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6, 2021

重施行管令的隱憂

 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在馬來西亞和雪州一直居高不下,看來聯邦政府重新啟動行動管制令是無法避免。問題在於,這次重啟行管令是否能夠真正發揮一步到位功效?

坦白說,了解過去的經驗,我對聯邦政府的執行力感非常存疑。這不是因為行管令不能發揮功效,而是聯邦政府往往朝令夕改,讓民間和執法人員無法適應許多臨時更改。

例如,上週已經謠傳要在雪隆地區實行行管令,可是當局並沒有主動澄清何時實行,實行的範圍如何,以及實行多久?結果許多人預料將會在週一實行行管令。誰知道直至本文截稿為止,當局還沒有作任何宣布。

昨天英文財經日報《The Malaysian Reserve》的封面頭條新聞就報導了德國投資者對政府朝令夕改感到無所適從。我看這何止是德國外資,甚至是許多國內外的大小廠家和投資者都在吐口水。

第二,聯邦政府一直不願意下放權力給地方政府和州政府,尤其是分享相關關鍵數據,是雪州的確診數字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自從中學在上個月恢復上課以後,陸續發生許多學校感染群群。即便是實行更為嚴格防疫措施的砂朥越州也爆發多宗感染群,以致他們必須繞過聯邦政府自行下令和宣布關閉學府。

坦白說,這是越權的行為,因為教育權限本來不屬於州政府,關閉學校也應該要有聯邦政府宣布。可是當國內開始出現學校感染群群的初期,教育部與衛生部好像是在踢球。這樣抗疫,何來成效?因此,雖然是越權,砂州政府自行宣布關閉學府也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

當時,這個做法也只能暫時緩和疫情,但不是長治久安。教育界已經開始擔憂長期關閉學府不僅影響學習進展,也可能影響學童的心理與精神。

美國《時代》雜誌最近刊登一則關於美國學童在學校關閉前後的性格與情緒變化顯示幾乎所有負面情緒的指標,如感覺悲哀、孤單、焦慮或不安等都有上升的趨勢,反之正面情緒的指標如是否討論人生未來的計劃、與家人的交往是否更親密、對未來保持樂觀進取等都有下降的趨勢。

因此,我們要分析到底學校感染群是否是成人在職場傳染給孩子,再由孩子帶來學府?如是,與其關閉學府,倒不如先在職場實行行管令?我們是否可以讓孩子在特定的情況下繼續回校上課、讓家長居家工作或採取輪班制工作、禁止所有社交和宗教活動、禁止超過特定人數以上的堂食活動?

總的來說,民間商家以及許多小康家庭已經沒有多少積蓄和病疫消耗下去。聯邦政府應該放下自尊,停止閉門造車。他們必須與州政府和聯邦政府時刻分享重要資訊,探討到底這一波的疫情從哪里開始,甚至聯手加速疫苗接種,這樣方能對症下藥,早日走出陰霾。

劉永山

Friday, April 30, 2021

華人幫華人沒有錯?

 我在上週的評論文章提到標籤。時隔一個星期,似乎沒人願意為他們打下的標籤提供任何詮釋,那就允許我自己下手吧。

如果去(減)華化就是刻意淡化華人色彩,那麼“減華化”的對立面,即“加華化”就是刻意突出華人色彩。這些標籤就是最簡單的二分法。非我即他,容不下灰色地帶。

不管是全盛期還是低潮期,民主行動黨至少享有超過一半華裔社群的支持,有些選區甚至還獲得高達九十吧仙華裔選民的支持。這點民主行動黨不用刻意否認。

行動黨也不需要“加華化”。這是因為行動黨逐漸獲得各族選民的支持。這點也是不容否認的客觀事實。

舉個例子,自2008年以降,行動黨就因為興權會運動獲得印度裔族群的強大支持。高喊“加華化”肯定會被輕易標籤是只為華裔權益奮鬥。如此一來,行動黨的印裔領袖和支持者該何去何從?

現在的行動黨已經具備條件成為主流馬來西亞人的政黨。這個政黨除擁有華印裔代議士,也有來自東馬沙砂二州的土著代議士。在一些行動黨不曾參選的州屬如吉蘭丹、登嘉樓和玻璃市,行動黨也成立了多個支部,甚至連北馬的馬籍泰裔支部也成立起來,順利籌組州委會。

在這樣的前提之下,諸如“華人幫華人並沒有錯,只要他不分種族地也幫其他人”的言論即自相矛盾,也不符合馬來西亞多元政治的現實環境,甚至很輕易地就會被炒作為沙文主義。試問“華人幫華人”是否意味:

1.    華人警察是否要放過華人盜匪,縱容他為非作歹?
2.    華人法官審理案件,應該偏幫這位華人當事人?
3.    華人球判在球賽評分,應該偏幫華人球員多於其他族裔的球員?
4.    華人議員在幫忙選民,應該把資源優先發放給華人選民?
5.    華人教師為學生批改考卷,應該給華人學生更高分?

當然,像這樣的反問一定會被批為過渡詮釋。但是“華人幫華人”就是這麼簡單的字眼。按照字面解釋,就只能這樣理解,難道還有其他完全不同的詮釋?

問題是:如果後面多加一句“只要他不分種族地也幫其他人”,就讓人覺得前後不一。試問:華人要先幫誰?先幫華人還是其他人?實施情況是,所謂的“華人幫華人”的實際例子並不多,甚至很難發生,最終淪為有心人的煽情之作。

任何要在馬來西亞生存的政黨或政治聯盟絕對不能單靠單一族群的選票。就好比巫統、伊斯蘭黨和土著團結黨,也不可能在缺乏非穆斯林和非馬來人的支持下穩定執政馬來西亞。

行動黨肯定要穩住非巫裔選民的支持率,同時也必須開拓巫裔選民的票源,甚至爭取更多非華裔候選人在混合選區甚至是巫裔選區上陣。這些都是毫無衝突,更無需以什麼標籤或名堂來實行一刀切。
 
劉永山

Wednesday, April 21, 2021

無關標籤,只談態度

最近關心民主行動黨的朋友對許多標籤感到迷惑。不管是否是黨員,大家都很好奇地問:到底我要如何把我認識的行動黨議員或領袖進行歸類。很可惜的是,大家到最後都是無功而返,因為貼標籤的人物從來都不會為這些標籤進行一定程度的定義或詮釋。

既然沒有定義,那麼要依靠這些標籤行走江湖的人物就可以長期輕易地遊走於灰色地帶。這種操作方式尤其是在選舉期間更為明顯。最終,爭論淪為互扣帽子。

說明白,這和行動黨的鬥爭路線或主義完全沒有關係。這些標籤之所以會出現,純粹是選舉考量所在。有了這些標籤,操弄者就可以淡化所有關於個人的操守和行為問題。

因此,只要我們把這些貼上去的標籤拿走,反而正視或監視貼標籤者的過去和現在的言行舉止,反而更容易看清事實的全部。

例如:選民或黨員若要更精準地評估政治人物(包括我自己)的表現,更好的標準應該是監視這個政治人物在掌握權力和職位的時候做過和說過什麼話,而不是在這個政治人物下野或不掌控權力或職位時說過或做過什麼東西。

你會發現有些人之前位高權重,其言論的花兒當時開得大,但是後來的行為結果卻非常小。

他們在位時若有東西是他她答應了,卻辦不好或辦不成,他或她是否曾經道歉和解釋為何辦不成?如果有,他或她的理由是否合理?大家得到的教訓是什麼?日後如果有機會再來一次,我們要如何避免重犯?如果有政治人物能夠如此坦誠對待大家,我相信這也沒有什麼好爭議的。

對於現在我們看到的標籤。如果再把時間再拉長和拉遠一點來看,你會發現貼標籤的人過去也曾經說過同樣的言論。就拿“多元化”來說,有者認為多元化是應該凸顯多元族群色彩,讓大家看到各族群的色彩是同等鮮明。持不同論述的人則認為必須突出弱勢族群的色彩來對比強勢族群。

這樣一看,到底誰是誰非呢?其實是看不出對錯的,但是如果同一個人在不同的時間或空間曾經前後不一,那就非常有趣了。

因此,與其爭論何者論述更為正確,(而這樣的爭論也是沒有意義的),倒不如監視為何有人前後不一?到底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就好比之前我提到,有人似乎非常喜歡消費馬哈迪來抬高或突出自己“反馬”的形象。事實是,希盟已經決定支持安華出任首相,幹嘛還拿馬哈迪來消費?

