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2, 2014

用选票教训国阵,加影选民应集中投票给旺阿兹莎

加影选民必须吧选票集中投给旺阿兹莎,以教训国阵滥用司法程序迫害民联领袖。此外,加影选民也必须通过是次补选,告诉国阵人民不满国阵联邦政府的经济政策。 加影选民更必须通过选票告诉全马来西亚人民,即他们认同民联的政策,尤其是民联在雪州政府所推行迄今的各项良政。

在这次加影补选,捍卫加影州议席的民联公正党候选人是旺阿兹莎。挑战者是来自国阵马华的周美芬。周美芬也是前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她和旺阿兹莎都是在1999年同时当上国会议员,一直到2008年。周美芬是在2008年的全国大选败北。旺阿兹莎则在同年辞掉峇东埔国会议员,让安华通过补选在该区中选成为国会议员。 因此,加影人民也必须比较两人当任国会议员期间的表现。

加影人民必须通过选票教训国阵,停止滥用司法程序来迫害民联领袖。目前,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在法庭含有的“快速审讯”下第二度被判肛交罪名成立,服刑五年。虽然安华获准保释上诉,但是这已经影响安华的国会议员资格。

第二位被法庭在煽动法令下宣判罪名成立的就是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昨天法庭宣判罚款卡巴星4000令吉。根据马来西亚西亚联邦宪法,国会议员一旦被判监禁12个月或2000令吉就失去国会议员资格。

目前面对类似刑事审讯的民联议员可谓比比皆是,我本身也是其中一位。总检察署是在2009年提供21名参与2008年底的“黄潮日”一周年烛光会兼反对内安法令“非法集会”人士。我和灵北区州议员正好就是21名被控者的其中两位。控方其实在地庭因证据不足败诉,后来转向高庭上诉。目前案件还在审讯之中。

无可否认,国阵目前正使用最卑鄙的手段,也就是滥用司法程序来消除他们的眼中钉。因此加影选民必须以选票让国阵以更大的票数败阵!

此外,加影选民也必须在经济政策这方面做比较。国阵主导的联邦政府可谓理财不善、债台高筑、预算案连年赤子。民联领导的雪州政府虽然不算转亏为盈,但跪在清廉可靠,在过去5年为雪州子民提供各类惠民计划,储备金节节上升。

反之国阵政府长期不擅理财,导致国库渐空,所以被迫在明年4月推行消费税,以便从广大的人民之中搜刮豪脂。自从今年一月电费平均调涨15吧仙以来,人民就已经深受通膨紧压之苦。这次加影补选,选民更不可以发出错误的讯息,因为投给国阵的每一张选票等于认同国阵挥霍无度的经济政策。

至于两位候选人当议员的表现,我们更可以看出两人的高低优劣。旺阿兹莎在1999年至2008年之间除了面对丈夫安华牢狱之灾之外,也必须面对马哈迪政权后期的强势压迫。此外,当时她必须挑起重任领导上在风雨之中的公正党。可见旺阿兹莎是一名睿智坚韧的女性。

周美芬在同时间表现平平。她当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期间唯一赚取的“美誉”就是“沟渠议员”。据称她被冠以这个称号,乃是因为周美芬当国会议员期间嫌少在国会殿堂议政,反之却非常努力勤劳地奔跑选区,处理沟渠窟窿之类的民生问题。

这次加影补选,周美芬打算拿出她这个记录来争取选票。我的选区隶属灵北国会。虽然我不曾和她交手,但是周美芬的这一套是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我要问,为何当时周美芬并没有乘着她还是执政党议员至少在八打灵再也市议会推动良政?为何周美芬没有赋权市议员解决民生问题,却要由一名国会议员“不务正业”?为何周美芬不推动直播地方议会会议?为何周美芬不推行地方议员获分选区照顾?为何国阵时期的市议员不仅没有选区拨款,也没有任何助理协助他们解决民生问题?为何国阵领导的地方议会曾经一度被成为是黑箱作业的“黑”社会?

由此证明,周美芬的民生服务记录,只不过治标不治本。加影选民无谓浪费手中神圣一票投给马华候选人。反之,在大是大非之际,加影人必须成为全马来西亚人民的法官,让旺阿兹莎高票中选。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