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3, 2021

冀望甲州選民善用選票

 上星期二,四位馬六甲州議員在前首長伊德里斯哈倫的帶領下公開宣布對現任首席部長蘇萊曼失去信心,而公開宣布收回對蘇萊曼的支持。

據稱,四位州議員與希盟前州首席部長(即隸屬誠信黨的阿德里)接洽,建議和希盟成立聯合政府。翌日,當時還是馬六甲州首席部長的蘇萊曼(巫統)向州元首敦阿里魯斯坦會面,最後下午州元首通過議長勞夫尤索夫宣布解散馬六甲州議會。

以上我所提到的名字,如敦阿里魯斯坦、伊德里斯哈倫的阿德里都是前任馬六甲州首席部長。

去年喜來登政變以後,伊德里斯哈倫本來是出任州首席部長的不二人選,但是他無法獲得巫統黨主席阿末扎昔的支持。

了解巫統結構的人士都知道,巫統各州聯委會的主席是黨主席委任。當時的馬六甲巫統聯委會主席就是勞夫尤索夫。本來馬六甲州首席部長這個職位就是由甲州巫統主席勞夫尤索夫出任。無奈勞夫尤索夫並不是州議員,因此只能通過國盟與國陣州議員支持的情況下當上馬六甲州議會議長。

Wednesday, October 06, 2021

醫療器材陳舊誰之過?

 今年年初到年中,雪隆各地區肺炎病例氾濫成災。不僅普通病房病人爆滿,加護病房的使用率也超出原有的界限。當時雪隆地區幾乎每一個政府醫院都出現配備不足,人滿為患的窘境。


當時萬津醫院院長四處尋求援助。他告訴我,該院目前還使用嚴重超齡的醫藥器材,例如普通病床、移動病人推車(patient transport trolley)


應院長的懇求,我在今年三月捐了一台普通病床給萬津醫院。當時這台病床花了我的選區撥款大約兩千五百令吉。供應商得知萬津醫院當時也收治肺炎病患後,慷慨解囊,自身也多捐一張病床給醫院。瓜冷縣長也四處奔波,幫忙萬津醫院籌獲得20多張病床。


如果沒有這些及時雨,醫護人員必須在工餘時間回醫院協助為這些器材上漆,好讓這些生鏽的病床能夠繼續使用。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21

如何讀懂RMK12?

 《第十二個馬來西亞計劃》或者是RMK12在星期一出爐。打著“大馬一家”旗號的首相伊斯邁沙比里揚言要在接下來的五年之內把馬來西亞打造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即家庭平均收入每月至少1萬令吉。

除此以外,伊斯邁也表示政府立下目標,要在接下來五年每年取得4.5吧仙至5.5吧仙的經濟增長。其他重點還包括收緊中馬和沙巴與砂朥越人均收入距離、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等。

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政府在提到高收入國家時,以往多從人均收入談起,如今卻只談家庭平均收入?至於貧富懸殊,伊斯邁沙比里為何不談衡量貧富差距的基尼指數,反而只提收緊中馬與沙砂二州的距離?到底他要故弄玄虛,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21

加速微型小學學生接種疫苗

 職場一日不恢復正常,我們的生活就不算是回到疫情前的情況。

同理,學校一日不復課,我們依舊是活在疫情籠罩的情況之下。對於十二歲以下的幼童和小學生來說,這段期間更是他們人生與品行成長期的黃金時間。

小學與幼兒園是學童與幼兒開始接觸原生家庭以外的人物與事務,也是孩童和學生學習如何與外人相處。學校和幼兒園提供的學習環境,除了是課本上的知識,也包括待人處事的方式,進而塑造學童與幼兒本身的價值觀和人生觀。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21

《跨黨派合作協議》讓政冷經熱

 
在2019年7月,馬來西亞中華總商會會長丹斯里戴良業說了四個字——政熱經冷。顧名思義,政熱經冷就是當權者勤於拼政治,卻疏於拼經濟。我在同年12月在本欄就此撰題《是時候政冷經熱》,呼籲各造讓政治降溫,注重經濟民生。

當時的巫統和伊斯蘭黨還是在野黨。所謂政熱經冷,也意指巫依兩黨頻頻以種族和宗教議題攻擊和分化當時的執政黨希盟。

所以當時戴良業會長說了這四個字,抨擊當權者熱衷於爭權奪利,以致他們不能專心管理經濟。

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21

應立法強制接種疫苗

在五月的某一個週末,我和服務中心的隊伍在一個銀行外面開設流動服務櫃檯,為人民登記接種疫苗。

我和助理看到有人要步行進入銀行ATM提款,便上前問候,是否已經接種疫苗?是否要登記接種疫苗?是否需要我們協助即時通過網路登記接種疫苗?

