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0, 2018

希盟已經準備好


希望聯盟在數天前的大會終於做出一項令人期待已久宣布,那就是誰才會是希盟在14屆全國大選勝出後出任首相的人選。毋庸置疑,該人選就是敦馬哈迪醫生本人。希盟能夠在最後一分鐘達致協議,誠屬不易。

除此以外,希盟也公佈副首相人選——公正黨全國主席旺姐,以及接替馬哈迪的第八任首相人選——安華,前提是敦馬哈迪上任後必須啟動赦免安華的法律程序,以為安華接任鋪路。

馬旺配是否行,坊間褒貶皆有。無論如何,此次希盟能夠在正副首相人選,甚至是半島各州國會議席談判達致協議,實際上希盟已經突破在野黨的局限。

希盟如果要突破以往民聯、替代陣線、人民陣線甚至是六十年代社會主義陣線不足之處,就必須在以下三點有所突破:
第一、 到底希盟四黨是否願意在同一標誌下出征大選?
第二、 到底希盟四黨會否提呈一個大家共同推舉的首相人選?
第三、 到底希盟四黨能夠成立影子內閣,制衡國陣?

Thursday, January 04, 2018

馬華民政抗議選委會選區劃分只不過是粉飾櫥窗?MCA and PGRM objecting to EC’s proposed redelineation exercises are mere window-dressing exercises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8年1月3號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馬華和民政黨會否通過他們在內閣的代表反對選舉委員會不公平劃分半島選區,尤其是在雪州國州議席的選區重新劃分?兩黨又是否會下令他們的國會議員針對選委會如此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投下反對票?

Wednesday, January 03, 2018

敦馬道歉解心病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103/y-b-%E5%8A%89%E6%B0%B8%E5%B1%B1%EF%BC%9A%E6%95%A6%E9%A6%AC%E9%81%93%E6%AD%89%E8%A7%A3%E5%BF%83%E7%97%85/

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日前在土著團結黨代表大會上公開針對從政數十年所犯上的錯誤表示道歉。就在許多人認為政治人物一向不懂道歉之際,92歲的敦馬突然這麼做,我相信他此舉並非一時三刻即興之作,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所做出的宣布。

大家試想想:要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家針對他的錯誤道歉已經是難如登天,更何況是一位九十歲的老人家?

馬哈迪醫生“道歉”不過一天而已,首相納吉便立即反擊,可見其對巫統和國陣所造成的傷害是不容忽視的。雖然敦馬過後表示道歉並不代表認錯,但是這對許多希盟而言顯然是一股強心劑。

事故部分希盟支持者和領袖一向以來對是否應該和敦馬聯手合作抗衡巫統有很大的意見。他們之中許多針對敦馬掌政期間所犯上的錯誤迄今無法釋懷。

Monday, January 01, 2018

應調高百萬房產印花稅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101/%E5%BA%94%E8%B0%83%E9%AB%98%E7%99%BE%E4%B8%87%E6%88%BF%E4%BA%A7%E5%8D%B0%E8%8A%B1%E7%A8%8E%E5%88%98%E6%B0%B8%E5%B1%B1/
聯邦政府日前宣布明年起一百萬令吉房產以上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在這之前,聯邦政府宣布這類產業的印花稅將在明年調高至4巴仙。消息一出,地產界業者無不對此表示高興。

雖然大部分發展商手上超過百萬令吉的產業並不多,這類產業也不一定是公司的主要產業,但是政府這個宣布確實讓國內滯銷的房地產暫時鬆一口氣。

無論如何,這個政策未必能夠讓低下階層人民直接或間接受惠,因為這類購屋者需要的是更多更廉宜的房地產。倘若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抽取更高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便沒有理由降低低端產業的賦稅。對低下階層人民來說,這看似影響不大,但肯定不是好消息。

目前的房地產印花稅為:10萬令吉或以下的產業徵收1巴仙印花稅、10萬1令吉至50萬令吉的產業徵收2巴仙印花稅以及50萬1令吉以上的產業徵收印花稅3巴仙。

一般政府的賦稅原則是有抽也有放,即調高某些物品賦稅之際,也降低部分商品的賦稅,避免過重的賦稅加重人民的經濟負擔,也避免市場無法適應過重的賦稅而萎縮。既然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獲取而外的收入,其也自然無法降低其他產業的賦稅。

