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7, 2008

雪州议会破天荒通过议案 ,促中央政府释放玛诺卡兰

雪兰莪州议会今天晚上挑灯夜战,并在晚上9时破天荒通过一项议案,要求中央政府释放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的现任哥打阿南莎州议员玛诺卡兰(M Manoharan)以及其他被扣留的人士。

这项由民主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所提出的动议写着,“本议会坚决抨击玛诺卡兰,雪兰莪州哥打阿南莎(Kota Alam Shah)州议员,以及其他兴权会领袖和社会活跃分子,在没有经过审讯的情况下,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同时呼吁内政部长释放这些被扣留者。”

刘永山表示,透过内安法令将玛诺卡兰扣留起来的做法,不但不公平也不合理,并提出三个应该被立即释放的理由:

第一,尽管人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但玛诺卡兰仍成功在3月大选于雪州哥打阿南莎以高票中选为州议员,显示人们对中央政府投下了不信任票。玛诺卡兰应该获得释放,以便有机会履行选民对他的委托。

第二,玛诺卡兰因为参与兴权会活动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但是兴权会只不过是突现了印裔社会在经济、教育层面被边缘化的事实。

第三,内安法令侵犯人权,是马来西亚最残暴的法令,当权者利用它来对付政敌,以及那些足以威胁当局的人。另外,它也违反了宗教,如回教的原则。

国阵议员不知有意无意全缺席

由于这项动议是今日雪州议会的最后的一项动议,所以当讨论进行至晚上8点,晚餐休息重新开议时,在野的国阵州议员不知是有意或无意,皆缺席不见人影。

因此雪州议会顿时成为民盟议员的批判论坛,包括提议和附议人在内,共有7名议员发表了对内安法令的抨击。

两名议员兼前扣留者现身说法

作为附议人,同时也是前内安法令被扣留者的社会主义党哥打白沙罗(Kota Damansara)州议员纳西尔(Nasir Bin Hashim,左图)炮轰内安法令一种是对宪法的嘲笑,只不过是当局的政治工具,以便让反对者闭嘴,打击那些企图曝露滥权贪污的人士,而且过去还被经常用来对付像他那样的左派分子。

另外,也是前内安法令被扣留者的回教党淡江(Hulu Kelang)州议员沙阿里(Saari Bin Sungib,右图)根据亲身经历指出,对于一个内安法令被扣留者来说,“生命仿佛没有价值,妻子突然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一个人突然被夺去自由,夺去其家人的幸福,这种没有审讯的扣留是极其残忍的。”

“在没有被扣留以前,一个人不会相信,马来西亚竟然还有这样残忍的地方,殴打、虐待、威胁恐吓等行径实实在在地发生。”

他指出,内安法令的目的在于通过恐吓人民的方式来维持巫统—国阵的政权,只要有它存在的一日,马来西亚真正的民主、自由和人权是不可能达到的。

颜贝倪控诉摧毁家庭侵害妇孺

人民公正党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左图)从妇女和孩童的权益角度对内安法令的残暴提出了控诉,指出内安法令让丈夫或父亲突然消失,进而摧毁了无数的家庭,让他们生活在恐惧中,承受着心理和生计的压力。她强调,内安法令无疑侵害了家庭,以及妇女和孩子的基本权利。

其它参与辩论的议员还包括民主行动党首邦市(Subang jaya)州议员杨巧双、公正党双溪威(Seri setia)州议员聂纳兹米(Nazmi Bin Nik Ahmad)以及公正党黑风洞(Batu Caves)州议员阿敏鲁丁(Amirudin Shari)。

废除内安法令联盟(GMI)也于今日下午1时拉大队到雪州议会,趁着议员们午休时间,向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呈交备忘录,同时派发废除内安法令徽章。民盟州议员除了佩戴徽章表达支持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之外,卡立更当场宣布州政府将为来自雪州的受害者家属,提供包括金钱在内的援助。

政府是在去年12月13日援引内安法令第8(1)条文,扣留5名兴权会领袖包括玛诺卡兰、该会法律顾问乌达雅古玛(P Uthayakumar)、耿卡哈兰(R Kenghadharan)、甘纳巴迪(V Ganabatirau)、和组织秘书瓦山达古玛(T Vasanthakumar),宣称他们与斯里兰卡的淡米尔之虎游击队有挂钩,威胁国家安全。

尽管如此,玛诺卡兰却成功在缺席的情况下,在第12届大选以高票当选为雪州哥打阿南莎州议员,以7184张多数票大胜对手庄秀春,总得票12699张。无论如何,国阵中央政府仍拒绝释放玛诺卡兰,导致雪兰莪州新任议长邓章钦不得不于5月8日被迫亲访甘文丁扣留营,为玛诺卡兰主持宣誓就职仪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