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9, 2014

雪州需开拓新水源

2014年第13届雪州州议会第二次第一季会议于4月7日由雪州苏丹殿下主持开幕。除了加影区州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宣誓就任州议员之外,这一季州议会最引人瞩目的恐怕还是雪州的水供重组和制水问题。

这次雪州面对的制水问题,其导因是因为今年1月和2月过度干旱的天气,再加上3月份初期,雪隆一代面对严重的烟霾问题,导致雪隆地区的用水量比平时多,导致蓄水此和水坝水位急速下降。

一些国阵领袖企图在这个课题捞取政治资本。他们说这次的水供危机乃是因为州政府在过去数年拒绝批准兴建冷岳2(Langat 2)滤水站,结果州政府现在面对水供不足的问题。

这样的讲法肯定是过度轻视问题的导因。我认为,如果我们连问题的导因都弄不清楚,到最后我们会沦为各说各话的窘境。这对要理解问题症结的民众来说是毫无好处可言。

冷岳2滤水站是联邦政府向日本贷款承建的大型项目。这个项目耗资80亿令吉,其主要目的是要从雪州毗邻的彭亨输送原水(Raw water)到雪州。目前已经竣工的是位于彭亨境内的水坝和穿越帝帝王沙山脉的地下水管,尚未动工的就是位于雪州乌鲁冷岳县的冷岳2滤水站。这个滤水站耗资大约12亿令吉。

联邦政府早于2010年向雪州政府申请兴建冷岳2滤水站,当局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在2017年开始每日提供额外18.9亿公升的自来水给雪州、布城和吉隆坡联邦直辖区将近800万名用户。这是因为联邦政府预算雪州届时会出现水源供不应求的危机。

这和我们面对的制水问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有!最明显不同的地方就是现有的制水问题不是因为供不应求所造成,而是因为过度干旱的天气和过高额的用水量所造成。

第二个问题是,冷岳2最早也要在2017年才能够开始提供水源给雪隆子民,因此它是不可能解决我们现在(2014年)所面对的水供短缺问题。

第三,把责任推在上天的身上,这岂不是太简单了吧?我说,这是一个警号。人类过度依赖石化燃油、过度排放二氧化碳、过度发展破坏大自然环境,造成今天地球气候变化和暖化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在很早之前就已经被提出,无奈人类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危机,依然肆无忌惮地大幅挥霍地球有限的资源。在今年1月和2月的干旱天气来临之前,美国内陆日本面临史无前例的雪灾,气温竟然降至摄氏零下40度!英国南部爆发史无前例的大水灾。

今天我们面对的制水问题难道只是发生在雪州而已吗?不!其他州属如吉打、槟城、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和吉兰丹都发生类似的问题。在我截稿之前,全国降雨量最高的太平也必须配水!因此,我认为这次的制水问题乃是气候变化的小缩影。倘若我国官民不改变我们的生活习惯,我们日后肯定还要面对跟严重的配水问题。

新加坡也面对干旱的天气,为何新加坡没有配水?答案是,新加坡水源有限是举目共知的事实,但是新加坡从本身蓄水池、雨水收集和柔佛进口的原水只占新加坡用水量的60%,其余的40%是从新生水(Newater)和海水淡化(Desalinated water)得来。再加上新加坡本身的无效益用水只有区区5%,因此新加坡无需配水。

无论如何,新加坡不是不曾面对雪州现在面对的问题,因此经过这一次的教训之后,雪州官民必须身体力行,一方面要节约用水,另一方面必须探讨,如何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以最廉宜的方法开拓更多的水源。

刘永山
雪州民主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