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1, 2019

到底誰是騙子?

“騙”這個漢字一路遙遙領先當選2019年馬來西亞年度漢字。據説這個貶義漢字獲得6000張票數,即總票數的24.6巴仙。

這讓我想起首相敦馬于去年7月在國會走廊發表的談話——競選宣言非聖經。

當時敦馬承認希盟並沒遵守競選宣言,提名國會議員任下議院議長,反而是提名現任議長丹斯里阿里夫尤素。丹斯里阿里夫本人是一名退休上訴庭法官。他在2004年曾經代表伊斯蘭黨出戰雪州哥打白沙羅州議席。過後在2008年受委成爲司法專員。他在2015年年初從上訴庭退休,隨後成爲國家誠信黨黨員。

其在退休前在多個重大案件做出果敢開明的判決,因此當時被推薦出任下議院議長時,民衆和社運分子大多予以支持,反而國陣議員卻一直喋喋不休。最後敦馬發表了“競選宣言並聖經”的言論。

敦馬當時也説了一句話,即競選宣言只是一項指引。可惜這句話並沒有獲得太大的關注,因爲大家讀了第一句話就已經氣上頭腦,其他的完全讀不進腦袋。可能這事件為2019年年度漢字埋下伏筆。

不過大家似乎忘記今年5月9號適逢希盟執政一周年敦馬對外發表談話。(請瀏覽文本内容或通過以下網址聆聽演講)

大家可以看看演講的第83段:
“政府將會繼續努力確保競選宣言的所有承諾能夠在包容和平等的精神下落實,以推動財富創造,讓全民以共同繁榮的理念之下共同享有。”
還有第85段:
“政府將會繼續孜孜不倦地落實可以減輕人民負擔的承諾。”
以及第86段:
“迄今,政府在一年之内已經盡力落實大部分的承諾。當然裏面還有弱點和不足之處,但是政府將會持之以恆地協助人民。”
敦馬很明顯地在一年後糾正十個月前的談話,可惜的是,許多人並不知道首相説了這三段重要的話!媒體似乎也忽略這三段話。

華總總會長吳添泉表示,大家無需針對這個“騙”對號入座,因爲每個人對每一個字的領悟和理解都不一樣。

對我來説,一馬公司醜聞就是驚天大騙局!納吉在法庭上爲自己辯護時,說他其實沒有騙人民的錢,反而是他才是受害者,因爲他被劉特佐欺騙!可惜劉特佐無法上庭作證,以佐證納吉的説法啊。你説,到底是誰騙誰?

有人認爲希盟政府騙人。是真的嗎?我曾經説過百日十大承諾中已經有七項完成或將近完成,其他的還面對一些阻力。華社引頸長盼的是承諾就是承認獨中統考文憑,這個希盟確實還沒有辦成。

即便希盟獨漏這個承諾無法落實,還會有人認爲希盟騙人。反過來看,如果希盟其他承諾都跳票,卻承認了統考,華社肯定給你一百分。這個是不是掩耳盜鈴,算不算是自欺欺人?

我有一位朋友的回答更巧妙。他説:“你的支票只能在五年後兌現,可是有人告訴你現在就可以去銀行兌現,試問你會拿到錢嗎?”

問問各位讀者,到底誰是騙子?

劉永山

Wednesday, December 04, 2019

針對真正需要群體發放援助金

根據最新出爐的《總稽查司報告》,政府在2016至2018年之間發出將近5800萬令吉的津貼,受惠者當中竟然包括數千名過世十年以上的人!

總稽查司的報告證實了一個現象,即前任政府在推行援助計劃時并沒有周詳計劃,以致平白浪費政府寶貴的資源。這無意間造就一些不負責任和不事生產的人士假冒農友領取當局的津貼或援助金。

根據《報告》,這筆錢是用來發放給農民的農藥和肥料的津貼。2016年的第一個種植季有3210名已故農民“收到”政府的資助。到了2018年的第二個種植季,這個數目已經增加到7061人。

雖然農業部回應不排除這些農民津貼是由後裔所接領,但是農業部已經在今年第一個種植季清理和更新這份農民清單,即把往生的農民從名單中取下,以及重新登記還是農民的後裔者。這是正確的做法。

Wednesday, November 27, 2019

拉大的三千萬撥下來了

是的,馬華要求聯邦政府撥給拉曼大學學院(簡稱拉大)的三千萬令吉終於撥出來了。可是馬華還是不高興,為什麼呢?原來錢並沒有進入自己的口袋,而是將通過其他人撥給在籍拉大生!

