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2, 2022

“賬簿醜聞”會再發生

最近有一些新聞特別讓人沮喪。

71歲前政府首席秘書莫哈末西迪哈山在一馬發展公司(1MDB)案件上庭作證,表示被告兼前首相納吉是認為他擔任政府首席秘書的薪金過低,才委任他擔任1MDB顧問團成員,月薪為3萬令吉。

隨後,財政部前副秘書長拿督西蒂扎勿雅在同一案件也出庭供證,指納吉於2013年簽署了一封支持信後,聯邦政府就被迫承擔1MDB的30億美元債務。

扎希外國簽證系統貪腐案的審訊也爆發“賬簿醜聞”,控方證人UKSB前行政經理陳祥生在法庭上表示曾經在國陣和希盟執政時期為多位部長級人物提供數以百萬計的政治獻金,以便政府能夠通過直接辦法合約的方式讓UKSB繼續為政府提供外國人士入境馬來西亞的簽證。

白沙羅國會議員潘儉偉不久以前在民主行動黨的一場籌款晚宴指出,希盟執政期間,許多在前朝政府獲得許多官方直接辦法合約的承包商的私人公司依然沿用舊有的方式,以提供回扣、禮物、政治獻金、甚至是擺設豪華宴席拉攏關係等方式來烙取好感。

民主行動黨秘書長陸兆福在接受《火箭報》訪問時也表示在出任交通部長期間曾經在受邀出席活動時接獲商家贈送價值不菲的手機。由於這手機價值已經超過政府規定的上限,因此決定歸還給捐贈者。

Wednesday, June 15, 2022

該修憲禁止單一種族宗教政黨

在2017年10月初,我在本欄寫了一則題為《德國啤酒節問與答》的文章。當時伊斯蘭黨針對八打靈再也某商業廣場舉辦的德國啤酒街(Oktoberfest)挑起事端。

我在文中寫了以下文字:

“德國啤酒節是西方文化,為何馬來西亞推廣“墮落”的文化?

“馬來西亞立國之本就是憲政、民主和自由等等。馬來西亞從來都不是一個仇視或排除外來文化的國家。如是這樣,或許我們今天不能穿西裝打領帶開汽車了。西方食物如漢堡包、比薩、蛋糕、汽水或咖啡全都要打道回府了。難道源自西方的文化,我們就得全面禁止嗎?

“每年旅居馬來西亞的日本企業家都會在雪州莎亞南體育場大事慶祝盆踊節(Bon Oduri),政府高官一般都會出席。日本盆踊節和德國啤酒節都是外國人的節慶,為何日本盆踊節沒問題,可是德國啤酒節卻有問題?”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時隔五年,伊黨竟然食髓知味,也不知他們基於什麼政治因素,上次搞砸了日耳曼民族的啤酒節之後,現在再搞日本人的盆舞節(Bon Odori)。

事關依黨聯邦部長伊德里斯阿末公開呼籲穆斯林不要出席這個活動。他的聲明立即觸怒雪州蘇丹。原來這個每年在莎亞南體育館舉辦的活動在雪州已經辦了幾十年,不曾出現爭議或問題。現在伊德里斯把這個活動炒作為不符合伊斯蘭教義的活動,煽動穆斯林不要出席這個活動。

日本投資者和廠家在莎亞南工業區林立,一年只辦一場盆舞節和各族共歡,何以伊黨如此看不過眼呢?

Tuesday, June 14, 2022

Mengapakah kerajaan negeri Kelantan serta Majlis Perbandaran Kota Bharu yang dipimpin PAS membenarkan penganjuran program kebudayaan yang mengandungi tarian Bon Odori pada November 2018 tetapi pemimpin-pemimpinnya sekarang pula menimbulkan isu dalam penganjuran Bon Odori di Shah Alam, Selangor?

 Kenyataan Media ADN Banting (DAP) Lau Weng San pada 14 Jun 2021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Soalan di atas timbul apabila saya pernah menerima surat berita daripada The Japan Foundation, Kuala Lumpur (JFKL) bertarikh 29 Oktober 2018 untuk mewar-warkan Pesta Budaya Kelate yang berlangsung di Dewan Jublil Perak Majlis Perbandaran Kota Bharu – Bandaraya Islam (MPKB-BRI) pada 17 November 2018.