因此在國外有人認為這是竊窮濟富!因為一旦聯邦政府宣布把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富人即刻可以夠節省一筆可觀的賦稅,反之一般老百姓無法享有更低賦稅至於,也必須承擔同樣的賦稅。

為什麼這麼做?本來政府希望通過這樣的政策能夠讓富人把財富留在國內,為國內的經濟注入活水,進而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和財富給中下階層人民。這種做法有一個名稱,即滴漏效應(Trickling-down effect)。可是這種做法未必時刻都行得通,而且其造惠中下階層的速度不比其讓上層階級人民受惠得快。

目前國內市場,不管是在哪一個地區州屬或城鎮,中下階層人民急需價格20萬至30萬令吉左右的房產,尤其是剛剛踏入社會或剛剛成家立業的年輕夫妻。如果政府無法調高高端房產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鼓勵發展商把有限的土地發展為高端房產,反之同樣大小的土地卻能夠建築數量更多的中低端房產,造惠更多中下階層人民。

更甚的是,當聯邦政府無法降低賦稅之餘,更無法從額外的賦稅進行經濟資源重整。所謂的經濟資源重整,就是一旦國庫充裕,聯邦政府即可建造更多公共設施,造福人民。

早在2014年,聯邦政府為了抑制炒屋風氣,嚴打房價,把產業盈利稅定在15至30巴仙之間。再加上聯邦政府其他措施,去年迄今我國各大地區城市的房價已經逐漸回穩。雖然許多購屋者無法獲得銀行批准貸款,以及部分高檔產業有價無市而滯銷,但是整體來說屋價已經開始回穩。

因此,這個決定顯然和聯邦政府過去數年嚴打房價,抑制炒樓歪風有開倒車之嫌。政府也沒有在文告中交代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此朝三暮四的政策,實為劣政之最壞示範。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17

開學開銷捉襟見肘

現在正臨學校長假末期,家長們都在忙於為孩子添購開學用品。《中國報》最近獨家報導每名孩子入學最基本開銷,已從兩年前的約六百令吉,飆升至去年九百令吉。這股漲風預計在明年新學年進一步調漲至最少1250令吉,漲幅約39%。

若再加上私人補習班、才藝班,費用會再額外增350至一千令吉。換句話說,家長需預算1250至兩千令吉,應付每一名孩子的開學費用。

對已一個收入一萬令吉或以下的中產家庭來說,如果家中有兩名至三名孩子在唸書,這筆錢就已經是一個月家庭收入的百分之四十巴仙左右。這絕對不是一筆小開銷。如果中產家庭已經如此,低下階層收入的家庭更是捉襟見肘。

雪州政府多年以來為全州56個選區的清寒子弟提供開學援助。從免費書包、作業簿、校鞋等等無一不有。一些議員也從本身的選區撥款額外撥出一筆款項提供開學文具禮券,讓家長們能夠善用這些禮券到各大書行或文具店為孩子添購文具書本等。

今年,當我代表州政府頒發免費書包後,有一位馬來婦女前來求見。原來她家中有八名正在唸書的孩子,丈夫月薪才兩千令吉左右。面對八名孩子開學開銷,他們夫妻倆可說是大傷腦經。姑且不問為何會有八名孩子這麼多,這對夫妻即使只供養一名孩子也頗感吃力。她對我說,書包並非是最昂貴的開學用品,畢竟縫縫補補後,老大的還可以留給老二老三,可是作業簿和練習簿不能循環使用,全部必須買新的。可見這些所謂的“consumables”才是家長頭疼的原因。我過後對她說,一旦開學之後,我們把名單整理好,將會另行安排。

話說回頭,這幾年雖然官方數據顯示馬來西亞的宏觀經濟在成長,可是微觀經濟乃至小市民的經濟大多裹足不前。由於令吉疲弱,加上許多開學用品從國外入口並以美元折算,這讓許多家長面對開學開銷頗感拮据。

既然馬來西亞提供免費教育,為何每年開學家長們都得頭疼?為何學校撥款會常年不足?為何政府無法立即修補或更換學校破舊不堪的硬體設備?為何現在連國小也面對華小一樣的困境,被迫向家長或外界募捐?

