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2, 2018

國產交通工業

首相敦馬哈迪醫生上星期在日本進行官式訪問時首度表示將重新研究開發新國產車的建議。此建議頓時引起坊間一片嘩然,後來希盟其他盟黨領袖出面評論。交通部長陸兆福表示政府重點依然還是提升國家公共交通領域使用率,財政部長林冠英也表示國庫現在沒有多餘的撥款注資另一個國家汽車工業計劃。

大家的反應其實不難理解。十六年前,當我還在馬大念化工三年級的時候,我曾經在《南洋商報》撰寫一則批評政府只顧提供關稅保護和優惠給寶騰(前稱“普騰”),間接造成寶騰過於依賴政府保護而無法像其他汽車工業一樣茁壯成長。著名經濟評論家Joe Studwell後來在他的書《成與敗: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中也有做出類似評論。


他批評國產車款式老舊,後援配備和維修費用無法和世界著名汽車品牌競爭。他甚至拿韓國和日本汽車工業啟蒙時期和寶騰比較,發現韓國政府在啟蒙時期成立四到五家汽車工業品牌,然後讓它們互相競爭,尤其是強制政府保護的工業領域必須要開拓外國市場,最終在自然競爭下只剩下起亞和現代兩家汽車品牌脫穎而出。最近現代汽車也入股起亞,成為韓國汽車的獨尊汽車品牌。

如果敦馬的汽車工業只不過是製造和銷售汽車,政府大可通過官營企業收購他國汽車牌子。政府何苦重新來過呢?敦馬後來在媒體追訪時提供更多內幕,即新國產車計劃是私人領域投資,並不涉及政府資金。如是這樣,國產車計劃不再是政府的投資計劃,反而虧盈由私人企業承擔,看來並沒有問題。

我個人相信,製造業必須成為國家的經濟命脈之一,尤其是當下許多工業國家已經紛紛轉型為工業4.0(即把製造也和人工智慧結合),因此不能完全忽略製造業的重要性。雖然先進國家如德國、日本和英國等經濟體的知識經濟對國民生產總值的貢獻已有所提升,但是製造業依然還是這些國家經濟命脈。如果以汽車工業為例子的話,這些國家研究的不再是如何製造汽車,二十如何發展更節能、更省時省力、無人駕駛以及自動導航的汽車。谷歌和Tesla推動無人駕駛汽車,未來可能不需要擁有汽車,

換句話說,我們不一定要發展國產車工業,反之應該奠定高端製造業基礎。如英國的勞斯萊斯,該公司並非只生產高端汽車,也生產飛機和戰鬥機引擎。未來不管我國要發展的是汽車、宇航、鋼鐵、通訊等工業,若我國都擁有這些基礎,則能捷足先登,搶盡先機。

另一不可忽略的就是,公共交通領域需要大量節能環保的巴士,無論是雙層巴士還是中小型巴士,馬來西亞何不往這方面發展?業界朋友就曾經說過,他們無需擔心巴士或重型車輛滯銷,導致庫存問題,因為他們是接了訂單才製造。我在網絡簡單搜尋,就發現我國就有好幾家巴士製造商,有著甚至出口海外,因此重型商業車輛製造業也是我國應該考慮涉足的領域。

劉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