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02, 2015

吉隆坡應否成為一個州?




在莎亞南的雪州州議會殿堂,底樓收藏許多和州議會有關的文物和照片。除了介紹歷屆蘇丹的生平和雪州的歷史之外,底樓也展出歷屆州議員在州議會開幕儀式和蘇丹殿下在議會殿堂外的合照。

1959年馬來亞聯邦第一次全國大選至1974年馬來西亞聯邦第四次全國大選,中選的雪州州議員在每一年的州議會都會和蘇丹殿下在州議會外拍照留念。前面四次的拍攝的地點,剛好就是現在的吉隆坡大鐘樓,又名蘇丹阿都沙末大廈(Bangunan Sultan  Abdul Samad)。這是因為當時的吉隆坡即是雪蘭莪的州首府,也是聯邦的首府。

既然是一州之首府,那麼州最高的立法機構——州議會(或州立法議會)一定是建在吉隆坡。同時聯邦政府的許多政府機構,如國會、法庭、行政部門等等都是建在吉隆坡。吉隆坡同時扮演州和聯邦首府兩大重要角色許久。自1898年成立馬來州屬聯邦(Federated Malay States)以來,吉隆坡就是馬來州屬聯邦的首府。

1972年,聯邦國會和雪州州議會通過各自的修憲案,把當時面積約243平方公里的吉隆坡縣割讓給中央政府,成為聯邦直轄區。當時聯邦政府認為吉隆坡雖然已是聯邦首府,但是礙於吉隆坡依然隸屬雪州政府管轄,因此在管理上出現許多重疊的地方。

另外,聯邦獨立已經超過十年,聯邦政府認為應把吉隆坡割讓給聯邦政府,成為聯邦直轄區,名正言順地成為馬來西亞聯邦的首府。

當然,這只是官方說辭。實際原因乃當時的聯盟(Perikatan)在1969年大選遭遇重拙。聯盟政府只能以簡單多數議席執政聯邦政府。在州議會改選方面,執政聯盟在檳城、霹靂、雪蘭莪及吉蘭丹四州失去優勢。反對黨在檳城的24席位中獲得20席(這是大馬政治史上第一次反對黨經過選舉掌握州議會多數席次而組成州政府),在霹靂州的40席中獲得21席,在雪蘭莪州的28席中獲得14席。

這對聯盟政權來說是非常不穩定的因素,因為聯盟政府隨時會垮台。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執政中央和雪州聯盟政府便著手商討把吉隆坡割讓給聯邦政府。根據當時媒體報導,在野黨當時在吉隆坡八個州議席當中坐擁高達七個州議席。一旦吉隆坡割讓給聯邦政府,這七個個在野黨坐擁的州議席在來屆大選將化為烏有。屆時雪州政局將重現聯盟/巫統一黨獨大的局面。

當時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說,割讓吉隆坡給聯邦政府成為聯邦直轄區應該徵詢吉隆坡居民的意見。意即針對吉隆坡的行政管轄,吉隆坡居民的意願應具首位。

割讓之後,聯邦政府承諾每年固定繳付一筆為數1860萬令吉的賠償金給雪州政府,以彌補雪州政府在稅收上的損失。1860萬令吉在70年代初期或許是一筆龐大數字,但是時至今日,1860萬令吉根本不足以應付雪州沙白安南縣議會一年的開銷(沙白縣議會2014年財政預算案約2200萬令吉)。

1999年,聯邦政府再次以同樣的方式,向雪州政府索取Prang Besar,一片位於雪邦縣內面積約49平方公里的土地,以成立新的聯邦政府行政中心。這個地方就是後來的布特拉再也,簡稱布城。聯邦政府迄今每年只需償還雪州政府大約750萬令吉的賠償金。

馬來西亞雖然奉行聯邦制度,即聯邦政府和各州州政府擁有各自的權限,但是聯邦憲法第九附錄(Ninth Schedule)『立法事務表』規定,除土地以外,州政府所能掌控的經濟資源其實不多。必須知道的是,吉隆坡在割讓給聯邦政府之前已經是一座高度都市化的城市,因此雪州政府每年獲得的1860萬令吉賠償金實屬不足。

