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8, 2007

李伟杰应该理清历史事实

李伟杰应该理清历史事实,搞好马华当家不当权的尴尬身份,以免发表错误处处的文告,自误误人。

李伟杰昨日指出,回教党能够在1990年和1999年夺取丹登两州政权是因为民主行动党在1990年‘通过与46精神党结盟,间接与回教党勾结’以及在1999年‘在公正党的拉拢下,明目张胆,进行政治冒险,与回教党直接结盟,成为替阵一员,壮大回教党的声势’。

李伟杰也说这导致1990年‘吉兰丹成为回教党建立回教国的根据地’,然后在1999年‘帮助回教党保住吉兰丹州政权之外更夺下登加楼州,加强回教党要在我国建立回教国的条件’。这些歪论根本站不住脚,尤其是这些歪论是奠基在其乏善可陈的政治常识。

回教党能够在1990年执政丹州,然后在1999年从国阵手上夺走登州政权,主要是因为当地人民不满当时候的国阵州政府。更何况,回教党当时并不是第一次执政吉兰丹州。翻开历史,回教党曾经多次执政吉兰丹,包括从1974年至1978年回教党在国阵和马华结盟时执政吉兰丹州。

至于回教党在1999年能够执政登州,那是因为登州人民厌倦当时州务大臣,再加上安华效应在马来选区发酵,导致巫统兵败麦城,也同时第一次导致巫统无法掌握过半国会议席,组织联邦政府。

如果说是行动党导致回教党强大,那么李伟杰如何解释回教党当时能够在其所竞选的传统选区,也就是在马来选民占80巴仙以上的选区击倒巫统?这到底是行动党的协助导致回教党的强大,还是巫统得衰弱导致回教党的强大?答案显然是后者。

因此,李伟杰除了要加强本身的政治常识之外,也应该在这个时候对马华在国阵当家不当权的尴尬处境多加思考。

面对人民因政府施政不透明、不民主、不廉正而引发的不满情绪,从马哈迪到凯里;从新经济政策到永无止境政策;从争尸案到宪法争论;从3万变3千到查卡利亚的豪宅,从电费、水费、油费到过路费样样高涨的年代,李伟杰其实不应该一再以谬论自欺欺人,无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反之他应该脚踏实地、堂堂正正地面对这些日日夜夜困扰人民生活素质的课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