這裡面完全和路線或標籤沒有關係,只有心態正確與否的問題。
 
劉永山

Wednesday, April 14, 2021

希盟必須認清誰是敵友

 最近傳出安華與巫統主席扎希的電話錄音,引起眾人與媒體矚目。在政治圈,尤其是馬來社會的政治圈,朝野領袖一般的社交互動確實是相當頻密,但是問題在於安華和扎希兩人是否已經達致某種程度的默契來推翻國盟政府,然後在大選以後掌控足夠的議席共同執政,這乃問題的關鍵。

因此,政治上朝野博弈到底如何較勁,最終還是有可為有可不為。希盟是否要和巫統合作,首先須看到底是如何合作?換句話說,就是如何定義“合作”?

因此,希盟除了必須加快步伐為來屆全國大選做準備,也必須先解決關於和希盟以外黨團人士“合作”的問題。合作是否等同於共組聯盟?如果是,那麼巫統是否願意接納希盟的鬥爭原則與議程?如果是,巫統是否真心誠意地接納希盟的鬥爭議程與原則?希盟必須從過去與土團黨和伊斯蘭黨的合作經驗來決定如何處理和巫統的關係。

如果合作不一定等同於共組聯盟,那麼還有什麼合作方式?大選時分開對打國盟,大選後來拿各自贏取的議席再回到談判桌討論?這樣的做法是否會因政治不確定而讓國家經濟陷入更不穩定的局面?

希盟在最近結束的幹訓營表示將會以人民利益以及烈火莫熄議程和原則和希盟以外的任何人士協商與合作。這個議決案為未來的合作模式的立下一個很清晰穩固的基礎。

希盟領導層會有這樣的議決案,乃因為種種客觀環境顯示僅靠希盟三黨現有的能力不足以拿下大多數的國會議席執政聯邦政府。希盟需要盡快鑑定敵人與盟友。如果敵友不分,來屆大選可能陰溝裡翻船。

希盟也必須處理好議席談判。如果來屆大選出現的是三國鼎立的競爭局面,那麼希盟只需決定如何分配土團黨遺留下來的空缺。在沙巴,希盟應該繼續維持與民興黨的合作。如果民興黨真的西渡半島,那麼希盟也可能必須和民興黨進行這方面的談判。在砂州,希盟繼續上屆的選舉策略。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到底以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為骨幹的砂州希盟能夠從砂盟手上拿下多少個國會議席?

此外,希盟比須盡快敲定誰是希盟首相人選。目前希盟已經決定繼續支持安華成為希盟的首相人選。這是希盟一大好事,可是既然已定,希盟內的有心人士實在沒有必要在這個課題上添亂。

這是因為有者現在還一直對敦馬窮追猛打,似乎把敦馬看成是希盟的首相人選。此乃轉移視線之舉,並且有企圖借攻擊敦馬來抬高自己的形象。這樣的做法不僅沒有必要,也是自私的,畢竟希盟已經議決由安華出任首相。

既然安華將出任希盟首相,如果他能夠讓希盟三黨達成共識組成影子內閣。雖然從現在到來屆大選時日不多,長則一年半載,短則半年左右,但是希盟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端出一個影子內閣,以更有效的方式制衡國盟,相信將會對國盟政府構成更有威脅力的攻擊,讓國盟政府以更快的速度自我瓦解。時不予己,希盟和安華必須快馬加鞭!

劉永山

Monday, April 12, 2021

ECRL3.0 – Why the silence on Azmin Ali, Ahmad Yunus Khairi and Dr Xavier Jayakumar?

Media statement by PH-DAP ADUN for Banting, Selangor LAU Weng San on 12th April 2021 in Banting:

It comes as a total shock to the people of Selangor and Kuala Langat when Minister of Transport Wee Ka Siong arbitrarily announced on 5th April 2021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that Section C of the ECRL from Mentakab to Port Klang has been reverted to the original Northern Alignment as proposed in 2016.

It was also reported that this is following the cabinet's decision on 2nd Sept 2020, which approved the alignment, and in another meeting on 31st March 2021, pushed for immediat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orthern alignment project, which connects Mentakab to Port Klang through Bentong, Gombak and Serendah.

I wonder if the former Menteri Besar of Selangor Azmin Ali, who was part of the Cabinet meeting on 2nd Sept 2020 and 31st March 2021, could shed some light on such decision as the state government under his leadership in 2016 and 2017 has been extremely critical and was in disagreement of the Northern Alignment.

The Southern Alignment was proposed and adopted by both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and the then Pakatan Harapan federal government after 2019 when Azmin Ali was the then Economic Affairs Minister.

Ironically, after the fall of Pakatan Harapan federal government in February 2020, the turncoat minister, who managed to retain his cabinet position, has not been shedding a light at all on how the Section C Alignment can be reverted to the 2016 Northern Alignment.

Together with about 31 photos and slides posted by Wee Ka Siong in two Facebook postings dated 5th and 6th April 2021, there are very little credible information on hand to support Wee’s statement that the Northern Alignment with minor amendments is a better alignment.

The Southern Alignment will benefit mostly the people of Sijangkang in specific and the people of Kuala Langat in general. Therefore, I also urge PAS Selangor Assemblyman for Sijangkang, Dr Ahmad Yunus Khairi and Kuala Langat MP, Dr Xavier Jayakumar, who is now an independent MP supportive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Perikatan Nasional not too long ago, to also come forward to explain to the people of Kuala Langat on why a sudden charge of alignment. Their collective silence on this matter is clearly deafening.

The questions or concerns they should answer or assist 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 to answer are:

1.    Little information available on Northern alignment in public domain. Justification with solid researches and feasibility studies are needed as ECRL has never been an affordable project in the first place.

Despite all the slides published by the Minister in his social media platform, no further citation was quoted to reflect and strengthen their arguments. In short, what Wee Ka Siong said publicly or posted in social media are bare talks or political rhetoric.

For example, Northern Alignment could have affected less residential area, less Orang Asli/Malay reserve land and less land acquired but it does not reveal the number of houses or households affected.

It does not reveal the acreage of the size of reserve land affected. For Southern Alignment, most of these works are almost completed and the figure presented are close to accurate. The same cannot be said for the Northern Alignment.

There are also saying that the Northern Alignment can further spur the capacity of ECRL as it is estimated that ECRL3.0 can carry 26 million tonnes of cargo even in the first year of its operation, which is more than 4 times of KTMB’s current nationwide cargo transportation capacity. The logic behind it is that Serendah Bypass could serve more cargo from northern Peninsula.

However, one must not forget that Penang Port is currently the third largest deepwater seaport in Malaysia and is handling about 1.5 million TEUs containers annually (full capacity of a twenty-foot container is about 50,000 lb or 23 metric tonnes), which is on an increasing trend since ten years ago. 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 must explain how these figures can be translated into 26 million metric tonnes of cargo annually in 2027?

2.    Serious doubt on cost justification – There will be more civil engineering works under the new version of Northern Alignment, which includes tunneling cost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two draw bridges linking Jalan Kastam station with both North Port and West Port.

It is public knowledge that tunneling cost is always an expensive elements in any civil engineering works. Also, land acquisition for the Northern Alignment largely consists of residential, commercial and industrial lands whereas there are more agriculture lands on the Southern Alignment.

