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6, 2017

馬大生病了!



馬來亞大學是馬來西亞名列前茅的高等學府。過去二三十年,雖然這所大學的國際排名和許多著名大學還有差距,但它一直都是國內排名第一的高等學府。

我從1999年就和馬大結下不解之緣。那一年國內政局動盪不安。我就是在烈火莫熄風起雲湧的這一年成功考上馬大化學工程系。接下來的三年象牙塔生活中,我參加過許多校園和宿舍內外的活動,包括華文學會、辯論隊甚至校園選舉助選團。

我大三時期除了忙於課業外,其餘時間都是投入成立新青年和推動校園民主的運動。回頭再想,如果沒有這三年的馬大生涯,也許我今天也未必會通過這個專欄和諸位讀者見面。

畢業後的我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從事政治工作。我當時和馬大的幾位好友在八打靈再也租下一間雙層排屋,從此就在八打靈再也定居和就業。這讓我能夠在2008年中選前後還能夠繼續近距離關心校園狀況。數年前我重新回到校園報讀法律學士課程,這段距離從近距離變成零距離了。

前個星期,我得知馬大工程系獲《美國新聞》推薦為全球十大工程系院之一。身為馬大工程系畢業生,這個新聞似乎值得高,但是在今年八月,馬大學術職工會就批評工程學院院長強制要求講師互相引述學術研究,以增加工程系講師在各領域學刊的曝光率,籍此蓄意操弄排名。

在同一個時期,高等教育部允許馬大工程系直接錄取學生。這類學生必須繳付比較昂貴的學費。據說此舉是要吸引T20子弟,即來自富裕家庭的學生報讀國立大學,以滌除國立大學為中下階層子弟報讀的印象。

事實是,馬大從聯邦政府獲得撥款逐年減少。在這樣的情況下,工程系如果不這樣來填補撥款不敷,馬大工程系豈能維持相當的排名?

馬大學生事務處(HEP)也鬧風波。首先是四名馬大生於1MDB對話會後在校園舉牌抗議,遭校方採取紀律行動,其次校方凍結馬大華文學會長達一個學期,第三就是校方指示學術人員、學生和各團體避免對外發表損害政府立場的言論。這些動作簡直就是開學術與言論自由的倒車!

大家不要以為學生團體要籌辦活動,校方會全力資助,因為學生團體乃至學術人員一般必須向外募款。HEP雖然可以一紙下令凍結活動,可是已經向外界籌獲的募款要如何處理?難道HEP不用向外交代嗎?大專院校本來就是專研學術、探索知識的地方,如果學術人員、行政官員乃至學生團體無法暢所欲言,即使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學,意義何在?

馬大生病了,正是這個原因!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