Dalam surat berita tersebut, Pesta berkenaan dikatakan akan mempamerkan keunikan budaya antara Kelantan dan Jepun di mana pertunjukkan budaya Kelantan yang ternama dan popular seperti Dikir Barat, Rebana Ubi, Gasing Terbang, Silat Tari dan lain-lain akan ditunjukkan sementara JKFL akan mengetengahkan pertunjukan kebudayaan orang Jepun.

Antara pertunjukan-pertunjukan kebudayaan Jepun yang akan diketengahkan ialah pertunjukan kraftangan Kokeshi Dolls, pembelajaran Bahasa Jepun, kaligrafi, furoshiki, origami, kirigami 3D, masakan onigiri dan okonomiyaki, permainan-permainan tradisional rakyat Jepun seperti Wanage, tembakan Shateki, pertunjukan anime dan gendang Jepun, pemakaian pakairan yukata dan akhir sekali tarian Bon Odori.



Wednesday, June 08, 2022

修法保護個人資料安全

大概是十七年前,當時我還未中選成為雪州州議員。記得有一次我必須向某政府機構以合法途徑購買一些資料。由於價格不菲,因此最後決定不購買。

沒想到事情還有下文。幾乎在同一天,這位官員竟然在辦公時間私底下聯絡我,告訴我可以以更加低廉的“價格”購買這些資料。

我一聽就知道不對勁,因此沒有給予答复就掛斷電話。

我在中選第一屆雪州州議員後沒多久接獲來自八打靈再也舊區一位居民的投訴。他的太太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在大約十年前在該區某商業銀行開了一個儲蓄戶口,然後把這幾十年的“私房錢”全部存入這個定期戶口。

後來太太把存摺藏起來,為了就是不讓丈夫知道。後來太太可能年事已高,忘記存摺放在哪裡。丈夫收拾家裡舊物才發現存摺。太太才想起十多年前開的銀行戶口。

Wednesday, June 01, 2022

貪腐影響民生

最近翻開報章和媒體頭條,攝入眼簾的盡是隆市與巴生谷河流域交通擁擠的新聞。

《馬來西亞前鋒報》有一則報導,從安邦麗陽站(Stesyen LRT Cahaya)乘搭輕快鐵到國大電動火車站(Stesyen Komuter UKM),中途須兩次在馬路里輕快鐵站和加影捷運站轉站,耗時一小時二十分鐘,費用馬幣六塊半。

如以開車行駛,同樣的路程只需四十多分鐘,其中還包括塞車路段。這則報導並沒有提到過路費和停車費。

無論如何,媒體的抽樣調查只是突出一個重點,即雪隆地區的公共交通系統無法解決巴生谷河流域一帶的交通擁擠問題,關鍵在於公共交通運輸系統效率還是比開車低。

同樣刊登在媒體的新聞還有法國政府開始調查該國某基本建設承包商在馬來西亞數個輕快鐵和捷運項目涉及貪腐的案件。該國政府的調查對象還包括三家馬來西亞公司和高級公務員。

這則報導引述消息人士表示馬來西亞反貪污委員會也在今年四月以來就開始調查這家公司在各個鐵路捷運系統的貪腐案,並且已經扣留相關人士作進一步調查。

市民無法以相對低廉的車資、更短的時間、更方便與更容易的交通模式從A到B,導致他們迄今還是無法擺脫以私家車或摩托車代步的窘境。

與此同時,第一里路和最後一里路的銜接也是非常關鍵。雖然我們有全球第一的地鐵和捷運系統,但是如果沒有完善的巴士網絡把散居各地的搭客載來車站,這些鐵路也是虛設的。

這就帶我們去另一則新聞,即針對消費者投訴最近Grab打車車資靜悄悄調高,讓許多依賴Grab出門的市民吃不消。許多依賴Grab的市民都是居住在沒有公共巴士服務的地方,除了開車或開摩托出門,打車或步行就是唯一的選擇。

