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3, 2018

敦馬道歉解心病

http://www.chinapress.com.my/20180103/y-b-%E5%8A%89%E6%B0%B8%E5%B1%B1%EF%BC%9A%E6%95%A6%E9%A6%AC%E9%81%93%E6%AD%89%E8%A7%A3%E5%BF%83%E7%97%85/

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日前在土著團結黨代表大會上公開針對從政數十年所犯上的錯誤表示道歉。就在許多人認為政治人物一向不懂道歉之際,92歲的敦馬突然這麼做,我相信他此舉並非一時三刻即興之作,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所做出的宣布。

大家試想想:要一個六十歲的老人家針對他的錯誤道歉已經是難如登天,更何況是一位九十歲的老人家?

馬哈迪醫生“道歉”不過一天而已,首相納吉便立即反擊,可見其對巫統和國陣所造成的傷害是不容忽視的。雖然敦馬過後表示道歉並不代表認錯,但是這對許多希盟而言顯然是一股強心劑。

事故部分希盟支持者和領袖一向以來對是否應該和敦馬聯手合作抗衡巫統有很大的意見。他們之中許多針對敦馬掌政期間所犯上的錯誤迄今無法釋懷。


他們之中有者採取強硬態度,認為無論怎樣也不應該和敦馬合作;有者認為敦馬至少應該針對他任期內所發生的行政弊端道歉認錯,有者也認為兩邊一樣爛,來屆大選寧願投廢票或者乾脆不投票。

不管怎樣,老馬過去所犯上的錯誤,不管是醜聞還是弊端,這都是我們無法否定的事實。
老馬現在已經不是一名執政黨領袖,而是一名名副其實的在野黨領袖,這也是客觀事實。他在土權大會上所發表的言論恰好就是其他在野黨領袖在過去二十多年烈火莫息,甚至是自513事件五十多年以來在野黨所倡導的改革議程,這個也是客觀事實。

在眾多希盟領袖之中,能夠把以上客觀事實綜合起來解釋敦馬和希盟合作關係的當屬誠信黨莎亞南國會議員卡立沙末。其“槍口論”在我看法是眾多希盟領袖其中最為中肯的評價。

他說:“以前馬哈迪的槍口是指向反對黨,現在持槍的人是納吉。馬哈迪持那支槍的時候,他把槍口指向我們,因此我們必須反擊。現在持槍指向我們的人是納吉,不再是馬哈迪,因此我們不需要再對抗馬哈迪,反之,馬哈迪已經成為在野黨的一份子,也成為納吉持槍瞄準的對象,目前大家一起搶奪納吉手中的槍。成功以後,我們再決定誰有權利再次掌管那支槍。”

不管是道歉還是認錯,不管是誠心還是假意,我們不妨留意敦馬在演講中提到各類改革議程。如果他能夠在人生階段最後的幾年,不僅針對他所犯上的錯誤道歉,甚至還能夠及時糾正這些錯誤。君子成人之美,不就是這樣嗎?解鈴還需系令人,心病終須心藥醫。既然製造問題的是馬哈迪,如果再由馬哈迪來解決這些問題,這不是更好嗎?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