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9, 2021

出巡災區並非個人秀

半島雪隆、彭亨以及森美蘭交界地區水災災情嚴重,許多朝野政治人物在第一時間前往災區予以援手。

政治人物,不管是民選議員還是官委縣市議員,在第一時間前往災區協調救援工作,活在災後在災區進行清洗工作,都是可以預見的事情。在國外是這樣,在馬來西亞也是一樣。

然而,一些部長高官的戲顯然演得太過入鏡,以致遭網民吐槽。首先就是網絡流傳婦女部長麗娜哈倫一部以高壓水槍清洗臨時疏散中心洋灰地板的短片,引來網民一片冷嘲熱諷。

首相沙比里前往烏魯冷岳縣巡視災區的清理工作,引來一群嘍羅跟班,連救護車也必須停下來讓路給首相和他的跟班。此舉被網民錄下來,也遭人大肆吐槽。

高官出巡有支持者跟從並非什麼壞事。除了個人護衛和保鏢之外,如果這些跟班只不過陪伴部長高官出巡來出風頭,或者是純粹自拍再放上網,那就不好辦了。

如果有他們的出現時能夠協助高官當場記錄所有要進行的工作,然後立即跟上司匯報進展,或者是直接執行部長高官的命令、立即處理和調配資源與工作,他們的出現肯定不妨礙救援工作。

Wednesday, December 22, 2021

水災打臉種族份子

今年十月,莎亞南太子園發生一場水災。該區行動黨州議員兼雪州行政議員甘納巴提勞與雪州水利灌溉局副局長一同巡視災區。

他們一行人一共巡視了三個災區。到了第三個災區,甘納巴提勞已經極度不滿副局長的敷衍態度,公開在面子書開直播炮轟水利灌溉局副局長。

當時許多反行動黨的網路兵團紛紛以種族和宗教的角度攻擊甘納巴提勞,說他侮辱馬來公務員。這是模糊焦點的伎倆。

他在翌日重回現場,來到水利灌溉局管理的一個水閘,一一指出該局沒有妥善管理和維修水閘的防洪設備,導致該區居民經常無辜面對水患。這些受苦的居民許多都是馬來人,災區亦有馬來子弟就讀的學校和穆斯林祈禱所。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21

阿邦佐哈里用華教牌撈取選票

適逢砂州州選,砂拉越政黨聯盟(砂盟)主席兼看守首長阿邦佐哈里前天大打華教牌。

他的演講當然語帶雙關。除了自我吹噓砂盟對華文教育的貢獻,他也不忘抨擊希盟執掌期間無法承認獨中統考文憑,並以此來對比砂盟在這方面的“驕人政績”。

任何政治人物的說辭都需要進行fact-check,因此像他這樣來“抽水”,未免過於低估選民的智慧。

無可否認,砂盟政府確實在前任首長已故阿德南時期承認獨中統考文憑。其承認方式就是批准統考文憑持有者在國語科目及格之下通過砂州公共服務委員會申請成為砂州公務員。

阿邦佐哈里充其量只是借用前任首長已故阿德南的政績往自己臉上貼金,因為他在位期間似乎無法超越阿德南時期對母語教育的貢獻。

現在政府公務員大多都是由聯邦公共服務局委任。許多高級公務員也是隸屬公共服務局調配。雖然如此,既然馬來西亞是一個聯邦國家,那麼各州也有本身的州公共服務委員會。

翻查各州公共服務委員會的資料,不難發現這個體系下的公務員大多都是低級別的公務員。網絡資料顯示雖然砂州政府允許統考文憑持有者申請加入,但是有興趣申請者卻寥寥無幾,更何況是成功被錄取者。

砂朥越州政府雖比西馬任何一個州政府擁有更多的主權,儲備金更是名列前茅。這意味州政府在母語教育的支出肯定可以做得更多、更好和更全面。

例如砂州一共擁有219所華文小學,其中126所是學生人數少於150人的微型華小。砂州一共擁有十四所獨中,幾乎佔了全國獨中的四分之一,但是除了位於城市地區的大型獨中之外,砂州幾乎一半的獨中都是學生人數少於三百人的微型獨中。有些獨中甚至沒有收取學費,卻依舊面對學生來源短缺的問題。

砂州政府可否有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砂州政府除了可以提供土地之外,是否也可以提供更多的財務援助協助學校搬遷?甚至是在學生來源相對比較充裕的地方興建全新的獨中?

我要說的是:阿邦佐哈里或許自認做得不錯,但是他能夠做到的其實更多,甚至該做的卻不做。

既然阿邦佐哈里和已故阿德南同樣熱愛和支持母語教育,那麼他不應該取笑或看低其他州政府,尤其是希盟州政府在這方面的努力吧!

就以希盟雪州政府就好。雪州政府自2008年就每年制度化撥款華小 600 萬、獨中 200 萬及改制國民型中學及教會學校 100 萬。淡米爾小學也獲得 500 萬元。累計撥款早已超過一億令吉,堪見誠意十足。

希盟上台雖然未能如願承認統考文憑,但是阿邦佐哈里應該知道原因就是他們的盟友如巫統、伊斯蘭黨和土團黨在議會內外興風作浪,四處挑起種族情緒。如果砂盟支持承認統考,為何阿邦佐哈里選擇隔岸看火?