因此公共交通系統不能只是捷運、地鐵、輕快鐵或電動火車而已,也包括更多的公共巴士、小型巴士以及計程車,甚至是完善周全的城市規劃,包括步行道以及腳車道的建設與規劃。

這全部都需要錢。叫私人企業出錢發展嗎?沒有穩賺的保證,私人企業如何能夠撥出大筆資金?全世界每一個國家、地區與城市的公共交通運輸系統都是公家出錢辦。既然是政府的錢,自然必須遵循價廉物美、公開招標的大原則。

因此他們拼經濟民生,因為他們的官民把捷運地跌是看成是出門大事,可是對國陣國盟來說,這可是賺錢大事,因為捷運地鐵甚至是公共巴士並不是小錢,除了承建車站和購買車廂意外,每年還必須耗資進行各類維修。這些都不是小錢。如果把一小部分花在這些地方的錢引入自家口袋,那不是很好嗎?

所以你看為何我們的問題一直沒有辦法解決?上樑不正下樑歪。上面的官員貪腐成性,下面的官員還有士氣做工嗎?還是同流合污、群賊群力、大有大吃、小有小貪,這樣不是更好嗎?

所以不好說來屆大選不要再談貪污濫權腐敗賄賂等老掉牙問題了,要多談民生經濟問題。就是這些老掉牙問題不曾獲得解決,所以才影響我們的經濟民生。說這句話的人,或許他本身就是問題。

劉永山

Wednesday, May 25, 2022

一紙公民權竟是那麼遙遠

非政府組織“家庭前線”(Family Frontiers)日前在社交媒體平台發布一則視頻,顯示一名從中國回馬來西亞的大馬籍母親前往布城國民登記局呼籲當局加快速度處理其女兒的公民權申請事宜。

這位名為Alison,看來像是一名華裔的母親說,她於2016年在中國一所大學任教。同年因未能及時回國生產,通過剖腹生下一女。因此她的女兒是一個早產兒,並在同年向馬來西亞駐大陸於廣西南寧的領事館提出女兒的公民身份申請。

她說這麼一等就是六年的光景,到了今天她的女兒還是無法獲得馬來西亞公民權身份。

在中文媒體讀者的眼中,大家或許會以為大部分的公民權申請面對問題的都是華裔家庭,如領養無國籍兒童、長者紅登記問題、或大馬父親與外國女子未婚生子等。

如果我們再瀏覽有關組織的社交媒體平台,不難發現有許多個案涉及馬來穆斯林家庭。甚至在Alison的視頻以後,還有兩則馬來家庭的個案。

雪州衛塞節慶典打破族群隔閡

雪州政府在衛塞節是上個星期六,即衛塞節前一天在瓜冷仁嘉隆東禪寺舉辦州政府級別的衛塞節慶典。

在我當任州議員以來,印象中這次的慶典是第一次在佛教寺院舉辦,也是第一次在瓜冷仁嘉隆東禪寺舉辦,更是第一次有巫裔穆斯林州務大臣率眾前來仁嘉隆東禪寺出席衛塞節慶典。

身為當地州議員,我當然感到無比榮幸和光榮,能夠在這個殊勝的日子迎接眾多巫裔穆斯林官員蒞臨,並與現場千多位佛教徒和村民聚集一堂。

自1996年佛光山在仁嘉隆新村設立東禪寺之後,瓜冷和仁嘉隆一代的正信佛教信仰和護法活動日趨活躍和成熟。東禪寺的活動除了淨化本區佛教徒的身心靈之外,也成為國內外各族同胞在佳節期間前來拜訪的景點。

Wednesday, May 18, 2022

如果我是安華

上週四安華與納吉針對如何解決能源公司沙布拉能源以及國家經濟未來進行一場君子之辯。

這場諸如美國總統辯論的模式,是一場君子之辯。事關整場辯論進行得相對平靜,雖然辯論進行到最後雙方開始拋出大家各自的政治官腔,但並沒有讓觀眾模糊問題的核心,即沙布拉能源公司的債務問題以及國家經濟未來發展。

納吉的主要主張就是由國家石油公司(國油)接管沙布拉能源,待轉虧為盈後出售。另一個方案則是要政府為沙布拉能源的銀行貸款做保證,並要求國油在油價降低時調低沙布拉能源的合約價值,直到油價高漲時再調高。

