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1, 2018

應調高百萬房產印花稅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101/%E5%BA%94%E8%B0%83%E9%AB%98%E7%99%BE%E4%B8%87%E6%88%BF%E4%BA%A7%E5%8D%B0%E8%8A%B1%E7%A8%8E%E5%88%98%E6%B0%B8%E5%B1%B1/
聯邦政府日前宣布明年起一百萬令吉房產以上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在這之前,聯邦政府宣布這類產業的印花稅將在明年調高至4巴仙。消息一出,地產界業者無不對此表示高興。

雖然大部分發展商手上超過百萬令吉的產業並不多,這類產業也不一定是公司的主要產業,但是政府這個宣布確實讓國內滯銷的房地產暫時鬆一口氣。

無論如何,這個政策未必能夠讓低下階層人民直接或間接受惠,因為這類購屋者需要的是更多更廉宜的房地產。倘若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抽取更高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便沒有理由降低低端產業的賦稅。對低下階層人民來說,這看似影響不大,但肯定不是好消息。

目前的房地產印花稅為:10萬令吉或以下的產業徵收1巴仙印花稅、10萬1令吉至50萬令吉的產業徵收2巴仙印花稅以及50萬1令吉以上的產業徵收印花稅3巴仙。

一般政府的賦稅原則是有抽也有放,即調高某些物品賦稅之際,也降低部分商品的賦稅,避免過重的賦稅加重人民的經濟負擔,也避免市場無法適應過重的賦稅而萎縮。既然聯邦政府無法從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獲取而外的收入,其也自然無法降低其他產業的賦稅。

因此在國外有人認為這是竊窮濟富!因為一旦聯邦政府宣布把高端產業的印花稅維持在3巴仙,富人即刻可以夠節省一筆可觀的賦稅,反之一般老百姓無法享有更低賦稅至於,也必須承擔同樣的賦稅。

為什麼這麼做?本來政府希望通過這樣的政策能夠讓富人把財富留在國內,為國內的經濟注入活水,進而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和財富給中下階層人民。這種做法有一個名稱,即滴漏效應(Trickling-down effect)。可是這種做法未必時刻都行得通,而且其造惠中下階層的速度不比其讓上層階級人民受惠得快。

目前國內市場,不管是在哪一個地區州屬或城鎮,中下階層人民急需價格20萬至30萬令吉左右的房產,尤其是剛剛踏入社會或剛剛成家立業的年輕夫妻。如果政府無法調高高端房產的賦稅,這表示聯邦政府鼓勵發展商把有限的土地發展為高端房產,反之同樣大小的土地卻能夠建築數量更多的中低端房產,造惠更多中下階層人民。

更甚的是,當聯邦政府無法降低賦稅之餘,更無法從額外的賦稅進行經濟資源重整。所謂的經濟資源重整,就是一旦國庫充裕,聯邦政府即可建造更多公共設施,造福人民。

早在2014年,聯邦政府為了抑制炒屋風氣,嚴打房價,把產業盈利稅定在15至30巴仙之間。再加上聯邦政府其他措施,去年迄今我國各大地區城市的房價已經逐漸回穩。雖然許多購屋者無法獲得銀行批准貸款,以及部分高檔產業有價無市而滯銷,但是整體來說屋價已經開始回穩。

因此,這個決定顯然和聯邦政府過去數年嚴打房價,抑制炒樓歪風有開倒車之嫌。政府也沒有在文告中交代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如此朝三暮四的政策,實為劣政之最壞示範。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