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6, 2006

大道收费起价——政府必坦诚开明面对不满

针对过路费明年1月1日调涨一事,政府应该以坦诚开明的心态来面对人民的不满,而不是以‘希望人民了解’的托词来推卸责任。

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昨日说,虽然五条收费大道调高过路费,但政府还是与人民一起承担过路费,没置之不理。他表示,政府每年还须承担26亿令吉的津贴,是很大的数目,减少驾驶人士的负担;若政府没有津贴,驾驶人士须付出更高的过路费,所以希望人民能了解。

虽然首相针对大道收费发表看法,但是他的言论不仅没有化解人民的不满,同时也没有显示要解决问题的诚意。

数天以来,各政党、非政府组织、商团、工会和地方组织纷纷针对大道收费再次调涨而表示不满。他们纷纷异口同声要求政府一一公布和私人公司所签下的大道私营化特许经营权和约。

发表类似看法的有以下:

大马中华工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钟廷森:“消费人协会和非政府组织应联合成立独立的监督及评估小组,探讨达到公司的投资数额以及应征收的合力收费。”

梳邦与沙阿南消费人协会主席兼法律顾问杰克(Jacob George):“它再次证实消费人的担忧,即政府与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签订的合约,是完全偏向一方的。消费者的利益完全不受考虑。”

大马消费人联合会(Fomca)宣传主任莫哈末尤索夫(Mohd Yusof Abdul Rahman):“联合会反对大道涨价,我们重复要求政府公开大道特许经营权合约,这些合约对消费人利益不利。政府应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检讨所有大道和约。”

大马罗里同业公会主席余瑞时:“大道合约明显偏向一方,我们这些罗里运输商将受到严重的影响,我们缴付的过路费比汽车高出1倍,我们还须面对高企的柴油价格。我们要求政府重新检讨所有已签署的大道特许经营权合约,我们不应受制于合约。”

大马职工总会(MTUC)主席赛沙里尔(Syed Shahrir Syed Mohamad):“我想政府指消费人必须向大道公司作出赔偿的说法并不公平,是谁草拟合约?谁在怪谁?没有人知道合约里的内容。公众有权利知道合约内容,你高谈透明度,那公众就有权利知道所有的资料。我想公众应该认真行动,你不能让这个政府涨了又涨。”

梳邦再也居民协会联合会(USJRA)主席杨宝春:“我已经对政府失望,其中两项我无法忍受的事件,就是政府签下不利于消费人的特许经营合约,但是却不公开合约内容。大道的兴建也没有出现真正的竞争,合约分配后,也并没有监督随意涨价的公司。如果这样的涨幅持续下去,政府真的是签下非常愚蠢的合约,他们没有考虑消费人的利益。”

马青全国先锋队大队长叶天海:“对巴生谷5条大道从明年一月开始调高收费表示不满及遗憾,并呼吁政府应该刻不容缓的检讨所签署的私营化特许经营大道的合约内容。”

民青团总秘书贺绍和:“公共工程部应该检讨政府与大道管理公司之间的合约,避免大道管理公司一再要求提高过路费,加重政府和人民的负担。”

民政党中央宣传局主任蔡崇安:“吁请政府公布政府与各私营化大道公司签署的合约并设立一个独立、专业的法律咨询团来研究或改善合约中对政府和人民不利的条文,提高透明度以减轻政府和人民的负担。”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行动党建议政府付还41.25亿令吉的建造费,以买回巴生谷的5条大道,将能达致不必时常调高过路费的3赢方案,而非将错就错的,以避重就轻方式让大道调高收费。回购不仅能替政府节省数以十亿令吉计的津贴,避免大道经营者蒙受亏损,而且也降低消费人面对的不合理收费率。”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政治秘书黄伟益:“既然阿都拉相信国内有新闻自由,那么政府就应该让媒体全面报道民众不满巴生谷5条大道过路费调涨,而不是让媒体来扮演粉饰太平的角色。”

独立新闻中心(CIJ):“政府指示媒体编辑低调报道大道涨价的行为明显反映政府毫不顾及媒体的独立性,以及公众的知情权,同时违悖自己作出的透明化施政诺言。”

面对来自四方八面,排山倒海的抗议浪潮,以及来自数个团体和政党人士的正面及建设性的建议,政府应该以开明的态度来面对这些声音,而不是以软硬方法要求媒体低调报道过路费上涨一事。

其次,政府应主动公开所有私营化大道和约,让人民了解到底政府和私人公司所签下不平等和约的内容 ,并自由让人民发表意见看法,以解决这些问题。其中在上面的引述中,各阶层人士均有提出数个相当不错的建议,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设立独立监督小组监督大道公司的收费和投资、献议政府以成本价格收购高速大道等等,为何政府不能正面看待这些建议,反之却要求媒体低调报道此事?这完全不符合首相初上台要听真话的承诺。

开明处理民间的声音,公开合约内容以及停止继续和私人公司签下种种不平等合约才是为今之上计。‘希望人民能够理解’显然已经是过去式的托词,政府应该弃之不用。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