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7, 2013

动用一切方法,向罪案宣战

最近我翻查2005年甫踏入政坛时所写的几篇关于治安问题的文章与文告。我感到惊讶,因为我在那时所面对的情况竟然和现今情况相去不远。

我的意思是,历经两位首相和两届全国大选的八年时间,罪案情况似乎没有显著改善。

所以,如果你有密切留意媒体和政治领袖下笔讨论或报导治安问题时,你无法看到新的点子或论述。

仅有一个新现象出现,即罪案问题已经逐渐获得大马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关注。我仍记得在2005年的罪案问题是比较受到中文媒体和华社的注意,特别是巴生河流谷和新山居民。

现在,印裔和巫裔也开始关注治安问题。这是个很好的进展。如果不是最近数单严重刑事罪案,相信该现象不可能会出现。其中严重的刑事罪案是发生于今年7月29日,大马银行集团(AmBank Group)创始人胡赛因阿末在吉隆坡Lorong Ceylon 遭枪杀的案件。

先前,青体部长凯里位于Jalan Setiabistari, Bukit Damansara的住宅于今年6月29日也遭到三名匪徒洗劫。在这之前,也曾经发生部长、社会领袖以及巫统领袖或亲属住家遭破门入贼的案件。

最近震惊大家的是于日前发生了一宗警员佩枪在沙阿南被抢走的案件。马来西亚皇家警察保障人民安全的能力遭到此些负面事件而影响,社会大众对于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能力已失去信心。凯里说得没错,马来西亚罪案发生不仅仅是一个幻想,而是真实的事实。

许多马来西亚居民参与围篱社区和聘请保安员计划以便保障人生安全。此自我防范措施的现象是巴生河流谷自2000年年中开始,尔后犹如雨后春笋般延续全国。此计划是否能有效降低罪案率?我认为它是发挥不了作用。

原因是有几个:第一、围篱社区和保安员能够减少社区破门入贼和抢劫的案件,但是它无法帮助减少整体的罪案率。例如,您可能觉得自家是位于围篱社区内、有保安员看管是安全的,但是一旦走出住宅社区范围去商店购物、巴刹买菜或去邻近的餐馆用餐时,您已处在罪案发生的高风险环境底下。

围篱社区和聘保安员的情况仅是“阻挡”劫匪进入围篱社区和有保安员看守范围内,它不能有效杜绝罪案活动的发生。

第二、该围篱社区和聘保安员计划需要居民的配合与合作。实行此计划的社区内可能仍会发生罪案,这可以侵蚀居民对围篱社区的信心,最终导致居民推出围篱计划。

第三、罪犯干案手法逐渐凶残。以前罪犯仅用轻型武器即刀子。而现今却是使用巴冷刀、斧头甚至是枪支来行劫。相比以前,罪犯是骑电单车,现在却是以汽车和群体方式干案。因此普通的保安人员是无法与他们对抗。最近在我选区就发生保安员为了自保而逃跑,以便避开抢匪追打。

有鉴于此,要解决罪案,关键仍然在警察手中。我们在不久之前已经揭发了警察部队在人力分配方面有偏差。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曾指出,在112,583警员当中仅有10,150 警员即9%警力在执行杜绝罪案的任务。在巴生河流谷的几个城市,警力与人民的比例是1对500,高于国际的标准,即1对250。

针对我个问题,我们两项主要解决方案,第一是成立辅警。第二就是警察部队分配更多的警员,例如普通行动部队(PGA)或政治部(Cawangan Khas)警员来杜绝罪案。

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巴卡对于该两项建议所给予的回应让人感到相当失望。虽然他允许设立辅警部队,但是新成立的辅警部队只能看管八打灵再也市议会大厦。此举已经乖离成立辅警协助巡视罪案黑区的原意。

关于大马皇家警察缺乏警力课题,总警长与内政部长思想开倒车。因为他们把责任推在废除紧急法令,释放罪犯导致谋杀案上升。

此否认症候群(Denial Syndrome)造成警方一直不敢正视问题的症结。我认为中央政府和大马皇家警察是时候跳出狭隘的框框,以有创意的思想来对抗罪案。

是的,现在是时候向罪案宣战。当你在打战的时候,任何能够有效杜绝罪案都必须派上用场。千万勿被自家的繁文缛节以及官僚作风,造成我们在这场战役中败阵!

刘永山

雪州甘榜东姑州议员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