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0, 2013

坚守“中庸马来西亚”精神

上诉庭在2013年10月14日作出裁决,天主教教会出版的《先锋报》不能在其国文版本上使用“阿拉”来形容上帝。上诉庭的判决目前遭受各方的批评,特别是马来西亚的基督教社区。据了解,马来西亚超过三分之二的基督教徒是居住在沙巴和砂拉越自非穆斯林土著。他们是使用国语进行他们的祷告。

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上述两州属贡献了47国席(沙巴有22席位,砂拉越有47席位)给国阵,即占国阵所获得的总席位的35%(国阵共赢133国席),而民联仅获得9国席(沙巴有3席位,砂拉越有6席位)

此情况反映国阵有很大的依赖沙巴州和沙拉越州的非穆斯林土著选民的支持。而国阵联邦政府试图安抚他们,即指出上诉庭的裁决并不会影响他们在沙巴和砂拉越使用“阿拉”字眼,理由是该判决仅是“针对《先锋报》而已”,但是并不影响其他出版物例如基督教圣经”。

简单地说,国阵政府允许东马的非穆斯林土著在以国语进行的祷告时使用“阿拉”字眼,但在马来西亚半岛却禁止他们这么做。

众评论者表示只是“一国两制”,已经分化马来西亚人民。现在所面对的问题是,在马来西亚半岛的非穆斯林土著想使用国语祈祷,那他们要如何是好呢?

同时,如果禁止信奉基督教的印尼人在马来西亚半岛教堂使用印尼语/国语进行祈祷,那么他们又要如何是好呢?这岂不是侵犯了他们的人权吗?

这让人觉得巫统与及其极端追随者是在开倒车,但是在巫统党内却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甚至他们非常高兴满足于党内现状。

另一边厢,土权组织(Perkasa)继承了巫统的“种族主义议程”。巫统肯定也很高兴,因为现在与以往年代作出比较,巫统领袖并不需要常常煽动马来人,甚至在马来人面前面挥舞马来短剑以争取支持。若有必要,他们只是在选举期的非常时刻才耍手段。他们所要做的是要确保土权组织持续壮大,以弘扬巫统的“种族主义议程”。

这证明,为何土权组织的核心领袖在第13届大选时已经惨败,为何他们仍然活跃?

在如此的国家政局,我们的下一步是要采取什么行动呢?移民?移民或迁移他国不能解决现况所面对的问题。同时,移民行为可能会被视为是一种懦夫的行为。如果真的出现移民情况,而土权肯定会很高兴。

我们应该留在大家心爱的马来西亚土地,需要用更坚强的一颗心一起坚守真理原和社会正义。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和政治背景,一起以动员的力量通过“中庸马来西亚”或中和的精神来加强和巩固马来西亚的民族团结。

宗教领袖之间的对话应常进行和重视,甚至须要更壮大和有成效,以便拉近不同宗教之间的鸿沟。而实际上是有很多社区活动可以在一起举办拉近关系。倘若此举可行,为何我们不行动呢?如果我们在宗教之间找到很大的共同点,那么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合作和关系不能建立在领导层而已,应该也要建立在草根基层之间。我们不能再等待政府、政治领袖以及社区领袖来行动,因为社会需要从我们自己开始。有句话曰:“我们必须改变才能看见我们所要的”。

“中庸马来西亚”的精神需要更积极来坚守,以免这些罪恶企图分化多元种族宗教的马来西亚人民团结。

刘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