馬華之前還質疑,即便是馬華把拉大的管理權交出來,拉大還是拿不到這筆錢。在下之意就是馬華看死你聯邦政府根本就沒有準備好這筆錢,因此不擔心告訴你:即使我跟你說的去做,你答應的三千萬也不會拿出來的。

這下子可好了,三千萬就這樣撥了出來,印證了一個事實,即這筆錢老早就已經準備好。須知道,明年2020年財政預算案已經在國會辯論。如果政府在開始時並沒有準備這筆錢,現在突然要用到,這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夠辦成,更何況,我們現在還是在2019年。

結果馬華之前吵的鬧的統統都要收起來,因為這筆錢現在真的撥出來,難道馬華真的要把拉大的掌控權交出來嗎?

我在去年同一時期在本欄寫了一則題為《教育必須和政黨政治切割》的文章。現在重讀舊聞,發現一年前我撰寫的文字,到了今天還是有效。

一年過去了,拉大的學費也調整了3巴仙,拉大的盈餘以及資產總數和價值也是逐漸增加。馬華從今年一開始就是針對聯邦政府削減這筆撥款而施壓。隨後當財政預算案公佈後,財政部長林冠英宣布拉大在2020年獲得的行政撥款只不過是一百萬,然而如果馬華把行政權交出來,實行政黨教育分離,那麼財政部隨時可以拿出至少三千萬令吉撥給拉大。馬華就開始轉調,反而質疑這筆錢到底是否存在?

Wednesday, November 20, 2019

補選輸贏與否,日子還是要過

丹絨比艾國會議席補選成績已經出爐,希盟以超過1萬5000張多數票輸給國陣馬華候選人黃日昇。

一時之間,希盟陣營愁雲滿佈。無論丹絨比艾補選成績如何,或者這場補選帶給我們什麽訊息,希盟依舊是當朝的聯邦政府和柔佛州政府,因此希盟還是有責任繼續執政,辦好三件大事,即兌現大選承諾,搞好國家經濟和體制建設、遠離鬥臭鬥垮的內部權爭。

其實,傷心失望只能一會兒就好了,畢竟未來的日子還很長遠。接下來的問題是:希盟的失利會否製造足夠的條件啓動首相交棒程序?

這讓我想起二十年前的烈火莫息的年代。當時安華已經患上牢獄之災,可是馬來民間,尤其是年輕馬來選民對國陣巫統的領導依舊不滿,尤其是馬哈迪醫生。

馬哈迪知道自己無法再次領導國陣贏取下一届大選,因此選擇在2002年的巫統代表大會突然宣佈辭去巫統主席和首相職位。由於是突如其來的宣佈,加上巫統上下毫無準備,因此在多方挽留之下,馬哈迪同意在2003年才把首相和黨主席的職位交給阿都拉。

阿都拉上臺后翌年就進行全國大選。他承諾大力肅貪,以及親民的作風,讓當時的國陣贏得海嘯式的勝利。

丹絨比艾后,有朋友認爲希盟敗選與大選承諾跳票無關,反而是選民對行動黨的觀感不好,即行動黨在一些涉及宗教和種族權益的課題并沒有一如既往地表態。其實一部分馬來選民也擔心或認爲土團黨、誠信黨和公正黨是行動黨的傀儡。

國陣過去十多年都是以這樣的手法來分離民聯和希盟,可是爲何國陣的得票還是每況愈下?

Wednesday, November 13, 2019

納吉SRC案表罪成立重燃反貪熱忱


隨著納吉在SRC案件被判表面罪名成立,因此納吉必須出庭進行辯護。法庭雖然沒有定罪,但是對於許多選民,尤其是希盟的支持者,法庭的判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坊間曾經一度質問,為何希盟執政一年多,納吉身為前朝政府貪官污吏之一,卻能夠大搖大擺地進出國會,毫髮無損?

