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7, 2017

豁免建築材料消費稅


首相兼財長將在本週五提呈聯邦政府2018年的財政預算案。各位對這次的預算案有什麼期待?

在馬來西亞,提呈預算案往往也是總稽查司提呈稽查報告的時候。阿都拉出任首相兼財長期間,由於聯邦政府行政出現多項疏漏,往往這些疏漏獲得媒體的廣泛報導,掩蓋預算案的甜頭。

最好的例子就是十多年前總稽查司揭發吉隆坡綜合法庭大廈工程出現多項疏漏,承包商涉嫌偷工減料,引起坊間一片嘩然。爾後每次財政預算案,媒體和眾人的焦點反而不再是財政預算案的甜頭,反而是總稽查司報告。即便是這樣,最近總稽查司報告也無法激發群眾和媒體的注意力,因為大家對這類新聞已經膩了。

無論如何,預算案和稽查司報告終究要提呈給大眾過目。雖然大家不會有太大的期待,但我還希望聯邦政府能夠順從民意,即便不能調低消費稅,也必須擴大豁免繳付消費稅的商品清單,其中一項就是豁免可負擔房屋建築材料的消費稅。


從國家銀行最近針對房屋價格所發放的最新數字,馬來西亞尤其是巴生谷河流域的房屋價格已經變得越來越昂貴,其昂貴程度已經從2014年的“嚴重負擔不起”(seriously unaffordable)一躍成為“極度負擔不起”(severely unaffordable)。這只不過是2016年的情況。時至今日,國內房產價格的趨勢如果不是更昂貴,就是保持一樣。如此窘境其實在2014年推行消費稅後就變本加厲。

聯邦政府雖然規定購買可負擔房產的無壳族可豁免繳付消費稅,可是發展商在承建此類房產所購買的建築材料必須繳付消費稅。發展商在後有追兵前無退路的情況下被迫抬高屋價,把成本轉嫁給購物者,導致屋價久居不下。

另一個就是鋼鐵的賦稅,國內的鋼鐵價格本來就是高於國際價格。就在國際鋼鐵製造業出現產能過剩,甚至滯銷之下,為何政府不能把鋼鐵的賦稅調低,讓國內承包商能夠把屋價調低?

就在同一個時候,國人的平均收入雖然曾長,但是貧富懸殊進一步擴大,收入增長幅度無法抵消消費稅和通貨膨脹率,這種情況大概可以解釋為何這幾年以來馬來西亞的房地產有價無市。

總結一點,聯邦政府在過去數年採取的措施,並不能全面壓制房價的上漲。這些措施充其量只是把房價扣押在一個穩定的水平,但是卻不能調低房價,也無法在這喘息期間提升人民收入,拉近兩者的距離。

要做到這點,聯邦政府不妨向雪州政府學習,如在建造可負擔房屋方面,州政府提供各項優惠,如較低或廢除各類大小賦稅或雜費、降低土地轉換稅、提高土地容積率等等。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