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04, 2011

砂政府禁入境犹如藩王,纳吉一个大马理念破功

砂拉越州政府三番两次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日前再次滥用权力,阻止半岛人民进入砂拉越。这种的举措让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进一步沦为空谈。

“大马公民运动组织”主席哈里斯依布拉欣日前欲进入砂拉越州,以出席一项由该组织举行的人民改革议程论坛,被该州海关官员援引《1956/63年移民法令》第65(1)条款阻拦并遣返吉隆坡。

这并非第一次来自半岛的非政府组织人民被砂州政府阻止入境。之前社运分子黄天成和黄进发分别在4月3日和4月8日被禁止踏足砂州。其后,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也在4月15日遭殃成为第4名受害者。

砂首席部长泰益为首的砂拉越州政府滥用该法令,通过砂拉越移民局恣意禁止半岛人民进入该州,为的是封锁东西马两地人民交流,生怕砂州人民通过理性交流平台进行民主思想交流,进而撼动到泰益的霸权。尤其是许多来自半岛的非政府组织人员在过去十年一直往返砂州,并深入内陆地区,接触内陆地区的人民,协助他们向有关当局争取权益。这些维权人士在砂州的动向已经严重威胁砂州国阵的政治与商业利益。因此,本人深信泰益强制遣返这些非政府组织人士的决定乃政治决定。

首相纳吉持续不插手处理此事,证明“一个马来西亚”只不过是骗饭吃的政治话语。砂政府禁止来自半岛的国人进入砂拉越州的行为,却让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在犀鸟之乡破功,间接上狠刮纳吉一巴掌。

本人质问纳吉在大事宣传一个马来西亚这个得意概念之时,为何砂州泰益政府能够漠视纳吉这位首相的存在,动辄禁止来自半岛的国人进入砂拉越?更甚的是,纳吉在面对砂州政府这种举措竟然还不吭一声,这是否意味着纳吉已经默许泰益地方割据变成藩王?是否已将砂州封给泰益这位在位三十年的首席部长,作为其私有财产?

《1956/63年移民法令》第65(1)的存在让砂拉越国阵政府随意滥用,导致该州成为国中国,也让纳吉之前宣布9月16日为马来西亚日的好意失去其正面意义,因为该法令已沦为砂州政府封锁东马人民交流能力的工具,阻碍两地人民的往来以及思想的交流,破坏国家的团结。

本人也谴责砂拉越国阵政治人物常以本土及外来政党的政治宣传手法,来操弄砂州人民的本土情意结,这只会造成东马人将西马人视为外来掠夺者,而联邦政府这边厢对于砂拉越国阵破坏团结的行为却只字不提,这种分而治之的做法导致东西马两地之间的隔阂与距离日渐严重。

本人因此呼吁,以纳吉为首的联邦政府应该公开谴责砂州政府任意禁止半岛人民进入砂州的行为,要求砂政府无条件让两地人民能够自由沟通交流,以达致东西两地一家亲,如此才能真正显示其有意落实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诚意。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