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8, 2021

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關你何事?

吉打州政府明年不更新州內萬字和博彩業商業執照一事,看來已經塵埃落定。業者應該不打算進行任何形式的抗爭。

吉隆坡市政局最近不再發出新零售烈酒執照給雜貨店、便利店和傳統中藥行。雖然聯邦直轄區的國會議員群起反對,當局迄今依然維持原有的決定。

之前更發生本土威斯忌品牌Timah的名字風波。這一連串的事件,讓許多非穆斯林觸目驚心,甚至不滿國盟和國陣政府違法大馬一家的精神,嚴重干涉和影響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

最近更傳出消息,指聯邦政府最近通過內陸關稅局開始和咖啡店業者匯報,明年一月一號開始,所有售賣啤酒飲料的咖啡店必須多繳付啤酒執照費。

必須知道的是,這是舊條規、新政策。意即這個條規在法律上是存在的,但是過去政府並沒有執行,反而現在實行,意即新政策。

至於為何聯邦政府選擇在這個時候這麼做?是因為伊斯蘭化?國盟和國陣政府要鞏固他們的穆斯林支持者的基本盤?還是因為他們真的要控制醉酒鬧事和車禍事件?還是因為他們銀庫緊縮,被迫從這方面探討增加稅收?

Tuesday, November 30, 2021

國盟國陣開始語無倫次

馬六甲州選結束不久就有人開始語無倫次。

首先就是以國盟旗幟中選成為州議員的兩位土團黨州議員現在說“不習慣和在野黨議員坐在一起”,希望能夠和執政黨國陣坐在一起。

到底什麼是“坐在一起”?“坐在一起”是否表示這兩位土團黨議員要從土團跳去國陣?還是純粹是要和國陣在馬六甲州組織州政府,讓國陣以更多的議席,即23個議席執政甲州,甚至籍此要求一個行政議員官位?

他也說,組織馬六甲州政府必須考慮國盟和國陣兩個政治聯盟在共同執掌聯邦政府的事實。

國陣能夠重新單獨在馬六甲執政是不爭的事實。國陣在許多選區其實並沒有得到超過一半選民的支持,這也是事實。國陣和國盟這兩個政治聯盟即合作又對抗也是政治事實。

可是問題來了,國盟和國陣既然在聯邦組成了政府,為何在州選卻可以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國盟和國陣到底是盟友還是敵人?國陣已經在甲州州議會囊括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它需要看你土團黨的臉色嗎?

Tuesday, November 23, 2021

馬六甲州選後記

馬六甲州選在上週六已經塵埃落定。甲州選民以手上一票給予國陣強大的支持,讓國陣能夠以21個議席,即超過三分之二多數議席的優勢重新執政。

成績出爐後,安華成為許多希盟支持者和民主行動黨領袖討伐的對象,原因是安華在此次選舉中收下一名青蛙議員以希盟公正黨的旗幟上陣。此外,誠信黨也收下了一名青蛙議員。

雖說任何選舉的成功與失敗,是由許多不同的原因湊合而成,雖說投票率低固然是希盟敗選原因之一,但是為何選民不為所動,不出來投票?

希盟自2020年失去政權迄今依舊遭許多選民的鞭韃。乃因為希盟無法落實競選承諾,令他們大失所望。他們之中也包括一部分年輕馬來選民。安華從拒絕青蛙,到接受青蛙過檔,過去甚至和巫統主席阿末扎希眉來眼去,確實讓許多選民和支持者不滿。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21

沿海貿易政策—馬來西亞失去契機

上週二交通部長魏吉祥和前財長林冠英通過各大國文電視媒體針對沿海貿易政策一事進行辯論。期間魏吉祥為了佐證他的論述,把他與日本電信電話(NTT)的佐藤佳雄的對話搬上銀幕。萬宜國會議員王建民過後也發文告指正魏家祥的多個謬論。我雖認同王建民的看法,但是不打算在本文重複他的論述。

魏家祥試圖通過佐藤佳雄的嘴巴指出Apricot海底電纜計劃本來就沒有設計馬來西亞,因此何來國盟政府因為取消豁免權導致這項海底電纜計劃繞過馬來西亞,造成所謂的數億的損失?

