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08, 2021

應立法強制接種疫苗

在五月的某一個週末,我和服務中心的隊伍在一個銀行外面開設流動服務櫃檯,為人民登記接種疫苗。

我和助理看到有人要步行進入銀行ATM提款,便上前問候,是否已經接種疫苗?是否要登記接種疫苗?是否需要我們協助即時通過網路登記接種疫苗?

我記得有一位大叔,開口表示不願意接種疫苗。他說人生死有命,無須在乎是否已經接種疫苗。我想進一步解釋,但只見他揮揮手就離開了。

我國的疫情在六月至八月間開始走高。確診數字從數千激增到以萬計。我相信我們身旁許多朋友、親戚和家人在這個時候因感染肺炎或其他因肺炎引起的並發症而離開我們。

我不清楚這位大叔在這個時候是否已經改變主意,接種疫苗。我當然希望他已經改變主意,但是國內還有一小部分成年人士拒絕接種疫苗。

Wednesday, September 01, 2021

只不過暫時停火

 上週三,新上任首相伊斯邁沙比里和主要在野黨聯盟希盟三黨領導會面,商討未來朝野雙方該如何處理未來的政局。

有人一廂情願地以為這是“朝野合作”,尤其是伊斯邁沙比里宣誓任相後發表演說,以“大馬一家”的精神施政。

這個口號跟安華出任副揆時提出的“我們都是一家人”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樣的地方就是口號的內容,不同的地方就是到底伊斯邁沙比里的“大馬一家”是否能夠言出必行?

正如前依黨精神領袖已故聶阿茲說過,巫統只有在命危時才會和政敵言和。伊斯邁沙比里在國會只以微差多數議席執政,為了保住巫統的政治生命,伊斯邁沙比里可謂是別無選擇。

Tuesday, August 24, 2021

希盟韜光養晦非壞事

最高元首最終在伊斯邁獲得超過111位下議員支持的情況下順利受委為馬來西亞第九任首相。 

在這之前,希盟的首相人選安華獲得所有在野黨的支持,即105票,一度領先伊斯邁。 

安華能夠獲得在野黨如此充足的支持,乃是因為他獲得馬哈迪和沙菲宜等非希盟在野黨的支持。 

沙菲宜本來也有機會獲得希盟推薦成為希盟的首相人選,惟沙菲宜無法獲得砂朥越政黨聯盟(砂盟)的18個國會下議員的支持。在這樣的情況下,沙菲宜領導的沙巴民興黨被迫轉而支持安華。 

我有一點不明白的是,砂盟為何不支持沙菲宜任相?砂盟肯定知道,它手上緊握18張牌,是造王者。它也知道,如果砂盟選擇支持沙菲宜,來個東馬大團結,那麼沙菲宜可以有力地和希盟談判,進而獲得希盟和半島其他在野黨的支持。這一來便是123席,遠遠超過所需要的110席,讓沙菲宜以東馬人的身份當上首相。 

令人疑惑的是,砂盟再一次選擇支持巫統、土團黨、伊斯蘭黨等保守右派政黨,難道不怕這在來屆砂州選舉成為課題嗎?俗話說,第一次可能是偶然,第二次肯定是事實了。 



不管如何,現在伊斯邁新官上任,釋出善意,以“大馬一家”為旗號,拉攏朝野政黨共同抗疫,確保政治穩定,把經濟搞好,讓全體國民早日脫離疫情,恢復正常生活。 

Wednesday, August 18, 2021

伊斯邁任相恐成國盟總加速師

老慕終於辭職了。對他,我只有這句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如果老慕知道有這一天,何苦當初和叛變者同謀共組後門政府?老慕口口聲聲說不會向盜賊妥協,可是他去年能通過喜來登行動當上首相,就是他和盜賊通敵所致。這點難道他忘記了嗎? 

如果老慕知道這一天將會來臨,何苦他要在政權岌岌可危的時候,以“改革”的名義來拉攏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能夠的議員來支持他所領導的政府? 

當這則文章見報的時候,最高元首或許已經確定首相人選。直至截稿為止,國盟內部正在傷腦筋。很肯定的,首相人選將不會來自土團黨。媒體引述消息人士表示國盟內部很可能推出一個來自巫統的首相候選人。據說巫統內部也在爭議誰適合代表巫統接掌這個官位。 

Wednesday, August 11, 2021

面對變種病毒,馬來西亞何去何從?

