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3, 2022

聯邦政府半年內須辦好的東西

 

 

好了,現在首相、部長和副部長的陣容已經出爐,剩下的就是下個星期的正副議長選舉、通過《2023年財政預算案》以及對通過新首相及其內閣的信任動議。

如果沒有意外,只要新政府把關十足,那麼要過關並不困難。既然新政府陣容已經整齊了,接下來就是埋頭苦幹的時候。

希盟和國陣兩大陣營在大選期間各自推出各自的競選宣言。我相信裡面或許有一些是重疊的,這些我相信都可以加速推行。

團結政府在施政方面必須施兩手,一手即針對要達到的長期目標現在就開始耕耘努力,以便五年後能夠有所收成。

另一手就是必須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完成的一些工作,讓民眾看到效果和我們的誠意,即所謂的摸得到、看得到、感覺得到。

這裡我就準備了四大事項,排名不分先後。聯邦政府必須予以密切關注,在半年之內看到成效:

第一、爭取更多半島巫裔穆斯林的支持。我相信許多非穆斯林會認同一點,即如果新政府無法獲得更多或至少一半的半島巫裔穆斯林的支持,則不能長治久安。

同理,如果任何一個政府無法獲得非穆斯林的全力支持,這個政府也是無法獲得建立統治正當性(Legitimacy)。

國盟尤其是伊黨領袖或支持者在大選期間充分使用源自大陸社交媒體軟件散播假消息。據悉,這類社交媒體在西方國家已經涉嫌操弄選舉議題,甚至已經被指為私窺用戶的超級間諜軟體,亦有可能將遭禁止營運。

新政府固然必須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也必須採取積極行動,向有關社交媒體業者進行諮詢,要求他們必須在完全符合馬來西亞法律框架下運作。

第二、防洪治水。從遠古時代到今天,防洪治水都是治國大事。政府往往砸下巨資後要等上四五年才看到一點成效。雖然如此,這不表示政府在短期之內無法有所表現。

聯邦政府必須要求所有地方政府和州政府密切留意管轄區內所有防洪蓄水池的挖深工作和水閘維修工作。在這個時候安排更多的後背水泵以備不時之用更是不在話下。

第三、維修和提升聯邦公路。全馬各地區最遭人詬病的道路就是聯邦政府維修的聯邦公路。

大家可以打開谷歌地圖。如果你看到某公路的號碼標識以E開始,表示這條道路是收費高速公路。如果某道路的號碼標識前面有一個英文字母,但不是E,表示這條道路是州政府撥款通過各州公共工程局維修的公路。如果這條道路只有號碼標識,前面沒有任何英文字母,這表示這條道路就是我說的聯邦公路。

從缺乏路燈、昏暗失明、路坑處處、到野草叢生,聯邦公路的維修工作一直沒有處理好。聯邦工程部長和財政部長必須坐下來好好談,把權力和資源下放給各州各縣工程局,甚至是讓縣市議會獲得聯邦財政部更多的撥款來進行維修和提升工程。

第四、監督必需品價格和經濟表現。首相安華上任第一天就提到這個課題,證明這是一個相當棘手和複雜的問題。撇開政府現在已經進行的各項穩定物價的措施,政府也必須想辦法讓令吉對美元的匯率回穩,甚至是逐漸升值。只有這樣,馬來西亞才能在國際市場以更低廉的價格購買各類商品尤其是食物。

礙於編幅有限,我只能寫到這裡。客套話不多說:希望聯邦政府下週一提呈的財政預算案能夠針對以上四項課題下重藥。

劉永山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22

國盟豈是清廉穩定的象徵?

