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06, 2012

要求国阵政府重新在双溪威新村建立诊疗所—黄世豪和张胜富是否在睡觉?



本人谨此代表双溪威新村村民正式呼吁联邦政府卫生部正视双溪威新村和附近中下阶层居民的健康,尽快提供拨款重新在新村唯一的新村保留地建立新的政府诊疗所,以为中下阶层人民提供廉宜但有素质的医疗保健服务。

双溪威新村拥有一片约1万平方公尺(约2.4亩)的诊疗所保留地。数十年前联邦政府确实曾经在该地段上兴建一所政府诊疗所。不幸的是,联邦政府把有关建筑物拆除之后并没有重新为村民提供一个新的诊疗所,导致双溪威新村以及附近将近5万名中下阶层居民数十年必须花费更多更多才能获得最基本的医疗服务。

本人曾经多次在向卫生局要求有卫生部善用有关地段,重新兴建一所小型诊疗所以提供最基本的医疗服务。本人曾经在2010年迄今在八打灵县土地局月常协调会议上要求县卫生局要求向联邦卫生部要求拨款兴建这座诊疗所。令人失望和遗憾的是,卫生部数年以来充耳不闻、无动于衷。原有的诊疗所保留地已经被不法人士非法征收停车费,连警方也对这些人士束手无策。

众所周知,联邦卫生部是由一名马华部长出任。既然马华打着旗号代表全马600万华裔同胞,再加上新村居民主要是华裔,更何况双溪威新村已经有一个现成的诊疗所保留地,为何联邦政府不善用这块土地呢?马华灵北国会选区和甘榜东姑州选区协调官黄世豪医生和张胜富是否在睡觉?

即使有关方面要在双溪威新村设立一所极具政治味道的“一马诊疗所”Klink 1Malaysia),本人也无任人欢迎。当政府花费将近1000万令吉在全国各地开设50一马诊疗所,偏偏拥有一片约1万平方尺诊疗所现成保留地的双溪威新村连一根铁定也看不到。如果政府已经花了将近1000万令吉开设50一马诊疗所,这意味着开设一所诊疗所的平均花费是20万令吉。以联邦政府每年超过2000亿令吉的财政预算来说,20万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更甚的是,隔壁的马华柯拉娜再也区会和八打灵县卫生局经过多次和梳邦再也市议会洽谈之后,成功在USJ1/29路一片0.72亩(比双溪威新村2.4亩的诊疗所保留地还要小)争取建立一所一马诊疗所。这除了证明民联政府管辖的地方议会并没有故意刁难一马诊疗所的申请以外,也证明本区两名国阵协调官失责,每月白领协调官薪水。

因此,本人呼吁联邦政府卫生部和马华过州议席协调官清清楚楚、坦坦白白地告诉广大双溪威新村村民,到底联邦政府缺乏的是拨款,还是政治意愿?为何联邦政府卫生部能够在51A230路在隶属八打灵市议会(这再次证明民联州政府的地方议会并没有故意刁难一马诊疗所)的民众会堂设立一所一马诊疗所,却无法在双溪威属于卫生部自家的保留地建立规模更大的诊疗所呢?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