什麼是沿海貿易政策?根據網絡的詮釋,這項政策意指某國為了保護本國國內海運行業,規定所有在國內運送貨物的船隻必須是本國註冊的船隻。佐藤佳雄在與魏家祥的對話中談到,這個政策是在許多國家,包括日本國內都是非常普遍的。

希盟政府於2019年三月,豁免非大馬船隻無須遵守《1952年馬來西亞航運條例》第65KA(1)條文的規定,即外國船舶在在馬來西亞水域的任何海底電纜著陸中心,可從事海底電纜維修服務。也就是說,希盟的政策依舊是維持現有的沿海貿易政策,只不過針對海底電纜維修服務提供豁免,允許外國船隻進來馬來西亞海域進行這方面的維修工作。

當時希盟為外國船隻提供這方面的豁免,是希望提高海底電纜維修的效率,以便能夠吸引更多這方面的高端投資。無容置疑,這個政策肯定將會加速馬來西亞數碼經濟的發展。試想,馬來西亞海域遼闊,而且位處南中國海中心,外國船隻如要維修海底電纜,他們可以從半島西海岸、東海岸以及沙砂兩州沿岸任何海港停泊、補給和出發,進而提升相關事務的效率。

魏家祥表示Apricot本來就不涉及馬來西亞,何來造成經濟虧損?可是我的問題是:如果聯邦政府維持希盟時期的政策,我們是否會吸引更多這方面的投資?失去了豁免權,馬來西亞會否失去這方面的高端投資?雖然我們不能準確預測相關的投資數額,但是表面上看,答案是肯定的。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21

Fatimah和Timah本來是兩回事

Timah在我的認知之中,尤其是對許多霹靂州子民,就是錫的馬來名稱。Bijih timah就是錫米、lombong bijih timah就是錫米礦這麼簡單。我們從來不會妙想天開地把Timah聯想到Fatimah。

Fatimah這個名字也不是穆斯林的專屬女性名子。

Fatimah或Fatima是伊斯蘭教先知穆哈默德女兒的名稱,也是天主教用以稱呼聖母瑪利亞的聖號。這也就是為何馬來西亞有許多天主教堂以Fatima命名(Church of Our Lady of Fatima)。

在怡保,來自德國的天主教醫療團體Brothers of Mercy甚至還在1974年成立了一所名為Hospital Fatimah的非營利私立醫院。該醫院的標誌中間還架上一個十字架。

如果Hospital Fatimah裡面的“Fatimah”可以被同理為Timah,恐怕當時為該醫院主持開幕典禮的已故霹靂蘇丹伊德里斯或許也會要求他們改名。

可是為何沒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Fatimah是人名,Timah是錫,Fatimah和Timah本來就是兩回事!。

Wednesday, October 27, 2021

換作是希盟,還會那麼幸運嗎?

馬來西亞國產威斯忌Timah過去兩個星期成為媒體焦點,馬來社會和群體甚至消費人協會向政府表達不滿,認為酒精飲料乃非清真飲料,因此不宜讓這個牌子的威斯忌以馬來名字“Timah”面世,招牌也不應該出現一名佩戴白帽(Kopiah),貌似伊斯蘭男子的照片。他們認為這將會讓穆斯林和馬來人混淆。

這個課題鬧了兩個星期左右,最近似乎有極速降溫的現象。伊斯蘭黨的幾個嘍羅出來吶喊一兩聲之後,整個課題就不了了之。

昨日聯邦政府展延提呈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MA63)相關的修憲案。我不知道國會裡面是否有傳出到底背後發生什麼事情。既然希盟已經表示將會配合政府一起進行這方面的工作,同時準備在國會支持通過相關的修憲案,但是MA63依然不見天日。

東馬人民也只好乖乖地等待,砂盟這邊也沒有什麼動作,畢竟負責這事務的就是來自砂盟土保黨,掌管國會與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旺朱乃迪。難道砂盟首長阿邦佐要打自己人?

