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8, 2022

如果我是安華

上週四安華與納吉針對如何解決能源公司沙布拉能源以及國家經濟未來進行一場君子之辯。

這場諸如美國總統辯論的模式,是一場君子之辯。事關整場辯論進行得相對平靜,雖然辯論進行到最後雙方開始拋出大家各自的政治官腔,但並沒有讓觀眾模糊問題的核心,即沙布拉能源公司的債務問題以及國家經濟未來發展。

納吉的主要主張就是由國家石油公司(國油)接管沙布拉能源,待轉虧為盈後出售。另一個方案則是要政府為沙布拉能源的銀行貸款做保證,並要求國油在油價降低時調低沙布拉能源的合約價值,直到油價高漲時再調高。

安華的方式則是先針對這家公司進行法務審計(Forensic Audit)。根據網絡定義,法務會計的工作包括“綜合運用會計學、法學知識以及審計方法與調查技術,獲取有關財務證據和資料,並以法庭能接受的形式在法庭上展示或陳述。”

Wednesday, May 11, 2022

改善經濟基礎才是抵消通膨的良藥

上星期,一位出版社的編輯發訊息過來,提醒我必須儘早完成手上的文字工作,因為若有延遲,紙張就要漲價了。這讓我聯想到,不久前主流華文報章也在四月份漲價。

齋戒月前後,國內肉雞供應短缺,一些連鎖炸雞快餐店甚至陷入沒有肉雞供應的窘境,國文媒體到處吹簫,對所謂的肉雞中間人(Kartel)窮追猛打。只有在政府過後出手干預之後,肉雞價格才稍有回穩。可惜好景是否能夠維持多久?

同樣的,佳節期間飛機票高漲。許多必須往返半島和東馬的遊子投訴,來回半島和沙巴的機票甚至比吉隆坡飛往倫敦的機票還要昂貴。

政府宣布開放國境,航空公司在過去兩年沉寂之後,顯然無法應付突然暴增的需求,因此機票價格同樣在物以稀為貴的原理之下暴漲。政府同樣出手干預,可惜好景不常在,機票還是過後依然扶搖直上,甚至傳出航空公司提供廉宜的飛機票飛往目的地,然後在回程機票撈一筆。

那些以為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和我們無關的人士大錯特錯。這場侵略戰爭也導致全球葵花油和菜籽油供應吃緊,因為俄烏兩國的食用油出口佔了全球供應鏈的80吧仙。國際棕油價格自兩三年前就已經破千。擁有滿滿油棕果的小園主固然笑顏逐開,可是這也導致市場上的食油價格水漲船高。

中國大陸享有世界工廠的美譽。然而最近大陸政權祭出清零政策,導致大陸十多個縣市封城,大陸經濟發展重創事小,出口受到嚴重影響,重創國際商品供應鏈才是大事。物以稀為貴,物價節節上升自然在預料之內。

Wednesday, April 27, 2022

希盟的大帳篷要如何搭建?

希盟要如何在七月之前把大帳篷搭起來?

這個問題沒人能回答。希盟與首相伊斯邁簽下的協議也很快就要結束,巫統主席阿末扎希說巫統議決有關協議不應在七月到期之後延續。換句話說,如果是這樣,七月以後解散國會舉行選舉的可能性非常高。

首相伊斯邁本來就是一個弱勢首相,加上他本人並非是巫統黨魁,根本沒有說法的餘地。如果到時的實際情況需要把協議延長到更後面的日期,伊斯邁是否敢違背黨主席和黨的決定?後者是否會對伊斯邁採取紀律行動?

另一方面,希盟這邊正在籌備如何搭建大帳篷。有人建議應該考慮重新和國盟討論合作。行動黨新任秘書長陸兆福則反對。畢竟國盟領袖曾經背叛希盟,國盟成員黨之一依黨也曾經背叛希盟前身民聯。請問希盟要如何與這些人合作?一朝被蛇牙,十年怕井繩。難道希盟不怕再次被出賣?

