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5, 2013

副教长叶娟呈应以‘更严肃和更凶恶’的态度对付政府机构的偏差行政

副教育部长叶娟呈应认真看待改制国民型中学分文未获的窘境,因为依据联邦政府最近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的2014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中,全国81所改制国民型中学明年分文不获!

教育部向来是联邦政府财政预算案获得最多拨款的部门。在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该部获得546亿令吉拨款,占了总拨款约20巴仙。然而,属于国家教育体系其中一环的81所改制国民型中学,明年却不获分文。此外,全国1291间华小的拨款也从今年的1亿令吉减半至5000万令吉。

国民型中学是上世纪60年代华文中学改制后的中学,政府当时承诺华文中学在改制后,仍获得三分之一教育拨款,及学生有三分之一上课时间应用中文。因此,联邦政府是有绝对的责任拨款给改制国民性中学。

雪兰莪州有109间华小、4所独中(即巴生中华、光华、兴华和滨华独中)和5所改制国民性中学(巴生光华、巴生中华、适耕庄育群、八打灵再也公教和加影育华)。目前民联雪州政府每年制度化拨款200万令吉给州内4所独中以及400万令吉给州内109间华小。

了解到国民型中学“两边不讨好”的困境(过往华社一般不承认改制国民型中学为华文教育的一分子,再加上教育部官僚手续,因此改制国民型中学办校不易),我在2012年辩论2013年州政府财政预算案时曾经呼吁雪州民联政府也提供拨款给州内5所改制国民型中学。

雪州民联在大选承诺将会另外拨出一笔200万令吉的拨款给其他源流的国民学校,包括改制国民型中学、改制英校和国小等。我们期待今年11月提呈的2014年雪州财政预算案能够对此作出宣布。

如果连一个小小的雪州政府也能够拨款协助改制国民型中学,为何坐拥超过2000亿令吉的联邦政府却可以让81所改制国民性中学分文不获?

如果我的猜测准确,教育部或许因为改制国民性中学2013年的拨款使用率不高,导致改制国民性中学在2014年的财政预算案无法获得拨款。根据财政部的指南,所有政府部门来年的拨款申请必须依据今年拨款的使用量。比如说A部门今年的拨款是100万令吉,如果今年该部门的拨款实际使用量只是70万令吉而已,那么该部门是无法在明年获得100万令吉的拨款。

这种说法虽然说得过去,但我们有必要检讨为何政府部门无法善用拨款,尤其是发展项目的拨款。是行政偏差造成,还是该部门在‘报大数’?我认为,如果是前者,那么这如要求人民承担政府官员的疏忽。这对广大的人民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叶娟呈在回应这课题时也有过度袒护政府之嫌。她曾经说:“政府没有忽略改制中学,我们有支付薪金给学校的校长与老师。而老师的擢升等,也是跟其他学校一样。”

任何熟悉政府行政事务的人士都会明白,每年政府的拨款分为两大类,第一类就是行政拨款。上至首相和最高元首的薪金、下至公务员的花红和办公室维修费都是由行政拨款处理。第二类的拨款是发展拨款。只有这一类的拨款才能够为人民带来实际的发展利益,因为政府部门如果要推行新的计划、要建新的校舍、购买新的战机等等,统统都得从发展拨款申请。

因此叶娟呈说的没有错,政府确实提供拨款给改制国民型中学,只是这笔拨款是行政拨款,而不是华社要求的发展拨款!如果在国家教育体系以外的人民宗教学校也能够从2014年财政预算案受惠,为何在国家教育体系以内的改制国民性中学却分文不获?

以联邦政府的财力计算,联邦政府至少也应该维持1亿令吉的拨款给全国1291所华小和5000万令吉给全国81所改制国民型中学,而非把华小拨款从1亿令吉猛砍至5000万令吉以及让改制国民型中学分文未获。

我对叶娟呈对质问她的国会议员表现‘凶恶’不感兴趣,但是如果她认为她是一名‘严肃和专业的教育工作者’,人民更期待她能够以‘更严肃和更凶恶’的态度对付政府机构的偏差行政。

刘永山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