Until and unless the Ministry of Transport reveals more information, the statement that the cost of ECRL2.0 to cost only RM50 billion is lower than the cost of ECRL2.0 through Southern Alignment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Serendah Bypass combined does not hold water.

One should not forget the strategic position of Nilai to serve as an equivalent important inland port and cargo hub for the southern part of the Peninsula. In addition to that, KLIA Sepang and Putrajaya are located within the vicinity of ECRL3.0 to boost connectivity. Ideally speaking, the construction of Serendah Bypass and ECRL2.0 passing through Nilai will be the best available option

3.    Land acquisition cost – If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were to assist in the land acquisition on behalf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now, then the cost estimation will be based on current value, which will be much higher as compared to the Southern Alignment. Moreover, technical studies, including feasibility studies, cost and survey for land acquisition for Southern Alignment has commenced since 2019 and are based on land value two years ago.

Sinc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as decided to accelerate the progres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Section C of ECRL, then the natural option will be picking up an option to avoid cost increment due to unforeseen circumstances, which are highly possible in many mega projects. With Southern Alignment, MRL can immediately roll into action without further delay. Given that time is of essence and this project cannot sustain any cost overrun due to time delay, is it not advisable to take the Southern Alignment rather than to risk more uncertainties with Northern Alignment?

Azmin Ali, Ahmad Yunus Khairi and Dr Xavier Jayakumar have not uttered a single word on ECRL3.0 for one week since its announcement on 5th April. I wish that they could break the deafening silence and provide the people of Kuala Langat the long awaited answers.

LAU Weng San.
Member of Selangor State Legislative Assembly for Banting, Kuala Langat.

Wednesday, April 07, 2021

外交場合無大哥小弟之分

外交場合並沒有所謂的大哥小弟或大姐小妹之分,只有大國或小國之分。

日前後門政府的外交部長,即巫統黨籍的希山慕丁在一場和大陸外交部長王毅的記者會上以幾近嬉皮笑臉的方式公開稱呼王毅是“我的大哥”,掀起風波。

希山慕丁被批評為矮化馬來西亞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地位,甚至王毅也不好意思回應“我們是兄弟”。言下之意,就是說,“不,我們之間哪有大哥小弟之稱,都是兄弟之情。”

希山慕丁在國際場合丟失禮儀,回到國內僅僅草草回應了事。這是非常不負責任,也影響馬來西亞外交部工作人員的士氣。

所謂君子無戲言,在外交場合也是這樣。在任何一個外交場合,並不存在個人感情,而是大小國家之間在利益上的相互制衡。

什麼是大國或小國?這在國際法律上並沒有統一的定義。大國可以是一個國土遼闊、經濟、科技、軍事實力雄厚或文化語言底蘊深厚的國家。

什麼是小國?我們可不可以說:凡是沒有擁有大國條件的國家,一律都是小國?

雖然國際場合並無大小兄弟之分,但是因為有了不同大國的出現,小國則必須依靠許多國際公約來約束大國的行為,維護小國的合法權益。

《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國際公約》第14條文闡明三種外交使節。第一就是各國派遣的外交大使,第二就是各國元首或政府首腦,第三就是各國負責掌管外交事務的部長。

在任何的國際社交場合或會議,這三類外交使節都是各國的官方代表,也享有某種程度的免控權。希山慕丁是馬來西亞外交部長,他在所有國家場合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馬來西亞。他的所有談吐與言行舉止都是實實在在地反映馬來西亞的官方立場。

我還記得三年前當希盟上台,當時的首相馬哈迪在和大陸總理李克強在討論如何重組所有在國陣時期簽署的大型基本建設項目後出席記者會。當時馬哈迪說:“國際之間要有自由貿易之外,也得要公平貿易” 。他的這番話代表馬來西亞的官方立場,因為我國必須重新和大陸談判這些價格過高的基建項目,保護我國人民的利益。

當時的李克強當然不會公開稱呼馬哈迪是他的大哥,甚至是他的爸爸,因為馬哈迪代表的不是一個芳齡九十多歲的長者,而是一國政府之首腦。現在看回希山慕丁,他稱呼王毅是“我的大哥”肯定是過度熱情,有失國際禮儀之嫌。

馬來西亞如果要在國際場合獲得有尊嚴的待遇,不能對大國阿諾奉承、唯唯諾諾或畢恭畢敬,或是對關係本身主權問題出現模棱兩可的立場,反之必須在必要的時候挺直腰骨,捍衛權益和立場。

既然王毅是希山慕丁的大哥,請問大陸當局針對南海主權訴諸的九段線,身為小弟的希山慕丁是否要屈膝鞠躬?

劉永山

Wednesday, March 31, 2021

巫統當家不當權

當家不當權——這句話以往只有灌在馬華民政等國陣等華基成員黨的身上,如今似乎也印驗在巫統的身上。

巫統代表大會剛剛結束。這次的大會巫統的代表們做出一個最關鍵的角色,即巫統將會推出國盟政府,至於推出的時間則交由黨主席和最高理事決定。一旦有所決定,所有在國盟政府持有大小官職的巫統黨員必須呈辭。

巫統在來屆選舉預計將會以國陣旗幟上陣,即不會和國盟合作,也拒絕和希盟合作。印度國大黨看了,即刻質問到底巫統要怎樣,還要求巫統把立場說清楚,到底是巫統在大選之後會否和希盟,尤其是民主行動黨合作?黨主席威尼斯瓦仁更表示該黨的立場將取決於巫統的答案,目前巫統在這方面似乎還沒有明確的立場。

馬華公會怎樣呢?雖然直至截稿為止我們還不知道馬華葫蘆裡面賣什麼藥,但是與國大黨一樣,馬華也必須知道巫統到底要幹什麼。看看國大黨主席的語氣,看來該黨似乎不滿意巫統切斷和國盟的關係。

其實,巫統代表大會通過的議決案也有相當部分的漏洞。第一、我們不知道巫統退出政府的確實時間表。巫統一定會在八月推出國盟政府嗎?萬一慕尤丁延長緊急狀態,巫統該作何表態?

第二、退出國盟政府不代表巫統不再支持首相慕尤丁。巫統退出政府是否也意味他們將不會在國會支持慕尤丁?這點對維持國盟政府的穩定性非常重要。

第三、巫統如果在來節大選單打獨鬥,但是若傳統盟友如馬華和國大黨採取和巫統不同的立場,巫統將會孤軍作戰。這樣的格局對巫統是否有利。巫統在巫裔選區為主的議席將會和土團黨、依黨甚至希盟陷入泥漿戰,非穆斯林選票將發揮關鍵作用。請問巫統如何單獨爭取非穆斯利的支持而勝出?

第四、巫統如何協調它和伊斯蘭黨的關係?依黨是全國政黨,它除了要掌控吉蘭丹州、登嘉樓州以及吉打州之外,也有許多黨員和支持者在西馬半島各個州屬。在雪州,他們一度坐擁13個州議席。請問依黨如何跟巫統妥協,把這些議席或一部分的議席讓給巫統?依黨又該如何向他們的基層和支持者交代?

因此,一些報導真的讓讀者讀後覺得巫統的領袖嚴重離地。他們表示,即是巫統孤軍作戰,他們能夠贏得至少70個國會議席,並且以此和其他政黨談判組織一個由巫統領導的多數政府。這肯定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如果巫統堅持三角戰,巫統的命運好比雪州伊斯蘭黨一樣,最終在議會淪為蚊子黨。

就以雪州的情況來說,上次巫統和依黨眉來眼去,紛紛在許多地區搬演三角戰,以為這樣能夠削弱希盟的得票,讓巫統或依黨坐收漁人之利。結果人算不如天算,這樣的做法反而讓希盟候選人在多個巫裔選區告捷。

這些問題恰好說到當下巫統悲哀甚至狼狽的一面,因為它曾經是國內呼風喚雨的第一大政黨,吃香喝辣這麼多年,迄今雖然執政,卻無法指點江山,反而地盤一點一滴被土團黨侵蝕,幾乎跟落敗下野無異。如今卻寄人籬下,毫無話語權。你說,巫統是不是當家不當權?