納吉在去年被控上法庭之後,在今年年初的多場補選製造Bossku效應,除了替巫統和國陣守住金馬崙高原國會議席以及森美蘭晏鬥州議席,也協助巫統候選人從土團黨手中搶回雪州士毛月州議席。

其風頭一時無兩,甚至有人質疑希盟是否已經乖離的改革議程,因為希盟看來是在“縱容”納吉,這就好比坊間一直批評希盟沒有兌現競選宣言的承諾一樣。

Wednesday, November 06, 2019

先修改SOSMA

上周四,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兼財政部長林冠英召見行動黨全國各州的國州議員。翌日,林冠英對媒體發佈文告,表示當晚聚集一堂共商國是的行動黨國州議員對於執法單位的暗勢力(Deep State)使用前朝遺留下來的惡法對付無辜行動黨議員表達不滿。

林冠英所説的惡法就是《2012年國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簡稱SOSMA。兩名行動黨印裔州議員被當局逮捕不到28天就已經被控上高庭。

我手上的資料顯示,直至去年八月,當局已經把215名涉案者扣押在雙溪毛糯監獄。甚至有被扣者在監獄中逝世,

SOSMA之所以被稱爲惡法,乃是因爲SOSMA允許保安單位在毫無審訊的情況下扣留任何涉嫌威脅國家安全的人士不超過28天。在這段期間,涉案者無法獲得任何法律援助。

Tuesday, November 05, 2019

Ucapan Perbahasan Belanjawan Selangor 2020 Peringkat Dasar pada 4 Nov 2019 di DUN Selangor, Shah Alam.

Ucapan Perbahasan Belanjawan Selangor 2020 Peringkat Dasar pada 4 Nov 2019 di DUN Selangor, Shah Alam:

Saya ingin mengucapkan tahniah kepada kerajaan kerana sesudah setahun kita menjalankan penjajaran semula kesemua program itu tahun depan kerajaan akan dapat melancarkan lebih banyak program projek kebajikan yang besar untuk membantu rakyat Selangor. Ada tambahan peruntukan dan kuota untuk Peduli Sihat, KISS. KISS tambah kuota daripada 20,000 ke 25,000 dan peruntukan daripada RM50 juta ke RM62 juta. Peruntukan RM20 juta untuk JS SMUE, 200,000 penerima. 

Kerajaan Selangor harus memantau keadaan di United Kingdom sama ada mungkin menarik lebih banyak lagi pelaburan berteknologi tinggi daripada UK ke Malaysia dan Selangor pasca Brexit dan kemungkinan UK untuk menjalinkan hubungan perdagangan bebas dengan Amerika Syarikat selepas Brexit.

Amerika Syarikat masih lagi negara pelaburan terbesar di Malaysia biarpun digempar-gempuhkan peranan yang dimainkan oleh Republik Rakyat China. Kita juga perlu membantu rakan-rakan pelabur tradisi kita seperti UK, USA, Taiwan dan Jepun

Inisiatif Smart Selangor – Syabas diucapkan kerana mencapai matlamat kutipan cukai. Tetapi ada teguran. Kerajaan pintar, IR4.0,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oleh membuat unjuran kutipan cukai berdasarkan parameter-parameter yang telah ditetapkan.

Wednesday, October 30, 2019

辦好三件事,交棒自然來


前貿工部長拉菲達最近發表一段言論相當引人注目。她告訴首相不應該再談權力轉移的事情,因為私人領域會因為這個課題一再被有心人炒作,影響投資情緒,進而導致國家政局不穩定。

她甚至還說,權力移交的問題可以到了時機成熟的時候才來說,如果一直談論還剩下多少個月多少天,接下來不知道還有什麼改變,這樣的話如何治理國家?

其實拉菲達的這番言論和首相敦馬、副首相旺姐、內政部長幕尤丁、甚至是安華本人在更早之前,甚至是最近發表的言論一致。

旺姐在10月3號表示各造應該停止爭論首相接班人選一事,畢竟持續討論這個課題無助於解決國家目前面對的問題,更何況希盟最高領導許久之前就已經針對這個課題達致協議。

內政部長土團黨總裁幕尤丁不久之前也表示希盟四黨當初決定由敦馬出任首相,然後新政府向最高元首申請寬恕安華,讓安華出獄、參選和成為國會下議院議員,準備接棒。

安華在土耳其接受電視訪談時更是不否認有人希望能夠當上首相,但是要成為首相的先決條件是這個人選必須獲得國會下議院大部分議員的支持。

Wednesday, October 23, 2019

言行前後不一讓人吐槽


馬來人尊嚴大會餘波未了,竟然產生一波波的羅生門。這些事件不僅無法讓施政者集中精神治理國家,甚至還讓人看見前後不一的嘴臉,讓人吐槽!

