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9, 2017

葉亞來所處的吉隆坡


今年2017年是吉隆坡開發功臣葉亞來出世180週年紀念,明年2018年則是葉亞來出任吉隆坡開埠以來擔任第三任華人甲必丹的150週年紀念。如此重大事件,不僅吉隆坡華團以及葉家後室大事慶祝,馬來西亞郵政公司更是在日前推出一套紀念葉亞來開發吉隆坡豐功偉績的首日封。

本來是紀念葉亞來的好事一樁,土權組織突然公開表示後人不應高度讚揚葉亞來,因為葉亞來在19世紀主政吉隆坡時為“黑幫老大”,操控開埠初期的黃賭毒行業。


這並非後人第一次公開討論甚至質疑葉亞來對吉隆坡的貢獻。在八十年代,一名前聯邦部長兼前森州州務大臣丹斯理沙末伊德里斯(Samad Idris)曾經撰文否定葉亞來的貢獻。取而代之的則是與葉亞來同時期的馬來貴族拉惹阿都拉(Raja Abdullah Jaafar),也有論者認為吉隆坡的開發功臣是也是與葉亞來同期的馬來礦商素丹卜亞薩(Sutan Puasa)。

葉亞來如何重建吉隆坡、加速發展吉隆坡,為吉隆坡成為日後的聯邦首府奠下穩固的基石,這點華團組織和許多歷史文獻有其詳盡報導,後人不應質疑。






葉亞來確實是海山派的首領。他經營吉隆坡的錫礦時引進大量華工。到底他要如何管理數目龐大的工人?他又如何權衡各幫派首領和各個籍貫華工的利益?他又如何和馬來貴族、酋長、蘇丹和英國人打交道?這些都是葉亞來必須跨過的考驗。

黃賢強博士在《馬來西亞華人歷史與人物——政治篇》就以以下文字形容葉亞來:

“葉亞來的成功,不純粹因為親友的照顧和上司的厚愛,而是經過一番努力和奮鬥,以血汗爭取的成果。尤其是在雪蘭莪內戰中身歷戰場……即使在1872年被迫撤離吉隆坡後也沒有放棄,而是重整旗鼓,不久後成功收復吉隆坡。”

葉亞來控制吉隆坡的錫礦之餘也操控吉隆坡當時的黃賭毒行業。這是不用質疑,因為這是當時葉亞來所處環境使然,但是以此來推翻葉亞來的功績,根本強人所難。

19世紀萬里迢迢前來吉隆坡開墾的華工,幾乎清一色是男性,黃色行業自然順應而開。19世紀的華工幾乎大部分都有吸食鴉片的惡習。這不是葉亞來製造出來的問題,也不可能由他一人承擔或解決。賭博則是當時華工相當流行的嗜好,時至今日它還是合法活動。

就好比一百年後的人們不再開汽車出門,因為汽車引擎排放廢氣,污染環境;他們難道可以指責發明汽車的福特是污染地球的始作俑者嗎?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