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8, 2007

公布议员选区拨款才是打造健康政治文化的开始

如果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要党领袖和党员群则群力为马华公会打造健康政治文化,那么他个人应指示所有马华的议员向马华副总会长拿督翁诗杰看齐,主动公布每年200万令吉的国阵选区拨款如何使用,以示他致力于健康政治。

目前,翁诗杰已经成为雪州马华(可能也是全马国阵国会议员中)第一名公布选区拨款计划的国会议员。在这之前,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李华民也通过他的个人网站发布2006年的选区拨款分配表,并列出拨款对象、用途和数额。翁诗杰是在2006年9月初旬曾经宣布将会通过他的个人网站公布这200万令吉拨款的下落。

雪州行动党当时除了欢迎翁诗杰的这项做法,也呼吁雪州所有国阵国会议员做同样的公布,以示透明。既然这200万令吉国阵国会议员选区拨款是出自人民的口袋,那么也理所当然的花在人民的身上。

根据社青团团长倪可敏在的计算:每名国阵国会议员每年获得200万令吉的拨款,根据2004年大选后的成绩,国阵拥有198个国会议员,总拨款相等于 3亿9千600万令吉;全国452个国阵州议员,每个州议员的选区拨款从5万令吉至30万令吉不等;再加上上议员的拨款,每年的选区拨款总数不下于5亿令吉,等于每一届政府在5年任期内,就掌有约25亿令吉的选区拨款分配权。

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也是人民的钱,公布拨款让人民知道拨款的下落,这绝对是人民的权利。


马青副总团长兼马青联邦直辖区州分团秘书周连琼针对这课题所发表的言论是极之不负责任的。他尝试以“老板不公开工人薪水”的谬论来掩盖拨款透明化的必要性。

在接受《当今大马》的访问时,他说:“这就好象老板发薪水给工人,勤劳的工人比较多,懒惰的比较少,老板公开所有人的薪水将导致工人们不满”。

周连琼或许不曾听过“人民才是老板”的概念。工人受聘于老板,老板决定工人的薪水。工人在受聘之前将会与老板针对薪金的问题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谈妥的薪金是劳资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水平。

但是,周连琼的说法如同颠倒“人民才是老板”的概念,既国阵议员才是老板,而把票投给国阵候选人的人民本来是老板,有权利指导他们所缴纳的税款花在什么地方,却反而成为工人。周连琼如此谬论,不仅仅黄家定应该出面指正,甚至是周连琼的顶头上司陈才和(周连琼是联邦直辖区敦拉萨镇国会议员拿督陈才和的选区助理)也应该

除了人民强烈要求执政当局把拨款透明化,国阵内部也因为不透明处理拨款而大动干戈,引发争端。最近,沙巴马鲁都国会选区之巫统与团结党两个青年团针对国会议员特别拨款课题互相开炮。

巫统马鲁都区部在2月18日举行的会员大会,决定拒领50万令吉国会议员特别拨款。该区部形容有关拨款是“微不足取”之数目。

沙巴团结党马东贡区部则对巫统该区部的上述作法感到遗憾。该区青年团团长马榴马沙英说∶“他们理应感恩,因为他们在马鲁都区没有代议士,却被分发国会议员特别基金拨款。”

他说,在其他巫统控制的选区,其他国阵成员党并没有获得国会议员的特别基金拨款。“他们理应仿效马鲁都团结党国会议员,至今仍分派给其他国阵成员党。”

如果要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国阵应该以公平透明的方式处理拨款。公平的意义就是这些拨款既然来自人民,那么就应该不分朝野,公平分配给所有国州议员。透明的意义就是所有获得拨款的国州议员应该定期通过可行的方式,如通过传媒或网站把拨款的列项公布。

如果马华连公布拨款也做不到,甚至是畏首畏尾,那么我们奉劝马华公会以后不好再提‘打造健康政治文化’等等华丽的口号,免得日后惹人诟病。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