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2, 2012

要求辩论双溪威草场事件 马华图影响查案居心叵测


 马华甘榜东姑区协调官张胜富在针对“双溪威草场发展工程”向反贪委员会报案后,居然在网络挑战本人就该案件进行公开辩论,可见其居心叵测,有试图影响反贪会查案工作之嫌。

张胜富于410日针对双溪威草场重新发展计划向雪州反贪会做出投报后,却于419日通过所发表的文告,再次挑战本人就该案件与他展开辩论,其言行让人疑心他试图通过公开辩论来发表言论或做出行为,以影响该案的调查焦点以及妨碍司法调查。

由于张胜富之前曾公开表示拥有雪州政府黑箱操作的资料,还说会将资料交由反贪会以彻查,为了厘清事情的真相,本人才鼓励张胜富勇敢地向反贪会报案,甚至愿意为调查工作尽力提供协助,遗憾的是,张胜富在报案后,却知法犯法地要求本人参与辩论该案件,让人怀疑其对本身报案行为的重视程度。

任何人向反贪会报案后,反贪会官员都会警告切勿张扬或泄漏投报案件的内容,否则将被援引反贪会法令第294)条款做出对付,罪成者可能被监禁两年或罚款一万令吉,因此,作为该案的报案人兼主要证人,不管张胜富是不熟悉法律,还是另有企图,都不应该就本身所投报的案件做出公开讨论,否则就是触犯法律。

针对马华有关双溪威草场会消失的说法,八打灵市长拿督罗斯兰之前已经表示草场不仅不会消失,甚至将仿效独立广场的方式进行提升,此外,本人与雪州政府也将以保护双溪威新村居民的利益及维护新村风貌为导向,严谨监督草场整个施工过程。

本人早前在回应马华的辩论邀请时,已多次要求他们先提供能够证明该草场会消失的证据,以作为本身言论的论据,否则本人是不会随鸡起舞去迎合他们,让一场严肃的民主辩论沦为马华廉价的政治宣传秀。

另外,马华雪州投诉局主任汤木要求本人为双溪威球场发展计划负起责任,让人为此本末倒置的说法感到八丈金刚摸不着头脑,前朝国阵政府基于发展商成功处理双溪威非法木屋问题,与后者达致一系列发展双溪威的工程协议,而发展球场的计划就是该协议的其中一项配套,雪州政府是基于该协议的合约精神才被逼按章行事,为的是避免因毁约而动用公帑赔偿,因此本人希望马华在做出指控前先搞清楚质问的对象。

基于该草场发展工程的调查程序已经被启动,为了不影响案件的调查工作,这将是本人对于此事件最后的回应,本人也要劝告各造勿企图超越法律,更不可借助公权力操纵法律,若汤木或任何人拥有相关资料,本人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联络反贪会以协助调查,让该工程涉及黑箱操作的说法查个水落石出。
Post a Comment