安華的方式則是先針對這家公司進行法務審計(Forensic Audit)。根據網絡定義,法務會計的工作包括“綜合運用會計學、法學知識以及審計方法與調查技術,獲取有關財務證據和資料,並以法庭能接受的形式在法庭上展示或陳述。”

Wednesday, May 11, 2022

改善經濟基礎才是抵消通膨的良藥

上星期,一位出版社的編輯發訊息過來,提醒我必須儘早完成手上的文字工作,因為若有延遲,紙張就要漲價了。這讓我聯想到,不久前主流華文報章也在四月份漲價。

齋戒月前後,國內肉雞供應短缺,一些連鎖炸雞快餐店甚至陷入沒有肉雞供應的窘境,國文媒體到處吹簫,對所謂的肉雞中間人(Kartel)窮追猛打。只有在政府過後出手干預之後,肉雞價格才稍有回穩。可惜好景是否能夠維持多久?

同樣的,佳節期間飛機票高漲。許多必須往返半島和東馬的遊子投訴,來回半島和沙巴的機票甚至比吉隆坡飛往倫敦的機票還要昂貴。

政府宣布開放國境,航空公司在過去兩年沉寂之後,顯然無法應付突然暴增的需求,因此機票價格同樣在物以稀為貴的原理之下暴漲。政府同樣出手干預,可惜好景不常在,機票還是過後依然扶搖直上,甚至傳出航空公司提供廉宜的飛機票飛往目的地,然後在回程機票撈一筆。

那些以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和我們無關的人士大錯特錯。這場侵略戰爭也導致全球葵花油和菜籽油供應吃緊,因為俄烏兩國的食用油出口佔了全球供應鏈的80吧仙。國際棕油價格自兩三年前就已經破千。擁有滿滿油棕果的小園主固然笑顏逐開,可是這也導致市場上的食油價格水漲船高。

中國大陸享有世界工廠的美譽。然而最近大陸政權祭出清零政策,導致大陸十多個縣市封城,大陸經濟發展重創事小,出口受到嚴重影響,重創國際商品供應鏈才是大事。物以稀為貴,物價節節上升自然在預料之內。

Wednesday, April 27, 2022

希盟的大帳篷要如何搭建?

希盟要如何在七月之前把大帳篷搭起來?

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希盟與首相伊斯邁簽下的協議也很快就要結束,巫統主席阿末扎希說巫統議決有關協議不應在七月到期之後延續。換句話說,如果是這樣,七月以後解散國會舉行選舉的可能性非常高。

首相伊斯邁本來就是一個弱勢首相,加上他本人並非是巫統黨魁,根本沒有說法的餘地。如果到時的實際情況需要把協議延長到更後面的日期,伊斯邁是否敢違背黨主席和黨的決定?後者是否會對伊斯邁採取紀律行動?

另一方面,希盟這邊正在籌備如何搭建大帳篷。有人建議應該考慮重新和國盟討論合作。行動黨新任秘書長陸兆福則反對。畢竟國盟領袖曾經背叛希盟,國盟成員黨之一依黨也曾經背叛希盟前身民聯。請問希盟要如何與這些人合作?一朝被蛇牙,十年怕井繩。難道希盟不怕再次被出賣?

Wednesday, April 20, 2022

如何釐清沈可婷案件

上訴庭日前審理蚊型腳車(蚊型腳車)死亡車禍案司機沈可婷的上訴申請。除了發出準令允許沈可婷提出上訴,也允許沈可婷以一萬令吉保釋金和一名擔保人的條件,保外候審。

沈可婷家屬婉拒政黨法律援助。她也在上訴庭的裁決之後通過律師向媒體說法,而非通過本人直接面對媒體。這類做法,似乎顯示沈可婷和家屬了解這個案件的敏感度,因此選擇以最低調的方式處理事情。

對許多希望操弄和炒作情緒的政客和媒體來說,這樣的處理方式可謂大煞風景。對於整個司法程序來說,我們應該讓整個司法程序完成至止。

換句話說,大眾應該和必須讓承審的上訴庭法官全神貫注,不受外界或媒體輿論的干擾去處理沈可婷的上訴案。

對馬來西亞民眾來說,不管是什麼族群或宗教,面對這樣的案件,除了必須保持理智之外,或許媒體能夠協助讀者的就是了解個中的法律程序和法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