第十五屆全國大選的競選期現在已經進入下半場,國盟開始把矛頭指向希盟。國盟內部各有各自要挑選的目標。離開公正黨加入國盟土團黨的領袖自然會扛上公正黨的領袖。

國盟伊斯蘭黨則對行動黨非常感興趣,因為他們最能駕馭的攻擊方式就是以煽動種族和宗教情緒來炒熱支持者對行動黨的厭惡。這樣一來,交通、醫療、女權、教育等國家大事都可以放一邊。

國盟一開始打著#PNBestPNBersihDanStabil),即國盟是乾淨和穩定的象徵。國盟自稱本身清廉乾淨,或許是因為慕尤丁本人在1MDB醜聞爆發初期膽敢炮打司令台所獲得的盛譽。這可是鐵一般的事實。但是單憑這點就能說整個國盟都是清廉的?

我看沒有那麼簡單吧。

國盟依黨也說他們本身遵守伊斯蘭教義,潔身自愛,沒有任何領袖涉及任何貪污案件。雖然如此,伊斯蘭黨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解釋,到底在第十四屆大選前依黨主席或其他領袖是否曾經收取1MDB的支票?不要忘記,依黨在2018年大選前曾經公開在國會表示滿意1MDB的解釋。

國盟也說他們是穩定的象徵,可是慕尤丁任相期間,適逢肺炎病毒肆虐。國盟政府的防疫措施朝令夕改,多少人因為他們的無能失去性命、飯碗、甚至是失學。國盟的防疫措施讓許多無心犯規的人民慘遭罰款,可惜對犯規的高官從輕發落。如果不是網民揭穿這類#AntaraDuaDarjat,這些高官到現在可能完全沒事。

國盟是穩定的象徵嗎?當初慕尤丁有份參與和策劃喜來登行動成為弱勢首相。爾後,巫統的盜賊們向慕尤丁施壓,要求他讓盜賊們逃脫法律制裁。慕尤丁拒絕讓步。

為了避開希盟和國陣在國會發動攻勢,慕尤丁鋌而走險,通過最高元首頒布緊急狀態,導致外資因政治不穩定而外流。最終為了國家利益,最高元首頒布解除緊急狀態,慕尤丁也因為這樣也遭巫統扣上欺君叛徒的罵名,黯然辭職下台。柔佛州選舉,他最終只能以三席收場。

時隔才一年多,國盟現在告訴選民他們是穩定的象徵?這是多麼令人膛目結舌。

其實國盟本身才是不穩定的象徵。其不穩定在於它本來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以背叛起家的雜牌軍。不信,你可以檢驗國盟領袖的發言和政綱,就可以發現他們一般不談青蛙政治。

因此,國盟領袖膽敢說他們是清廉和穩定的象徵,如果他們不是痴心妄想,大概他們以為別人都是政治初哥。

至於東馬的砂沙兩盟和民興黨,他們在沒有競選所有議席的情況之下,只能屈居為造王者。可是,如果選民能夠決定誰是王,他們又何必製造所謂的“造王者”?難道真正的造王者不就是選民本身嗎?他們表示大選後再看要和誰合作,等於告訴你,大選請投我一票。我贏了再和誰合作不關你事。

如果政黨也可以成為政治青蛙,恐怕這是最大的政治青蛙。更重要的是,現有的反跳槽法令沒有條紋約束他們。這是本欄在投票日前的最後一篇文章。希望本文及之前的文章能夠讓讀者在投票之前有新的啟發。

劉永山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22

執政雪州十四載,希盟靠政績贏民心

我曾經在本欄寫過,希盟的執政任期本來是60個月,卻無故縮短至22個月,就好像一名司機考獲有效期為五年的駕駛執照一樣,半路遭叛徒拉下車剪破執照。

因此,若有人批評希盟中央政府執政22個月一事無成,也姑且不爭論到底22個月的成績褒貶如何,為何大家不把視野放大,把時間拉長,檢驗希盟執政雪州長達十四年的政績呢?