劉永山

Wednesday, March 24, 2021

東鐵路線,阿茲敏應開金口

 星期一財經日報《The Malaysian Reserve》刊登一則題為“雪州將捍衛其東鐵路線立場”的新聞。

內容提到雪州政府不贊成現有的國盟聯邦政府第二次更改東鐵C階段的路線,即從彭亨州淡馬魯至巴生港口的路線。

國陣政府本來規劃的路線是從彭亨州淡馬魯經過文冬、鵝嘜、萬繞或雙文丹直至巴生港口。其實當時這個路線並沒有獲得雪州政府的首肯,但是的雪州州務大臣就是現在國盟政府大將阿茲敏。

雪州政府當時極力反對的原因是該路線將會影響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遺產的鵝嘜石英山脊。此外,大馬鐵道銜接公司將會在這個路線興建一條長達17.8公里的地下隧道,以穿越帝帝旺沙山脈,令人擔憂其對雪州集水區會造成負面影響。交通部長魏家祥曾經指出承包商可以在維持北端路線之際保護石英山脊,可是卻沒有透露詳情。不知承包商的替代方案是什麼?

我在去年七月在本欄提到對東鐵路線的看法,有一點我在該文並沒有提到,即原本路線(北部路線)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地方,即其重點僅僅位於雪州巴生港口路(Jalan Kastam附近)開始一個站點,該站點並沒有銜接至巴生港口!

閱讀了星期一的報導,聯邦政府似乎為了回答這個問題而把路線延長至巴生北港和西港,甚至還多加一條供應給鐵路運行的天橋。

坦白說,如此修改掩蓋不了北部路線的弱點,因為這樣一來,當局肯定少不了再一次在巴生市區和巴生港口地區大興土木,東敲西打,嚴重干擾商民作息。畢竟現在在巴生施工的LRT3已經嚴重干擾市民的作息,再來一個東鐵,巴生市民肯定受不了,鐵路成本必然飆升。

這是因為這些地區大多都是高度發展的地方。如果不談工程的複雜程度,僅是地價和土地徵用費就已足以乍舌。

有論者認為北部路線人口較多,物流方面也能夠照顧北馬的貨運。南部路線則人口較少,魏家祥甚至在去年7月在電視媒體訪談中拿森州格拉王(Klawang)三萬人口對比彭亨州文冬的三十萬人口。這樣的對比是毫無意義的,因為南端路線並不僅是森州格拉王而已,還包括汝來、布城、瓜冷仁嘉隆等地。

這些地區的人口總和北端路線不分上下。對於來自北馬的貨運,請問檳城港口去了哪裡?更何況,東鐵從來都不是依賴客運來賺錢,而是貨運。人口多寡會是考量重點嗎?

因此,聯邦政府應該繼續希盟時期所敲定的路線。如果再次修改,這只會加深外資對馬來西亞的負面印象。

東鐵本應在2024年竣工,後來因為重新談判路線的成本,把竣工日期推遲至2026年,現在如果在更改路線,恐怕竣工日期將遙遙無期,這對任何一方都沒有好處。

阿茲敏身為前雪州大臣,現在是內閣大將,理應在內閣會議裡面發言,甚至扮演一錘定音的角色。否則,聯邦政府尤其是交通部長魏家祥一直對北端路線念念不忘,這只會拖慢工程的進度。不知他何時才會開金口發言?

劉永山

Wednesday, March 17, 2021

以尷尬問題羞辱後門政客


 各位讀者如果有留意法庭新聞,通常看到被庭警押入法庭的被控者都會可以躲避媒體的鎂光燈,或以衣服、手掌或文件遮蓋臉部。他們這麼做,很多時候讓人們覺得他們是否“guilty conscious”,即心裡有鬼,知道自己有錯而無臉面對眾人?

前天(星期一)瓜冷區的朝野人民代議士和各級政府機關人員陸續前來衛生局注射疫苗。這包括大家非常期待的瓜冷區國會議員塞維爾醫生。因此,當天上午現場雲集媒體記者,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從他口中聽到更多關於他跳槽的消息。

現場還有伊斯蘭黨昔江港區州議員尤努斯醫生。他曾經出任雪州行政議員,現在是雪州依黨主席,也是依黨在雪蘭莪州唯一一位民選議員。

我是最早抵達現場的代議士。另一名代議士即誠信黨毛立區州議員兼雪州州議會副議長哈斯努已經在不久之前與州務大臣等人一起接種疫苗,因此無須再接種疫苗。

塞維爾抵達後,媒體固然沒有放過任何一個機會追問他。當塞維爾完成接種疫苗後,只見他和太太兩人健步如飛走向座駕,迴避媒體的拷問。

繼塞維爾後,尤努斯是現場第二個被記者追捕和圍繞的人民代議士。他的處境當然沒有那麼尷尬。身為國盟代議士,他當然歡迎塞維爾過檔國盟。只是不久之前,他和雪州巫統共同發表文告,拒絕承認和出任國盟政府委派的地方動力領袖(PeKT)官職。他的言論讓人覺得依黨確實在吃着兩家茶禮。既然他說跳槽鞏固政權沒錯,不知他是否忘記2014年當時兩位依黨議員為了鞏固雪州民聯政權,變卦支持公正黨主席旺姐出任雪州州務大臣一事嗎?

回到2021年,國盟裡面還有許多從希盟跳槽過來的厚顏無恥政客,這些政客面對大眾媒體還是振振有詞,毫不膽怯。不久之前,他們發了一則文告兩面開弓:一方面高度表揚跳槽的議員,一方面批評希盟雙重標準,即在執政期間撤銷希盟領袖的法庭案件。

後來,有評論人跟風質疑希盟上台後會否寬待涉貪政治人物,尤其是目前正在法庭面對審訊的巫統議員?其實這些是假設性的命題,因為這些貪污案件是希盟執政時期起訴,後門政府上台後依舊進行。希盟若有機會上台,這些案件或許已經塵埃落定,不存在寬待與否的問題。

反之,這些後門政客膽敢提出執政期間撤銷希盟領袖的法庭案件。難道,這群政客在希盟執政時期不是內閣部長嗎?還是他們在內閣會議在睡覺?(前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在最新出版回憶錄的第242頁特別提到林冠英的案件,即總檢察署決定撤銷對林冠英的指控是由當時總檢察署上訴與審訊組組長哈娜菲亞查卡利亞全權負責。)

當時的首相是馬哈迪,如此重要的決定難道會在他不知情或不贊成的情況下通過嗎?不要忘記,馬哈迪是他們一直力捧出任首相至任期屆滿的人選啊!

由此可見這些政治人物的厚黑學的功力是如此深厚。要破他們的厚黑學功力,唯有向他們拋出艱難的問題。這讓我想起塞維爾在兩個星期前的一則聲明。既然他維持他在文告裡面的立場,那麼請問他是指哪一則文告?這些令他們尷尬的問題,恐怕這是他們一生最畏懼且必須永遠逃避的問題。

劉永山

Wednesday, March 10, 2021

寫在國際婦女節前後


 剛剛在星期一,我們度過行動管制令實行以來的第一個國際婦女節。過去的一年,馬來西亞面對不同程度的行動管制令,許多人的生活習慣和經濟情況因此受到負面影響。對於不同年齡的婦女來說,她們肯定比男性同胞更加深切體會這些影響。

新冠肺炎病疫籠罩下的女士更面對多重壓力。照顧家裡的大小老少的重擔幾乎都是落在女性的肩膀上。家裡若有上學的孩子,母親除了照顧一家大小的起居飲食,也必須確保網課順利進行。

我還記得當行管令剛實行時,政府規定只允許一家之主(即父親或丈夫)外出為家裡添購食材。如果男士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肯定鬧出許多烏龍。

為何外出的不能是女士呢?因為女士守在家裡看顧老幼。從這裡大概可以看出病疫和隨之而來的行管令確實在生活上的每一個層面對女性造成巨大的干擾。

因此,你會看到許多人公開讚揚婦女對國家、社會和家庭作出巨大犧牲,貢獻良多。美言背後,到底女性是否已經獲得平等的待遇和尊重?

