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7, 2024

特赦局決定已定,move on 吧!

聯邦直轄區特赦局的決定引起兩方不同的不滿。一方面是傳統希盟支持者的不滿,他們認為特赦局不應特赦或減輕納吉的刑罰。即便是減輕刑罰,特赦局至少也應該給予交代。

另一方面就是來自巫統的不滿,尤其是納吉支持者的憤怒。他們以為納吉會獲得全面特赦,可是事與願違。納吉最終還是要呆在牢房裡,這令他們很不滿。

我的個人看法。我們首先必須從法律的角度來解讀這個決定。

Wednesday, January 31, 2024

敦達英和妻子被控的不是賄賂罪

一周前我在吉隆坡十五碑某興都廟出席前巴生哥打阿蘭莎州議員馬諾哈蘭女兒的婚禮。席上與許多律師友人談起最近數位“敦”量級人馬及家屬遭反貪會逮捕、調查和控告。

席上有一位著名律師認為反貪會未必能夠以收取賄賂或濫用職權罪名控告敦達英或他的妻子。這是因為要控告敦達英或其内人以賄賂或任何不合法方式,不管以聯名或以個人名義擁有的方式獲得巨額資產,其舉證門檻(Burden of proof)太高了。

這是因為執法單位需要花許多時間和資源調查敦達英和内人,到底他們倆是在什麼日期、時間、地點、通過誰拿到什麼好處?然後他們兩人又提供了什麽方便給對方?這個所謂的方便是否是他們兩人所擁有的?當時他們兩人當時是否擁有任何公務或職權在身?這裏面的千絲萬縷全部都要調查清楚,況且必須掌握實質證據才能以賄賂或濫用權力的罪狀控上法庭。

只是時間久遠,反貪會有能力在一兩年的時間之内張羅足夠的證據以貪污罪名把他們控上法庭?

Wednesday, January 24, 2024

期待國足早日踢出一片春天

今天要寫的是足球。

本欄自開欄以來不曾寫體育或足球評論,畢竟我不是體育人,更不是體育記者。今天開例,希望以此文勉勵馬來西亞國家足球隊(國足),外號馬來亞虎。

最近在卡達爾舉行的2023年亞洲杯決賽圈,國足在首兩場比賽出師不利,以0比4和0比1敗給約旦和巴林。國足在首場面對約旦明顯實力不足,吃敗仗是無可避免的。國足在第二場面對巴林明顯已經開始進入狀態,只是在加時后的一個失誤讓國足丟失一球。

國足在星期三晚上將會對壘勁旅韓國。我希望國足能夠放下壓力,集中精神應付韓國。如果能夠在最後一場小組賽逼和韓國,這已經是不錯的表現。

國足總教練金判坤是國足的靈魂人物。他曾是韓國足協副主席。他是在2022年一月從前主帥陳金和接過主教練一職。自此國足馬來亞虎表現稱職。

Wednesday, January 17, 2024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就在中華民國台灣進行四年一次的總統與副總統以及立委選舉之際,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公開表示放棄與南韓統一與和解,同時將南韓視為敵對國家。

隨後國際媒體報導北韓過後進行緊密軍演和試射導彈。這種試射導彈的玩意兒就好像您的隔壁鄰居在圍牆旁邊深夜燃放鞭炮一樣。

南北韓雖是兩個同是由大韓民族統治的民族國家,但是政治與經濟制度南轅北轍,絕對互不隸屬。

兩者在技術上雖然還是屬於交戰國家,但是兩國還是聯合國成員國之一,似乎“一個韓國”或“一個朝鮮”的外交政策並不鮮明。雙方並不因為其他國家與對方建交而斷絕外交關係。

甚至過去數任大韓民國總統尤其是金大中和文在寅一直在不同的時候和北韓維持一定程度的聯繫和交流。兩國運動員曾經在許多國際賽事以朝鮮半島統一旗幟一起亮相入場。

就這一點而言,這兩個韓國的關係與鄰近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台灣的關係似乎非常不一樣。

Wednesday, January 10, 2024

認真把PADU做好

由經濟部推出的主要數據庫(PADU)自上週開始以來,褒貶不一。同樣地,經濟部長拉菲茲在過去一年多的表現貶多於褒。拉菲茲尤其是在重新調配各類津貼和援助金方面表現一般,甚至被指為雷聲大雨點小。

我猜拉菲茲上任一年表現平平是因為他無法掌握正確且全面的數據。他的第一年可能把許多時間花在處理數據。他旗下掌管的PADU,可能就是他過去一年努力的成果。雖然褒貶不一,但是大勢所趨,政府真的有必要踏出第一步,科學性地解決人民衣食住行的問題。

我曾經多次在議會提過,聯邦政府和各州州政府現在提供給中下階層的各類援助金和補貼,和其他臨近國家或地區政府提供的綜合援助比較,可謂是吃不飽穿不暖。當然,我們的國家不曾自喻為福利國。既然如此,社會福利局提供的援助金也只能蜻蜓點水而已。

拉菲茲現在面對的問題,也是當初雪州民聯、希盟和團結政府面對的問題。雪州民聯政府自2008年執政以來就嘗試建立這個數據庫,但是由於各個政府部門的官僚,加上和聯邦政府政治立場對立,因此做的事倍功半。