正如林吉祥於1973426號在國會下議院辯論聯邦憲法修正案所言,吉隆坡的前途應有吉隆坡居民本身決定。我認為,除了要讓吉隆坡市民表決以外,有關吉隆坡的前途也應該諮詢雪州政府,畢竟吉隆坡的發展歷史與雪州歷史是密不可分。已故雪州蘇丹——蘇丹沙拉胡定(即現任雪州蘇丹父王)在197421號在吉隆坡舊國家皇宮簽署割讓合約時更是淚灑現場。這不是道聽途說,而是根據當時媒體報導獲知。

當聯邦政府擁有布城為行政中心以後,吉隆坡繼續成為聯邦直轄區的正當性已經蕩然無存。因此,吉隆坡市民必須從這一點思考吉隆坡的未來。到底吉隆坡是否應該繼續成為聯邦直轄區?還是成為馬來西亞第十四個州屬?仰獲歸還給雪蘭莪州?歸還雪州之後,吉隆坡市政局(DBKL)是否改為吉隆坡市議會(MBKL)?MBKL是否能夠豁免於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限制,讓市民運行民主第三票選出市長和市議員?這一切有賴於聯邦決策當局的政治意願。

劉永山

雪州甘榜東姑州議員

《熟食過年前漲價貴得離譜,消費者:欺人太甚!》



這是來自古晉的新聞。據說古晉人的美食——幹撈麵——在新年期間每碗賣6令吉!在詩巫,幹盤面一碗賣10令吉!在非佳節期間,這些麵食每碗只賣3令吉左右。

熟食小販在新年期間把食物價格稍微調漲是可以接受的。在怡保和吉隆坡,價格一般只是調漲數十仙。通常在年初四以後,價格就會調回原本的水平。希望熟食小販在調整價格的時候,也應當考慮食客的口袋。不合理地把價格調高,雖能讓你牟取短期暴利,但是長遠來說,這只會打擊你的收入。

Monday, February 16, 2015

My view on "Selangor Menteri Besar Azmin Ali has put a stop to the Kinrara-Damansara Expressway (Kidex) project"

In upholding the principles of fairness,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the state government has given ample notices to Kidex Sdn. Bhd. to fulfill the requirement set by th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Today, the state government has made an important announcement not to continue with the project. The major pressure group, Say No To KIDEX (SNTK) has been voicing out against the project, and to certain extends, in my opinion, went ahead against the PR-led State Government, even before the State Government announcing its decision of the project (owne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s I have always said, a responsible state government ought to listen to both sides before a decision is made. Many a time the state government was vehemently attacked, especially in social media by quarters with hidden political interest, for allowing Kidex Sdn. Bhd. to present their views.

Highways and expressways are very much needed in linking up cities previously served by trunk roads. That is why the people of Selangor and Pakatan Rakyat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did not object whe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commenced and finished the construction of Kuala Lumpur – Kuala Selangor Highway (Latar) from 2008 to 2011. 

When the government announced its plan to construct West Coast Expressway from Taiping to Banting, it does not face much objections from the people of Selangor as we believe that the highway will relieve traffic congestion along Klang – Sabak Bernam Federal Road 5 while boasting tourism and economy activities along the coastal areas of Selangor.

However, the same cannot be said on Kidex and many other highways that are cutting through the hearts of major cities in Klang Valley. Constructing more highways will only translate into growing ownership of private vehicles in the city centre and it defeats the noble purpose to improve usage of public transportation.

In contrast with the views of SNTK, I believe the more appropriate concern is how could the Federal Government keeps allowing such highway(s) to continue in years to come. Please note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gave Kidex Sdn Bhd a nine month extension not too long ago (from Feb 15, 2015 to Nov 14, 2015) to fulfill the condition precedents of the concession agreement. There must be merit in allowing these highways in Selangor.

