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4, 2018

投給誰,你定了沒?



本欄上期大談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高層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總統朱瑪(Jacob Zuma)拒絕下台的問題。時隔一個星期,朱瑪未見下台,可是該黨上下已經非常焦急,事關朱瑪已經失去民心,導致黨內上下不看好朱瑪能夠繼續領導執政黨,甚至蟬聯明年的總統選舉。黨內現在已經謠傳要通過國會投總統不信任票,以公開的方式迫使總統下台。

南非執政黨和人民,就好像津巴布韋執政黨ZANU—PF和人民一樣,同樣不滿前總統穆加貝,希望能夠通過黨內程序向穆加貝逼宮。最後逼宮不成,才鬧了一場軍人和黨內第二號人物軟禁總統,要求總統下台,才順利更換領導人。剛巧ZANU-PF也是在2008年第一次在國會失去大多數議席。

這種情況,大致上和馬來西亞有許多雷同之處。不同在於,面對黨領袖貪污濫權的醜聞,除了離開出走的黨員和領袖之外,現在巫統黨內普遍未見黨員向黨主席嗆聲逼宮。這點讓我們匪夷所思,相比較南非的ANC和津巴布韋ZANU-PF,難道巫統現在難道已經失去最基本的自我反省能力?


話說回頭,新年期間行動黨上下走訪選區,向商家選民拜一個早年。坊間一定回問:估計幾時大選?我還記得去年同樣時期,大家也在討論2017年會否選舉?那時所考慮的因素不外是大選會否在開齋節前後?355課題會否影響大選日期?首相是否會藉用東運會的戰績和獨立60週年,營造歡樂氣氛,然後解散國會?我在去年5月10日刊登在本欄就寫到納吉當時糾纏於一馬公司醜聞、與IPIC的爭議、大馬城收購事件等等風波,短期之內不會大選。

時至今日,其實估計何時大選已經不重要,畢竟大選肯定會在今年進行。國會已經定下開會日期,即下議院從3月5號開會至4月5號,上議院則從4月16號開會至4月30號。如果選委會要“趕上這艘船”,他們務必在農曆新年期間完成雪州的第二輪聽證會,然後在3月提交上下議院通過。因此,2月解散國會的可能性相對低。

選區劃分完成之後,國會上下議院必須通過修改選舉法令,然後元首御准,再憲報刊登,才成為正式法律,選委會才能使用新的選區邊界。國會開會的日期一般事前經過元首敲定,除非特別情況,這個程序最快也得在上議院在4月16號開會後才可能完成。

不要忘記穆斯林將在5月中開始戒齋至6月中慶祝開齋,況且安華將於6月上旬釋放,一般相信納吉不希望在大選和敦馬與安華這兩匹馬硬碰,因此預計國會不會遲至6月24號自動解散。照這樣看法,目前僅剩的空窗期只有從4月16號上議院會議後至5月中。

雖說來屆大選並非是馬哈迪對壘納吉而已,但由於巫統黨內上下竟是阿諛奉承之輩,導致他們無法在大選前就解決領導層貪污濫權的問題,所以人民,尤其是馬來選民只能依靠票箱“協助”巫統解決這個問題,因此才有出現何時大選的問題。

現在更關鍵的問題是,不管大選何時進行?你是否已經做好決定把票投給誰呢?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