Wednesday, January 03, 2024

盡速調查“敦”級別的人馬

首先恭祝所有本欄和《中國報》讀者2024年新年快樂。

回顧我在2023年第一則文章《哈迪該收手了》,一年後的馬來西亞政治依舊充斥族群和宗教認同的政治操弄。這也告訴我們過去一年其實我們並沒有什麼長進,因為以身份認同的政治操弄手段依然大行其道。

我們也幾乎在同一時期聽聞有人再次發動所謂的“杜拜行動”,即通過策劃巫統的國會議員在不退黨的情況之下放棄支持首相安華伊布拉欣,同時傳聞國盟會支持來自東馬或砂盟的領袖成為首相。

大家不要小看這些傳聞對我國的民心和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就這麼一個傳聞,我就收到許多來電查詢和追問。民間再次對安華領導的團結政府陷入信心危機。投資者和商家也肯定會暫時保持觀望態度。

這也是人之常情,一旦人們看到什麼風吹草動,正常人的做法都會先暫時擱置手上的工作,先看清楚局勢才來作進一步的打算。這樣的做法當然是不負責任,但是政客哪裡會管這麼多?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23

隆新高鐵並非兒戲

首先恭祝所有本欄和《中國報》讀者聖誕節快樂以及年終假期愉快。

安華最近宣布恢復擱置許久的隆新高鐵。記得大馬政府曾經在2018年擱置隆新高鐵,導致政府必須三億兩千萬令吉的賠款金給新加坡政府。

如今隆新高鐵重新附上檯面,安華領導的團結政府絕對不能在這個課題上兒戲。

這項鐵路計劃和其他國家的高鐵項目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它涉及兩個國家政府的決策,因此如有任何一方出現不同的意見,隆新高鐵肯定胎死腹中。

其中一個我認為會是關鍵議題的就是馬新兩國採用日本還是大陸的技術?如果不處理好,不僅順得哥兒失嫂意,甚至可能影響馬新兩國關係。

最近通車的雅加達——萬隆高鐵就是最好的參考例子。印尼總統佐科威在2014年宣布雅礱高鐵項目時就吸引日本和大陸投資者的目光。

Thursday, December 21, 2023

我們不是共產國家

世界上大概有幾個國家的市長或市議員並不是民選的。如果沒猜錯,這些國家大部分都是奉行共產主義的國家,如中國大陸、寮國、越南、古巴和北韓。即使是大家印象中集權轉正的伊朗或沙地阿拉伯,他們的地方議會或市長都是民選的。

無獨有偶,馬來西亞的也是官委的。那麼你能夠說馬來西亞是一個共產國家嗎?你能夠想像馬來西亞和大陸、寮國、古巴、越南和北韓並列嗎?

我很難想像有一天真的有人會這麼說。甚至有人會說馬來西亞比他們還不如,因為人家還有一個象徵式的小圈子選舉,馬來西亞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如果有人敢這麼說,翌日所有馬來媒體和網民將會一窩蜂鋪天蓋地來幫你洗版。因為他們最討厭的就是共產黨。

Wednesday, December 20, 2023

吉隆坡不再是華裔居多的城市

沒想到吉隆坡聯邦直轄區民主行動黨主席陳國偉建議恢復吉隆坡地方政府選舉的一番話竟然會引起朝野之間這麼大的反彈。

吉隆坡是在1972年2月1日正式升格為市,兩年後的同一天雪州政府和聯邦政府簽約,正式把吉隆坡割讓給聯邦政府,正式成立吉隆坡聯邦直轄區。

蒞臨巴生阿南莎皇宮的訪客一定會看到一幅黑白照片,裡面正是當時雪州蘇丹和當時的最高元首,即已故蘇丹沙拉胡定莎殿下和已故蘇丹阿都哈林兩人簽署《吉隆坡聯邦直轄區協議》,以割讓吉隆坡給聯邦政府,並正式成立吉隆坡聯邦直轄區。

在1984年4月16日,聯邦政府也和沙巴州政府簽署協議,把納閩島割讓給聯邦政府,為聯邦政府在東馬設立第一個聯邦直轄區。

在2001年2月1日,當時的雪州攝政王,也就是現任雪州蘇丹蘇丹沙拉福丁伊德里斯莎和當時的最高元首,同樣是當時雪州蘇丹的蘇丹沙拉胡定莎殿下簽署協議,把Prang Besar割讓給聯邦政府,易名為布特拉再也聯邦直轄區,中文譯名為布城。

Wednesday, December 13, 2023

雪州蘇丹真知灼見

星期一是雪州蘇丹殿下慶祝78歲華誕的大好日子。雪州行政議員兼五屆適耕莊區州議員黃瑞林成為昨天唯一一名獲得冊封DPMS拿督勳銜的人士,可謂眾望所歸,筆者謹此恭賀。

在週日,《星報》刊登了一則與雪州蘇丹殿下的專訪。從我開始閱讀《星報》以來,印像中幾乎每一年雪州蘇丹華誕慶典前夕,《星報》一定會安排與雪州蘇丹殿下會面和專訪。

此次亦不例外,惟今年與往年的不一樣。蘇丹殿下高調表示州內各族子民是他的人民,駁斥右翼政客為了選舉利益煽動土著的種族和宗教情緒,把非土著視為“外來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