我記得有一位大叔,開口表示不願意接種疫苗。他說人生死有命,無須在乎是否已經接種疫苗。我想進一步解釋,但只見他揮揮手就離開了。

我國的疫情在六月至八月間開始走高。確診數字從數千激增到以萬計。我相信我們身旁許多朋友、親戚和家人在這個時候因感染肺炎或其他因肺炎引起的並發症而離開我們。

我不清楚這位大叔在這個時候是否已經改變主意,接種疫苗。我當然希望他已經改變主意,但是國內還有一小部分成年人士拒絕接種疫苗。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21

只不過暫時停火

 上週三,新上任首相伊斯邁沙比里和主要在野黨聯盟希盟三黨領導會面,商討未來朝野雙方該如何處理未來的政局。

有人一廂情願地以為這是“朝野合作”,尤其是伊斯邁沙比里宣誓任相後發表演說,以“大馬一家”的精神施政。

這個口號跟安華出任副揆時提出的“我們都是一家人”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的地方就是口號的內容,不同的地方就是到底伊斯邁沙比里的“大馬一家”是否能夠言出必行?

正如前依黨精神領袖已故聶阿茲說過,巫統只有在命危時才會和政敵言和。伊斯邁沙比里在國會只以微差多數議席執政,為了保住巫統的政治生命,伊斯邁沙比里可謂是別無選擇。

Tuesday, August 24, 2021

希盟韜光養晦非壞事

最高元首最終在伊斯邁獲得超過111位下議員支持的情況下順利受委為馬來西亞第九任首相。 

在這之前,希盟的首相人選安華獲得所有在野黨的支持,即105票,一度領先伊斯邁。 

安華能夠獲得在野黨如此充足的支持,乃是因為他獲得馬哈迪和沙菲宜等非希盟在野黨的支持。 

沙菲宜本來也有機會獲得希盟推薦成為希盟的首相人選,惟沙菲宜無法獲得砂朥越政黨聯盟(砂盟)的18個國會下議員的支持。在這樣的情況下,沙菲宜領導的沙巴民興黨被迫轉而支持安華。 

我有一點不明白的是,砂盟為何不支持沙菲宜任相?砂盟肯定知道,它手上緊握18張牌,是造王者。它也知道,如果砂盟選擇支持沙菲宜,來個東馬大團結,那麼沙菲宜可以有力地和希盟談判,進而獲得希盟和半島其他在野黨的支持。這一來便是123席,遠遠超過所需要的110席,讓沙菲宜以東馬人的身份當上首相。 

令人疑惑的是,砂盟再一次選擇支持巫統、土團黨、伊斯蘭黨等保守右派政黨,難道不怕這在來屆砂州選舉成為課題嗎?俗話說,第一次可能是偶然,第二次肯定是事實了。 



不管如何,現在伊斯邁新官上任,釋出善意,以“大馬一家”為旗號,拉攏朝野政黨共同抗疫,確保政治穩定,把經濟搞好,讓全體國民早日脫離疫情,恢復正常生活。 

Wednesday, August 18, 2021

伊斯邁任相恐成國盟總加速師

老慕終於辭職了。對他,我只有這句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如果老慕知道有這一天,何苦當初和叛變者同謀共組後門政府?老慕口口聲聲說不會向盜賊妥協,可是他去年能通過喜來登行動當上首相,就是他和盜賊通敵所致。這點難道他忘記了嗎? 

如果老慕知道這一天將會來臨,何苦他要在政權岌岌可危的時候,以“改革”的名義來拉攏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能夠的議員來支持他所領導的政府? 

當這則文章見報的時候,最高元首或許已經確定首相人選。直至截稿為止,國盟內部正在傷腦筋。很肯定的,首相人選將不會來自土團黨。媒體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國盟內部很可能推出一個來自巫統的首相候選人。據說巫統內部也在爭議誰適合代表巫統接掌這個官位。 

Wednesday, August 11, 2021

面對變種病毒,馬來西亞何去何從?

 馬來西亞新冠肺炎疫情高居不下,醫療體系幾乎分崩離析,人民和商家每日要在餓死和病死之間掙扎,後門首相老慕宣布馬來西亞將在8月10號之後放寬管制措施,只要是完成接種2019冠病疫苗的人,將可解除部分行動管制,包括有條件開放堂食與跨縣。 

我在想:即便有餐飲業者願意開放堂食,食客們會冒險闖關嗎? 

政府也允許讓從國外入境大馬人士可在家隔離。前首相納吉就斥責,國盟政府這做法簡直是“徹底瘋了”。是的,這肯定是徹底瘋狂的事。現在馬來西亞每日確診人數是以萬來計算,何以在疫情高企之下,我們卻放寬入境措施? 

如果要放寬,為何不在確診數字在數千之間開放,反而必須等到上萬才來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