《日經財經周刊》最近的一則封面報導表示各國數據顯示,公司因疫情影響面對嚴重虧損,被裁退或大幅度減薪的往往是女職員,尤其是剛加入職場的單身女職員。

雖然女性也能勝任一些對體力有相當要求的戶外工作,但是這些職場的潛規則往往讓女性工作者持之以久。舉個例子,姑且不說這些職場是否有托兒設備,但是這些職場連像樣的女廁都沒有。試問有哪一位女生能夠安心就業?

前首相納吉在2017年曾經規定在2020年所有上市公司的董事局成員必須擁有至少30巴仙的女性。2020年已經過去了,請問這個目標是否已經實現了?

打開馬來西亞大小公司的簡介,不難發現照片裡的高級主管和董事局成員大多都是身穿深色大衣的男士。偶爾發現一兩個穿著比較鮮豔亮麗的女士,才知道該位女士或許是老闆的女兒還是婦人。女性高管猶如鳳毛麟角。

雖然從高等教育學府畢業的女生比男生多,並且在同一個時期踏入職場就業,但是大家的升遷機會和待遇大不相同。

數據顯示她們在職場拼搏數年以後,或因婚姻或其他原因而從職場退下來。許多退下來的職場女性由於長期離開職場,如果要重新回到原有的工作崗位,可能已經無法適應新的工作環境,結果被迫轉換跑道,從事行銷、直銷或自行創業。受教育的婦女已是如此,更何況是教育水平更低的婦女。

除了公司和職場意外,社團、組織或政黨的領導也幾乎是全男班。因此當有決策者要委任女性候選人當公司高管或組織領導的時候,他們考慮的因素會比男性候選人來得多,例如到底這位女士會否鬧情緒、能否兼顧家庭和事業、能否在非工作時間出席社交活動?我斗膽說一句,這些考量的背後就是許許多多的刻板印象平湊起來,也是在男性為主導的環境下制定。一日不清除這些潛規則或無形障礙,姐妹們頭頂上的那幅透明天花板依然存在。

女性邁向平權之路並非一帆風順,過去甚至有女性因此患上牢獄之災,未來的路肯定不會平坦,希望各位姐妹繼續努力加油。

劉永山

Wednesday, March 03, 2021

巫統會否結合希盟為反跳槽立法?


 3月1日是國盟政府上台執政一周年,惟政壇青蛙跳槽戲碼再次上演。在2月28日,公正黨兩位國會議員,即砂州如樓區國會議員孫偉瑄及柔州地不佬區國會議員鍾少雲退出公正黨,轉為效忠國盟政府。

過去,巫統一直是青蛙政治的受益者。許多變節議員因崇尚名利,或因原屬政黨內部的糾紛,導致個人變節出走,直接從原屬政黨跳槽到另一個政黨,這是最典型的跳槽方式。

然而,自從2009年霹靂州變天之後,納吉發明了最新方式的跳槽,即某某議員只需要宣稱自己不再支持原屬的政黨,反而支持敵對陣營即可。這位議員即無需主動退黨,即便退黨也無需加入敵對陣營。至於這位議員會否被開除,就由原屬政黨決定。當然幾乎在每一個情況下,黨中央肯定大開鍘刀。

這就是關鍵所在,這位議員並沒有符合嚴格定義的跳槽,即從甲跳去乙。這位議員最多只是一名獨立議員,如果他已經不是原屬政黨的黨員,那也不過是原屬政黨開除他,不是他本身自願退出。

然而,這位議員當然知道,當他公開宣布支持敵對陣營的時候,開除黨籍幾乎是必然發生的事情。因此倘若要為反跳槽立法,這些不同種類的跳槽都必須考慮在內。檳城州議會於2012年通過的州憲法修正案第14A條文就已經考慮這點,即一名州議員在中選後,一旦退黨、遭開除或被終止黨籍,或一名獨立人士在中選議員後,加入任何政黨,其議席均將被懸空。

議員跳槽已經嚴重干擾我國民主制度的正常運作。除了少數徇私的政治精英或政治冷感的鄉野市井之外,主流民意包括馬來媒體和馬來社區,以及巫統的政治精英,一般贊成國會立法反跳槽。

雪州州議會在去年7月16日通過一項動議,呼籲聯邦政府盡快為反跳槽立法。這項動議是在被修改後通過的。為何被修改?這是因為提交這個動議的州議員八打靈再也武吉嘉星區州議員拉吉夫原本通過這個要求雪州政府效仿檳城州政府:修改州憲法和在州議會推動為反跳槽法案立法。

朝野雙方和希盟內部針對這個動議有非常大的分歧。我認為推動立法是正確的,但是雪州州議會受制於最高法院在1992年Nordin Salleh案件的裁決。在這項裁決中。當時的最高法院(現稱聯邦法院)宣判丹州州議會立法反跳槽抵觸聯邦憲法,州議會無權通過上述條文,宣佈吉蘭丹州議會敗訴。這項裁決也明確表明,聯邦憲法第10(1)(c)賦予公民結社自由的權利也當然包括“退社自由”的權利(Freedom of dissociation),即退離原有社團組織的權利。

如果我們研究《聯邦憲法》第10(2)(c)條文,國會可在維護聯邦安全的利益、公共秩序或“道德”的情況下立法制約結社自由的公民權利。由此可見,跳槽最終受害的是政黨本身,為反跳槽立法的最佳途徑也是國會。如果巫統不贊成跳槽,他們可否結合希盟的力量在國會為反跳槽立法?

劉永山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21

另一個Boonsom Boonyanit


 上周五,聯邦法院七司會審,針對總檢察長起訴《當今大馬》及其總編輯顏重慶兩照藐視法庭一案進行上訴判決,結果大家都知道了,聯邦法院以6對1的比數裁定《當今大馬》罪名成立,罰款更從控方建議的20萬上調至50萬。

必須再次強調的是:《當今大馬》不是因為他們的報導污衊司法制度的新聞而被處罰,而是由於讀者在他們的網站留言而惹禍。這些流言者的身份是誰?警方為何不從這方面調查?當局難道不能從各個渠道獲得消息到底這些人是誰?我們無從知道。

可惜的是,直至截稿為止我們還無法從法院獲得所有法官的判詞。目前媒體和大眾僅僅只能依靠媒體摘要來報導正反兩派法官是如何得出他們各自的決定。須知道,法官的判詞才是最具權威的。

聯邦法院6位法官認為《當今大馬》“理應知道”網站出現有問題的讀者留言,因而必須負起責任。他們也提到,《當今大馬》有大約十位編輯負責審核每天兩千多則各語文讀者的留言。然而,他們當中沒有一人否認知道有留言詆毀和藐視司法制度。

就此,六位法官認為《當今大馬》不能反駁《1950年證據法令》第114A條文的假定。根據這項條文,任何網路服務的註冊用戶一旦在網上發布文章,就會視作是發表人,因此必須承擔法律責任,除非他能夠證明事實相反。

這六位法官似乎也認為,媒體有責任以及有能力日以繼夜地守在銀幕面前審核任何留言者的言論。這是因為一旦張貼了留言,媒體在法律上就等同於已經出版或刊登這些留言,因此必須負上作為一名出版者的責任。另一位法官的看法則與其他六位同事不同。

以此案報導來看,聯邦法院是這起案件的第一聆審法庭,因為事發是在去年6月,可是聯邦法院在去年7月就已經開始聆審。如果是這樣,此案已經不能再上訴。除非在未來聯邦法院面對同樣背景的案件做出完全不一樣的判決,方能推翻此案的有效性。在這樣的事情請發生之前,馬來西亞日後所有的案子都必須依據此案作為先例。

無可否認,執法與司法單位必須嚴懲言論過火者或發放假消息人士。他們並不一定攻擊司法制度的莊嚴,也可以是普羅大眾或平民百姓。民主行動黨過去也一直在網絡遭人抹黑。

當局尚未有能力對付這些人士至於,卻開了一個缺口把媒體當成代罪羔羊,顯然帶來寒蟬效應。

媒體和民眾對此案的判決,幾乎一面倒不贊成聯邦法院的決定。許多語言媒體(包括《中國報》但不是全部中文媒體)幾乎在同一天或隔天以封面新聞配以黑白字幕來處理這則新聞,表達他們對同行遭遇的不滿和悲哀。全國人民甚至不到半天就成功籌獲《當今大馬》必須繳付的罰款。這點我對他們蕭然起敬!

