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5, 2017

我們不換政府,好嗎?不好!



最近《南洋商報》言論版刊登了一則題為“我們不換政府,好嗎?”的文章,撰寫者是一位名為黃子倫的評論人。他問的問題非常簡單,但相信大家的答案更簡單——“不好!”

我的黨友李政賢同志不久前也同樣撰寫了一則文章,逐點反駁黃子倫先生的論點,進而得出結論,即通過民主選舉實行政黨輪替是當下馬來西亞向上改革的唯一出路。我贊成政賢同志的言論,因此不會在本文畫蛇添足。無論如何,黃子倫過後的一則文章,題為“反粉的思考短路”,此文紛紛製造許多偽命題,以第三世界部分民主制度不成熟國家來否定民主的重要性。

簡單來說,預期抨擊他人思考短路,倒不如檢討自己視野是否短視,以致出現立論上的矛盾?

黃子倫言論矛盾最經典的證明就在於他寫了這段話:

“因此,我想了想,不如不換政府,趁這幾年賺多一點錢,然後看看有沒有機會移民算了。”

這段文字,言下之意就是以後他也顧不了這麼多,最重要的就是賺一筆錢,然後搞移民就對了。如果黃子倫先生本意竟是如此意興闌珊,其實接下來他也不用浪費時間精神,供稿報館針砭時事。反正最重要的是利用空閒時間多賺一些外快,例如開開優步再存一些錢,或者是進行進修提升本身的能力。

可是黃子倫卻沒有停筆,反而似有越寫越起勁,還寫了一則題為“反粉的思考短路”和各路批評者過手,是否說其之前所發表的極度悲觀言論僅僅是說說而已?

無論如何,黃子倫的調調之所以會矛盾處處,乃是因為他對民主制度認知相對片面。換句話說,他放大一些推行民主制度國家的失敗經驗,進而得出民主並非是萬靈仙丹的結論。或者他諷刺一些國家已民主作為幌子,推翻極權政治,但是政治依舊不穩定,經濟依然不發達,因此無需把追求民主當成最終目的,甚至還否定民主的價值。

於是他批評民主制度,但是他忘記他所批評的民主,是一個嚴重欠缺自由的民主制度。世上許多自稱為民主國家,實際奉行的依舊是壓制異議的極權國家。更有許多國家披著民主的外衣、掛上民主的旗號,實際上乾的就是壓制民主的事情。朝鮮或薩達姆倒台前的伊拉克就是最好的例子。朝鮮的正式國號就是“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可是朝鮮難道是一個民主國家嗎?不僅不是,反之他們的民主制度竟然能讓獨裁者每逢選舉都能贏取90多巴仙選票的選舉。

這些是在野黨要追求的民主國度嗎?顯然不是。我們所談的民主,必須是和自由共存共榮的民主。沒有或缺乏自由這個養分滋潤的民主,肯定是一個營養不齊的怪嬰。

沈恩《經濟發展與自由》一書就提到發展的概念必須超越財富累積,而且必須更為廣闊。我們累積財富,再也要達到更大的自由。自由在於人民有能力做自己認為是有價值的事情。自由成為發展的基石在於它讓個人的能力得以擴張。

黃子倫對民主的要求有極高的門檻,因而當所謂的民主無法提供他所希望看見的改變,他就蓋棺定論否定民主的作用,但是現實情況是這樣的嗎?他所抨擊的民主就是我們要看見的民主社會嗎?制定如此嚴格的門檻是否實際?

沈恩在該書的第六章——民主的重要——的結語就提及:

“對於那些確保民主過程的範圍與影響的條件及環境加以保障也是重要的。民主的可貴在於它是社會機會的主要來源,但是我們也有必要檢驗讓它運行順暢的方式和手段,去了解它的潛力。社會正義的成就不僅取決於製度的形式,而且也取決於有效的實際運作。”

換句話說,所謂的民主並不只是選舉或投票而已,也包含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受教育的自由、免於被歧視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以及其他指標。

在馬來西亞的政治語境下,部分自由權力已經寫進聯邦憲法,惟在現實環境之下,這些基本人權是否獲得足夠的保障乃一大問題。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樣而輕易放棄。民主改革的道路從來就不是一步到位。我們終究還是人的組織和社會,從威權體制轉型成成熟的民主制度,大多是循序漸進,若要一步到位、一步登天,恐怕終究水土不服,胎死腹中。

我們不能因為民主自由在一次的選舉帶給我們要看到的政績,就垂頭喪氣、一蹶不振!馬來西亞選民在2008年和2013年大選用於做出改變,2008年的變天雖然不能讓在野黨突然執政中央,但是卻讓在野黨有能力在吉蘭丹州以外的四個州屬執政,同時讓國陣在部分執政州屬和聯邦失去三分之二的多數優勢。

2013年的選舉,在野黨在有所表現的州屬繼續執政,反之卻因為各種因素丟失吉打州政權,以及無法重整旗鼓重奪霹靂州政權。這對在野黨來說是正面的發展,因為在有所表現的州屬,選民擺脫鐘擺定律願意讓在野黨聯盟繼續執政;反之在野黨也必須正視自己的弱點,檢討為何不能在霹靂州重掌政權。

我們不需要高估民主的作用,也不應自暴自棄,低估民主的作用。這樣的現實情況,實有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將勞其筋骨、苦其心志之妙用。各位期望明天會更好的同道朋友,絕對不能在此時此刻鬆懈下來,反之必須持之以恆,善用手上的一票推動政黨輪替,則這個國家才有機會重生,這個國家的民主才有機會循序漸漸、去蕪存菁。

這一票不是為你自己而投,而是為你的下一代而投的。你不投票或你投棄票,等於您默許壞人當道,因為只要好人不出聲,壞人就已經得逞了。

劉永山
民主行動黨雪州甘榜東姑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