Sunday, February 15, 2015

張盛聞的行為證明馬華已淪為微不足道的蚊子黨

馬青總團團長張盛聞最近和巫統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拿督斯里伊斯邁沙比利引發的口角以及隨後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證明馬華在國陣已逐漸淪為微不足道的蚊子黨。

伊斯邁沙比利最新表態,表示內閣已經下令“杯葛華商論風波應該就此告一段落,因此他對本身的言論表示遺憾。而張盛聞在此之前一直針對伊斯邁沙比利窮追猛打,似要伊斯邁沙比利鞠躬道歉非可。直至伊斯邁沙比利的遺憾論之後,張盛聞也只能以心中有數的消極言論應付。

這一切,包括張盛聞在整個風波的言論,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證明馬華本身非常卑微的地位。

當伊斯邁沙比利在推特發帖譴責華裔商家不願意下調物價,呼籲杯葛華裔商家後,張盛聞在第一時間譴責伊斯邁沙比利。雖然伊斯邁沙比利不應發表種族性言論,但是這事件迅速演變成種族課題,以致巫統內部的右翼分子成為力挺伊斯邁沙比利。

到底伊斯邁會否因為他的種族性言論而向華裔商家道歉,還是他是否願意道歉?這個問題已經變得不重要。如果馬華在國陣的地位是舉足輕重的,如果巫統領導人尊重馬華,如果其他國陣成員黨也認同馬華的做法,那麼今天要求伊斯邁道歉簡直是易如反掌,甚至伊斯邁沙比利當初可能出於尊重馬華的地位,他根本不敢發出這樣的言論。

既然要求伊斯邁沙比利道歉會是如此困難,加上伊斯邁沙比利和馬華總會長廖中萊多次發表模棱兩可的言論,這證明馬華在國陣的地位可能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卑微,即馬華的立場除了無法獲得巫統的支持之外,其他國陣成員黨除了發表一些官腔文告之外,也無法對馬華的立場展示大力認同和支持。

為什麼事情會變的如此嚴重?馬華在國陣還有什麼地位?事實證明,馬華的議席數量和馬華在國陣的地位是不成正比的。這點可在1999年大選看得出來。巫統在當年的大選因安華事件而無法贏取超過一半的國會下議院議席,因此被迫以來非巫統國陣成員黨的議席才能獲取過半議席,繼續執政。當年大選馬華打著伊斯蘭國的旗號攻擊傳統宿敵——民主行動黨,結果民主行動黨再次吃敗仗。此外,林吉祥和卡巴星也第一次在檳城輸掉大選。馬華應該可以籍此獲得更多的內閣部長,但是結果依然一樣,馬華只能屈就於四個內閣部長。

只要馬華繼續留在國陣,這等於馬華將繼續俯首於巫統的政治霸權,不管馬華最終如何敢怒敢言,馬華在國陣的格局已成定局,根本無法破格。如果不要愧對選民,尤其是華裔選民,馬華應該痛定思痛,善用其殘餘的政治生命和價值,即除了嚴厲譴責巫統領袖之外,也應該宣布退出巫統主導的國陣以加速巫統政權的瓦解和垮台。

這番話是聽在許多馬華老黨員的耳中非常刺耳,但是忠言往往是逆耳的。唯有這樣,馬華才能在馬來西亞政治歷史中佔有一席可歌之地。

劉永山
lauwengsan@gmail.com

Thursday, January 29, 2015

關於Bandar Raudhah




昨天《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鄭丁賢和主筆陳寶卿分別在該報第37頁《言路》版寫了兩篇大作。第一則是《雪州需要伊斯蘭城》。第二則是《擲123億令吉隔離種族關係》。

兩篇文章都是針對雪州州務大臣阿茲敏日前宣布的一項由雪州政府子公司——雪州發展機構(PKNS)和私人公司進行的聯營項目。這項聯營項目稱為“伊斯蘭城”(Bandar Raudhah)。

第一則文章指這項目耗資123億令吉,15年完成,建立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基本設施等等。它問:”十幾年後,如果有機會拜訪這個城市,聽到周圍說的是阿拉伯語,身穿的是阿拉伯服,衣食住行都是清真。這時懷疑不是身在馬來西亞,而是來到中東某個地區”。

第二則文章批評雪州政府‘這樣一擲123億,只為建立一個知識和馬來人和穆斯林生活、居住、教育、做生意甚至娛樂的城市,公平原則在哪裡?促進種族宗教和諧的意願在哪裡?’

