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5, 2006

土著股权课题—与其解决疑惑,阿芬迪和阿旺阿迪的解释制造更多问题和疑惑

任何人是如果尝试跟进副财政部长拿督阿旺阿迪博士上周二在国会针对土著股权问题的回答以及首相署部长拿督阿芬迪(掌管经济策划单位)在前晚所发表的文告,他一定会觉得模糊不清。

阿旺阿迪11月7日国会下议院回答话旺生区国会议员东姑拉查里的口头问题是支出,截至2005年12月31日,大马股票交易所的价值784亿令吉的股权,或总数的36.6巴仙由土著拥有,非土著则拥有1004亿令吉的股权,或总数的46.9巴仙,外国人则持有352亿令吉的股权,相等于总数的16.45巴仙。

土著在托管公司拥有45%的股权—阿旺阿迪在国会会议记录并没有这么说

拿督阿芬迪过后在周一晚上发表文告指出拿督阿旺阿迪博士的说法不正确。他说阿旺阿迪已经错误地把托管公司的45%股权当作是土著所拥有的股权,其实真正的数字只是8.3%而已。阿芬迪说,由于阿旺阿迪做出这错误的预设,所以才得出土著在股票交易所掌握36.6%股权的说法。

任何人士如果挑战阿芬迪的说法,他们不应被视为故意维护阿旺阿迪,因为阿旺哈迪本人并没有在国会会议时这么说。


这可以通过当天的会议记录中查寻得到。阿旺阿迪当天只是表示股票交易所(第一和第二交易板)由土著掌握的股权是36.6%,但是他并没有公布他是如何获得这个数字,更甭勇说阿旺阿迪当天发表‘土著在托管公司控制45%的股权’的论述。

除非阿旺阿迪本人能够针对阿芬迪的说法进行反驳或澄清,尤其是到底土著在托管公司到底控制多少巴仙的股权,要不然我们不能轻易接纳阿芬迪的说法,因为阿芬迪的说法还是有许多疑点。我接下来将会一一作出解释。

土著只是掌握托管公司8.3巴仙的股权并不是精准的言论,尤其是359间托管公司中的180间并没有列入计算范围之内

阿芬迪说,由他掌管的经济策划单位早在2005年3月与大马公司委员会(Companies Commission of Malaysia)向359所托管公司进行联合调查,已确定到底是谁委托这些公司持有他们的股票。

阿芬迪说当局一共受到179间公司的回复。这179间公司所持股票价值是总数的74.3巴仙,或1037亿令吉。通过这些数据,当局得到的结论就是土著只控制其中的8.3巴仙的股权。

既然只有179间公司答复,这意味着还有另外180间托管公司并没有答复当局。这也显示这剩余180间托管公司一共控制市场上25.7巴仙的股权,或价值359亿令吉。

如果我们预设立场,即这剩余的180间托管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全部都是由土著拥有,那么土著通过托管公司所持有的股权价值为445亿令吉(即359亿令吉和86亿令吉的总和。这86亿令吉是阿芬迪所公布的数字)。新的总数将会是1396亿令吉(359亿令吉和1037亿令吉的总和)。445亿令吉就是1369亿令吉的31.9巴仙。这个巴仙率与阿芬迪的数字(8.3巴仙)向去甚远。

当然,我不否认人们可以反对我的预设,那就是把这180间托管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全数归为土著所拥有的股权,是不正确的预设,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随意忽略这180间托管公司所持有的股权,只凭179间公司的股权结构变妄下定论,指土著仅拥有8.3%的股权。

既然当局并没有进一步透露这180间没有答复的托管公司,因此阿芬迪的说法也同样难以令人信服。既然阿芬迪接下来的数字(土著在914间上市公司中只是掌握21.8巴仙的股权,而在609,595间向公司注册局注册的活跃公司中,土著仅掌握18.9巴仙的股权。)都是奠基在这个托管公司的8.3%之上,那么我们同样要对阿芬迪的数字抱持存疑的态度,尤其是18.9巴仙的土著股权巴仙率是通过预算(extrapolation)的方式算出来的,而不是根据确实的股权计算出来。

阿芬迪:609,595间注册公司;阿旺阿迪: 717,935间注册公司—到底谁的才是对的?

除此以外,阿芬迪表示他是引用609,595间活跃的注册公司来算出18.9%的土著股权控制率。反之,阿旺阿迪泽则使用717,935间注册公司来计算出18.9%的控制率。两者之间相差108,340间公司,但是却能够得出18.9%的控制率。到底他们是使用哪一类的预算方式(extrapolation methods)?

我要在这里交待的就是,官员们所提供的数字必须是相通的数字,而不是自相矛盾的数字,也不是计算的前提是自相矛盾的数字,但是最后的结论却是一样的?这种现象在数学里是不能理解的。由此看来,政府高官,尤其是首相本人必须一劳永逸地清除交待所有的疑点。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