和檳州一樣,雪州自2008年以來成為民聯和希盟的執政州屬,與檳城不同的是,雪州的種族比例與全國人口宗族比例最為接近。雪州也是一個擁有馬來統治者的州屬。如何與馬來統治者打交道,可說是執政黨必須修好的一門學科。雪州比森州不同的是,經過三屆大選的洗禮,雪州希盟政府的根基較為穩固。

在這十四年間,雪州為馬來西亞的國內生產總值貢獻將近25吧仙的成長,這不僅是多年以來的全國第一,這個吧仙率也是逐漸增加。

我這幾年在雪州以外的地方,不管是旅遊還是助選,發現外州人士對雪州政府的施政還是比較模糊。大家或許還停留在這是一個提供免費自來水的州屬。雪州並不像沙巴、砂朥越、彭亨或登嘉樓等州屬擁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和木材等天然資源,可是民聯和希盟政府的政策已經讓雪州現在坐擁超過二十多億令吉的儲備金,甚至每年推出超過四十多個各類福利計劃。

這個景象和你現在看到的國陣和國盟執政州屬是非常不一樣的。

國盟國盟的政治領袖經常抨擊希盟執政期間無法穩定國內政局,令人訝異的是,即便是國盟和國陣在喜來登行動之後輪流執政,政局依然亂七八糟。更甚的是,國盟和國陣幾乎每天互相公開抨擊和回應。如此互相抵消,才是我國政局不穩定的根源。

雪州政府也曾經面對政治不穩定。根源除了是內部造成之外,也有一部分和伊斯蘭黨有關係,因為這個政黨在2014年企圖左右公正黨州務大臣的任命。這是違反民聯三黨之間的君子協議。在2019年,他們和巫統締結國民和諧陣線(MN),隨後又與土團黨組成國盟(PN)。撇開該黨的伊斯蘭色彩不談,僅僅是這些就已經讓人無法相信這個政黨。

此次選舉,國陣巫統的候選人也是大風吹。在吉隆坡峇度國席,馬華上演一幕拆除行動室戲碼。我們從來不曾看過一位馬華領袖因為不滿議席分配而以扯拉行動室招牌的方式來發洩不滿。

上週五在丹絨加讓國會議席,原任國會議員諾奧馬無緣重披戰袍,竟然在國陣行動室推介禮公開他和黨主席阿末扎希所有的內幕和不滿。其他的還包括玻州的沙希淡、丹州的安努亞以及柔州的哈里瑪等人的發言。

這些都是讓人堂目乍舌。從國會解散迄今,希盟三黨之間的議席談判早已經圓滿解決。希盟也成功和後來加入談判的統民黨(MUDA)達致協議。請問到底是誰比較有能力組織穩定的政府?

我國歷史上的不曾出現一位自多元種族政黨的首相。現在擺在檯面的首相人選,除了希盟公正黨的安華以外,其他首相人選的候選人都是來自單一族群政黨的領袖。為何不能這一次給安華一個機會?更何況,安華這次勇敢挑戰非安全區,以實際行動來證明他的決心。讀者們還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嗎?

劉永山

Wednesday, October 26, 2022

安華向虎山行

 

希盟首相人選安華在上週四於怡保舉行的希盟全國大會宣布在來接大選出戰霹靂州打捫國會議席,預料將會對壘土團黨全國署理主席兼原任國會議員阿末費查。

早前安華曾經公開表示不會在來接選舉尋求蟬聯森美蘭州波德申國會議席,反而要收拾叛徒,在他們的議席上陣。

一般以為安華所說的叛徒是已經脫離公正黨的國會議員。在雪州像這樣的國會議席就有三個,即自2008年以來就由阿茲敏和祖萊達坐鎮的鵝嘜國會議席和安邦國會議席,以及2018年由賽維爾代表公正黨守住的自2008年就勝出的瓜拉冷岳國會議席。

這三個國會議席本來就是公正黨自2008年中選的議席,根基非常強,同時座落在雪蘭莪州——一個自2008年就由民聯和希盟政府執政的州屬。

惟後來開始流傳安華都不會在雪州的國會議席上陣。所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個人對安華這次決定挑戰高難度的議席表示尊敬。

