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2, 2015

納吉領導的平庸內閣

敦馬哈迪醫生對首相納吉公開嗆聲,在部分在野黨領袖方面引起不同的迴響。部分不滿馬哈迪在位期間的政策,肯定對馬哈迪的這番攻擊嗤之以鼻,甚至質疑馬哈迪背後的隱議程。

另一部分則抱持對事不對人的態度,並且不會刻意否認馬哈迪的批評,畢竟馬哈迪的批評,尤其是對反貪腐、消費稅、首相女兒婚禮、購買專機、一馬發展機構醜聞、一馬援助金等等,其批評往往都是一針見血,毫無半句客套話。

馬哈迪在位期間沒發生這樣的事嗎?一些有,一些卻沒有。針對馬哈迪在位發生的種種金融醜聞,別的不說,但是我們可以從已故澳洲新聞從業員Barry Wain的著作窺探一二。Barry Wain曾經在《Malasian Maverick –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這本著作預估馬哈迪在位22年所引發的金融醜聞和各類利惠朋黨的大型項目,造成的虧損達1000億令吉。

至於現任首相納吉呢?從納吉2009年上位迄今,我國外債已經衝破7400億令吉,單單是聯邦政府的債務就已經衝破5840億令吉,僅僅是1馬發展機構的累積債務就已經高達420億令吉。

馬哈迪在1998年金融危機把令吉對美元的匯率定在RM3.80。阿都拉上台後在2005年撤除這項固定匯率。隨後令吉在一段很長的時間之內徘徊在RM3.20之間。2015年伊始,令吉對美元的匯率一度再跌至RM3.70的水平,和馬哈迪時代幾乎一樣。馬哈迪問:“有誰知道我幾時嫁女兒或娶媳婦?但是現在首相嫁女兒要包機載300多名乘客前往哈薩克!”


馬哈迪難道會比納吉差嗎?難道馬哈迪的評論不完全正確嗎?馬哈迪的批評難道不是在反映一般草根階級人民的不滿嗎?馬哈迪向納吉公開嗆聲,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納吉的無能與軟弱,再深一點,大家看到馬哈迪背後的隱議程。可是,大家不知有無發出問號,馬哈迪離開權力中心以後的十多年,到底馬來西亞的整體國力是向上提升、向下滑落還是平庸無奇?

馬哈迪醫生是一位強勢領袖。什麼是強勢領袖的特徵?基本上,一位強勢領袖必須是一位勇敢做出決定、勇敢面對現實、勇敢面對敵人、勇敢面對選民的領袖。在馬哈迪的身上,我們看到的不只是他這名強勢領袖,還包括其強勢的行政隊伍。馬哈迪時代有慕沙希淡、東姑拉查理、後來的安華、敦達英和拉菲達阿茲等等。不管這些領袖最後是否和馬哈迪鬧翻,不管這些領袖是否性格各異,但是他們擺出來都能獨當一面、各顯神通、大顯威靈。如果把馬哈迪抽掉,這些領袖難道不能擔任首相嗎?

問題是,馬哈迪後面接位的阿都拉和納吉是否擁有同樣的領導班底?我的答案是,不僅他們兩人(阿都拉和納吉)不是強勢領袖,甚至他們本身的領導班底的素質也比不上馬哈迪時代的行政團隊。這種下馬來西亞在過去十三年國勢浮浮沉沉、毫無長進的種子。

納吉的領導團隊除了繼承馬哈迪時代一貫的臃腫,還有另一個令人汗顏的弱點——平庸!

納吉的領導團隊平庸超弱,不僅馬華(拿廖中萊和林良實、陳群川、李三春相比)、民政(拿馬修強和林敬益比較)和國大黨(拿巴拉尼威和三美威魯相比)的內閣部長一代不如一代,甚至在其內閣班底的巫統部長的層次和水準更是庸俗無比。

納吉被馬哈迪圍剿已經超過一個月,可是他本身避重就輕,不敢親自領軍回嗆馬哈迪,反之必須動員身旁的王朝馬漢來應付馬哈迪。那這些王朝馬漢的斤兩有多重?

冒消部長哈山馬力在雲冰補選失言,連候選人也不把他放在眼裡。哈山馬力談物價會有說服力嗎?負責伊斯蘭事務的首相署部長賈米爾,到現在還沒有回應馬哈迪針對伊斯蘭斷肌法的質問,他會是一名稱職的部長嗎?

比較有分量的巫統部長,如國防部長希山慕丁、內政部長阿末查希和青體部長凱里可以幫忙納吉出手嗎?希山慕丁、副首相慕尤丁和青體部長凱里的態度最為曖昧和模棱兩可。

副財政部長阿末馬茲蘭剛不久之前嘗試針對消費稅回應馬哈迪,結果碰了一鼻子灰。他能嗎?

內政部長阿末查希?他和警察總長之間到底誰在說真話。納吉能夠寄望他嗎?通訊部長阿末沙比利可以嗎?他和冒消部長哈山馬力連充值卡是否應該徵收消費稅鬧意見,那麼他說的話可以相信嗎?

來自沙巴的鄉區發展部長莎菲易和房屋部長阿都拉曼達蘭,他們兩人似乎只懂得跟著大隊,沒有自己的判斷能力。最敢怒敢言的旅遊部長納茲理,可是他到現在什麼都沒說。

其次,納吉屬投機型領袖。他所實行的數項政策和政治舉動正好印證這點:
一、 當民聯在2012年替代預算案呼籲政府提供財政援助給每月收入不到3000令吉的家庭時,納吉立即在同年退出一馬援助金;
二、 2011年Bersih2.0後,民情普遍不滿政府,納吉順勢廢除內安法令,更多次揚言廢除煽動法令;
三、 行動黨在2012年模仿PSY《Opa Gangnam Style》的曲風弄了一首《Ubah Rocket Style》,一時風靡無比。納吉翌年2013年的農曆新年為了迎合當時的PSY風潮,重金禮聘PSY來檳城登台。

其實,最好的防守就是攻擊。納吉應該採取強硬和勇敢的姿態高調回應馬哈迪,而不是當一名窩囊的首相。人民需要的是一名有方向感的首相,能夠前呼後應的內閣班底。阿都拉時代,內閣部長自相矛盾已是常態。沒料到,這個通病在納吉時代更是病入膏盲。與其說納吉是一位弱勢領袖,倒不如說他領導的平庸內閣,除了是他施政的最大障礙之外,也是馬來西亞向前邁進的最大阻力。

馬哈迪只不過是在正確的時候,說出正確的話。而他的話剛巧和雲冰與峇東埔選民所釋放的政治訊息一樣。不同的是,要讓這個國家倖免於庸才治國之道,除了要求納吉下台之外,我們只有通過改朝換代。問題是,馬來西亞還能夠多等三年嗎?

劉永山
雪州甘榜東姑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