身為後座議員,我已經把這兩則文章的訊息簡單地傳達給州務大臣本人。希望州務大臣日後能夠準備更詳細的資料給公眾,尤其是關心這項項目的兩位報人。

貴為雪州州議員,我固然關心這項聯營發展項目的成敗,但是我的切入點和兩位顯然不同。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到底雪州政府和子民會從這項發展項目中獲得怎樣的回酬?回酬是否合理?

眾所周知,在國陣時代,PKNS和私人企業進行許多聯營計劃,民聯上台之後發現許多聯營計劃存在許多不公平的交易。PKNS身為州政府子公司以往多以超低價格獲得政府黃金地段。在聯營計劃下,這些地段統統割讓給似然公司。PKNS身為合作夥伴,卻還有合約義務協助這些私人公司獲得各項政府准證和批文,以期換取微薄的利潤。反之,豐厚的利潤往往塞進私人公司的口袋。聯營項目成功如此,萬一失敗,PKNS則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土地割讓給人,但是本來應該賺取的盈利卻付諸東流。

如今兩位報界聞人卻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個課題,切入點似乎有點超乎常人理解能力。

一、如該項目以建立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基本建設會造成某種程度的種族宗教“隔離”,那麼為何在2003年雪州另一家子公司——KDEB——在英達島建立Halal Hub(清真食物生產中心),兩位當時曾否發表類似看法?

二、建立符合伊斯蘭教義的基本建設,甚至是發展項目有何不妥?我也看不出類似的發展項目如何能夠造成種族宗教隔離。我更不認為這個項目竣工之後只能開放給穆斯林而已。我認為有生意頭腦的人絕對不會畫地自限。就好比當初國內許多商業銀行,包括外資銀行和本地華資銀行紛紛在馬來西亞推出伊斯蘭銀行一樣(Islamic Banking),類似的銀行服務對象難道只是穆斯林而已?

三、Bandar Raudhah和中庸又有什麼關係?我看這兩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

四、雪州政府擲123億投資在這個項目?非也,123億是Gross Development Value(或GDV),意即123億令吉是這項計劃竣工之後的市場總值。兩則文章提到州政府將通過PKNS投資123億令吉,這是不正確的說法。

五、Bandar Raudhah在這兩則文章被譯成‘伊斯蘭城’。這是否是最正確精準的翻譯?我個人認為是不正確的翻譯。從網絡得到的資料,‘Raudhah’意指花園。Bandar Raudhah直譯應該是‘花園都市’或‘花園城市’。

至於關於該項目的其他詳情,且讓我們等待州務大臣辦公室和PKNS的正式回應。謹此糾正視聽。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21, 2015

Pelaksanaan Pilihan Raya Kerajaan Tempatan merupakan sebahagian daripada manifesto Pakatan Rakyat Selangor dalam Pilihan Raya Umum Ke-13 (PRU13) yang lepas




Saya merujuk kepada kekeliruan yang berbangkit berkenaan sama ada cadangan DAP untuk memulihkan pilihan raya kerajaan tempatan adalah sebahagian daripada manifesto Pakatan Rakyat atau tidak.

Walaupun cadangan ini tidak disebut dengan nyata dalam manifesto Pakatan Rakyat pusat, tetapi perkara ini telahpun termaktub dalam manifesto Pakatan Rakyat Selangor yang dilancarkan pada tahun 2013.

Manifesto ini turut ditandatangani oleh ketua ketiga-tiga parti komponen Pakatan Rakyat di Selangor pada masa itu, iaitu Sdri Teresa Kok (Pengerusi DAP Selangor), Sdr Dr Rani Osman (Pesuruhjaya PAS Selangor) dan Sdr Azmin Ali (Pengerusi PKR Selangor, yang sekarang merupakan Menteri Besar Selangor). Manifesto ini juga ditandatangani oleh Menteri Besar Selangor pada masa itu, iaitu Tan Sri Khalid Ibrahim.

