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4, 2014

张盛闻大错特错,我们不曾建议修改宪法

我发现雪州马青团长张盛闻的问政能力相当有问题。他在一则刊登在马华网站的文告挑战本人在圣经事件上修改宪法。他还说本人是否还有勇气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

我对张盛闻的提问苦笑皆非,因为当时我和另外两位州议员重来没有建议修改宪法。我们建议的只是修改《1988年雪兰莪非伊斯兰宗教(管制向穆斯林传教)法令》。

张盛闻也不应该模糊概念,因为问题根源不在于宪法,而是该法令的部分条文已经明显过时,更何况有关法令是在国阵时代立下来的。我反而要问张盛闻,身为马华上议员兼雪州马青团长是否应该对此负上一定程度的历史责任?现在民主行动党身为雪州执政党之一,固然有责任去推动改革,目前还在进行之中。我们也了解的事实是联邦政府也有派遣部长和雪州苏丹殿下商谈此事,但无功而返。

我必须想张盛闻强调的是,不管我们喜欢与否,马来统治者在半岛九个马来州属的伊斯兰事务拥有一定的权限。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雪兰莪州而已,而是发生在其他州属。针对这点,张盛闻身为一名上议员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他不知道,他根本不配当一名上议员。

在这个课题上,民主行动党并不像马华畏畏缩缩。不管是前全国主席已故卡巴星、林吉祥、林冠英、顾问曾敏兴医生到第二线和第三线的领导层,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在伊斯兰教国课题、伊斯兰刑事法、“阿拉”字眼风波、少数族群宗教自由以及其他课题一直以联邦宪法的精神站稳立场。请问张盛闻是否勇于直接向巫统说不吗?

我呼吁张盛闻在指责他人之前至少在这方面应该自我反省。今天马华前总会长在媒体的谈话相当中肯。他抨击“马华领袖不谈回教刑事法课题,因为害怕触怒巫统和伊斯兰党,担心如果抨击回教刑事法,会导致他们在自己的选区失去马来选民的支持。”

蔡细历说的对,马华领袖确实不敢谈这个课题,因为他们不敢得罪巫统和失去选区内的巫统党员的支持。可是,蔡细历没有提及的是,行动党中选的选区内也有相当可观的马来选民和穆斯林,可是我们敢于站稳立场。这不是因为我们反伊斯兰,而是我们认为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国家。即使今天有人倡议成立基督教国、天主教国、佛教国、兴都教国或者是锡克教国,民主行动党依然大力反对!

这就是民主行动党和马华不同的地方。

刘永山

lauwengsan@gmail.com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