首先,馬大新青年的兩位學弟黃彥鉻在畢業典禮上舉牌抗議馬大校長在馬來尊嚴大會的言論,要求校長下臺。另外一名學弟官華恩在翌日準備重演舉牌抗議一幕而被校方的輔警擋下,甚至無法進入東姑禮堂參與畢業典禮。

許多社會人士對他們兩人的動作褒貶皆有。吊詭的是,貶者包括不少華社人士以及希盟土團青的領導。這兩方人馬過去在許多種族和宗教課題立場對立,可是這次他們認爲抗議也必須看場合,畢竟馬來社會還是一個注重禮儀的社會。

他們忘了,這群學生的學長就是在三年前在馬大1MDB論壇當面向阿魯甘達舉牌抗議。當初可以舉牌,爲何到了現在,原則與立場就走樣了?

幾乎在同一時間,警方援引SOSMA逮捕兩位民主行動黨印裔州議員,以調查他們和淡米爾解放之虎(LTTE)的關係。LTTE在曾被列爲恐怖組織,但在2009年就銷聲匿跡,而且從來不針對馬來西亞。警方時隔十年才這個組織,到底原因何在?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

過後有傳聞指這是扎基爾支持者的小動作,以反擊行動黨印裔領袖過去對他的批評。如果兩邊都要調查,何以一方僅僅在《刑事法典》下被扣押問話,另一方則面對刑罰更爲嚴酷的SOSMA?

就在事情還在糾纏不清之際,官司纏身的納吉在社交媒體揭發名嘴丘光耀與番茄漫畫共著的《互利共贏的一帶一路》的漫畫在學府廣傳。納吉指責教育部予以方便,讓丘光耀的漫畫在校園傳播,意圖洗腦和宣傳民主行動黨和共產主義。

這本漫畫有一頁為大陸在新疆的維穩政策護航。這一頁也是最引起巫裔保守分子的非議,包括青體部長和土團青二綫領袖。

丘光耀過後揭發納吉時代也是曾經出版同樣的漫畫宣傳品,内容全部都是低俗的政治宣傳。既然同樣有罪,奈何這些急先鋒卻變成靜靜黨?

馬來媒體在年初大量報道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問題,可是自從年中接受大陸安排的官訪後,其報導調調似乎轉淡。不管是保守的《前鋒報》、中庸的《每日新聞》還是自由派的《陽光日報》,最近我都很難看到新疆的新聞出現在這些馬來媒體。難道他們也變成靜靜黨?

土團青的領導可以對丘光耀口誅筆伐。然而,若首相可公開批評印度政府在克什米爾的施政,或者港府在處理《反送中條例》的態度,爲何他們不能通過官方管道向大陸表明立場?難道錢大權大就是皇道,財大氣粗就是正道,以致他們避重就輕,只是敢拿丘光耀來開刀?

我也以爲《星洲日報》的主筆或編輯會以同樣的口吻批評這些政客,但是連日來一個字都看不到,讓人覺得吊詭,難道因爲丘光耀過去和該報不咬玄所致?

丘光耀曾經是檳城亞洲漫畫文化館館長,來自柔佛的行動黨州委馬哈兹建議檳城州政府停止資助該館。如果這是一個成功的旅游產品,爲何檳州政府要停止資助?

Wednesday, October 16, 2019

誰敢侮辱馬來人?

是的,誰會去侮辱馬來人?誰又敢侮辱馬來人呢?

侮辱馬來人就等於和馬來西亞六十巴仙的人口爲敵。如果以人口三千萬來計算,這等於是兩千萬人口的生意,華人是最實際的民族,要做兩千萬人的生意,華商已經應接不暇,還會以他們爲敵?

華裔中小企業除了聘用外勞之外,生產綫上的都可以看見馬來員工的蹤影。除非華商只是一心想聘用外勞或華印裔當員工,要不然兩千萬人口的勞力市場,華商需要與之爲敵嗎?如果馬來人都會閲讀華文,有哪一家華文媒體不想做他們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