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2, 2016

新國地鐵公司調薪增聘人手


國家基本建設公司(Prasarana)在一次與八打靈再也行動黨國州議員進行LRT3的匯報會時,我們(國州議員)曾經提到巴生谷河流域公共交通服務所面對的其中一個最嚴峻的問題,即巴士服務。

我們問,其他國家的首都或大城市一般有成千上萬輛巴士串行各大街小巷,反之在巴生谷河流域,Prasarana只有大約一千輛巴士。

當時,Prasarana告訴我們一個不為人知的苦衷,即他們除了面對巴士不足之外,他們也面對司機不足的問題。即便是政府現在提供大量的巴士給他們,他們也不會有足夠的司機駕駛這些巴士。

為什麼會面對司機不足的問題?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鄰國新加坡以高於數倍的月薪把Parasarana訓練的司機,就是擁有豐富駕駛經驗的司機都挖了過去。

那時我們才煥然大悟。原來新加坡挖走的不僅是馬來西亞的白領專業人士,甚至是有經驗的藍領工人,也一並被挖走。



那我們如何是好呢?新加坡四家公共巴士公司,即SMRT、新捷運、Tower Transit和Go-Ahead分別提供每月新幣1600至1800的薪金(大約4800到5400令吉)。Prasarana是絕對無法提供如此優厚的薪金,他們只能逐步調整司機的薪金。新加坡這四家公共巴士公司可依據服務表現獲得政府優厚的津貼,可是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卻反其道而行,削減公共交通的津貼。Prasarana在前無逃路,後有追兵的情況下,被迫必須調漲各類公共交通服務的收費,以解燃眉之急。

公共交通服務,正如公共醫藥服務、教育和獎學金一樣,都是“重資本”的項目,但是確實直接花在人民身上的服務。聯邦政府銀根收緊之際,不應影響公共交通服務,反之必須開源節流、謹慎理財,把錢花在應該花的地方。

雪州政府過去數年理財有道。在銀庫比聯邦政府相對豐裕的情況下,我們在過去一年在雪州各地陸續推出免費巴士服務,僅八打靈再也市議會底下的四條免費巴士路線一年就花了600萬令吉。若把其他縣市議會的開銷列入,一年開銷至少超過千萬令吉。這證明政府開源節流,把資源回饋社會和人民不是不可能的。雪州政府辦得到,聯邦政府也行。問題在於到底是誰在領導聯邦政府而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