 馬來西亞新冠肺炎疫情高居不下,醫療體系幾乎分崩離析,人民和商家每日要在餓死和病死之間掙扎,後門首相老慕宣布馬來西亞將在8月10號之後放寬管制措施,只要是完成接種2019冠病疫苗的人,將可解除部分行動管制,包括有條件開放堂食與跨縣。 

我在想:即便有餐飲業者願意開放堂食,食客們會冒險闖關嗎? 

政府也允許讓從國外入境大馬人士可在家隔離。前首相納吉就斥責,國盟政府這做法簡直是“徹底瘋了”。是的,這肯定是徹底瘋狂的事。現在馬來西亞每日確診人數是以萬來計算,何以在疫情高企之下,我們卻放寬入境措施? 

如果要放寬,為何不在確診數字在數千之間開放,反而必須等到上萬才來開放? 

Wednesday, August 04, 2021

失敗政府之下未必是失敗的人民

東京奧運已在疫情籠罩之下終於掀開序幕,22歲的大馬跳水女將諾達比塔在三米跳板跳水決賽排名第四,沒能摸牌。她在記者會上表示,在抵達東京之前最大的艱苦就是行動管制令讓她無法和家人團聚,以致她必須獨自承受巨大心理壓力。 

諾達比塔的這番話雖然沒有直接掛後門政府一巴掌,但足以明確地告訴全世界馬來西亞聯邦政府的失敗防疫措施不僅無法把疫情曲線壓低,對也把我國的經濟壓垮,甚至對全體國民的景精神更健康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國會殿堂作為議政場所,本來就應該針對行政單位的防疫措施進行詳實的辯論。可惜的事,上周召開的國會會議卻變成行政單位單向向國會議員匯報的場所。 

Wednesday, July 28, 2021

聯邦政府,放下你的臉皮吧!

現在聯邦政府是否是一個失敗的政府?大家可以去雪隆地區各個政府醫院看看就知道情況。前天,全國各地的合約醫生身穿黑衣參與一個小時的大罷工,控訴他們在職場上面對的不公平待遇。讓我深深感覺醫療體系正逐步頻臨崩潰。

當然,外人無法完全了解現在醫院裡面的工作情況。在現在這麼危機的情況,你我如果沒有必要也不會踏入政府醫院一步。我們也求神拜佛,不要有這麼一天需要我們踏入醫院。既然你我都不要踏入政府醫院看個究竟,後門政府的高官平時也會否進入醫院視察?

我們的醫療體系曾經享譽全球,即使在去年新冠肺炎剛剛開始肆虐全球,馬來西亞的確診病例不高,康復率達80%以上,被國際社會冠為抗疫模範生。

Wednesday, July 21, 2021

雪州州議會823復會

我在上個星期接獲雪州州議會秘書處通知,即州議會將於8月23號開會,由於這一次的會議是今年第一次會議,因此會議將由雪州蘇丹殿下親臨主持開幕。所有州議員必須在會議前三個星期呈上二十道作口頭與書面回答的問題。

許多州議員收到這個通知都非常高興,因為本來在今年三月召開的會議,輾轉超過五個月之後,終於能夠在月恢復召開。雖然遲到,好過沒到。

今年,我在本欄至少兩次寫過我的立場:即議會應該盡快恢復正常運作。旁人認為召開議會乃方便爭權奪利,可是議會的功能本來不僅如此。國盟政府失敗的防疫和抗疫措施,正是因為缺乏監督制衡所致。

Wednesday, July 14, 2021

如何智慧施援?

白旗運動一發不可收拾,經過兩個星期後,全國各地出現大大小小的白旗,卻也發現部分貪婪人士籍白旗運動囤積捐助的糧食。

著名作家許慧珊說:“要如何讓物資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上,讓在深淵無法求助而墜落的人得到及時的幫助,而不是讓人找到可以貪小便宜縫隙,讓好意變成一場笑話,是想要當助人者的大家需要重新思考的。”

我非常認同這個說法。

Wednesday, July 07, 2021

依黨領袖不接地氣

過去一周,有網民呼籲民眾若需要援助,可以在戶外張掛一面白布,以這樣的方式作為訊號來方便施援者提供救濟。

這個運動自推出以來,猶如野火燃燒,因為幾乎每一個地區都出現民眾張掛白旗的現象。

姑且不理是否有人濫用這個運動撈取民眾的物資,也不理到底這些真正需要救援物資的家庭是否已經從四方八面獲得超過一年的物資供應,但是在我區內,舉凡出現這樣的現象,我們都會先行估計有關家庭的狀況,盡量為他們量身訂造他們需要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