有人建議國會立法修改《證據法令》第114A條文,也有人認為國會必須為藐視法庭立法。可是現在是緊急狀態,國州議會開不了,何談立法?聯邦法院針對《當今大馬》的判決將成為另一個Boonsom Boonyanit。除非國會另行立法,要不然《當今大馬》將永遠不能翻案。

劉永山

Wednesday, February 17, 2021

泰國卜蜂集團進駐馬來西亞零售業是好事

首先要恭祝所有《中國報》及本欄讀者辛丑農曆新年平安健康,幸福快樂。

在上世紀初以農務起家的卜蜂集團(Charoen Pokphand Group,簡稱CP Group)最近宣布從英國零售業巨頭特易購(Tesco)收購其在泰國和馬來西亞的所有業務。這項宣布正式確認該集團正式進駐馬來西亞消費零售業。

馬來西亞特易購的官方面子書在星期一發布一則簡單帖文,宣布馬來西亞特易購已經易名為Lotuss Stores(馬)有限公司。

根據我手上的剪報資料顯示,日本財經周刊《亞洲日經新聞》在去年3月16號的報導指出:如果這項交易成交,卜蜂集團將以99億美元及7億美元分別收購86.9巴仙泰國特易購蓮花(Tesco Lotus)和馬來西亞特易購所有業務。

卜蜂集團來者何人?這家泰國首屈一指的企業也是一家泰國皇家御用企業,由兩位潮籍華商在上世紀創辦。業務初期農業和禽畜業為主,後來慢慢擴大到零售、地產、通訊和金融服務。

在1994年,卜蜂集團成立Lotus Supercentre連鎖商店。在1998年金融風暴,英國特易購注資從卜蜂集團全面收購Lotus Supercentre,易名為Tesco Lotus。

如今風水輪流轉,卜蜂集團經過22年後從特易購手上拿回本身創辦的品牌。卜蜂集團還通過子公司CP All在1989年開始在泰國經營7-11連鎖店。

各位如果曾經在泰國光顧當地的7-11便利店或Tesco Lotus,都會發現他們售賣的產品,其種類和價格遠比馬來西亞的更多更廉宜。

卜蜂集團面對的挑戰是:經營實體店面的零售業者因過去一年多的疫情而陷入一片哀鴻遍野之際,該集團的這個動作是否能夠在馬來西亞零售業闖出一片藍天?

另一邊廂,為何特易購要出售手上的業務?我手上的剪報資料顯示該集團在數年前已經開始調整步伐迎合消費市場的改變。這是因為消費者已不大傾向於往大型商場一次性進行大量購買,反而比較喜歡回到社區裡的迷你市場或超級市場購買日常用品。在我的社區,一些中小型超級市場的價格遠遠比霸級市場的價格更具競爭力,這幾年來確實搶走了大集團的市場量。

去年一整年的防疫期更加凸顯消費行為上的改變。如果我家門前就有一間這樣的店面,為何我還要舟車勞苦去霸級市場消費?

卜蜂集團擁有強大的資金、技術和資源,該集團進駐馬來西亞,會否帶動本來已經疲弱的實體店面消費市場?除了進駐馬來西亞的零售消費市場以外,該集團早在1974年就已經在馬來西亞設立子公司經營各項關於農畜業的生意。

有了零售業的支援,他們是否能夠為馬來西亞的農畜業,尤其是非清真肉業帶來一片新氣象?他們是否能夠為本地禽畜業,尤其是瓜冷華裔務農業者多加一個合作的對象?

特易購轉戰超級市場,但是它要如何自我定位?這會否為消費者帶來更多的選擇,進而衝擊本地零售商的盈利?這些問題,只有時間才能回答。但是有競爭,就有進步。這是我殷切期待的。

劉永山

Friday, February 12, 2021

“吾安”不比“一步到位”好用

許多人問:現在聯邦政府名義上實行行動管治令2.0和頒布戒嚴令,可是在實行上卻處處碰釘。一方面聯邦政府要控制每日確診人數,來平確診病例,一方面也要維持一定程度的經濟活動,安撫工商業和民眾的不滿。

然而,到最後卻順得哥來失嫂意,兩盤皆落空。發生此事,導因如下:

一、    聯邦政府朝令夕改。其實這並不是最近才有,自去年喜來登行動之後,上台執政聯邦政府的國盟在施政上一直患得患失,以致政策多次出現V轉,讓人無以適應之外,也多次讓人詬病。
二、    擬定部分標準作業程序時過於嚴厲,甚至出現自相矛盾的情況。
三、    雖然現在是MCO2.0加戒嚴,可是民眾似乎還可以在各個所在州屬來去自如。這是什麼樣子的行動管治令?
四、    不願全面分享和州政府,尤其是雪州政府分享疫情資訊。如此固步自封,才是聯邦政府最大的敗筆。

我們的抗疫行動不僅僅是要求工商業和小販商或人民遵守標準作業程序。我們也不能天真地以為疫苗就是我們的救星,畢竟疫苗的價格不菲,接種速度和有效性不一。目前抗疫的主力是進行前端(Front-end)工作,即大量篩檢和後端工作(Back-end)的大數據分析(Big data analysis)。

聯邦政府主司負責前端工作,倘若他們能夠把這些數據交個雪州政府進行後端大數據分析,我相信我們將能夠更有效的預測病毒傳染的速度、地區和時間,並進行一步到位的防疫工作。

雪州政府有能力使用人工智慧進行醫療和分析工作,例如媒體曾經報導,與其以肉眼分析CT Scan圖像,AI系統可以在十秒之內分析圖像,提供個敏感和精準的信息,甚至可以收集一群病人的圖像進行集體分析,對某社區感染群的感染跡象進行更為詳細的分析。

最近我和雪州政府一所負責醫療的子公司高層見面,獲知他們使用的檢測方式就是以這樣的方式來檢測RT-Antigen的測試結果。反之,聯邦政府還停留在肉眼觀察。然後還得通過人手把數據輸入電腦和系統,費時費力之餘,肯定無法跟上病毒傳播的速度!

當政府無法跟上病毒的傳播速度,結果病毒遍地開花,衛生部束手無策,衛生部正副部長更是不見踪影!

MySejahtera或“吾安”手機應用程式不比雪州政府自行研發的“一步到位”(SELangkah)手機應用程式方便。吾安功能之廣泛也比不上“一步到位”。這可以從當衛生部面對每日上千名確診病例後,無法有效通過系統得知病患的行踪記錄,反之必須翻查病患的吾安記錄,就可對“吾安”的有效性窺探一二。

如今民眾已經善用各種視訊會議平台、直播軟件、外賣應用程式、電子支付等,慢慢適應數碼社會的生活,更從中開拓商機。聯邦政府也順應潮流,在這方面跟上步伐,推動合適的應用程式和網上服務。

劉永山

Wednesday, February 03, 2021

和雪州政府分享疫情數據吧!