不久之前,在希盟的爭取之下,國內所有獨中將會享有聯邦政府的直接撥款。希盟政府在喜來登事件前一個月順利把所有撥款移交給獨中。隨後國盟政府上台。他們在去年年味提交國會的2021年財政預算案完全沒有提及這筆撥款的動向,意即全國所有獨中在2021年將不會享有這筆撥款。

Wednesday, October 20, 2021

強制接種疫苗的法理依據

衛生部長凱里被反疫苗接種者喻為傲慢,甚至有者指責凱里為“惡魔”。事關凱里最近高調疾呼,要讓拒絕接種疫苗人士“日子難過”。

反疫苗接種者是基於什麼原因不願接種疫苗?到底他們說過什麼?

說實在,反疫苗接種者的種種論述幾乎不曾在主流媒體出現,因此眾人無從知道到底他們是基於什麼因素反對接種疫苗。

他們大多數並沒有一個正式的組織。因此,他們通常不會以組織的名義發聲。他們大多數是以個人名義發聲,他們並沒有統一和正式的立場。他們偶爾出現在社交媒體,但是因為有可能是假戶口,因此公信力大受質疑。

由於只能捕風抓影,因此安華所說的“教育”其實是只能撒網打漁,盡可能覆蓋所有需要涵蓋的範圍和課題,讓每一個人都清楚接種疫苗的好處。

Wednesday, October 13, 2021

冀望甲州選民善用選票

 上星期二,四位馬六甲州議員在前首長伊德里斯哈倫的帶領下公開宣布對現任首席部長蘇萊曼失去信心,而公開宣布收回對蘇萊曼的支持。

據稱,四位州議員與希盟前州首席部長(即隸屬誠信黨的阿德里)接洽,建議和希盟成立聯合政府。翌日,當時還是馬六甲州首席部長的蘇萊曼(巫統)向州元首敦阿里魯斯坦會面,最後下午州元首通過議長勞夫尤索夫宣布解散馬六甲州議會。

以上我所提到的名字,如敦阿里魯斯坦、伊德里斯哈倫的阿德里都是前任馬六甲州首席部長。

去年喜來登政變以後,伊德里斯哈倫本來是出任州首席部長的不二人選,但是他無法獲得巫統黨主席阿末扎昔的支持。

了解巫統結構的人士都知道,巫統各州聯委會的主席是黨主席委任。當時的馬六甲巫統聯委會主席就是勞夫尤索夫。本來馬六甲州首席部長這個職位就是由甲州巫統主席勞夫尤索夫出任。無奈勞夫尤索夫並不是州議員,因此只能通過國盟與國陣州議員支持的情況下當上馬六甲州議會議長。

Wednesday, October 06, 2021

醫療器材陳舊誰之過?

 今年年初到年中,雪隆各地區肺炎病例氾濫成災。不僅普通病房病人爆滿,加護病房的使用率也超出原有的界限。當時雪隆地區幾乎每一個政府醫院都出現配備不足,人滿為患的窘境。


當時萬津醫院院長四處尋求援助。他告訴我,該院目前還使用嚴重超齡的醫藥器材,例如普通病床、移動病人推車(patient transport trolley)


應院長的懇求,我在今年三月捐了一台普通病床給萬津醫院。當時這台病床花了我的選區撥款大約兩千五百令吉。供應商得知萬津醫院當時也收治肺炎病患後,慷慨解囊,自身也多捐一張病床給醫院。瓜冷縣長也四處奔波,幫忙萬津醫院籌獲得20多張病床。


如果沒有這些及時雨,醫護人員必須在工餘時間回醫院協助為這些器材上漆,好讓這些生鏽的病床能夠繼續使用。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21

如何讀懂RMK12?

 《第十二個馬來西亞計劃》或者是RMK12在星期一出爐。打著“大馬一家”旗號的首相伊斯邁沙比里揚言要在接下來的五年之內把馬來西亞打造成為一個高收入國家,即家庭平均收入每月至少1萬令吉。

除此以外,伊斯邁也表示政府立下目標,要在接下來五年每年取得4.5吧仙至5.5吧仙的經濟增長。其他重點還包括收緊中馬和沙巴與砂朥越人均收入距離、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等。

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何政府在提到高收入國家時,以往多從人均收入談起,如今卻只談家庭平均收入?至於貧富懸殊,伊斯邁沙比里為何不談衡量貧富差距的基尼指數,反而只提收緊中馬與沙砂二州的距離?到底他要故弄玄虛,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