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喜見雪州NRW下跌


無效益用水(Non-revenue Water)一直是馬來西亞各州州政府最為頭疼的事,因為一州如何有效管理水供,除了通過價格來斷定之外,很多時候也取決於該州如何降低無效益用水率。

無效益用水簡單說就是水供公司從濾水廠到用戶中間所流失的自來水。最為普遍的流失方式就是水管破裂。另一個方式就是不負責任用戶進行非法接駁,盜用自來水。


水供本來是屬於州政府的權限,但是國會在2006年修改聯邦憲法,把水供列為聯邦政府和州政府共同管理事務。此外,國會在當年也通過多個涉及水供管理的法令,開啟聯邦政府正式插手處理水供事務的年代。

為何聯邦政府要插手處理水供事務?因為許多州政府數年來無法撥出大筆款項維修現有的水供設備,尤其是輸水管。這導致當時國內多個州屬的無效益用水率屬於超高現象。例如在彭亨、沙巴、玻璃市等州,其無效益用水率迄今還在50吧仙以上,意即水供公司所生產的自來水,有一半或以上是掉的。至於無效益用水率低的州屬,當屬檳城。最近數據也顯示馬六甲的無效益用水率也達致相當低的水平。全國無效益用水率大多徘徊在35吧仙左右。

雪州自2008年更換政府依賴,無效益用水率也是徘徊在33至35吧仙之間。2015年是32.6吧仙。自雪州水供公司在2016年脫售給州政府之後,雪州水供公司預計在2017年把它降至31吧仙。令人振奮的是,雪州水供公司成功把無效益用水率進一步壓低至30.1吧仙。

這意味著從2015年至2017年這兩年,雪州水供公司通過種種努力為子民每天省下8200萬公升的自來水。雪州水供公司在過去兩年一共投下4億8000萬令吉解決無效益用水的問題。該公司內部也成立一組專家小組,使用各類科技和儀器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偵察和發現破損的水管。該公司也將在未來陸續投資9億令吉陸續提升雪州的水供服務效率,以期在2020年之前把無效益用水率拉低至28吧仙。

無效益用水和馬來西亞的政治改革有什麼關係?你看,雪州選民在上兩屆大選只是善用手上一票,就催生了以下事件:過去十年的水費不曾調高、過去十年每月享有首二十立方米免費自來水、自2016年起水供公司重歸政府的懷抱以及無效益用水率自2016年始下降。

更換一州之政府就已經這樣,如果更換聯邦政府,那還得了?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