Wednesday, April 20, 2022

如何釐清沈可婷案件

上訴庭日前審理蚊型腳車(蚊型腳車)死亡車禍案司機沈可婷的上訴申請。除了發出準令允許沈可婷提出上訴,也允許沈可婷以一萬令吉保釋金和一名擔保人的條件,保外候審。

沈可婷家屬婉拒政黨法律援助。她也在上訴庭的裁決之後通過律師向媒體說法,而非通過本人直接面對媒體。這類做法,似乎顯示沈可婷和家屬了解這個案件的敏感度,因此選擇以最低調的方式處理事情。

對許多希望操弄和炒作情緒的政客和媒體來說,這樣的處理方式可謂大煞風景。對於整個司法程序來說,我們應該讓整個司法程序完成至止。

換句話說,大眾應該和必須讓承審的上訴庭法官全神貫注,不受外界或媒體輿論的干擾去處理沈可婷的上訴案。

對馬來西亞民眾來說,不管是什麼族群或宗教,面對這樣的案件,除了必須保持理智之外,或許媒體能夠協助讀者的就是了解個中的法律程序和法理看法。

Wednesday, April 13, 2022

為反跳槽立法已經不夠時間了

國會在周一的特別會議完成二讀,通過成立一個特別遴選委員會,以專門研究修憲案和反跳槽法草案的內容。

根据國會最大在野黨聯盟希盟與首相伊斯邁沙比里的協議,首相領導的政府最遲必須在今年三月的國會會議提呈修憲案和提呈反跳槽法的草案,已完成為反跳槽立法的所有工作。

無奈的是,今年三月的國會會議結束以後,我們還不見聯邦政府在這方面有所行動。隨後再傳來報導,指聯邦政府將會在4月11號召開一個特別國會會議,以完成以上所提到的兩個重要草案。

在會議前不久,媒體再傳來報導,指當天的會議將只會提呈修憲案,而不會立刻通過反跳槽法草案。

如果是這樣,為何不在當時的財政預算案國會會議期間納入通過成立相關的國會委員會,反而前後我們浪費了將近半年的時間?

Wednesday, April 06, 2022

Buat dulu, belakang kira

最近,“吾安”手機應用程序的去留和費用成為媒體熱門話題。

首先,隨著疫苗接種開始普及,每日確診病例雖然破萬,但是已經有下降的趨勢。另外,確診者大多都是屬於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的病患,因此有輿論認為國民每日進出某一個地方以智能手機掃描“吾安”二維碼已經失去追踪病毒傳染的功能。反而,這樣的做法只會允許吾安監督國人每日行踪。

第二,國會反對黨領袖安華早前揭發聯邦政府通過直接談判的方式,把吾安轉售給一家私人公司,觸發數據隱私安全等問題。

這一切的一切,再再證明雪州政府兩年前對吾安手機應用程序的疑慮是正確的。

雪州政府是全馬來西亞第一個推出以手機應用程序進行病毒追踪的州政府。這個以SELangkah(中文名:一步到位)命名的手機應用程序比吾安推出的時間更早,推出的時間就在2020年5月,也就是疫情爆發初期推出的。

在這個程序退出之前,政府部門只是依靠手抄的人工方式來進行病毒追踪,效率超低至於還疲於奔命。

雪州政府於是通過子公司Selcare機構推出一步到位,把整個追踪系統電子化,成功記錄某地方每日人群,也能夠進行更多大數據分析,例如利用人工智慧,分析接下來的疫情爆發地點在哪裡、何時會爆發、爆發的範圍多大等等。這些後援工作恰好能夠輔助聯邦政府的不足,才得以在初期抑制疫情的擴散。

Wednesday, March 30, 2022

什麼是道德標準和操守?

