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8, 2012

黄冠文是否支持联邦政府应该发放选区拨款给民联国会议员?

既然黄冠文质问为何州政府不发放选区拨款给当地的州议员,那么他是否赞成国阵联邦政府也应该发放选区拨款给民联国会议员?

马华新古毛区州议员黄冠文是于8月26日星期日晚上出席新古毛亲善俱乐部周年晚宴上台致词时这么说。

黄冠文在台上也间接揶揄民联政府“吝啬”,因为他在雪州身为在野党议员,也能够拿出几千令吉拨款给神庙和社团。他也说这是他的私人拨款。

其实,一般神庙社团的领导邀请政治人物出席宴会,大多没有强制议员要拨款,更不会要求议员必须拨款特定数目。议员会否拨款,拨款数目多寡,全凭议员本身的决定。议员敲定了数目,不仅主人家不会过问,其他应邀上台演讲的嘉宾,包括来自不同阵营的政治人物应该也不会插手。

可是黄冠文却很特别,因为他喧宾夺主,公开揶揄对手拨款的数量。

既然如此,我也公开质问黄冠文能不能够公开所有自他担任州议员以来的拨款记录?黄冠文是否如何能够证明他在周日拨款给新古毛亲善俱乐部的款项是私人拨款,不是政府拨款?黄冠文能否告诉我们每一年联邦政府发放给雪州每一个州选区的款项是多少?

我要在这里强调,民联和行动党绝对不会和国阵一般见识,在拨款数目上较量,因为我们认为能够真正利惠人民和国家的并不是拨款数目的多寡,而是政府的施政理念和政策。

既然黄冠文在台上公开要求民联州政府应发放拨款给在野党议员,那么他应该呼吁国阵控制的联邦政府同样发放拨款给民联的国会议员。为什么黄冠文会出现双重标准呢?

另外,我也会呼吁黄冠文不要继续躲在神庙、社团或会馆的背后向民联放冷箭。如果一般的神庙、社团或会馆办宴会,政治人物上台演讲虽三句不离本行,也无需刻意以刻薄的语气攻击对手。

如果黄冠文要这么做,那么他应该老早就接受本人的挑战,勇敢地站出来和本人辩论,而不是躲在别人的背后。黄冠文啊,请多多向你的总会长学习吧!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