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1, 2019

郭鶴年談話斤兩十足

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日前接受日本媒體《朝日新聞》專訪。他主要作出以下兩大反駁: 第一, 他反駁馬來西亞一些政治人物的說法,即由於日本佔領馬來亞,讓馬來亞能夠從英國殖民統治獨立成為一個國家。他認為這是種族主義的看法 第二, 他也反駁一些日本人的看法,因為他們籍以上理由來合理化日本人佔領馬來亞,但是他也承認無法改變這些日本人的看法。 郭老也承認二戰期間遭日本軍人殺害的華人比馬來人多,因為日本軍人認為華人是他們的天敵,但是郭老也反問,難道遇難的華人也不是馬來(西)亞人嗎? 好一句華人也是馬來西亞人!郭老的這段談話明理上是要告訴日本人不要把馬來西亞人分化成馬來人或華人,也不應該把二戰時期的華人身份和馬來(西)亞人身份看成是對立的。 可是我在思考,他這段話是否也可以對馬來人和華人這麼說:既然你們的生命共同體是馬來西亞人,不管你是馬來人和是華人,只要是大敵大難當前,你們的膚色未必幫得上忙。因此,馬來人和華人還是要通過合作來發展這個國家,共同面對來自外國的挑戰? 這讓我想起郭老在2017年年尾發行的回憶錄。他的回憶錄裡面收集了他在上世紀與巫統政府打交道的經驗。他也在回憶錄當中提到許多不堪之事,結果引來巫統新生代領袖的討伐,甚至批評郭老不懂得感恩。我想,郭老的江湖經驗何止一般,甚至空前絕後,這些政客憑什麼對郭老指指點點? 如果郭老是種族主義者,他何苦要在敦拉薩兩度要求之下,為了成全所謂的“縮減族群鴻溝”為由,通過本身一手創辦的MISC,發出20%的新股權給馬來人和政府機構?為何郭老要這樣犧牲自己的經濟利益?為何郭老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和巫統合作來成全他們的政治目的? 因此我認為郭老不是種族主義者!畢竟商人和企業家是最沒有本錢玩種族主義的。郭老選擇通過日本媒體《朝日新聞》發言,該報也以日文發表郭老的談話。他顯然是要向日本人和日本政府喊話,提防軍國主義抬頭,連本地媒體也要摘《朝日新聞》的日文翻譯報導來寫新聞。 這足以顯示郭老懂得運用他的江湖地位向正確的對象講正確的話。如果郭老要向大中華媒體或本身擁有的香港英文媒體如《南華早報》發言,談何困難?但是這麼做也只不過是同溫層宣洩而已。 即使郭老曾經體驗日本軍國主義的蹂躪,但是郭老還學習日語,喜歡到日本旅行,曾經在日本公司打工,也認同日本人的美德。他以肯定他人的美德、學習他人的語言、在他人的公司就職、融入他人的工作環境和以他人的媒體說出自己要說的話。這就是郭老的智慧。 不知各位讀者讀了郭老的話,會有什麼領悟? 劉永山

Wednesday, August 14, 2019

到底你有多中庸?

最近在非常偶然的情況下在書局買了一本英巫雙語撰寫的書。這本書在今年一月才正式面世。題目是《The Ten Principles of Moderate Malaysians》,意即《中庸馬來西亞人的十個原則》,作者就是著名作家兼企業家Anas Zubedy。

Anas刻畫出的十道原則如下:

1. 我願意承擔責任。在弘揚中庸價值觀上,我不等待別人先踏出第一步。我是改變的經紀,我會主動出擊推動中庸之道。
2. 我心存感恩。與其一直埋怨,我會以手上的資源解決問題。雖然我擁有的不多,但是誠意十足是足以推動我前進。
3. 我不存貪念。我不抱怨為何他人比我富有,反而我更關心身旁比我貧困的人。
4. 我心存正念正能量。我把所有問題看成是機遇。如果有人說話傷害我,我會嘗試從他內心深處理解他曾經經歷過的痛苦。
5. 我嚴待自己以及本身的族群。如果我是穆斯林,我會先批評穆斯林的過失。如果我是基督徒,我會先批評基督徒的過失,以此類推。
6. 我誠實對待每一個人,不當偽君子。
7. 我執行黃金原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8. 我擁抱多元價值和互相包容。我承認多元價值是上蒼給人類最大的禮物和啟示。
9. 我會為所有我認識的人、參與的事務、場合和組織增值
10. 我會寬恕他人。我會很快地原諒和忘記他人的過失。我會永遠給和解一個機會。

讀了這十道原則,大家不要以為這是哪一間直銷公司的宣傳口號,因為Anas羅列出來的十個原則,剛好為當下馬來西亞提供許多啟示。

Thursday, August 08, 2019

Menjawab Asyraf Wajdi Dusuki dalam isu seni khat.