令家長們大傷腦經的還有諸如電腦班或才藝班的費用。如果扣除這些收費,或許家長們的開銷就能夠減輕。如果孩子們有興趣參加這些天才班,為何教育部不乾脆把它們納入正課,減輕家長們的經濟負擔?當國際潮流趨向於課外授課,諸如芬蘭教育般的靈活教學,為何馬來西亞還是裹足不前?

面對這一連串的問題,我並沒有答案。短期來說,我們只能動用手上的資源解決上面這位媽媽的問題。我寄望的是在來屆大選國人能善用選票投選一個廉潔、有效率和可信賴的政府,讓這個國家的方方面面能夠如火鳳凰一般地浴火重生。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17

立法管制銷售配方奶粉






新山爆發毒奶粉事件,再度敲響食品安全的警鐘。馬來西亞消費者,尤其是以配方奶粉餵養家中嬰兒或小孩媽媽,無不關心此事。

雖然有關商家或父母或許已經向執法單位報案,柔佛州貿消部執法組也突擊檢查各大百貨商場出售的配方奶粉,但是當局必須等待兩個星期才能夠獲取化驗報告,然後才確定進一步行動。

這樣是不是慢了半拍?如果你是肇事者,當毒奶粉事件曝光之後,你不會在這兩個空窗期逃之夭夭?還是你會乖乖地等執法人員上門逮捕你?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嚴重離地的政黨

巫統代表大會上週落幕了。正如大家一般預料,與會的巫統中央代表們和部分中央領袖使出渾身解數把砲口對準敦馬哈迪及民主行動黨。

就在巫統大會期間,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點名大馬是豺狼竊盜統治最惡劣的例子。塞申斯在12月4日在華盛頓舉行的追討資產國際論壇致辭是點名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美國司法部所凍結的35億美元的貪腐收益當中,近半跟1MDB有關。

這名美國部長公開表示,涉嫌貪腐的官員和同夥利用這些金錢奢華消費,購買房地產、藝術品、遊艇等等。1MDB官員涉嫌逾45億美元的資金,相關洗錢網絡複雜,包括案底交易和空殼公司。這些公司躲在瑞士、新加坡、盧森堡和美國擁有許多銀行戶口。

如果你以為這事發生在巫統大會期間,與會代表一定會高調反擊或回應,那麼你就要大錯特錯了。

由於聯邦政府在處理1MDB相關醜聞迄今一直有所隱瞞,甚至無法適時對外做出合理坦誠的回應和解釋,加上投資者對政府管治能力的信心下跌,國內各個經濟指標的表現,如貨幣匯率、通貨膨脹、基尼基數、房屋價格等等一直處於弱勢。

國際原油價格方面,過去每桶超過100美元的天價似乎已經一去不復還。現在的價格徘徊在每桶50~60美元之間,間接影響聯邦政府從原油所獲取的收入。聯邦政府銀根緊縮,為了填補黑洞,最後被迫祭出消費稅,向普羅大眾開刀。

即便是樂壇天后拿督希拉瑪吉也公開向政府嗆聲,批評經濟差、生活費高昂。巫統聯邦直轄區代表拿督理查曼膽敢直言人民已經被沉重的生活費壓垮了。他的言論算是此次巫統大會的異類,因為除他之外,巫統的中央代表們似乎對這些課題不感興趣,甚至連反擊或回應也敷衍了事,剩下的就只有寥寥數位部長在垂死為領導護航。

當下的巫統已非昔日爭取國家獨立的政黨,也不再是當初和馬華國大黨攜手建國的功臣,而是一個依靠煽動族群和宗教關係維持生命,嚴重離地的政黨。至於馬來西亞人民每天必須戰戰兢兢面對的各樣生活挑戰,巫統只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對他們來說,敦馬和再益如何回應“武吉斯海盜論”才是重點,有時候我很懊惱,難道這些課題能夠讓馬來人乃至馬來西亞人的錢包突然多增加數白令吉嗎?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17

Janganlah KJ tercungap-cungap membilang penyelewengan zaman Tun Dr Mahathir sedangkan ianya hanya boleh berlaku kerana kegagalan UMNO sendiri

Kenyataan Media ADUN DAP Kawasan Kampung Tunku, Selangor, Lau Weng San pada 6 Disember 2017 di Petaling Jaya: 

Janganlah KJ tercungap-cungap membilang penyelewengan silam zaman Tun Dr Mahathir menjadi PM sedangkan ianya hanya boleh berlaku kerana kegagalan UMNO untuk mewujudkan satu ekosistem politik yang amanah, bersih dan cekap.