如今他也面對依黨和土團在砂州選舉安插候選人干擾砂盟的勝算。不知阿邦佐哈里真的無法認清敵友,還是純粹借用華教牌撈取選票?

劉永山

Wednesday, December 08, 2021

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關你何事?

吉打州政府明年不更新州內萬字和博彩業商業執照一事,看來已經塵埃落定。業者應該不打算進行任何形式的抗爭。

吉隆坡市政局最近不再發出新零售烈酒執照給雜貨店、便利店和傳統中藥行。雖然聯邦直轄區的國會議員群起反對,當局迄今依然維持原有的決定。

之前更發生本土威斯忌品牌Timah的名字風波。這一連串的事件,讓許多非穆斯林觸目驚心,甚至不滿國盟和國陣政府違法大馬一家的精神,嚴重干涉和影響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

最近更傳出消息,指聯邦政府最近通過內陸關稅局開始和咖啡店業者匯報,明年一月一號開始,所有售賣啤酒飲料的咖啡店必須多繳付啤酒執照費。

必須知道的是,這是舊條規、新政策。意即這個條規在法律上是存在的,但是過去政府並沒有執行,反而現在實行,意即新政策。

至於為何聯邦政府選擇在這個時候這麼做?是因為伊斯蘭化?國盟和國陣政府要鞏固他們的穆斯林支持者的基本盤?還是因為他們真的要控制醉酒鬧事和車禍事件?還是因為他們銀庫緊縮,被迫從這方面探討增加稅收?

Tuesday, November 30, 2021

國盟國陣開始語無倫次

馬六甲州選結束不久就有人開始語無倫次。

首先就是以國盟旗幟中選成為州議員的兩位土團黨州議員現在說“不習慣和在野黨議員坐在一起”,希望能夠和執政黨國陣坐在一起。

到底什麼是“坐在一起”?“坐在一起”是否表示這兩位土團黨議員要從土團跳去國陣?還是純粹是要和國陣在馬六甲州組織州政府,讓國陣以更多的議席,即23個議席執政甲州,甚至籍此要求一個行政議員官位?

他也說,組織馬六甲州政府必須考慮國盟和國陣兩個政治聯盟在共同執掌聯邦政府的事實。

國陣能夠重新單獨在馬六甲執政是不爭的事實。國陣在許多選區其實並沒有得到超過一半選民的支持,這也是事實。國陣和國盟這兩個政治聯盟即合作又對抗也是政治事實。

可是問題來了,國盟和國陣既然在聯邦組成了政府,為何在州選卻可以分道揚鑣?各走各路?國盟和國陣到底是盟友還是敵人?國陣已經在甲州州議會囊括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它需要看你土團黨的臉色嗎?

Tuesday, November 23, 2021

馬六甲州選後記

馬六甲州選在上週六已經塵埃落定。甲州選民以手上一票給予國陣強大的支持,讓國陣能夠以21個議席,即超過三分之二多數議席的優勢重新執政。

成績出爐後,安華成為許多希盟支持者和民主行動黨領袖討伐的對象,原因是安華在此次選舉中收下一名青蛙議員以希盟公正黨的旗幟上陣。此外,誠信黨也收下了一名青蛙議員。

雖說任何選舉的成功與失敗,是由許多不同的原因湊合而成,雖說投票率低固然是希盟敗選原因之一,但是為何選民不為所動,不出來投票?

希盟自2020年失去政權迄今依舊遭許多選民的鞭韃。乃因為希盟無法落實競選承諾,令他們大失所望。他們之中也包括一部分年輕馬來選民。安華從拒絕青蛙,到接受青蛙過檔,過去甚至和巫統主席阿末扎希眉來眼去,確實讓許多選民和支持者不滿。

Wednesday, November 10, 2021

沿海貿易政策—馬來西亞失去契機

上週二交通部長魏吉祥和前財長林冠英通過各大國文電視媒體針對沿海貿易政策一事進行辯論。期間魏吉祥為了佐證他的論述,把他與日本電信電話(NTT)的佐藤佳雄的對話搬上銀幕。萬宜國會議員王建民過後也發文告指正魏家祥的多個謬論。我雖認同王建民的看法,但是不打算在本文重複他的論述。

魏家祥試圖通過佐藤佳雄的嘴巴指出Apricot海底電纜計劃本來就沒有設計馬來西亞,因此何來國盟政府因為取消豁免權導致這項海底電纜計劃繞過馬來西亞,造成所謂的數億的損失?

