,在野黨“經濟自由鬥士黨”(EFF)以及“民主聯盟”(DA)目前已經在南非各地加強力度強逼朱瑪下台。

Wednesday, January 24, 2018

向#MeToo戰士們起敬


美國《時代》周刊雜誌因此遴選“#MeToo”運動代表人物——“打破沉默者”——為2017年風雲人物。封面人物分別是為受性騷擾農業女工發聲的摘草莓女農工帕斯夸爾、發起聯署呼籲關注性騷擾問題的女說客伊伍以及Uber前女工程師福勒,女歌手泰勒絲以及好萊塢女演員艾絲莉茱爾。

自#MeToo這個主題標籤在去年十月流傳以來,全球多國的職場女性挺身揭發本身的經歷。美國華裔運輸部長趙小蘭表示本身曾經在職場上遭受性騷擾。社交媒體面子書營運總監桑伯格也透露曾經遭人在會議桌子下摸腿、深夜被猛敲酒店房門騷擾,並指出騷擾他的男性皆比他更有權勢。就在上週媒體就報導了多位馬來西亞女性新聞從業員在採訪線上也面對朝野政治人物的種種性騷擾。

Thursday, January 18, 2018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https://goo.gl/QP2A4G)

馬來西亞的柴油在過去數十年一直比汽油便宜。但是自2018年以降,柴油零售價格首次高於RON95汽油價格,引起坊間和運輸業者諸多不解,甚至不滿。

馬來西亞的柴油並非由純石油提煉而成,而是加入7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Biodiesel。聯邦政府是在2011年開始採用B5—即加入5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繼而在2014年推出B7。目前業界還在討論B10生物柴油的可行性。此外,某些石油公司也出售符合歐盟EURO5規格的綠色柴油,其售價比一般的生物柴油每公升貴十仙,但是其成分還是生物柴油。

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喜見雪州NRW下跌


無效益用水(Non-revenue Water)一直是馬來西亞各州州政府最為頭疼的事,因為一州如何有效管理水供,除了通過價格來斷定之外,很多時候也取決於該州如何降低無效益用水率。

無效益用水簡單說就是水供公司從濾水廠到用戶中間所流失的自來水。最為普遍的流失方式就是水管破裂。另一個方式就是不負責任用戶進行非法接駁,盜用自來水。

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希盟已經準備好


希望聯盟在數天前的大會終於做出一項令人期待已久宣布,那就是誰才會是希盟在14屆全國大選勝出後出任首相的人選。毋庸置疑,該人選就是敦馬哈迪醫生本人。希盟能夠在最後一分鐘達致協議,誠屬不易。

除此以外,希盟也公佈副首相人選——公正黨全國主席旺姐,以及接替馬哈迪的第八任首相人選——安華,前提是敦馬哈迪上任後必須啟動赦免安華的法律程序,以為安華接任鋪路。

馬旺配是否行,坊間褒貶皆有。無論如何,此次希盟能夠在正副首相人選,甚至是半島各州國會議席談判達致協議,實際上希盟已經突破在野黨的局限。

希盟如果要突破以往民聯、替代陣線、人民陣線甚至是六十年代社會主義陣線不足之處,就必須在以下三點有所突破:
第一、 到底希盟四黨是否願意在同一標誌下出征大選?
第二、 到底希盟四黨會否提呈一個大家共同推舉的首相人選?
第三、 到底希盟四黨能夠成立影子內閣,制衡國陣?

Thursday, January 04, 2018

馬華民政抗議選委會選區劃分只不過是粉飾櫥窗?MCA and PGRM objecting to EC’s proposed redelineation exercises are mere window-dressing exercises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1月3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馬華和民政黨會否通過他們在內閣的代表反對選舉委員會不公平劃分半島選區,尤其是在雪州國州議席的選區重新劃分?兩黨又是否會下令他們的國會議員針對選委會如此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投下反對票?