Perkara ini telah disebut dalam bab “Kerajaan Rakyat” pada muka surat terakhir manifesto ini yang berikut seperti berikut: “Melaksanakan dasar menurunkan kuasa secara berperingkat menerusi pelaksanaan Pilihan Raya Kerajaan Tempatan.”

Isi kandungan manifesto ini masih boleh dimuat-turun dan dibaca di http://www.selangorku.com/wp-content/uploads/2013/04/manifesto-selangor-print-Malay-FA-v8print.pdf

Selain daripada itu, Tuanku Sultan Selangor juga menitahkan agar Pakatan Rakyat menunaikan semua janjinya dalam manifesto PRU kerana berjaya meyakinkan rakyat semasa PRU13 dengan manifesto Pakatan Rakyat. Baginda menitahkan tentang perkara ini semasa majlis perlantikan dan angkat sumpah Ahli-ahli Majlis Mesyuarat Kerajaan Negeri pada 30 Mei 2013 yang lalu.

Maka dengan ini, jelas dan nyata bahawa kerajaan Pakatan Rakyat di Selangor mesti melaksanakan dasar untuk menurunkan kuasa secara berperingkat menerusi pelaksanaan Pilihan Raya Kerajaan Tempatan dalam tempoh lima tahun bermula tahun 2013.

Diharap perkara ini mendapat perhatian yang sewajarnya daripada rakan-rakan kami di Pakatan Rakyat.

Friday, January 09, 2015

聯邦政府應該向民眾公佈成本轉嫁機制的詳情,以解釋為何國能無法在近期之內調低電費?


雪州行動黨甘榜東姑州議員劉永山於201519日在八打靈再也所發表的文告:

隨著國際原油價格持續下滑,聯邦政府應該向民眾公佈成本轉嫁機制(Imbalance Cost Past ThroughICPT)的詳情,以解釋為何國能無法在近期之內調低電費?

早在去年12月中旬召開的股東大會,意即國際原油價格處於跌勢之際,國能已經表示電費不會下降,即便下降最早也必須在今年6月才有答案。

國能總裁兼首席執行員拿督斯里阿茲曼在股東大會後召開的記者會也表示國能需率先評估近期原料和匯率波動帶來的綜合影響後,才能知道電費是否降價。

國能目前使用的成本轉嫁機制(Imbalance Cost Past ThroughICPT)下,電費本來就應該隨著成本而改變,但ICPT是滯後六個月的制度,即今年下半年的成本變化,需等到20156月檢討時,才可能被反映在電費上。

ICPT是聯邦政府設立的成本轉嫁機制,允許國能在成本走高是調漲電費,把額外的成本轉嫁給用戶;但若成本走低,電費亦有可能在ICPT下獲得調低。

根據媒體針對ICPT的報導,國能和政府每年會檢討電費兩次,分別是6月和12月,但隨著政府在最近檢討中決定電費不變,且下次檢討落在明年6月,這意味著電費或在至少半年內不會降價。

針對國能無法降低電費一事,國能還提供了第二個理由,即馬幣對美元大幅度貶值為國能帶來不好的影響,因為國能是以美元購買煤炭,而且有12%的負債是美元債。對此,國能仍不知道近期波動究竟會對發電成本造成怎樣的影響。

國能的發電廠有58巴仙以天然氣為發電燃料,另有33巴仙屬於煤炭發電,其餘則是綜合燃油和水力發電。根據網路的資料,國際原油價格在20146月是每桶約120美元,到了2014年年尾,其價格已經跌至每桶50美元上下。跌幅超過58巴仙。

根據匯率市場的資料,20146月一美元兌換約馬幣3.20令吉,到了今天,1美元已經兌換約馬幣3.55令吉,這意味馬幣兌美元只不過貶值11巴仙。

這意味著,在過去六個月以來,國際燃油價格的跌幅(58巴仙)已經遠遠超過馬幣兌換美元貶值的幅度(11巴仙)。這個情況應該是屬於游刃有餘的。因此聯邦政府和國能理應在2015年元旦開始調低電費,而不是繼續以舊有的收費機制向消費人榨取不合理的收費。