 新冠肺炎每日確診病例人數居高不下,凸顯聯邦政府的抗議工作已經出現嚴重漏洞。

例子一:位於吉隆坡班台谷,與八打靈再也毗鄰的馬大醫藥中心(UMMC)最近通過網購平台向公眾募款添購冠病醫療器材,讓人質疑聯邦政府是否撥款不足。

例子二:即使有了手機應用程序‘吾安’,衛生部最近還是無法及時追蹤近距接觸者。前首相納吉甚至敦促衛生部政府在“吾安”(MySejahtera)應用程式中,內置谷歌和蘋果的曝險通知系統(GAEN),以加速追蹤的工作。

在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情況之下,聯邦政府頒布了一個不湯不水的行動管制令(MCO)加戒嚴令。

這兩令一起來,聽來是多麼地駭人。想必人們不能自由出入家門,所有地方都有軍警人員把關。可是這樣一來,經濟一定崩潰。因此聯邦政府必須允許許多經濟領域開放,甚至照常運作,即便來好幾個U轉也在所不惜。

結果不難想像。病毒在社區傳開,人們每日恐慌度日。雖然如此,但是人們還是要過日子。即使你不病死,你可能會餓死。

相信許多人和我一樣看法,確診病例是可以在經濟保持一定程度的開放之下受到控制,甚至是被壓平。前提就是,聯邦政府是否願意和各造合作?

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在去年多次向政府呼籲以全政府的姿態來對抗疫情。所謂的全政府並不是指政府由上至下,大兵壓境的方式抗疫,而是由下至上,動用各個階層政府的資源,與民間和私人領域配合,方能事半功倍。

現在的結果,是事倍功半的寫照。例如,聯邦政府去年指示所有地方和商場必須展示和貼上吾安(MySejahtera)二維碼,造成許多商家捨棄SELangkah。

殊不知,雪州政府是全國第一個發揮創意,推出SELangkah追踪手機應用程序的州政府。有了這個手機應用程序,雪州政府不僅能夠記錄某地方每日人群,也能夠進行更多大數據分析,例如利用人工智慧,分析接下來的疫情爆發地點在哪裡、何時會爆發、爆發的範圍多大等等。這些後援工作恰好能夠輔助聯邦政府的不足。

無奈的是,聯邦政府在去年十月初停止與此雪州政府成立的新冠肺炎病特工隊分享細節數據,導致特工隊防疫計劃受阻。

那時也是第二波疫情來襲的初期。在12月,聯邦政府宣布允許跨州旅遊,確診病例隨後進一步推高至今。而雪州政府一直無法掌握全面的數字,導致他們無法互補衛生部的抗疫工作。

面對疫情來襲,除了前線的抗疫人員,我們也必須支援幕後的抗議工作,尤其是數據分析。這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競賽,只要我們能夠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全面掌握疫情的數據,然後進行精準的預測,篩檢和隔離,壓平疫情曲線並非不可能。

雪隆地區是我國經濟活動最發達的地方,也是確診病例最高的地方。因此,任何一刀切的抗疫措施在雪州都不適用。聯邦政府此時別無出路,只有與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緊密配合,互相分享數據,再配合各級政府的資源一起行動,雪州的疫情才有可能得到控制。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27, 2021

繼續依賴外勞,死梗!


 馬來西亞連鎖協會副會長拿督劉明在2020年5月曾在《南洋商報》的專欄寫下這句話:“任何國家過渡依賴外勞都不是好事,尤其是服務業。”

當拿督劉明在去年5月寫下這句狠話時,或許大家還讀不懂他的意思。簡單說:“繼續依賴外勞,死梗!”。

外勞每年匯出數百億令吉的外匯,這點國人雖面有難色,但也必須接受。許多雇主聘用外勞的原因是他們耐操、廉價。

可是到了今天,當國內確診感染數字每日以千計算,其中三百多個活躍感染群中竟有三分一是來自製造業,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到底我國的產業日後是否還要依賴大量的外勞?

無獨有偶,歐盟馬來西亞商會最近向會員預警,若疫情沒有改善,當局可能會在2月4日之後全面禁止經濟領域運作。且不管這是否屬實,也不理業界是否成為驚弓之鳥,但是商會的預警信裡多處提到員工宿舍的管理,證明即便是依循更高勞工福利標準的歐盟廠家也無法獨善其身,更再再證明我國的外籍勞工福利問題沒有改善。

所以在2019年5月,當時的希盟聯邦政府通過人力資源部在國會在去年五月通過《1990年員工房屋、住宿和設施基本標準(2019年修正案)法令》,並頒布在2020年6月1日正式生效。後來國盟政府給予緩衝期,直至9月1日才正式執法。

正如一般預測,廠家一開始是東反西亂,有業者說應該對話,有的說說應該循序漸進,總而言之,廠家希望當初政府規定的都必須展緩實行。結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如此周而復始,我們的政策還是原地踏步。

廠家認為應該循序漸進,可是到底如何定義“循序漸進”?

馬來西亞工商領域高度依賴外勞是不爭的事實。資方除了貪圖方便,寧可聘用外勞,甚至是非法外勞也不願意聘用本地員工,也因為執政單位過去大開貪污方便之門,讓資方或中介可以通過特別管道進行疏通,然後從特定國家輸入大量的非熟練工人進入我國。這樣一推一拉,自然水到渠成,還談什麼工業轉型?

資方和雇主最讓我吃驚的反應就是批評政府沒有進行足夠的磋商。如果這點屬實,則政府有錯在先。可是當他們本身也認同必須逐步減少對外勞的依靠,以及應該逐漸提升產業技術的時候,如果有人以為能夠籍“循序漸進”作為緩兵之計,這也未免過於天真。

上回當政府規定即便是外籍員工也必須享有和本國員工最低薪資,資方已有多番牢騷。但是隨著時代的改變,資方不可能以為可永遠用以前的低標準來處理外勞的工資福利問題。

就是因為過去一直沒有處理好這方面的問題,導致全體國人現在除了必須面對疫情失控、孩童失學等問題之外,也必須面對經濟全面停擺所帶來的破壞。

大馬制造商聯合會已經說了,如果全面禁止經濟運作,將對商業和經濟帶來“無法修覆”的傷害!既然是無法修復,這意味資方,尤其是制造商必須嚴格落實防疫SOP,防止疫情擴散,否則連他們自己的飯碗也保不住。

可是,現在要求資方這麼做,如果沒有政府資援、只能老鼠拉龜、刻舟求劍,效果可遇不可求。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20, 2021

