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12

挑战张胜富和黄世豪两人公布联邦政府拨款下落

与其挑战我公布选区拨款下落,不如张胜富公布他本身出任甘榜东姑协调官以来联邦政府所有拨款的下落,以印证他所倡导的“公正、公平和透明”原则。坊间有一句歇后语可以形容张胜富昨天的文告。这句歇后语就是:“如果你无常识,也要看报纸;如果你没看报纸,也要看电视!

继承张胜富在Petaling Jaya Elevated City项目、双溪威行人栏杆计划、草场发展计划的“搞调问政”本领后,他昨天又发表文告,要求本人公布每年50万的选区拨款下落。他也挑战本人公布州政府每年为各州选区拨出的100万令吉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拨款的下落。

其实本人自2008年每一年都会在本人的部落客刊登这些拨款的数据。任何有兴趣的人是都可以浏览本人的部落客,并且使用部落客的搜寻功能,输入“Allocation Kampung Tunku”的字眼便可。

至于州政府每年所提供的MARRIS拨款,本人也一样把有关资料上载到本人的部落客。公众人士只要登录本人的部落客,在搜寻处键入“MARRIS”的字眼,便可以看到自2011年开始这100万令吉是如何使用。

如果张胜富抨击本人在处理这150万令吉的拨款方面“不公正、不公平和不透明”,那么他不可能知道这150万拨款的下落,也不可能知道原来民联州议员的小型工程还是必须颁发给土著F级承包商。

如果本人是那么地“不公正、不公平和不透明”,那么张胜富也不可能知道去年市议会在处理里MARRIS拨款时节省了超过9万令吉。

如果本人是那么地“不公正、不公平和不透明”,那么我倒想请问张胜富本人,为何已经当了两年甘榜东姑联邦政府协调官的他,迄今尚未向人民公布他的联邦政府拨款是如何使用?除此以外,八打灵再也北区协调官黄世豪医生的选区拨款到了今天也是“未见天日”。

为何他们在处理选区拨款方面比我们更加隐秘?到底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以致他们无法公布他们的拨款下落?张胜富和黄世豪能否在24小时之内亡羊补牢,公开过去数年以来他们所处理的选区拨款?

联邦政府规定小型工程必须颁给F级承包商,“专业建筑管理学士”的张胜富怎么可能摆这么大的乌龙?

张胜富也抨击本人为何把100万的MARRIS拨款全部颁发给F级土著承包商。其实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无疑就是张胜富的顶头上司——联邦政府副财政部长林祥才。

众所周知,马来西亚各级政府(不管是由谁执政)在颁发小型工程时都必须依照联邦政府财政的指示颁给土著承包商。其中2万令吉以下的小型工程只能颁给F级承包商。联邦政府工程部一直明文规定,马来西亚所有F级承包商必须是土著承包商。张胜富要求民联保留至少30巴仙的工程给非土著承包商。这个建议当然不错,可是他应该先向他本身的顶头上司说,或者是曾经和他一起示威的土权组织谈一谈,看看他们是否同意?

张胜富也抨击本人在处理100万令吉大马道路档案系统(MARRIS)拨款时出现“错误估价”。其实真正犯上错误的是张胜富本人,因为在处理100万拨款方面,州议员所扮演的角色不外是决定把这笔拨款花在哪一条道路上。州议员从来没有涉及估价的工作,也不能参与遴选承包商的工作。这一切都是交由地方政府的官员负责处理。

在工程估价方面,地方政府工程局官员一般以公共工程部的标准预算作为参考,然后准备招标文件。有兴趣的承包商将会根据招标文件的要求在期限之内提出本身的价格。市议会招标小组将会研究每一项价格。价格超低或超高的承包商一概会被淘汰,小组过后从剩余的承包商之中挑选最低价格者。一般来说,若承包商如果能够提出比公共工程局的标准预算还要低的价格,中标的机会会比较高。当然,竞标的承包商可以从数十家到上百家承包商,因此要脱颖而出也并非易事。

张胜富自称为“专业建筑管理学士”,甚至出任副财政部长林祥才特别官员,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弄不清楚吗?因此,本人奉劝张胜富如果要博取廉价宣传,必须先做足功课,否则将会丢人现眼。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