Saya terpegun melihat Ketua Pemuda UMNO Khairy Jamaluddin berpanjang lebar menyenaraikan satu-persatu skandal dan penyelewengan yang berlaku sepanjang dua dekad Tun Dr Mahathir menjadi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seolah-olah semua yang berlaku ini berpunca dan berakhir dengan individu bernama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sahaja.

Malahan amat menarik bagi saya mengapa Khairy Jamaluddin enggan mengaku bahawa semua yang telah berlaku itu pastinya dapat disekat daripada menjadi parah sekiranya mekanisme semak dan imbang yang berada di dalam sistem pentadbiran, perundangan, kehakiman serta dalam parti UMNO sendiri dapat menjalankan fungsi dan memainkan peranannya pada masa itu.

Lebih menarik perhatian saya ialah Perdana Menteri Najib Tun Razak, mantan Perdana Menteri Tun Abdullah Ahmad Badawi (juga Bapa Mertua KJ) merupakan anggota Jemaah Menteri semasa Tun Dr Mahathir memegang tampuk kepimpinan negara antara tahun 1981 hingga 2003. Tidakkah kedua-duanya menegur Tun Dr Mahathir sepanjang 22 tahun ini ataupun mereka sekadar Pak Turut dalam Jemaah Menteri?

Soalan saya kepada KJ: Bukankah Pak Turut juga perlu memikul sebahagian daripada tanggungjawabnya dalam konteks yang sama?

Lau Weng San
ADUN Kampung Tunku

馬大生病了!



馬來亞大學是馬來西亞名列前茅的高等學府。過去二三十年,雖然這所大學的國際排名和許多著名大學還有差距,但它一直都是國內排名第一的高等學府。

我從1999年就和馬大結下不解之緣。那一年國內政局動盪不安。我就是在烈火莫熄風起雲湧的這一年成功考上馬大化學工程系。接下來的三年象牙塔生活中,我參加過許多校園和宿舍內外的活動,包括華文學會、辯論隊甚至校園選舉助選團。

我大三時期除了忙於課業外,其餘時間都是投入成立新青年和推動校園民主的運動。回頭再想,如果沒有這三年的馬大生涯,也許我今天也未必會通過這個專欄和諸位讀者見面。

畢業後的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從事政治工作。我當時和馬大的幾位好友在八打靈再也租下一間雙層排屋,從此就在八打靈再也定居和就業。這讓我能夠在2008年中選前後還能夠繼續近距離關心校園狀況。數年前我重新回到校園報讀法律學士課程,這段距離從近距離變成零距離了。

前個星期,我得知馬大工程系獲《美國新聞》推薦為全球十大工程系院之一。身為馬大工程系畢業生,這個新聞似乎值得高,但是在今年八月,馬大學術職工會就批評工程學院院長強制要求講師互相引述學術研究,以增加工程系講師在各領域學刊的曝光率,籍此蓄意操弄排名。

在同一個時期,高等教育部允許馬大工程系直接錄取學生。這類學生必須繳付比較昂貴的學費。據說此舉是要吸引T20子弟,即來自富裕家庭的學生報讀國立大學,以滌除國立大學為中下階層子弟報讀的印象。

事實是,馬大從聯邦政府獲得撥款逐年減少。在這樣的情況下,工程系如果不這樣來填補撥款不敷,馬大工程系豈能維持相當的排名?

馬大學生事務處(HEP)也鬧風波。首先是四名馬大生於1MDB對話會後在校園舉牌抗議,遭校方採取紀律行動,其次校方凍結馬大華文學會長達一個學期,第三就是校方指示學術人員、學生和各團體避免對外發表損害政府立場的言論。這些動作簡直就是開學術與言論自由的倒車!

