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8

該如何花公款?

一般的財政預算案聚焦的只有兩個問題:錢從哪裡來以及錢該往哪裡花?我將會在下星期的文章提到前者。今天則簡略討論錢該往哪里花。

此次財政預算案讓我最為關心的問題就是,當聯邦政府必須開源節流,實行尊結措施之際,現任政府也會否如前朝政府一樣猛砍教育和醫療開銷?

這兩者的開銷對國家和人民的福祉影響至深,如果政府持續削減這兩大方面的開銷,肯定嚴重影響人民的生活。不僅如此,如果聯邦政府有這樣的打算,雪州政府就必須調整其2019年州政府財政預算案,或者必須保留州政府在這兩大方面的撥款,雖然州政府的撥款只不過杯水車薪。

所幸的是,聯邦政府並沒有減少醫療保健和教育開銷。維持甚至增加這兩大方面的開銷將有助於中低收入群體,即所謂的B40群體,升級為M40群體。


打造富裕的中產小康家庭和社會是國家發展的大方向。因此,財政預算案必須確保社會不會往M型社會的模式發展。什麼是M型社會?即社會裡的上層階級和低下階層的收入鴻溝逐漸加劇,導致中產階級慢慢減少。

如果把國民收入全部劃入一個圖表,它將會是一個倒U型的形狀。如果中產階級逐漸萎縮,上層和下層社會的收入逐漸擴大,這個倒U型的弧形,將會慢慢變成M型。這就是所謂的M型社會。

聯邦政府計劃在明年撥款6億5200萬令吉充作學校維修開銷,政府或許可以通過這筆撥款一次性地為各源流的政府學校,尤其是鄉區學校提升校內的電供設備,更換年舊失修的電線。

這是許多希盟議員在執政中央以後,有機會拜訪政府學校後所發現的一個相當普遍的現象。

大選期間,許多學校都是投票站。投票站在投票日發生電供中斷,事關許多學校的電供系統在一整天的運作下已經不勝負荷,結果一般在傍晚算票時因電力不足而電供中斷。

我在選舉後積極走訪許多國民小學和國民中學,發現許多校長們都面對這方面的問題。

加上現在許多政府學校正走向電子和數碼教學,可是礙於校內的電流供應還是二三十年前的陳舊電線,因此落實數碼教學心有餘而力不足。如此針對性的撥款,除了夠節省維修成本,也能夠提升國民學校的教學素質。

針對醫療保健,聯邦政府明年吧這方面的撥款加碼至290億令吉,數目相當可觀。財長演講稿之中的第86段至92段提到為B40群體提供給了醫療津貼和壽縣輔助。

這意味著雪州政府在2016年推出的Peduli Sihat良政逐漸獲得社會廣大人士認同。當初雪州政府推出這項計劃時,許多人士擔心醫療保健本來就是一項沉重的開支,單單一個州政府的財力是否能夠支撐這項計劃?

現在這項計劃或計劃的一部分將成為聯邦政府的計劃,如此一來,雪州政府在這方面的開銷肯定會減少。

(截稿之際,聽聞砂朥越州政府在提呈明年的財政預算案也模擬雪州希盟政府2008年的良政,為初生嬰兒提供RM1000的幼兒基金。這是否再一次證明雪州政府當初的政策獨具慧根?)

劉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