Kenyataan Media ADN Banting (DAP) Lau Weng San pada 8 Ogos 2019 di Banting, Kuala Langat: 


Gambar Datuk Dr. Asyraf Wajdi Dusuki (AWD) mengiring anaknya untuk melaporkan diri ke sebuah Sekolah Jenis Kebangsaan Cina (SJKC) pada tahun lepas kuat tular di media sosial. Ramai yang bertanya-tanya kenapa anak kepada mantan Menteri dan Ketua Pemuda UMNO Malaysia tidak menghantar anaknya ke Sekolah Kebangsaan (SK), tetapi memilih SJKC pula?

Kita sedia maklum bahawa Datuk Dr AWD telah mengulas bahawa tujuannya adalah untuk mendedahkan anak saya agar mampu bergaul mesra dengan pelajar berbangsa Cina di SJKC yang masih berpaksikan Sistem Pendidikan Kebangsaan. Beliau juga mempertahankan tindakannya ini sebagai menunjukkan bahawa beliau bukan seorang rasis.

Semalam di suratkhabar Sinar Harian, beliau menulis dan mempertikaikan kewajaran pihak-pihak tertentu menentang pengenalan seni khat dalam mata pelajaran Darjah Empat tahun depan dengan memainkan sentimen perkauman, agama dan cauvinisme di kalangan rakyat sehingga menimbulkan kekeliruan.

Memang tidak boleh dinafikan bahawa terdapat kekeliruan antara pembelajaran tulisan Jawi dengan seni khat kerana apa yang cuba diperkenalkan oleh Kementerian Pendidikan bukanlah pembelajaran tulisan Jawi tetapi hanya penghayatan dan apresiasi seni khat sahaja.

Biarpun begitu, saya jangka Datuk Dr AWD sebagai bapa kepada seorang anak yang belajar di SJKC, pastinya beliau faham akan beban dan tanggungan pembelajaran yang dihadapi oleh anaknya di sekolah.

落實教改刻不容緩

“鑑賞爪夷書法”事件爆發後,許多網民和政治人物在媒體發表立場,一時之間報紙變成洛陽紙貴,人人每天追踪最新新聞。社交媒體的討論變得異常炙熱,人人忙著需找各自情緒的符號來表達感受。這是難免的,畢竟在這個民主但分化的多元國家,舉凡涉及宗教、種族、皇權和華小的新聞,都是能夠賺錢賣廣告的新聞。

不管大家看法和立場如何,我感謝那些真誠留言的網民和朋友,因為大家的留言,讓我更加努力去聯絡各造搜尋資料,更加接近真相。

對我來說,所謂的民意,就是這群在前線掌校多年的校長、執教鞭多年的教師以及多年管理不同源流學校需求的教育局官員。大家在媒體讀到這麼多,到底有多少次讀到他們的真心話?礙於公務員身份,他們不可胡亂對外發言,但是他們的經驗往往是最真實、最切身以及最實際的。

教育局官員表示,教育部提供的指示是,學生只是學習簡單的字帖,然後以拼圖的方式(menekap)來拼馬來文字和諺語。這個過程沒有考試和功課。官員給我看各源流學校國語老師(包括華小的華裔老師)在會上學寫爪夷文字的照片。

我在選區的書局買了幾本幼兒園的爪夷文作業簿,發現教育局的課程綱要比這類學前作業還要容易。當然官員也提到,一旦課程回到各自校園後,效果可能會不一樣。

我過後和一群華小校長會面,言談之間發現他們非常直接。與其擔心伊斯蘭化或華小變質,他們反而更擔心學生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學習。

即便是英文趣味教學的Cursive Writing,在不同的學校也有不同收效。有些學校資源不足,因此這個單元幾乎沒教過。即便是華文的中楷毛筆字,學生的握筆技巧也未必掌握好。


Wednesday, July 31, 2019

鑑賞爪夷書法得出的三問

上週四,《星洲日報》從檳城報導一則新聞,再配了一個相當醒目的標題:“小四起須鑑賞爪夷文,傳華淡小國文科增新單元”,吸引眾多讀者的眼球。一時之間議論紛紛,華教界人士紛紛起哄要求教育部進一步說明。

可是,由國陣執掌的彭亨州政府在去年3月通過決議,要求所有商店招牌增設爪夷文。這項決定在今年4月開始推行,彭亨州的商家必須在8月前更換招牌。雖然這只不過一個東海岸州政府的決定,但是彭亨州畢竟還是一個比較多元族群的州屬,而且西彭城市如文冬和金馬崙高原等地距離吉隆坡和怡保只不過一小時車程。

