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连行政议员也不守法,雪州政府如何要求人民守法?

虽然巴生市议会执法组人员今日上午10时至12时动用3部和大约60名人员成功把查卡利亚拥有的DZ沙爹屋拆毁,但是查卡利亚的千万豪宅、查卡利亚利用雪州发展机构土地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涉及多项出现利益冲突的丑闻(例如同样是雪州羽毛球协会主席的查卡利亚曾经向该委员会申请4公顷的土地,以及该委员会向巴生市议会申请发展土地,过后被雪州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邓章钦揭发有关计划的主要发展商为其儿子的公司。)

邓章钦昨日在此揭发雪州政府另外一名行政议员西华令甘在没有呈交建筑图测的情况下,经营了一间位于莎亚南Padang Jawa餐馆近3年。该餐馆也获得沙阿南市政厅发出的临时营业执照。

随着这起最新的丑闻,雪兰莪州已经沦为一个政治道德沦落、腐败以及败坏的州属。如果雪州上自州务大臣、下至州议员及地方官僚都不遵守法律,国阵政府又有什么道德光环要求雪州人民遵守法律?


尤其是在西华令甘事件中,他本人除了没有遵守地方条规之外,西华令甘也涉嫌触犯《雪州宪法》第53(8)条文以及《联邦宪法》第8列表第2(8)条文清楚列明:

“任何一名州行政议员不能涉及任何与他所掌管部门或领域有关的贸易、商业或专业活动,以及在担任州行政议员期间,不能参与任何州行政议会针对该行政议员所涉及的任何贸易、商业或专业活动所作出的决定,或者是参与任何会影响该行政议员金钱利益的州行政议会决定。”

这也并不是雪州行政议员第一次涉及商业活动。在2004年11月下旬,邓章钦曾经揭发另外一名行政议员拿督邓诗汉在巴生新镇开设一间中医保建中心。这家保健中心的股东为邓诗汉的太太及太太弟媳和一名拿督级马华领袖,邓章钦指责邓诗汉自1998年4月3日起便是公司幕后老板。公司盈利归邓诗汉,然后转到其太太名下的公司。

此外,邓诗汉直接涉及商业活动,主持该公司董事局会议及作决策,每次农历新年,邓诗汉及其股东丶职员都设宴庆祝,全部职员都知道邓诗汉为公司幕后老板。过后,由于公司出现股东发生内部纠纷,邓诗汉曾向警方报告案指遭勒索,其2名中国籍股东不忿之下向他揭发邓诗汉涉及商业活动秘闻。

这些涉及州务大臣、州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的大型丑闻一而再,再而三在雪州发生,显示雪州国阵并不珍惜雪州选民在上届大选所赐予他们的强大委托。雪州国阵在上届大选以矿风扫落叶的姿态夺走所有22个国会议席。在州议会方面,雪州国阵也以同样的方式夺走56个州议席中的54个,只剩下两席归行动党所有,最终导致雪州国阵在雪州州议会获得比国会92巴仙更高的议席巴仙率,即96.4巴仙的州议席。

如此强大的国阵,不到三年换来的就是一大箩的丑闻,而反对党由于无法获得强大的委托,以致无法发挥强大的监督、制衡角色,最终让国阵一党独大,为所欲为。因此,雪州选民必须在来届大选擦亮眼睛,让更多的反对党候选人,尤其是行动党候选人进入州议会,挽救雪州的日渐败坏的政治道德。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