更何況,國能和國內主要發電廠購買的燃料都是由另一家官聯公司——國油——供應。既然國能和國油都是官聯公司,加上國能58巴仙的發電燃料是以天然氣發電,再加上馬來西亞是天然氣淨出口國,因此理應供國內消費的天然氣只需以令吉結算即可。這好比在國內進行買賣只以令吉作為結算的貨幣,無需畫蛇添足,把物價從令吉兌換成美元交易,然後再以令吉計算盈利。

這些問題之所以發生,乃因為聯邦政府在處理ICPT機制的訊息不夠透明。有鑑於此,聯邦政府不僅應該公佈燃油價格的計算機制,甚至也應該公佈國能運用的成本轉嫁機制的詳情。

劉永山
lauwengsan@gmail.com


Thursday, January 01, 2015

賑災


20141231日——2014年的最後一天。

我在當天凌晨5點半載著另外三名志工從八打靈再也出發前往吉蘭丹賑災。早上7點,我們在彭亨州文冬和來自沙登與烏魯冷岳行動黨的同志們集合,然後再浩浩蕩盪跟隨賑災大隊和物資出發。這一趟我們一共是5輛四輪驅動汽車的志工和2輛卡車的物質。

一路上竟是滿目蒼夷。洪水退下後,我們都能夠輕易地通過路旁的建築物或植物看到奶黃色部分看到災情最嚴重時的水位。洪水所帶來的破壞超乎我的想像範圍,並只能以讓人膛目結舌的程度來形容。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許多災黎的屋子可說是完全被摧毀,有的連整間甘榜屋被洪水推翻!

我車上一名志工說,路旁的油棕樹一旦遭洪水淹沒,就已經無法結出果實。園主必須重新翻種,要等上兩年的時間才能有新的收成。我們抵達話旺生之後,在市中心行走一圈,發現市內的店鋪幾乎曾遭洪水淹沒超過至少6尺以上。店內底樓的貨物如果無法及時搬離一樓或以上,肯定遭洪水淹沒報銷。按此思考,大家不難計算這次水患所引起的巨額虧損。

相信是因為洪水侵襲,從話旺生往哥打吧魯的8號聯邦公路路坑滿布。左避右閃下,我們在中午時分抵達重災區——吉賴。與當地協調人商談之後,我帶領第一輛卡車前往位20公里以外的馬樟縣東馬岸(Temangan)。

根據帶路的張老師,這個地區一共有五個鄉村,在冬至前後迄今一共被洪水淹沒兩次。洪水是在冬至前後侵襲話旺生。大家原來都是趁著今天和昨天天氣轉晴之際紛紛打掃庭院。男丁們白天就外出gotong-royong,女士們則在救災中心、神廟、寺院或清真寺負責準備甘榜或社區的糧食供應,大家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

當時,話旺生的朋友已經告訴吉賴的親友,說一旦話旺生的洪水退潮之後,吉賴肯定首當其衝。由於過去數十年丹州水災不曾來犯吉賴,因此許多居民沒做好防範水災的準備功夫。當洪水來襲的時候,大家頓時束手無策。慶幸的是,被鐵路區隔的東鎮宮神廟沒有淹水。該神廟旁有一個規模相當大的有蓋禮堂,我們可以把救援物資暫時寄放在該禮堂,由村民本身處理。

根據張老師的口述,東馬岸的華裔是鄭和下西洋艦隊的後裔。這些華裔後裔後來沿著吉蘭丹河逆遊而上,後定居於東馬岸。由於當地馬來酋長不允許華裔和當地居民通婚,因此這裡的華裔都與泰裔通婚。從此計算,這裡的華裔在吉蘭丹定居已經超過500年的歷史。

由於東馬岸的道路和地理環境限制,我們的卡車無法直接駛入東鎮宮。因此,我們唯有通過村民本身的交通工具,如客貨車、小型卡車、四輪驅動車以及人力把救援物質越過跌軌,載進東鎮宮。經過大約3小時的搬運,村內各族人民(包括印裔村民!)終於成功把雪蘭莪州人民捐贈的16頓的物資全部直接送達災黎的手中。在村民的要求下,我代表行動黨的志工在離開之前發表簡短的演講,希望所有災黎不分種族、宗教和膚色,大家團結互助,互相勉勵和加油!