讓議會照常運作吧

後門首相向最高元首建議頒布緊急狀態引起民間非常強烈的反彈。支持者認為頒布緊急狀態能有效拉平疫情的曲線。反對者則認為政府故意用力過度,濫用緊急狀態延續危在旦夕的政治生命。 毋庸置疑,支持者大多為國盟政府的擁護者;反之,反對者以希盟為主。巫統在這方面立場分裂。由於希盟不贊成頒布緊急狀態,國盟意圖甩鍋希盟挑戰最高元首的權利。 慶幸的是,這無法煽動任何情緒,因為關鍵不是到底最高元首是否擁有這個權利,是到底是否需要頒布緊急狀態來控制疫情? 國盟政府通過最高元首頒布緊急狀態,其政治意圖大於對抗病疫。一旦頒布緊急狀態,各級議會停擺,學校停課。難道這樣疫情就會平復嗎? 頒布緊急狀態已嚴重打擊我國的經濟復甦。為此護航的人士甚至幼稚地以為此次頒布緊急狀態別無他用,只為對抗病疫,然而《聯邦憲法》第150條寫得非常清楚,我國只有一種緊急狀態。一旦頒布緊急狀態,議會功能肯定大幅度受影響。 國會下議院議長阿茲哈似乎不以為然。他說即使在緊急情況下,國會議員還是可以“正常工作”。事實是,不僅國州議員在緊急狀態下無法履行法定責任,即便是非民選的縣市議員也無法通過正常管道解決民生問題。 更何況,國州議員的職責遠不止提供物資和援助,因為這個責任主要落社會福利局和其他政府部門的身上。國州議員或可從旁協助,確保不會掉包。 那麼他們的責任是什麼。他們首先是立法議員,負責審查和平衡行政和司法機關。 阿茲哈說國會議員還是可以參加委員會會議。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首先雪州州議會所有專責委員會都得暫時停止。即便國會議員能夠參與會議,但專責委員會的調查結果還是必須提交到議會辯論和批准。議會如果開不了,委員會還有什麼功能? 更重要的是,當行政機關在前線抗疫之際,國州議員更需要監督和審查他們的運作。例如他們需要確定: 一、 到底聯邦政府如何確保衛生部、政府醫院醫院和診所獲得足夠的撥款? 二、 到底生產疫苗的最新進展是什麼?當局投入多少公帑購買疫苗?各個廠家的疫苗孰優孰劣? 三、 到底政府會否加碼協助清寒家庭和人士? 四、 到底政府將採取哪些步驟確保莘莘學子的學習不再受到干擾或影響? 五、 到底政府如何改善鄉區的寬頻互聯網服務,使鄉區的的學生不輟學?或; 六、 到底政府如何獲得足夠的稅收來支撐所有開銷?要知道,不管是抗疫還是救濟清寒家庭,全部都需要錢。 僅僅以上六大問題就不可能在專責委員會進行詳細審議和討論。試問,聯邦國會是有專司監督衛生部、教育部或通訊部的專責委員會?答案是沒有。 既然在SOP之下,行政與司法權可以照常運作,為什麼我們的議會卻要停擺?更何況《聯邦憲法》第150條並未明確阻止議會在緊急狀態下必須停擺。如是這樣,何不允許議會照常運作?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重啟行管令的敗筆

真沒想到,2021年本欄第二則文章和各位讀者見面就是重啟行動管制令的第一天。

針對居高不下的確診數字宣布應對措施,聯邦政府本來打算在上週五作重大宣布。惟國防部長兼每日主持國家安全理事會每日匯報會的依斯邁沙比里在上週五的記者會卻和追踪這個新聞的媒體和公眾大賣關子,表示大家要耐心等待首相在星期一的宣布。

從上週五到本週一,當局足足讓全體國人等了72個小時。猶抱琵琶半遮面,千呼萬喚始出來。當首相終於宣布要重啟行管令,原來還有許多詳情還未公佈。有者甚至是要在隔日等待各個部門的宣布。

這意味著,業者商家和平民百姓前後必須等上至少四天的時間才能知道MCO2.0的詳細內容和標準作業程序。

如此效率,不僅商家者怨聲載道,甚至打工族、學生、家長也無可適從。

大家不要忘記,我國已經不是第一次實行行動管制令。聯邦政府在去年3月實行行動管制令就已經著手處理復課復工的標準作業程序。所以才會有出現你我現在看到的各類行管令的標準作業程序。

此次聯邦政府再次宣布在檳城、雪蘭莪、三個聯邦直轄區、馬六甲、柔佛和沙巴州實行行動管制令,其標準作業程序理應可以從原來的版本再作修改。為何還要讓業者商家大眾一等再等?

第二、不是每一個行業都能夠以居家作業的方式來進行。除卻五大關鍵領域之外,還有許多位處模糊地帶的行業尚不知道到底他們是否受限於行動管制令?

請問他們該如何在24小時之內,甚至是18小時之內作出調整?難道聯邦政府從上個星期五到星期一在做什麼?去年九個月行動管制令所製定下來的SOP難道都是白做的?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露天早市和夜市。這兩種商業活動在去年三月行管令是受禁的。首相在週一傍晚的宣布也僅僅提到超級市場和雜貨店,完全沒有提到露天早市和夜市。這樣來說,是否代表經營露天早夜市的小販必須暫停營業兩個星期甚至是更久?

更令人疑惑的是,難道是否允許露天早夜市營業的小小問題也必須輾轉數天才能決定?

第三,首相週一的宣布亦無針對受影響的業者或員工提供任何補貼,也沒有宣布會否重啟暫緩銀行貸款。如果行動管制令將在兩週後延長,聯邦政府還能在毫無任何補貼的情況下繼續延長行管令嗎?

第四、學生的學業。本來學校將於1月20號開學。既然政府被迫實行行管令,這意味學校必須繼續現有的網課。可是過去十個月,聯邦政府到底採取什麼實質性的政策加速我國光纖網路設備?

一般來說,網課只惠及城市地區中上階層的孩子。在鄉區或半城鄉地區,網課只照顧大約十巴仙的學生。

至於成績低落、家境不好或成績不佳的學生,到底有多少一直都有上網課,還是自去年三月開始就一直“翹課”?請問政府有何對策?本來要用正在教育的救命錢,請問去了哪裡?

古人說苛政猛於虎,可是在現在的馬來西亞環境,怠政猛於虎。

劉永山

Wednesday, January 06, 2021

安馬心結不解,希盟翻盤無望


 這是本欄在2021年的第一則文章。首先要恭祝《中國報》的讀者新年進步,幸福快樂。

說到快樂,大家最近發現巫統最近和國盟鬧得非常不愉快。這個發展是一般人所能預料的。想想看,巫統一黨獨大六十多年,2018年突然成為在野黨,感覺非常不好,現在則必須和國盟分享政權才能勉強執政,真的非常不習慣。

昨天,巫統最高理事達祖丁竟然表示巫統為了生存,必須考慮和希望聯盟合作,包括和他們最厭惡的民主行動黨合作。

達祖丁的這番話,除了讓我們再次肯定“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朋友”的真諦之外,也肯定許多人士包括筆者對國盟命運的批判。

國盟只不過是一個短時間之內湊合的雜牌軍,行之不遠。國盟內的三個主要政黨——土團黨、伊斯蘭黨和巫統的議席重疊問題非常嚴重。在過去,這三個政黨一直都是鬥個你死我活,現在要如何說服各自基層接受其他候選人?

巫統不滿國盟是一直存在的客觀事實,巫統不滿現狀的原因也很多,巫統分成兩派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可是最近巫統領袖為何如此高調和爆發性地不滿國盟?我相信土團黨也看到巫統對國盟造成的威脅,因此最近把挖角行動升級,直接威脅巫統,這造成巫統更激烈的反彈,那就是即使巫統要和政敵合作來推翻土團黨主導的國盟也是無可厚非。

例如,巫統不滿土團黨挖角巫統國會議員,巫統不滿土團黨在沙巴州選搞局,甚至把首席部長寶座也拱手讓給從巫統跳槽至土團黨的候選人。最新的是,巫統不滿土團黨以職位和利益誘惑巫統基層黨員過檔到巫統。幾乎所有巫統區部不贊成在來屆大選和土團黨組成聯盟。

有趣的是,雖然巫統還沒有和伊黨鬧僵。然而,縱觀巫統各級領袖的談話,他們似乎對伊斯蘭黨的不表態和不支持巫統也同樣感到懊惱。伊斯蘭黨領袖似乎更傾向於和土團黨合作,這讓坐擁38國會議員的巫統吃暗虧。

此理之下,巫統另尋出路是有跡可尋。希盟和其他在野黨是否願意接受巫統的獻議?這也是另一個重大問題,但是希盟領導目前因時機尚未成熟,暫時不願對這個問題多加回應。

雖然如此,這不表示希盟沒有問題。希盟本身的議席重疊問題雖如國盟般嚴重,但是希盟最大的挑戰還是如何團結所有在野黨議員,甚至是化解安華與馬哈迪的個人糾紛。

評心而論,如果我們要安華支持希盟+的方案,難道我們不需要馬哈迪和鬥士黨接受安華的領導地位嗎?兩者缺一,即便是巫統、土團黨和伊斯蘭黨之間的矛盾繼續擴大,即便巫統真的願意和希盟合作推翻國盟,但是兩位老人家的心結一日不解開,希盟還是翻盤無望。

劉永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