我在去年11月的雪州州議會向州政府提問一道關於政府部門如何處置遭反貪會調查的公務員。

我的問題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反貪會目前只是調查有關公務員,並未在法庭提出任何控訴。

第二個部分則關於反貪會已經在法庭提出控訴,但是法庭上為判定有關公務員的貪腐罪名是否成立。

簡單來說,根據《1995年雪州政府公務員(行為與紀律)條規》第43條款,一旦任何公務員因涉嫌嚴重刑事案件,但是法庭尚未下判,紀律局可以給予特定情況之下下令暫停職務最高兩個月,前提是該公務員目前進行的公務與這項刑事調查有直接關係,以及該公務員在辦公室的出現將會干擾現有的調查。

當然紀律局也只有在特定的條件之下才能停止查辦,即有關公務員已經被判有罪,同時沒有提出上訴。

Wednesday, March 23, 2022

誰在為民發聲?

前天星期一是雪州州議會本年會議的最後一天。

當天會議最後一個議程就是辯論與通過巴生港口區州議員阿茲米佔提呈一項個人動議,即動議要求聯邦政府每年提供一億令吉的撥款來維修巴生港口一帶和通往港口的聯邦公路。

阿茲米佔提呈這個動議並非是一般選區問題的動議,因為巴生港口是世界第十二大港口,為國家每年貢獻至少一百億令吉的稅收。這還不包括各個港口特許經營權持牌者每年必須交付聯邦政府的稅收。

雖然如此,銜接與通往巴生港口的各個聯邦道路,狀況幾近慘不忍睹。這些道路不僅窟窿四處、甚至路燈失靈、路線褪色、積水不通、交通燈遭人破壞、高價天橋的銜接容易耗損、雜草叢生以及沙泥堆積。

這些道路全長167.43公里,41.02公里由私人發展商如輕快鐵公司等維修,另外126.41公里由公共工程局維修,其中一段就是巴生——萬津的五號聯邦公路。每天許多往返住家和巴生港口上班的中下階層開摩托經過的就是這些道路。這些道路也是許多重型卡車進出的道路。可想而知其承載量和使用率直接導致這些道路比一般道路更容易破損。

Wednesday, March 16, 2022

國盟最終白忙一場

柔佛州選舉終於落幕,競選所有56個議席的國盟最終只能摘下三個州議席。至於這三個議席則全部由土團黨貢獻。

國盟的成員黨是土著團結黨、伊斯蘭黨和民政黨。伊斯蘭黨一向在柔佛州的表現不佳,加上土團黨的領軍人物——慕尤丁的老巢就是在柔佛州,因此土團黨的表現自然成為眾人矚目。

土團黨最終只能贏得三席,證明當初帶領土團黨脫離希盟的慕尤丁,最終白忙一場。

當初慕尤丁有份參與和策劃喜來登行動,以致他能夠獲得巫統、伊斯蘭黨以及出走的前公正黨國會議員支持,成為弱勢首相。

爾後,巫統的盜賊們向慕尤丁施壓,要求他干預司法,讓當賊們逃脫法律制裁。慕尤丁拒絕讓步,為他日後下台買下伏筆。

Wednesday, March 09, 2022

舊司機與內鬼乘客

我在兩個星期前寫到,此次柔佛州州選國盟與國陣都是在浪費選民的時間和選票。

兩個星期後,我為了協助行動黨候選人而來到半島最南端的柔佛與新山,在新加坡遊客依然無法入境的情況下,新山的交通更為舒暢,我更能體會這句話的真諦。

對,投票給國陣或國盟都是在浪費時間和生命。在2018年大選,人民選擇希盟出任下一屆柔佛州政府。

在那一年的選舉,國陣在全國各地兵敗如山倒。與巫統眉來眼去的伊斯蘭黨也勉強只能在丹登兩州執政。

希盟當時就好像一位剛剛考獲駕駛執照的考生,領了一張有效期為五年的駕駛執照。國陣就是上一任的司機,其執照已經到期,因表現不好無法更新駕照。希盟的任務是要把馬來西亞這輛汽車向前開往更美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