什麼是沿海貿易政策?根據網絡的詮釋,這項政策意指某國為了保護本國國內海運行業,規定所有在國內運送貨物的船隻必須是本國註冊的船隻。佐藤佳雄在與魏家祥的對話中談到,這個政策是在許多國家,包括日本國內都是非常普遍的。

希盟政府於2019年三月,豁免非大馬船隻無須遵守《1952年馬來西亞航運條例》第65KA(1)條文的規定,即外國船舶在在馬來西亞水域的任何海底電纜著陸中心,可從事海底電纜維修服務。也就是說,希盟的政策依舊是維持現有的沿海貿易政策,只不過針對海底電纜維修服務提供豁免,允許外國船隻進來馬來西亞海域進行這方面的維修工作。

當時希盟為外國船隻提供這方面的豁免,是希望提高海底電纜維修的效率,以便能夠吸引更多這方面的高端投資。無容置疑,這個政策肯定將會加速馬來西亞數碼經濟的發展。試想,馬來西亞海域遼闊,而且位處南中國海中心,外國船隻如要維修海底電纜,他們可以從半島西海岸、東海岸以及沙砂兩州沿岸任何海港停泊、補給和出發,進而提升相關事務的效率。

魏家祥表示Apricot本來就不涉及馬來西亞,何來造成經濟虧損?可是我的問題是:如果聯邦政府維持希盟時期的政策,我們是否會吸引更多這方面的投資?失去了豁免權,馬來西亞會否失去這方面的高端投資?雖然我們不能準確預測相關的投資數額,但是表面上看,答案是肯定的。

Wednesday, November 03, 2021

Fatimah和Timah本來是兩回事

Timah在我的認知之中,尤其是對許多霹靂州子民,就是錫的馬來名稱。Bijih timah就是錫米、lombong bijih timah就是錫米礦這麼簡單。我們從來不會妙想天開地把Timah聯想到Fatimah。

Fatimah這個名字也不是穆斯林的專屬女性名子。

Fatimah或Fatima是伊斯蘭教先知穆哈默德女兒的名稱,也是天主教用以稱呼聖母瑪利亞的聖號。這也就是為何馬來西亞有許多天主教堂以Fatima命名(Church of Our Lady of Fatima)。

在怡保,來自德國的天主教醫療團體Brothers of Mercy甚至還在1974年成立了一所名為Hospital Fatimah的非營利私立醫院。該醫院的標誌中間還架上一個十字架。

如果Hospital Fatimah裡面的“Fatimah”可以被同理為Timah,恐怕當時為該醫院主持開幕典禮的已故霹靂蘇丹伊德里斯或許也會要求他們改名。

可是為何沒發生這樣的事情?因為Fatimah是人名,Timah是錫,Fatimah和Timah本來就是兩回事!。

Wednesday, October 27, 2021

換作是希盟,還會那麼幸運嗎?

馬來西亞國產威斯忌Timah過去兩個星期成為媒體焦點,馬來社會和群體甚至消費人協會向政府表達不滿,認為酒精飲料乃非清真飲料,因此不宜讓這個牌子的威斯忌以馬來名字“Timah”面世,招牌也不應該出現一名佩戴白帽(Kopiah),貌似伊斯蘭男子的照片。他們認為這將會讓穆斯林和馬來人混淆。

這個課題鬧了兩個星期左右,最近似乎有極速降溫的現象。伊斯蘭黨的幾個嘍羅出來吶喊一兩聲之後,整個課題就不了了之。

昨日聯邦政府展延提呈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MA63)相關的修憲案。我不知道國會裡面是否有傳出到底背後發生什麼事情。既然希盟已經表示將會配合政府一起進行這方面的工作,同時準備在國會支持通過相關的修憲案,但是MA63依然不見天日。

東馬人民也只好乖乖地等待,砂盟這邊也沒有什麼動作,畢竟負責這事務的就是來自砂盟土保黨,掌管國會與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旺朱乃迪。難道砂盟首長阿邦佐要打自己人?

不久之前,在希盟的爭取之下,國內所有獨中將會享有聯邦政府的直接撥款。希盟政府在喜來登事件前一個月順利把所有撥款移交給獨中。隨後國盟政府上台。他們在去年年味提交國會的2021年財政預算案完全沒有提及這筆撥款的動向,意即全國所有獨中在2021年將不會享有這筆撥款。

Wednesday, October 20, 2021

強制接種疫苗的法理依據

衛生部長凱里被反疫苗接種者喻為傲慢,甚至有者指責凱里為“惡魔”。事關凱里最近高調疾呼,要讓拒絕接種疫苗人士“日子難過”。

反疫苗接種者是基於什麼原因不願接種疫苗?到底他們說過什麼?

說實在,反疫苗接種者的種種論述幾乎不曾在主流媒體出現,因此眾人無從知道到底他們是基於什麼因素反對接種疫苗。

他們大多數並沒有一個正式的組織。因此,他們通常不會以組織的名義發聲。他們大多數是以個人名義發聲,他們並沒有統一和正式的立場。他們偶爾出現在社交媒體,但是因為有可能是假戶口,因此公信力大受質疑。

由於只能捕風抓影,因此安華所說的“教育”其實是只能撒網打漁,盡可能覆蓋所有需要涵蓋的範圍和課題,讓每一個人都清楚接種疫苗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