大家不要以為學生團體要籌辦活動,校方會全力資助,因為學生團體乃至學術人員一般必須向外募款。HEP雖然可以一紙下令凍結活動,可是已經向外界籌獲的募款要如何處理?難道HEP不用向外交代嗎?大專院校本來就是專研學術、探索知識的地方,如果學術人員、行政官員乃至學生團體無法暢所欲言,即使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學,意義何在?

馬大生病了,正是這個原因!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Janganlah KJ tercungap-cungap membilang penyelewengan zaman Tun Dr Mahathir sedangkan ianya hanya boleh berlaku kerana kegagalan UMNO sendiri

Kenyataan Media ADUN DAP Kawasan Kampung Tunku, Selangor, Lau Weng San pada 6 Disember 2017 di Petaling Jaya: 

Janganlah KJ tercungap-cungap membilang penyelewengan silam zaman Tun Dr Mahathir menjadi PM sedangkan ianya hanya boleh berlaku kerana kegagalan UMNO untuk menwujudkan satu ekosistem politik yang amanah, bersih dan cekap.

Saya terpegun melihat Ketua Pemuda UMNO Khairy Jamaluddin berpanjang lebar menyenaraikan satu-persatu skandal dan penyelewengan yang berlaku sepanjang dua dekad Tun Dr Mahathir menjadi Perdana Menteri Malaysia, seolah-olah semua yang berlaku ini berpunca dan berakhir dengan individu bernama Tun Dr Mahathir Mohamad sahaja.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17

葉亞來所處的吉隆坡


今年2017年是吉隆坡開發功臣葉亞來出世180週年紀念,明年2018年則是葉亞來出任吉隆坡開埠以來擔任第三任華人甲必丹的150週年紀念。如此重大事件,不僅吉隆坡華團以及葉家後室大事慶祝,馬來西亞郵政公司更是在日前推出一套紀念葉亞來開發吉隆坡豐功偉績的首日封。

本來是紀念葉亞來的好事一樁,土權組織突然公開表示後人不應高度讚揚葉亞來,因為葉亞來在19世紀主政吉隆坡時為“黑幫老大”,操控開埠初期的黃賭毒行業。

Wednesday, November 22, 2017

該如何申報議員財產?


雪州班丹區國會議員拉菲茲日前率領三十名來自公正黨和誠信黨的國州議員在一項公開場合公佈個人財產。

為何要政治人物或議員公佈財產?在國外的反貪污法律,某人凡是擁有與個人收入不符合的財富都會被認定為犯上貪污罪,除非能夠證明他是從合法管道獲取這些財富。

因此,倘若議員們能夠公佈財產,大家就能夠監視其生活方式是否有出現貪污的跡象。這也被視為“陽光法令”的一部分,讓所有資料都攤在陽光底下自由流通,防止貪污的發生。

議員公佈個人財產並非第一次發生。據說國陣的聯邦部長也有向首相和反貪會呈報個人財產。無論如何,他們的申報方式和次數,甚至最關鍵的內容從來不曾公開。

直至2009年,雪州政府首開先河,下令全體行政議員公佈個人財產。檳城州政府則是在2012年首次公佈行政議員當官前後的財產、所投資的股票與基金、代步工具以及貸款資料。在2013年為了履行大選競選宣言,檳城州政府第二度列出行政議員的財產,也首度對外公佈民聯州議員的財產。

If a Dato’ Seri lockup detainee is given special treatment by the police?


Media statement by DAP ADUN for Kampung Tunku Lau Weng San on 8th November 2017 in Petaling Jaya:

In times when politicians under police detention will always be required to be dressed-up in a certain kind of police lockup uniforms when they are produced in court house for proceeding, it is highly questionable why certain detainees can be given different treatment.

Lately a detainee who carries a Dato’ Seri title was arrested and re-arrested in various locations by police officers for various offences and it is clear from various media report and the said individual was given different treatment if not special treatment, when he was allowed, though hand-cuffed, to appear in his own clothes other than lock-up uniforms.

It was not too long ago when this issue was brought up by certain quarters against MACC, which also adopts the same policy with PDRM on such issue, citing the reason that such detainees shall not be treated as if they are already guilty before they were proven guilty in cou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