這是因為打捫國會議席從來都不是希盟的強區。前第二財長阿末胡思尼在這區經營紮根甚久,即便是在上屆選舉代表希盟上陣的土團黨,它也只是以5320張選票擊敗巫統國陣的阿末胡思尼。如果再把巫統和依黨的選票加起來,希盟還落後9628張選票。

當然,政治並非是零和遊戲,也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數學題。眾所周知,不管是希盟、國陣還是國盟,霹靂州一直缺乏一名強勢的巫裔領袖。

即便是阿末費查本人,他也只不過在2018年全國選舉因拿下打捫國席及當上希盟霹靂州州務大臣才在全國政治舞台嶄露頭角,隨後不管是當霹靂州州務大臣或聯邦青體部長,其政績乏善可陳。

安華上陣打捫,連消帶打也帶動周邊國州議席的選情。國陣巫統囊括的國會議席幾乎全部不過半勝出,這包括哨山、江沙、打巴、峇眼色海、巴力、巴西沙剌等地區。

國陣巫統可說是已經告別過去呼風喚雨的年代。在那個時候,巫統的候選人隨隨便便都可以在鄉區以數万張多數票狂勝。可是不管選區邊界如何再劃分,國陣現在在這些國會選區的多數票不再破萬。

安華此次的任務,除了要收拾叛徒拿下打捫國會議席以外,也必須協助希盟候選人攻下周邊數個巫統堡壘。正如以上我言,這些議席的多數議席每次選舉都再減少,目前需要的是一個關鍵轉著點(tipping point)讓希盟在這些議席翻盤。

如果安華成功,則希盟在能夠掌握至少一百個國會議席。有許多人問我,萬一國陣和國盟,甚至是砂盟和沙盟在選舉後重新歸好結盟,希盟即便是拿下一百議席也沒有用。

其實答案就在提問的人,因為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希盟三黨真正掌握“強大、具說服力和不可擊敗“的多數議席。不同的是,這一次安華和希盟必須靠自己的雙手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把一個個國會議席摘下來。

劉永山

Wednesday, October 12, 2022

認真你就輸!

上個星期五財政部長在國會下議院提呈《2023年聯邦政府財政預算法案》二讀。

 

這個歷史上涉及款項最多,派糖果涉略的領域和階層史上最廣泛的財政預算案,竟然也成為歷史上最短命的財政預算案。

 

根據媒體報導,前首相馬哈迪是在19991029日提呈《2000年財政預算》,然後在1111日向最高元首建議解散國會下議院,提名日和投票日分別是1120日和1129日。

 

19991029日到1111日,這個財政預算案享有長達12天的壽命,反觀東姑扎夫魯在上週五提呈的財政預算才不過三天就夭折了,甚至國會議員連參與辯論的機會也沒有。

 

說實在的,這個財政預算案表面上真的讓人垂涎三尺,但是如果認真研究裡面的內容,其實有許多疑點和細節。細節往往才是重點。我舉個例子,這個財政預算案裡面有提供女性重回職場的津貼或回扣,其實只有符合苛刻條件的女士才能享有。其是否能夠真真鼓勵女性重回職場,非常令人存疑。

 

再說,政府要提供相當多的津貼和回扣,卻沒有說錢要從哪來,難道不覺得事有蹊蹺?答案就在電子報價單(e-Invoice)和Tax Identification NumberTIN)。

 

萬一各行業落實電子報價單和TIN,那麼政府幾乎能夠實時掌握每一家企業與個別納稅人的實時交易資料,如果再加上人工智慧技術,政府就有能力減少和降低逃稅的漏洞。

 

讀到這裡,不管你傷心、開心還是擔心,廣東人一句話:認真你就輸了。隨著國會在週一解散,上週五各語文媒體大費周章進行詳盡報導的財政預算案如今全部化為烏有。

 

我們雖然有權利不贊成解散國會,但是既然最高元首已經御準解散國會,我們必須接受這個決定,呼籲選民在選舉做裁判。

 

