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22

希盟須贏至少100國席

昨天《新海峽時報》封面頭條新聞刊登首相伊斯邁沙比里和前任首相慕尤丁的照片。

題目是:“首相:老慕,沒那麼快。”

副標題則是:“慕尤丁說應該舉行閃電選舉因為首相在管理經濟已經失敗。但是伊斯邁指出這位前首相正領導國家復甦理事會,因此他這麼說可能是自相矛盾。”

老實說,國人看到這兩人的指罵,心情就好像現在馬幣兌換美元的走勢——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老慕突然間在這個時候把矛頭對準首相伊斯邁是相對不尋常的,因為老慕一向以來和巫統的官職派還保持一定程度的交情,反而卻與官司派完全不咬炫。

甚至老慕的友黨——伊斯蘭黨主席哈迪也多次公開喊話不贊成現在進行選舉。該黨甚至多次表示他們領導的吉打、吉蘭丹和登嘉樓三州政府不會在今年解散州議會。

在這個背景之下,老慕這個時候突然要求閃電選舉,讓許多國盟的支持者感到混淆:到底國盟是支持土團黨老大哥的閃電選舉,還是依黨的說法,等到民年才解解散州議會?

沒人知曉封面頭條裡面的兩個人在玩什麼把戲。雖然如此,既然這兩位老大竟然可以如此互相抵消,馬來西亞人還能夠把希望寄託在他們的身上?

馬來西亞經濟表現自喜來登行動之後一振不撅,難道圖片裡面的兩位不用承擔任何責任嗎?希盟的任期是60個月,為何這兩人所代表的政黨有權把希盟的任命縮短到22個月,甚至有時還要把賬賴在希盟的頭上?

是的,我身為雪州希盟的民選州議員,肯定是要為希盟說話。但是站在客觀事實的角度上,國盟和國陣的內耗已經為國家帶來許多損傷。

但是此時此刻的希盟若毫無論述,無法重燃選民對選舉與投票的熱忱,則有辜負選民之嫌。希盟此時更必須展現應有的領導能力,除了檢討過去22個月執政中央政府的不足之處以外,也必須重建論述來贏取選民的青睞。

是的,我們這次已經不能依靠馬哈迪爭取鄉區巫裔選民的支持,即便馬哈迪領導的政黨也未必能夠在鄉區破蛋,但是為何不認真檢討過去工作的不足,一步一腳印重新出發?

如果公正黨和誠信黨拿不下這些議席,為何不讓其他友黨嘗試?可以預計的是,來屆選舉在沒有任何政黨過半的情況之下,希盟如果要重新執政中央,必得拿下100個國會議席,這樣才能在談判桌上佔據主導位置。

萬一拿不到這個數字,則希盟自2008年開啟的兩線製政治文化將付諸東流。這個算術就是這麼簡單。

劉永山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22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於上週五駕崩。噩耗傳出,舉世哀悼。

談到伊麗莎白二世,自然離不開二戰以後的英國歷史,也逃脫不了具有英國特色的君主立憲和議會民主制度。

英國君主是英聯邦或共和聯邦國家(Commonwealth)的主席。馬來西亞既然是前英國殖民地之一,自然繼承宗主國英國的許多政治遺產,如君主立憲與議會民主。

伊麗莎白二世即便是性命垂危,也要在逝世前兩天挺起腰,站起來接受保守黨新黨魁卓慧思的覲見,並委任她為女王在位期間第十五任英國首相。這和女王21歲生日時誓言要窮其一生為國家和人民服務的精神一脈相傳。

卓慧思在下議院獲得大部分議員的支持與信任,自然成為新任首相的人選,但是為何還得跨越最後一道障礙,即覲見英女王,再受邀組織政府?這個就是英國君主立憲的奧妙。

如果這是一部戲劇,那麼這是一部演了上百年,但是沒有劇本的戲。意思說,英國憲法是一部不成文的憲法,因此許多禮儀與習俗並沒有明文規定,但是這個憲制規定卻能夠一脈相傳至今,這與許多擁有文本憲法的國家大不同。也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

Wednesday, September 07, 2022

羅斯瑪值得可憐嗎?

隨著前首相納吉在SRC案上訴失敗而鋃鐺入獄,其婦人羅斯瑪過後在高庭也因為砂拉越鄉區學校太陽能電板工程舞弊案罪名成立,被判處10年監禁及高達9.7億令吉的罰款。

羅斯瑪的辯護律師表示羅斯瑪承擔的罰款是史無前例。若羅斯瑪無法償還罰款,她必須以另外30年監禁代替。

辯方也表示羅斯瑪只不過是一名沒有收入的家庭主婦,如今丈夫納吉入獄之後,她必須成為一家之主,因此沒有能力繳付如此高額的罰款。

這樣說看起來有道理,但是實際上是否如此?

509大選後,國家執政權落入希盟手中,當時警方在2018年5月搜查了納吉的住家,並起獲1萬2000件珠寶首飾、567個手提袋、423個手錶及234副墨鏡,總值11億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