彭亨州政府的這個決定的和現在的“小四上爪夷書法鑑賞課事件”在程度上可謂不遑多讓。為何新聞處理如此南轅北轍,這個問題只有媒體的編輯才能回答。這是我第一個疑問。

無論如何,我綜合網絡和媒體上出現的不同看法。反對者理由有下:擔憂這是伊斯蘭化的徵兆、剝奪華小上課時間和本來就已經匱乏的資源、爪夷文沒有實用和經濟價值、有者認為華淡小學習爪夷文書法,那麼也應該要國淡小學生學習中華書法。

Thursday, July 25, 2019

實時監察根治河流污染

雪州水供公司最近因為數次水供中斷而犯眾怒。這次事件乃因為雪河上游發現水供發現異味,導致四座濾水站,即雪河一號、二號、三號以及Rantau Panjang濾水站被迫停止運作,導致州內超過百萬用戶面對缺水危機。

沒料到的是,當水供尚未完全恢復之際,雪州水供公司又發現雪河上游某部分發現柴油傾倒入雪蘭莪河,導致這四所濾水站被迫再一次停止運作,間接延長制水期。

在這兩次毫無預警的制水前,雪州水供公司本來打算在7月23號制水三天以提升雪河一至三號這三座濾水站的陳舊設備,並已經在數個星期前告訴用戶。

直至去年之前,這三座濾水站的管理權不落在雪州水供公司的身上,反之是基建公司金務大掌控的SPLASH。濾水站主權的課題也是雪州水供重組計劃在過去十年無法解決的導因之一,事關雪州水供公司以及金務大一直在收購價格上談不攏。

Wednesday, July 17, 2019

給年輕人指引,不是指示

昨天(星期一),三位來自拉曼大學媒體系的學生前來我的服務中心採訪洋垃圾議題。言談之間大家也談起即將重新在國會提呈的修憲案,即把合法投票和參選年齡從21歲調低至18歲以及達18歲自動成為選民的修憲案。

不久前,國會也通過一條議案,調低青年的法定年齡詮釋,即從之前的35歲下調至30歲。

雖然他們已經二十來歲,已經不再是18歲的少年,但是對他們來說,政府的這個決定讓他們感到雀躍萬分。雖然到截稿為止,我們還不確定在野黨會否支持這個修憲案,但是我告訴這群年驚人,現在真的是時候把投票年齡降低至18歲。

雖說如此,伴隨着權利的是責任與義務。18歲的年輕人要享有投票權,也必須承擔義務和責任。社會中或有人質疑到底18歲的年輕人心智是否成熟?這個問題如果交由年輕人回答,對他們來說也是過於苛刻。難道社會中的各個先輩沒有責任打造一個讓年輕人安身立命,發揮個人潛能的社會環境?更何況,社會上也有許多長者幹出種種心智不成熟的怪事,幹逆天下之大罪,闖滔天之大禍。可見心智成熟與年齡並不成正比。

Tuesday, July 16, 2019

大馬人不知的香港己亥事變

我於7月5日刊登在《南洋商報》言論版,題為“港人對前途豈能不憂心?”的文章引起廣評論。支持、批評、揶揄者皆有。有一位論者,筆名瑜夫索性直接在標題點名直問我反些什麼?

質疑或反對我言論的都提出許多看法。我不敢說我的看法一定正確,也不認為我反中。至於批評我的是“左膠”或“大中華膠”與否,則有大家評論,但是我願意和大家分享我掌握的客觀事實與資訊,然後解釋為何我會得出相關的主觀立場。

其實不管是六四事件、佔中事件、雨傘革命、銅鑼灣書店事件、旺角事件、還是最近發生的一連串事件(香港某些輿論甚至把所有相關的事件成為新己亥事變),這些和我們沒有直接關係。

既然不相關,為何評論?這是第一個問題。

其實,我針對這個課題前後發表了兩篇文章。第一篇則是刊登在6月19號的《中國報》,題為“香港《逃犯條例》引發信心危機”。第二篇則刊登在《南洋商報》,亦是議論較多的文章。這兩則文章必須同讀,尤其是我在第一則文章最後一段文字如下:

“如果大陸政權和特區政府無法守諾,真正貫徹“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精神,東南亞各國政府及其他和大陸有經貿關係的外商企業,包括各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進行的國與國協議,大陸政權和特區政府又如何取信於他們?”

