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8, 2018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


柴油價格機制不透明(https://goo.gl/QP2A4G)

馬來西亞的柴油在過去數十年一直比汽油便宜。但是自2018年以降,柴油零售價格首次高於RON95汽油價格,引起坊間和運輸業者諸多不解,甚至不滿。

馬來西亞的柴油並非由純石油提煉而成,而是加入7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Biodiesel。聯邦政府是在2011年開始採用B5—即加入5吧仙棕油的生物柴油,繼而在2014年推出B7。目前業界還在討論B10生物柴油的可行性。此外,某些石油公司也出售符合歐盟EURO5規格的綠色柴油,其售價比一般的生物柴油每公升貴十仙,但是其成分還是生物柴油。



當初聯邦政府政府推出生物柴油,主要目的要減少對石油的依靠,再籍以棕油來穩定其價格。第二、聯邦政府希望生物柴油能帶動棕油在國際市場的需求和價格,畢竟馬來西亞是世界數一數二的棕油生產兼出口國。政府也非常樂意看見第一點和第二點能夠發揮綜合效應,把馬來西亞的柴油價格維持得相對低廉,造惠消費者。

既然馬來西亞銷售的是B7生物柴油,即使國際柴油價格上漲,聯邦政府理應在調整價格方面還是游刃有餘。尤其是在過去兩年,國際原油和原棕油的價格一直裹前不足。可是,為何生物柴油價格還會高於RON95汽油內?

第二,馬來西亞燃油價格機制缺乏透明度。貿消部迄今拒絕公佈自動標價機制(Automatic Pricing Mechanicism,簡稱APM)如何影響燃油價格。根據我手上的資料,APM是參考新加坡的Means of Platts Singapore (MOPS)來製定的。APM也必須把令吉對美元的匯率計算在內。根據媒體報導,若當局把所有因素計算起來,每公升燃油的提煉成本是馬幣31.73仙,其他的因數(factor)則取決於國際原油價格、國際原棕油價格以及石油公司與油站業者的盈利。

聯邦政府是在2014年12月1號開始廢除燃油津貼,並在同時決定燃油價格由浮動系統制定。事關在2013年,政府花在各類燃油的津貼就已經高達290億令吉。當時許多主流輿論,包括自由派經濟學者認為政府應該降低甚至廢除燃油津貼,免除政府無形手繼續干預市場的運作,讓市場自由競爭。其二,持這類論述者認為此舉讓政府省下許多不必要的開銷(2014年估計是200億令吉),把錢直接花在其他能夠直接協助中下階層人民的項目。

可是已經三年多了,聯邦政府不僅無法減少財政赤字,而且還必須通過各類行政措施和新增賦稅,如消費稅等來勉強維持聯邦政府的開銷。如此巧立名目,導致民間怨聲載道,商家們風聲鶴類,消費市場一片哀鴻遍野。

其實政府無需廢除燃油津貼才能真正讓市場自由競爭,反之政府可以把制定燃油價格的制度透明化,公開方程式給業者和消費者知道,以讓市場和消費者能夠更精準地計算各自的商業成本。要辦好這點,聯邦政府只需指定各類燃油的頂價,再允許各大石油公司和油站業者通過自由定價的方式在市場上自由競爭,只要他們的售價低於政府所頒布的頂價即可。如此自由競爭,才是正真為市場注入活水。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