我不敢說現在的政局穩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比現在更不穩定的政局在過去比比皆是。倘若現在解散國會,除了添亂添煩之外,許多外資更會對政府如此草率處理一國之財政預算案而感到汗顏。

 

就好比日軍對華展開的侵略戰爭,如果當時的蔣介石不選擇反擊,卻在那個時候進行全國選舉?又或者1939年的英國面對納粹德國的空襲,戰時首相丘吉爾在烽火連天之際竟然解散下議院搞選舉?蔣丘兩人肯定遺臭萬年。

 

我剛收到一則訊息,提名日可能落在10月的第3個星期,投票日最遲將會在1112日進行。不管是否屬實,如果選舉要避開年尾的雨季,那麼只有速戰速決。所剩下的時間也只有這段時間。無獨有偶,阿末扎希的審訊將在1110告一段落。目前他的審訊據說已經進行的辯方抗辯環節。這個時候剛好遇上印裔同胞為1025號的屠妖節進行節慶準備之際。印度人要如何過節慶?這樣的政府還會是所謂的大馬一家的政府嗎?

 

還是廣東人那句話:認真你就輸!

 

劉永山

Wednesday, October 05, 2022

安華須對阿茲敏步步為營

自從阿茲敏受委為雪州國盟主席以後,他頻頻放話挑戰安華過來雪州鵝嘜國會議席上陣。

話說如此,安華其實從來沒公開表示他一定會在鵝嘜上陣。根據安華的談話,他或許會以收拾叛徒的姿態上陣這些國會議席,惟安華在接受媒體提問時並沒有說明是哪一個國會議席,他只是提到這些一些:瓜拉比賴、鵝嘜、波德申及敦拉薩鎮等。

上週日當我以大會議長的身份主持霹靂州民主行動黨黨員代表大會時,州主席倪可敏甚至公開歡迎和邀請安華考慮在霹靂州其中一個叛徒的國會議席上陣,以帶動霹靂州希盟的整體氣勢。

這個議席就是位於怡保的打捫國會議席。這個國會議席一向以來都是巫統強區,該區最為著名的議員就是前第二財長阿末胡斯尼。他因為在國會公開批評政府處理1MDB醜聞而遭納吉除名。當時希盟的候選人就是後來當上州務大臣的阿末費查。

安華在哪裡上陣我們現在不得而知,但是如果安華在阿茲敏的選區對壘,則必須加強提防,畢竟此人城府太深,經常玩兩手,不易讓人解讀他接下來將走哪一步棋。

據說,此次阿茲敏受委當國盟雪州主席,大有強勢回歸,對昔日徒弟兼現任雪州州務大臣阿米形成“泰山壓頂”之勢。難道阿茲敏要帶領國盟重掌雪州大臣一職?

阿茲敏能夠當上雪州大臣,全靠2014年加影行動的那一場補選所提供給他的一個機遇。我說是機遇,乃是因為自從卡立失去大多數議員的支持以後,公正黨屬意的州務大臣並不是阿茲敏,惟雪州蘇丹因特定理由意中阿茲敏。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22

民主行動黨修改黨章與言論自由無關

民主行動黨(行動黨)上週末在莎亞南舉辦一場特別黨員代表大會,以尋求中央代表通過修改黨章,將終止任何違反黨中央執行理事會決定或指示的國州議員的黨員籍。

根據不久之前通過的《聯邦憲法》修憲案以及過後通過的《反跳槽法令》,任何國會議員一旦退出原有的政黨,該國會議員必須懸空議席。

由於全體國人久受跳槽政治所害,因此這個修憲案和隨後的《反跳槽法令》猶如久旱逢甘露,全體國會議員一直通過。

雖然如此,部長旺祖乃迪表示,任何作跳槽舉動的議員,若沒退黨或因此遭黨開除,《反跳槽法令》並沒有規定該議員必須懸空議席。

輿論認為這個漏洞必須予以填補。部長在議會也表示,若要填補漏洞,則取決於各政黨是否要修改黨章,以此終止相關議員的黨籍。

除了行動黨以外,希盟另一個成員黨誠信黨也已經在更早之前修改黨章,規定相關議員的黨籍將會自動予以終止。黨籍遭終止與遭黨開除是兩回事。在反跳槽法令之外,任何議員的黨籍一旦遭終止,則其議席將予以懸空,同時必須進行補選。