這段文字,巧好回答以上第一個問題。中國即要成為大國,必須承擔大國的責任和風範。套用一位立場親中的香港時事評論家劉夢熊的說法,中國共產黨必須從強調目標公義、忽略手段正當性、罔顧程序公義,過渡成為一個注重法治、尊重民權以及弘揚程序正義的執政黨。只有這樣,中國共產黨一黨獨大領導的大陸政權才能在世界舞台成為中外各國尊敬的泱泱大國。

有論者問我,到底我這個毫無相關的馬來西亞人,到底不滿香港《逃犯條例修訂案》裡面的什麼東西?這是第二個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我在第一則刊登於《中國報》的文章就稍微提到。我在這裡稍加回應,反對該修訂案的香港群眾不只是一般年輕學生,甚至香港各階層工商金融界人士,包括許多親中人士。無奈港府態度強硬,引發一連串的示威遊行,導致社會嚴重撕裂。

誠如香港才子陶傑所言,《修訂案》並沒有設下追溯期。因此香港工商金融界人士,如果過去任何時期在大陸投資設廠有行賄官員、或在娛樂場所尋歡作樂,或因此冒犯某些人,爾後有人報公安,倘若港府通過《修訂案》,那麼大陸執法單位是可以通過一系列的法律程序把這些人士引渡上大陸受審。

大家亦不能忽略,香港《基本法》第158條款授權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基本法》擁有最後法律解釋權,意味著港府在《基本法》下修訂的任何法律,其最終詮釋權歸人大常委會。大陸的司法是否獨立,大陸是否是一個法制國家,大家心中有數。再加上銅鑼灣書店事件的陰影籠罩下,港府強行推動修例,豈能不激怒港人?

Monday, July 15, 2019

邀請油棕園主與原產業部祕書長有關申請永續棕油認證(MSPO)交流會 

致各油棕小園主,

邀請油棕園主與原產業部祕書長有關申請永續棕油認證(MSPO)交流會 

1. 大馬是世界第二大棕油生產國,歐盟是大馬主要棕油出口市場之一,爲配合歐盟要求標準安全的產品品牌,大馬油棕局要求所有棕油業者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獲得大馬永續棕油證書(簡稱MSPO認證),這項規定旨在提升棕油產能,達到國際標準,方便銷售到海外 ,進一步提高棕油價格。

2. 鑑此,大馬棕油局將主辦一項申請永續棕油認證交流會,屆時大馬原產部祕書長拿督陳耀宗將蒞臨與小園主互相交流。

3. 爲了方便油棕局官員協助園主申請認證,園主只需提供以下複印本文件:
·身份證
·地契
·園主棕油執照。

呼籲油棕園主踊躍出席!謝謝。
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絡:03-31804704(Pejabat MPOB Kuala Langat)
日期:22/07/2019(星期一)
時間:早上8.30分
地點:丹絨士拔三馬路情人橋宴會廳

Wednesday, July 10, 2019

雙語路牌害了誰?

最近雙語路牌又惹上麻煩。雙語路牌,指的是國文(馬來西亞語)以外,多加一排以更小字母排列的華文或爪夷文翻譯的路牌。

除了少數公共工程局維修的道路之外,國內絕大部分的路牌,其設計、安裝和維修都是由各地地方政府負責,因此在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國內嫌少看到雙語路牌,尤其是國華雙語路牌。即便是國文配爪夷文的路牌也只是在特定縣市議會看到。

除了路牌,哪裡還看到雙語的告示呢?有,看看國能的電供轉駁站,其“危險”和“閒人免入”的告示牌甚至以四語書寫。

雪州政府這次遵循蘇丹禦令,要求各地地方政府的雙語路牌換上國文路牌,做法奇怪。這些雙語路牌都是政府花錢裝上,好好地在地方上存在着數個年頭,今天卻還要花錢把它們全數拆除,難道不奇怪嗎?我相信這個並不是雪州政府的意思。

Friday, July 05, 2019

港人對前途豈能不憂心?

香港整個六月都是籠罩在一片《反送中條例》抗議活動的陰影之中。本來只屬香港內部事務,卻引發一整個月的大型示威抗議活動,最終一群香港年輕人在7月1日衝擊佔領立法會。

事情的發生並非偶然的。2019年6月9日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有103萬香港市民上街抗議林鄭月娥強行通過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要求她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及立刻下台。大約200萬市民在三天後進行第二次的抗議活動。

當天港府態度依舊強硬,宣布如期在6月12日在立法會大會二讀草案。其後在6月12日條例二讀當天發生包圍立法會行動。6月12日和13日,香港立法會秘書處連日兩天宣布當日不舉行會議。

林鄭月娥在6月15日宣布暫緩條例的二讀,但拒絕撤回,並將反逃犯條例示威定性為“暴動”。她這兩段話,尤其是第二段話引發在6月16日的「譴責鎮壓,撤回惡法大遊行」更多市民上街抗議,這次遊行有200萬人上街,提出五大訴求,即:
一、 反對林鄭僅以暫緩而非撤回條例,
二、 譴責警方暴力鎮壓,
三、 要求撤消暴動定性,
四、 釋放被捕示威者,及
五、 要求林鄭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