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1, 2017

再談大馬城


本欄上週提到大馬城的未來動向決定全國大選何時進行。我沒有提到的就是上週末在北京進行的一帶一路論壇。其實已有傳媒報導納吉可趁一帶一路論壇和中國政商界交流,迅速填補ICSB遺留下來的空缺。

無奈,事發已經經過一周,大馬城的股權銷售依舊沒有最新下文。中方顯然比以往更為小心翼翼。雖然財政部高調宣布撤銷和ICSB的股權銷售協議,但是根據媒體觀察,大陸媒體並沒有廣泛報導。這是否意味大馬城計劃未必是中方戰略考量的重點?

這事件的初步跡象顯示馬方處於比較焦急的地位,而中方則是深藏不露,似要運籌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如此一來,若依據我在上週文章的推論,全國大選的日期斷定不會在戒齋月或開齋節期間進行。至於是否會在九月後進行,則取決於到底大馬城股權銷售計劃是否在戒齋月期間獲得突破性進展。

大馬城涵蓋東海岸鐵路和隆新高鐵。中資在初期已虎視眈眈。針對東海岸鐵路,中方已經答應提供貸款和技術承建這條長600公里的鐵路。雖然這條鐵路從雪州鵝嘜通往丹州Wakaf Baru,但是我相信中資企業比较有興趣的是:到底從雪州鵝嘜到關丹港口是否能夠縮短海運行程?


如果根據這條航運線,從杜拜海運至巴生港口,然後卸貨通過鐵路轉運至關丹港口,再從關丹港口重新出發至深圳,須花13.2天。這還不包括卸貨上貨所需使用的時間。如果直接從杜拜海運至深圳,途徑馬六甲海峽和新加坡,只需13.8天而已。至於隆新高鐵,中資則面對來自法國和日本同行业者的競爭。根據媒體報導,馬新兩國打算在今年年尾招標。中資是否獲標還是未知數。

中方还需要把算盘再打响,以確保所投入的資金能夠獲取最大的回酬。无可否认的是,擺在中方眼前的選擇實在太多。第一,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已經開跑,而且已經是一帶一路的旗艦計劃。雖然印度拒絕參與一帶一路論壇,但是中方也正和緬甸和泰國討論各項經濟合作關係。從緬甸興建鐵路直通大陸並非不可能。至於泰國的克拉運河亦是中方其中一个棋子。若能成事,马新港口必定遭殃。

雖然中方誓言不干預他國內政,實際上也不可能直接干預,中方通過一帶一路投入如此大的資金、以及提供相關的科技和技術。即便是人之常情,如果中方有任何要求,受惠國難道好意拒人於千里之外嗎?

劉永山
甘榜東姑區州議員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