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5, 2016

伊斯蘭黨已經成為翻版巫統

雪蘭莪州民主行動黨甘榜東姑區州議員劉永山於201665號在雪州大港所發表的文告


巫統走的路線就是伊斯蘭黨的路線。同樣的依黨領袖的風格其實就是再版的巫統。投巫統一票等於投伊斯蘭黨一票;相反地,投伊斯蘭黨一票等於投巫統一票。

即便是巫統部長納茲裡也調侃伊斯蘭黨,即該黨領袖的作風(高舉馬來劍、身穿馬來武士服裝出席黨代表大會)確實有跟風之嫌,讓人懷疑到底當下的伊斯蘭黨是否已經遺棄兩位依黨先賢聶阿茲和法茲諾倡導的“全民伊斯蘭黨

因此,教育部副部長兼馬青總團團長張盛聞指責國家誠信黨是翻版伊斯蘭黨,根本是歪論!反之,伊斯蘭黨體內的基因已經出現嚴重變化,體內流著綠色的血已經逐漸褪色變成藍色。當誠信黨不可能成為翻版伊斯蘭黨之際,伊斯蘭黨卻有可能成為翻版巫統。

歷史上,阿斯裡領導的伊斯蘭黨(1970年至1982年)曾經右傾,選擇以狹隘和極端的民族主義與巫統靠攏(當時伊斯蘭黨和馬華都是也是1974年成立的國陣成員黨之一)。因此伊斯蘭黨向巫統靠攏,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曾經發生的事情。

反之,國家誠信黨(Amanah)的領袖在雖然大多隸屬前伊斯蘭黨的開明進步領袖,惟因為黨內保守派的打壓,已經離開伊斯蘭黨,另外籌組國家誠信黨。值得留意的是,這些中生代領袖是在伊斯蘭黨推翻右傾領導之後,即1982年以後才加入伊斯蘭黨。當時伊斯蘭黨主席是Yusuf Rawa,一位來自由來自霹靂州的宗教師。有趣的是,Yusuf Rawa也是現任誠信黨的全國副主席Mujahid的先父。

誠信黨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誕生於馬來西亞的政治舞台,以凝聚國內進步開明穆斯林的政治力量和填補進步伊斯蘭在馬來西亞政壇的空缺。行動黨以及廣大熱愛自由民主的非穆斯林更應該和這類穆斯林廣結善緣,以鞏固馬來西亞進步政治力量。

這個政黨和張盛聞口中的翻版伊斯蘭黨相差甚遠。反之,馬華在這場補選幫忙巫統助選,似有協助伊斯蘭黨,為虎作帳之嫌,畢竟伊斯蘭黨和巫統的政治光譜越來越接近。馬華幫忙巫統助選,除了一再證明馬華在國陣當家不當權之外,也證明馬華根本無法阻止巫統和伊斯蘭黨合作。


我更要挑戰張盛聞針對教育部長拿督斯里馬哈基爾在國會的宣布,即統考不符國家教育政策的立場給華社和華教界人士做出明確的立場表態。

教育部長馬哈基爾表明,所有在大馬落實的教育制度,必須符合《1996年教育法令所列下的教育政策,即以國語作為主要教學媒介語和采用國家課程綱要与考試,因此統考文憑被視為不符合國家教育政策的需求。

隨着教育部長在國會的正式聲明,是否意味着國陣政府已經正式拒絕承認統考文憑?早在去年11月,高教部副部長拿督葉娟呈也曾表明,聯邦政府的立場不變,不會承認獨中統考資格

身為副教育部長的張盛聞既然早已經掌握該部与部長在國會所要表達明確的政策立場,為何還要說聯邦政府承認統考文憑僅僅剩下最後“一里路”呢?到底這“一里路”是不是變成“億里路”?

劉永山
雪州甘榜東姑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