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8

教育必須和政黨政治切割

教育必須和政黨政治切割,這是由古至今不變的真理。如果過去60年政黨政治往往和教育,尤其是大專教育緊緊地連在一起,那麼現在是時候一點點地把它糾正過來。 馬華公會總會長魏家祥抨擊希盟政府減少對拉曼大學學院的行政撥款,並以上世紀70年代馬華和巫統的協議來要求現在的希盟政府繼續兌現40多年前的協議,實為強人所難。 到底政府應否繼續資助拉曼大學學院?是,政府還是會繼續資助該學院,只不過以550萬令吉的發展撥款來取代去年3000萬令吉的行政撥款。 在這樣的情況下,拉曼大學學院是否有理由調漲學費?沒有!2017年拉曼大學學院教育基金的財務狀況顯示,即使扣除政府的3000萬令吉撥款,該學府依舊有1550萬令吉的盈餘。如果不把折舊計算在內,則拉曼大學學院坐擁3910萬令吉的盈餘。 該基金甚至擁有超過5億令吉的現金與銀行存款。魏家祥在社交媒體公開抨擊聯邦政府,其實是倒果為因,無視前朝政府在眾多經濟醜聞所造下的罪孽和業障。 魏家祥難道不知道,由於財經管理不當,國庫通黨庫,導致聯邦政府負載累累? 難道魏家祥不知道聯邦政府在策劃2019年財政預算案時須謹慎行事、步步為營、量入而出,因為稍有差錯,隨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雖然拉曼大學學院作為一所私立大專院校,自成立迄今為國家培養棟樑、造就各領域人才,且學費廉宜。然而當聯邦政府資源有限下,我們難道可以打腫臉皮充胖子嗎? 其實,當拉曼學院於2012年提升為拉曼大學學院時,當時的國陣聯邦政府就改為以高教部的行政管理開銷,為拉曼學院提供最高6000萬令吉的撥款。換句話說,魏家祥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元對一元”已經蕩然無存。可是當時該學院並沒有提到要調漲學費。 如果校方能夠善用明年政府提供的550萬發展撥款,其每一分每一豪所帶來的翻倍效應(Multiplier effect)足以超越行政撥款,因為發展撥款都是用在發展和研究開銷,或是為教職學術人員提供更舒適的教學設備,或是為莘莘學子提供更優良學習環境。更何況,財政部長已經公開表明,如果拉曼學院果真需要更多撥款,校方明年還是可以向政府陳情申請。 不管拉曼大學學院最終是否是一所學術自由的學府,政黨除了要和生意切割之外,政黨本來就沒有必要涉足教育。如果聯邦政府繼續資助拉曼大學學院,這也意味這聯邦政府也必須資助其他政黨創辦的私立高等教育學府,如民政黨的宏願開放大學、國大黨的MIED或TAFE College? 如果希盟政府繼續撥款給拉曼大學學院這樣一所“民辦學府”,這是否意味著希盟政府也應該撥款給其他民辦私立學府,如南方大學學院、韓江傳媒大學學院以及新紀元大學學院? 不管是現在已經蕩然無存的“一元對一元”政策,還是過後的6000萬令吉行政撥款到現在550萬令吉的發展撥款,拉曼大學學院本身絕對有能力承擔和吸納額外的費用,無須拿莘莘學子或其父母的荷包來開刀! 劉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