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5, 2011

民联政府的改革——回应章龙炎《空谈改革步入来个小改革》

我对大马新闻资讯学院研究员章龙炎于11月12日刊登在《南洋商报》言论版的一则题为《空谈改革不如来个小改革》的文章感到兴趣。

章龙炎也质问,如果安华成为首相,他是否将成为一名改革派的首相。章龙炎更认为现任首相纳吉更有条件进行改革,因为纳吉“不但有改革我国的愿景和理想,更重要的他还掌握中央政权”。

章龙炎更进一步质问民联执政的州属到底进行了什么改革。章龙炎尤其对吉兰丹有兴趣。他质问伊斯兰党执政吉兰丹超过20年,到底该党为吉兰丹进行了什么样的改革?民联执政超过3年的雪兰莪、槟城和吉打也同样被质问。

我不能苟同章龙炎的质问方式,因为其质问方式一概否定民联州政府的政策。也因为这样,民联也不会可以否认首相纳吉所倡导的各项转型政策。

从字眼上来说,纳吉曾经区分转型(Transform)和改革(Reform)。不管是转型还是改革,首相纳吉的多项转型计划确实带动了数个领域的改革,例如当纳吉推出新经济模式(NEM)时,联邦政府曾经建议消除特定领域的土著固打制。惟纳吉必须向右翼分子的实力低头,结果事后必须成立另一个特别单位来维护土著固打制。

纳吉的这个大转弯,然人觉得纳吉的转型计划雷声大,雨点小。

此外,纳吉的改革步伐大多抄袭民联《橙皮书》以及各州民联州政府的措施。这点尤其可以从最近的财政预算案看出一二。自2008年经济风暴以来,民联领袖的智库多次呼吁联邦政府拟定政策,提供社会保护网给家庭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庭。这点曾经以不同的方式多次出现在《2009年民联共同政策纲领》,《2010年民联百日新政》(简称《橙皮书》)以及最新的2012年民联替代预算案。

民联替代预算案推出一个星期之后,纳吉推出的财政预算案提到政府将会在2012年提供500令吉的援助金给收入低于3000令吉的家庭。很明显的,联邦政府抄袭民联橙皮书。联邦政府推行有关政策之后,不仅人民迄今还不知道有关政策如何执行,甚至联邦政府机构的公务员也不知道联邦政府将如何发放这笔拨款。这点足以证明有关计划是联邦政府最后一分钟。

章龙炎质问民联州政府执政3年没有改,他也说改革也应该从州开始,因此民联执政的州政府也应该开始进行改革的步伐。我对章龙炎的言论感到相当莫名其妙,我不敢说中央政府也不曾进行改革,但是为何改革就只能从州政府开始做起呢?如果改革只能够从州政府开始,为何又只能是民联执政的州政府,而不是国阵执政的州政府呢?

雪州民联州政府执政迄今已经推行免费首二十立方米自来水、推行村长选举和市议员选举、乐龄亲善基金、幼儿基金、妇女健康检查、制度化拨款给华淡小、制度化拨款给非伊斯兰宗教千元土地转换税以及其他优惠。包括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州也是最早推行乐龄人士体恤金的州属。不知道这是不是州政府所推行改革政策?

明显的,民联州政府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各自有限的权限下推动改革。我还希望章龙炎在下笔之前能够通过更多的管道去了解各个民联州政府实证的强弱之处,方才下笔抨击民联州政府。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