有者認為這樣會扼殺民主空間和言論自由,可是大家不要忘記《聯邦憲法》雖然闡明所有公民享有言論自由,但是也指出言論自由也可以通過法令予以約束。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22

希盟須贏至少100國席

昨天《新海峽時報》封面頭條新聞刊登首相伊斯邁沙比里和前任首相慕尤丁的照片。

題目是:“首相:老慕,沒那麼快。”

副標題則是:“慕尤丁說應該舉行閃電選舉因為首相在管理經濟已經失敗。但是伊斯邁指出這位前首相正領導國家復甦理事會,因此他這麼說可能是自相矛盾。”

老實說,國人看到這兩人的指罵,心情就好像現在馬幣兌換美元的走勢——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老慕突然間在這個時候把矛頭對準首相伊斯邁是相對不尋常的,因為老慕一向以來和巫統的官職派還保持一定程度的交情,反而卻與官司派完全不咬炫。

甚至老慕的友黨——伊斯蘭黨主席哈迪也多次公開喊話不贊成現在進行選舉。該黨甚至多次表示他們領導的吉打、吉蘭丹和登嘉樓三州政府不會在今年解散州議會。

在這個背景之下,老慕這個時候突然要求閃電選舉,讓許多國盟的支持者感到混淆:到底國盟是支持土團黨老大哥的閃電選舉,還是依黨的說法,等到民年才解解散州議會?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22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於上週五駕崩。噩耗傳出,舉世哀悼。

談到伊麗莎白二世,自然離不開二戰以後的英國歷史,也逃脫不了具有英國特色的君主立憲和議會民主制度。

英國君主是英聯邦或共和聯邦國家(Commonwealth)的主席。馬來西亞既然是前英國殖民地之一,自然繼承宗主國英國的許多政治遺產,如君主立憲與議會民主。

伊麗莎白二世即便是性命垂危,也要在逝世前兩天挺起腰,站起來接受保守黨新黨魁卓慧思的覲見,並委任她為女王在位期間第十五任英國首相。這和女王21歲生日時誓言要窮其一生為國家和人民服務的精神一脈相傳。

卓慧思在下議院獲得大部分議員的支持與信任,自然成為新任首相的人選,但是為何還得跨越最後一道障礙,即覲見英女王,再受邀組織政府?這個就是英國君主立憲的奧妙。

如果這是一部戲劇,那麼這是一部演了上百年,但是沒有劇本的戲。意思說,英國憲法是一部不成文的憲法,因此許多禮儀與習俗並沒有明文規定,但是這個憲制規定卻能夠一脈相傳至今,這與許多擁有文本憲法的國家大不同。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Wednesday, September 07, 2022

羅斯瑪值得可憐嗎?

隨著前首相納吉在SRC案上訴失敗而鋃鐺入獄,其婦人羅斯瑪過後在高庭也因為砂拉越鄉區學校太陽能電板工程舞弊案罪名成立,被判處10年監禁及高達9.7億令吉的罰款。

羅斯瑪的辯護律師表示羅斯瑪承擔的罰款是史無前例。若羅斯瑪無法償還罰款,她必須以另外30年監禁代替。

辯方也表示羅斯瑪只不過是一名沒有收入的家庭主婦,如今丈夫納吉入獄之後,她必須成為一家之主,因此沒有能力繳付如此高額的罰款。

這樣說看起來有道理,但是實際上是否如此?

509大選後,國家執政權落入希盟手中,當時警方在2018年5月搜查了納吉的住家,並起獲1萬2000件珠寶首飾、567個手提袋、423個手錶及234副墨鏡,總值11億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