Wednesday, January 03, 2018

敦馬道歉解心病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103/y-b-%E5%8A%89%E6%B0%B8%E5%B1%B1%EF%BC%9A%E6%95%A6%E9%A6%AC%E9%81%93%E6%AD%89%E8%A7%A3%E5%BF%83%E7%97%85/

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日前在土著團結黨代表大會上公開針對從政數十年所犯上的錯誤表示道歉。就在許多人認為政治人物一向不懂道歉之際,92歲的敦馬突然這麼做,我相信他此舉並非一時三刻即興之作,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所做出的宣布。

大家試想想:要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家針對他的錯誤道歉已經是難如登天,更何況是一位九十歲的老人家?

馬哈迪醫生“道歉”不過一天而已,首相納吉便立即反擊,可見其對巫統和國陣所造成的傷害是不容忽視的。雖然敦馬過後表示道歉並不代表認錯,但是這對許多希盟而言顯然是一股強心劑。

事故部分希盟支持者和領袖一向以來對是否應該和敦馬聯手合作抗衡巫統有很大的意見。他們之中許多針對敦馬掌政期間所犯上的錯誤迄今無法釋懷。

Monday, January 01, 2018

應調高百萬房產印花稅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101/%E5%BA%94%E8%B0%83%E9%AB%98%E7%99%BE%E4%B8%87%E6%88%BF%E4%BA%A7%E5%8D%B0%E8%8A%B1%E7%A8%8E%E5%88%98%E6%B0%B8%E5%B1%B1/
聯邦政府日前宣布明年起一百萬令吉房產以上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在這之前,聯邦政府宣布這類產業的印花稅將在明年調高至4巴仙。消息一出,地產界業者無不對此表示高興。

雖然大部分發展商手上超過百萬令吉的產業並不多,這類產業也不一定是公司的主要產業,但是政府這個宣布確實讓國內滯銷的房地產暫時鬆一口氣。

無論如何,這個政策未必能夠讓低下階層人民直接或間接受惠,因為這類購屋者需要的是更多更廉宜的房地產。倘若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抽取更高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便沒有理由降低低端產業的賦稅。對低下階層人民來說,這看似影響不大,但肯定不是好消息。

目前的房地產印花稅為:10萬令吉或以下的產業徵收1巴仙印花稅、10萬1令吉至50萬令吉的產業徵收2巴仙印花稅以及50萬1令吉以上的產業徵收印花稅3巴仙。

一般政府的賦稅原則是有抽也有放,即調高某些物品賦稅之際,也降低部分商品的賦稅,避免過重的賦稅加重人民的經濟負擔,也避免市場無法適應過重的賦稅而萎縮。既然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獲取而外的收入,其也自然無法降低其他產業的賦稅。

因此在國外有人認為這是竊窮濟富!因為一旦聯邦政府宣布把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富人即刻可以夠節省一筆可觀的賦稅,反之一般老百姓無法享有更低賦稅至於,也必須承擔同樣的賦稅。

為什麼這麼做?本來政府希望通過這樣的政策能夠讓富人把財富留在國內,為國內的經濟注入活水,進而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和財富給中下階層人民。這種做法有一個名稱,即滴漏效應(Trickling-down effect)。可是這種做法未必時刻都行得通,而且其造惠中下階層的速度不比其讓上層階級人民受惠得快。

目前國內市場,不管是在哪一個地區州屬或城鎮,中下階層人民急需價格20萬至30萬令吉左右的房產,尤其是剛剛踏入社會或剛剛成家立業的年輕夫妻。如果政府無法調高高端房產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鼓勵發展商把有限的土地發展為高端房產,反之同樣大小的土地卻能夠建築數量更多的中低端房產,造惠更多中下階層人民。

更甚的是,當聯邦政府無法降低賦稅之餘,更無法從額外的賦稅進行經濟資源重整。所謂的經濟資源重整,就是一旦國庫充裕,聯邦政府即可建造更多公共設施,造福人民。

早在2014年,聯邦政府為了抑制炒屋風氣,嚴打房價,把產業盈利稅定在15至30巴仙之間。再加上聯邦政府其他措施,去年迄今我國各大地區城市的房價已經逐漸回穩。雖然許多購屋者無法獲得銀行批准貸款,以及部分高檔產業有價無市而滯銷,但是整體來說屋價已經開始回穩。

因此,這個決定顯然和聯邦政府過去數年嚴打房價,抑制炒樓歪風有開倒車之嫌。政府也沒有在文告中交代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此朝三暮四的政策,實為劣政之最壞示範。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