我們一行人並沒有隨同大隊在丹州過夜。明天11號,一群來自檳城行動黨的四輪驅動車隊會跟隨雪蘭莪州的另一組車隊從無拉港出發。我們傍晚7點離開吉賴和東馬岸。由於水災的關係,8號聯邦公路的街燈沒有電供,因此四周一片漆黑。夜幕低垂之際,公路兩旁的災黎和村民只能靠著微弱的燭光度過他們人生中最難熬的元旦前夕。

這個時候在吉蘭丹的馬路奔馳非常考驗駕車技術和汽車的性能,因為一路上為了與時間賽跑,我必須保持每小時80110公里的時速,一路上我也必須提防馬路上的路坑,心理感到百般無奈。

一路上開往吉蘭丹的汽車從不間斷,我想可能是因為遊子們紛紛回鄉與家人度過難關吧。將近晚上9點,我們才發現原來從我們早上7點離開文冬迄今尚未用餐,所以一行人在抵達話旺生之後在一家馬來餐館草草充飢。我心裡想,我們一行人半天沒半粒米下肚子就已經餓得如此,試問過去一個星期面對洪水無情來襲的丹州災黎又會是怎樣呢?

我們行車之際都是在彭亨州64號文冬——話旺生聯邦公路上度過2015年元旦。2014年確實帶給許多馬來西亞人不好的回憶。我希望這些回憶通通能夠成為過去,更希望2015年會是更美好的一年。


祝大家2015年新年快樂。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14

籌募賑災物資和基金


位於雪州行動黨總部和甘榜東姑州議員服務中心的救濟品收集中心將於12月31日起暫時關閉。在這幾天,在楊美盈同志和溫宗龍同志(八打靈再也市議員)以及其他志工和黨員的群策群力之下,我們成功在短短三天之內收集民間捐贈的大量物資,尤其是現金捐款更超越3萬6000令吉大關。

我謹此想各位捐獻者和所有的志工及黨員同志致以最真誠的謝意。明天我將和幾位志工出發前往丹州賑災。公眾人士的現金捐款在日後將會用以協助災黎重建家園。我們相信重建家園將是整個賑災過程中最為艱辛的一關。

作為人民代議士,我們更是對於是次水災導因呼籲政府給群眾一個完整的交代。到底是哪裡出現問題?有一點值得關注的是,在是次水災,吉蘭丹州是東海岸三個州屬之中最為嚴重的一州,甚至在災黎人數方面,當登嘉樓州和彭亨州的災黎人數不再攀升,甚至有減緩和下降之際,吉蘭丹州的災黎人數卻直線上升。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希望當局從錯誤中吸取教訓,不要重蹈覆轍。

Saturday, December 27, 2014

來自救災前線的消息:


目前急需的物資是罐頭食物和藥物。前線救災和醫療人員目前迫切需要各類藥物,如驅風油、班納度、止痛藥、阿司匹林、傷風藥、止咳藥水等等。

除了確保幼老病弱免除疾病之外,救災人員也必須確保災後有足夠的藥物以應付任何傳染病。因此,藥物是眾多救災物資之中首選。建議打算捐贈物資的群眾可先捐贈醫藥物資。

其二是個人衛生用品如肥皂、牙刷、牙膏、衛生棉、嬰兒尿布等等。

其三是罐頭食物。目前政府機構的救災中心大多接受大量米糧食油的物資,群眾個人若要捐贈食物,應以可以即開即食的罐頭食物為主(如沙丁魚、咖哩雞等等),以方便志工整理。如有群眾或公司要捐贈巨額數量的米糧,可直接運送到政府或大型企業開設的捐贈中心。

以上所有物資均以小型包裝為上,因為小型包裝除方便攜帶之外,也方便志工搬動和整理,且能夠節省空間,讓更多災黎受惠。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